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林雾晨光  >  第十章 重叠的画面

第十章 重叠的画面

2102 2018-06-19 13:57:51
  “她有正面和行凶者接触吗?”林珅听到这里时,忽然问了一句。  “不能完全算正面接触。”老张斟酌着词句,“李羽洁没有回身和行凶者正面对抗,但纠缠时应该看见了大致长相。但因为受惊过度,能记住的并不多。”  林珅摁了摁太阳穴,颇为头疼:“一点印象都描述不出来?”  “大致的还是有一些。”老张说着翻了页笔记本,“年轻男性,身高可能是175也可能是180。李羽洁净身高是160,今天没穿高跟鞋。她回忆说行凶者比她高了大半个头,但是当时在挣扎,她也既不准确。身材偏瘦,不算结实。下巴微尖。目前就这些了。等会儿一起去所里看看,或许被害人镇静下来,还会想起更多的。”  “想不起来也没关系。”林珅说不出是失望还是什么,“基本上这就是一起普通的袭击案件,和前面四起没关系。”  老张闻言皱眉,明显不赞同。大概碍于还有两名技术室的同事在,没有当着外人的面立刻反驳领导。  林珅笑了笑,主动解惑:“老张,你是老刑警,论资历论经验都甩我几条街。我知道这案子压力大,但是越这样越要稳。心急了,容易误入歧途。”  老张眉头更紧,终于忍不住出言反驳:“林珅,我承人我急着破案。可是你从来到现在,就这么溜了一圈儿,听我说几句话。连受害人都没见,这样下结论难道不武断?” 林珅白牙一晃:“武断。”  老愣住了。  林珅接着刚才的话又加了一句:“所以我等会儿还要拿出有力的证据说服你。”说完冲着勘验现场的两名同事点点头,“找到什么线索了么?”  “大半枚脚印。”年纪大的那个答道,“不属于李羽洁的,男性。看着鞋子码数,身高应该和她描述差不多,175左右。但确切的还得回去处理后下结论。”  “行!”林珅曲起食指,揉了下鼻梁,笑得有些欠扁,“老张,你信不信,这案子我今晚12点之前就能给你破了。”  我不信!  老张没吭声,可答案却都写在脸上。  另外两名同事闻言互相对视一眼,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  林珅这空降兵刚来局里的时候就轰动过一阵,因为家里有钱。省内最大的民营通信集团就姓林。他爹是懂事长,他哥是CEO。他放着富二代不当,非要奋斗在第一线。而且一来就接手了一件刑事大案。  起初不少人都当他是个公子哥儿,对他印象不好。直到现在还有不少背地里等着看他笑话的。老张起初对他也有意见,直到几次共事下来,才发现他工作起来兢兢业业,倒是没有一点公子哥儿的狂傲。  刚刚那句……还是第一次听见他说大话。  林珅不用问也能看出来这三个人想什么。他低笑两声,先对技术室的两名同事说道:“麻烦你们回去尽快提取一下脚印。”然后冲着老张一挑眉,“去派出所,我先见一下受害人。再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黑科技!今天可有高人助阵。”    …… ……  梁晨先送的那一对搭车的小情侣,又把夏津送回了研究生宿舍。  回到家已经差不多第二天凌晨。  她停车的时候就发现自家客厅的灯亮着。猛然想起合租的师姐晚上发了微信,说是帮导师核实两份材料,今晚回来。瞬间安心不少。  进门时师姐刚从浴室里出来。女人纤细窈窕的身体裹在大浴巾里,脸上敷着片黑面膜,看起来有点辣眼睛。  见梁晨进门,她有些意外:“我还以为你今晚不回来呢!”  “不回来去哪?”梁晨打着呵欠,强撑着眼皮。  师姐笑笑:“你不是给考古学院那位陆院草过生日去了吗,我以为这种特殊的日子,你们会发生点什么。“  “你想太多了。”梁晨随手摘下背包往茶几上一扔,然后将自己摊进了沙发里。转移话题道:“你还要回去吗?呆几天?”  “大后天就得走!”提起这件事,师姐很是怨念,“就那么几个补充数据,实验室留守的几个人总搞不确切。”她是化工材料专业的,这次跟着导师去海南,就是谈一项专利合作。“明天后天我得泡实验室,大后天一早又是早班机。真是拿人当狗使唤。”  的确是够折腾的。梁晨叹了口气,也颇为感慨:“王思聪家的狗可比我们惬意多了。”说着指了指浴室,“你用完了吗?”  “用完了。”  “我去洗澡。你也早点睡吧。”    大约是师姐刚才洗的时间过久,热水器里的水不算太热。  梁晨只得快速冲一遍了事。  推门出来时忍不住打了两个呵欠,她心想这个月已经连续三天超过12点才入睡了,这样下去对身体不好。  防盗门外的楼道里隐约有脚步声下楼远去,在寂静的深夜格外明显。也不知道这么晚了谁还外出。  梁晨关了浴室还有客厅的灯,然后就这么抹黑回了自己的房间,一头栽倒在床上。  困意席卷而来,她睡的很快。  只是这一觉却并不安稳。  梦境里,她又回到了公园昏暗的甬路上。  周围寂静无声,安静地令人心底发凉。路灯苍白的光线投射下来,拉长了地上的影子。  她双臂环在胸前,脚下加快了行进速度。  似乎有什么传入耳中,窸窸窣窣地像是笔尖用力划过硬纸板,又像是树叶摇动沙沙作响。那声音随着她的动作越来越近,越来清晰。  是了,就在前面。前面的花丛里。  她顿住步子,想原路返回。下一秒,高大的人影猛然蹿出花丛,带着血腥气和狰狞的杀意,直扑向她。  “嗯!”梁晨闷哼着惊醒,只觉得一口气哽在胸口,呼吸不畅。  夜色依然漆黑。  她之前没拉窗帘。  外面皎洁的月光投射入内,清冷苍白,就想她梦里的灯光。  梁晨睁大眼睛,瞪着漆黑天花板忘了许久。然后从床头柜上摸过手机,摁亮。  凌晨一点零五。原来这一觉才睡了一个小时。  她长长吁了口气,脑海中有什么东西忽然和梦境重合……血腥气?  是了,那晚她似乎闻到了血腥气。和潮湿泥土混合在一起,味道淡而怪异,新鲜的。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