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林雾晨光  >  第三章 疑似目击证人

第三章 疑似目击证人

2297 2018-06-12 10:07:18
  “通过对胃内残留物的提取,已经将死者的死亡时间精确到昨夜十一点半到凌晨十二点之间。”  “死者身份现已经确定。徐梦然,女,24岁,未婚,本市人,家住在松北。市立三院医院内科护士,昨天她是白班。五点下班之后和男朋友一起约会,后来因为一点琐事发生口角,半路不欢而散。死者当晚没有回家,家里人知道她和男朋友有约,彻夜未归也没有怀疑。直到今天中午她男朋友找去家中,这才发现不对,到辖区派出所报警。当地派出所正好刚接到我们这边的消息,就拿出死者照片让家属辨认。”  “死因是钝器敲击后脑造成的颅内出血。据法医鉴定,死者当时是一击毙命。死后又被反复敲击。尸体衣着完好,无其他外伤,无性侵痕迹。现场未见死者财物遗留,无移尸痕迹,确定为第一现场。”  “另外,尸体附近遗留的脚印杂乱,暂时还没结果。”  说完,于檬冲大家点点头,走向了一旁的椅子。  “知道死者到底是因为什么事和男朋友争吵么?”林珅站在窗边忽然问了一句。  于檬一怔,显然回答不上来这个问题。  “是因为点菜。”她旁边一名年纪稍长的男警察开了口,“认尸是我和王健陪同的。我们看过当地派出所的笔录后,询问过徐梦然的男朋友。他说昨晚下班见到徐梦然之后,她就心事重重的,而且情绪烦躁。问起原因,说是白天工作不顺。后来两人就去吃了火锅,那家店没有鸳鸯锅,他们因为汤底点清汤还是微辣吵了起来。徐梦然当场摔了筷子离开,她男朋友觉得她无理取闹,很气愤,就没有追。你是怀疑死者男朋友?”  “案子侦破前,所有人都值得怀疑。”林珅语气平淡,说完回手关上窗子,走到投影布一旁的白板边上,“有人想说些什么么?”  底下一边寂静。  “那好,我来说说我的想法,欢迎大家纠正补充。”说着,林珅拿起一支黑笔,刚在白板上点下一点,下面忽然有人开了口,还是刚才那名男警。  “这起案件与前三起手法几乎一致,应该是同一人所为。当然也不排除其他人模仿作案,毕竟这几起案子闹的人尽皆知,早已经成了本市的最大新闻。”  “没错,的确不能排除其他人作案。”林珅头也不回地说了一句,飞快写下“共同点”三个字,又在后面打了个问号。他重新转过身,“我这几天又反复研究过前三起案件的卷宗,发现这三起案件,加上昨夜的第四起,所有的共同点其实都可以再深入推敲。”  “深入推敲?”下面有人疑惑地问了一句,“还要怎么深入?”  林珅转眼看向他,“反方向深入。”说着话音一顿,眸色渐渐深暗后又倏然平静,“我们一直都以为这记起案件只是普通针对单身女性的劫财害命,但又没有可能,事实完全相反!”   …… ……  梁晨今天下午有节公共选修课。  她在茶楼吃过午饭才去学校,下课之后又在倒是徐修鸿那里耽误了半天,回到家已经将近晚上8点半。  C大研究生宿舍的条件有些惨不忍睹。梁晨在外面和一个已经毕业的同校师姐合租了一套小公寓。师姐上星期出差去了海南,所以这个月都是她一人独居。  屋子里冷冷清清的。  梁晨锁好防盗门后,先摸着黑去拉好窗帘。然后才摁亮日光灯,又开了电视。  寂静的室内有了声音,好像也多了点人气儿。  她一边走进自己的房间,一边熟练地隔着衬衫脱掉了bra。然后拿好换洗的衣服去了浴室。  这个澡冲的时间久了些,再出来时黄金档狗血剧已经结束。电视里正在播放本地新闻。  节目新换了个男主播,眉目俊朗、声音低沉,属于梁晨很喜欢的那种类型。她不由多看了几眼,然后……就再也移不开视线。  “据我市警方证实,今日凌晨左右,平安区福顺路健身公园内发生一起恶性凶杀案。被害者为二十到二十五岁之间年轻女性,死前头部受到重击。此类案件为本市近期发生的第四起,公安部门提醒市民……”  那英俊的男主播后面说了什么,梁晨已经完全无法入耳。  发梢上的水滴不断地落下,打湿了睡裙,又在她脚边的地板上汇聚成了一小滩。她拿着毛巾的两只手抚在头顶,却忘记了动作。  梁晨呆呆地站在原地,直到新闻节目全部播放完毕方才回过神来。  她往后退了两步,重重地坐进沙发里。只觉得汗毛乍起,通体冰凉。  福顺路的健身公园……昨天凌晨的时候,她曾经横穿过那里。还和一个中等个子的男人走了个碰头。她当时出于本能,想也没想拔腿就跑了。那男人也没有追赶尾随。所以她虽然吓了一跳,但过后只以为那是个普通的夜归之人。  可这会儿再回想起来……  天啊,她该不会是和连环案凶手来了个近距离接触吧!  ………… 林珅揉了揉干涩的眼睛。从电脑屏幕上移开视线,转头看向墙上的挂钟。  长短不一地三根指针这时正正好好全部重叠在了12这个数字上。昨天已经结束,新的一天正式来临。  夜晚温度没有那么炙热。空调没有工作,几扇窗子都开着,偶尔有一阵夜风吹来。  市局楼下就是条主干道。即使这个时间,外面也常响过汽车的引擎声。  他扫视了一眼空荡荡地办公室,叹口气关掉了电脑。然后捞起钥匙,锁好门后离开。  黑色的奥迪Q7停在两辆巡逻车旁边,看上去显得有些庞大。  林珅大步上前,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车子发动时手机响了起来。他戴上蓝牙耳机,“喂”了一声。  “我就猜你没睡。”电话那边的人打着呵欠,听上去像是还没睡醒。  “沈拓。”林珅听着声音精准地判断出对方,“你睡了?这时候就寝不像是你的风格啊。”  “我刚下飞机。”听筒里的声音依旧懒洋洋的。  林珅笑道:“又去哪里浪了?”  “C市!”对方淡淡吐出两个字。  刚巧那时信号不好,林珅没有听清,“什么?”  “我现在在C市机场。”那边的人说道。  “!!!”林珅一阵意外,“你来C市了?!你没开玩笑吧!”  “这有什么可开玩笑的。”沈拓笑了声,“有任务么?没任务来接个机。”  话音落下时,林珅手机“滴”了一声,又另一通电话打了进来。是鉴证科同事的号码。  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他,“可能又有新情况,你自己叫个滴滴。”说完挂断电话,回拨过去。  那边的人很快接通,“林珅你走了么?我这边发现了一点新情况。”  “没走远,马上回去!”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