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林雾晨光  >  第十六章 胆小鬼

第十六章 胆小鬼

2078 2018-06-25 09:45:11
  林珅听着她的话,喉头不自觉一阵发干。  大约是他的目光有些灼热,梁晨被注视的不太自在。她习惯性抬手拢了下头发,“林警官,你是要问6月22号那起案子吧。”  林珅苦笑:“是。”这案子现在满城皆知,无形中不知道给破案增加了多大阻力。  “其实……”梁晨皱眉沉吟了两秒,“其实我那天的确遇见了一些事情。”  林珅瞳仁微缩,情绪和语调都还平和。他拿出一支录音笔:“梁小姐,能说说吗?”  实际上他这样有些不符合规定,询问笔录必须要有两名以上警察在场。可他实在没有耐心再打电话叫个同事过来一起,或是带梁晨回警局做笔录。  “我……”梁晨看见录音笔莫名紧张。  “没关系。”林珅放柔声音安抚她,“你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你说的内容只是一个参考,并不一定就会成为影响结果的铁证。”他忽然觉得眼前这姑娘胆子有点小,或者说……是过分谨慎。  梁晨缓缓吁了口气,尽量详尽回忆起那天晚上的路线:“我那天离开茶楼的时候,大概是还差两三分钟12点。因为我当时在上传一份邮件,发送成功的时候特意看了眼时间,所以记得比较清楚。”  “嗯。”林珅想了下监控录像上的时间,的确对得上。  “如果不去别的地方,从茶楼直接回家的话,我差不多都是走那条路。”说着,她转头看向林珅,“健身公园周围的绿化带有很多行人踩出来的小路,林警官知道吧。”  林珅点头:“知道。”案发之后,他把公园里里外外转了个遍。的确发现了很多这种被行人强行开辟出来的小路。  健身公园原本有栏杆围着。后来市容改造,全部都拆调了。不是靠近主干道的地方,根本没有摄像头,这也给凶手增加了逃脱的机会。  “我平时走的就是后门东侧的小路。”梁晨忽然有些疑惑,“你怎么知道我那天凌晨才能够那里经过?”  “监控录像。”林珅说完又补充解释一句,“我下午去茶楼找过你,你的同事说你回学校了。我和他们要了你的电话号码。”  梁晨“哦”了声,继续说道:“我从绿化带那里穿过去的时候,想起来自己手机落在了茶楼,又回去取的。再重新走那条路的时候,我遇见个男人。“  林珅手指不自觉用力,矿泉水瓶被捏的“哗啦”响了一声。  梁晨似乎被惊了一下,微微皱眉。  “抱歉。”林珅拧开瓶盖,灌了一口,“你看清那个男人长什么样了吗?”  “没太看清。”梁晨视线盯着前方某一处,努力地回忆着,“个子不算很高吧。1米73左右?身材挺壮实的。他当时挺慌张,和我走了个碰头。我以为他是变态,或是晚上伺机作案的,吓得够呛,根本没敢抬头看脸,就赶紧就跑了。他也没追上来。后来……”她忍不住打了个寒噤,“我每天走那条路都会经过一个很大的花坛……”  “案发现场那个花坛?”林珅忽然问了一句。  “对。”梁晨点头,“花坛那里有血腥味儿。我因为之前碰到的那个人被吓到了,当时很慌张,并没有往心里去。也是后来才想起来的。等我在往前跑了几步的时候,我听见旁边有动静,就像是野草被踩到发出的摩擦。我以为是公园的流浪猫。直到当天晚上看见新闻上报道说那里出了命案,才意识到自己就从案发现场旁边经过。”  林珅有短暂的沉默,然后问道:“听见动静的地方是哪里?”  “花坛外面的小路,往东走大概五六米。声音是从我右手旁传来的。”  “现在还能找到具体方位吗?”  梁晨沉吟半秒:“差不多吧。”  为什么不和警方联系?”  “你觉得这些是线索有用吗?”梁晨反问,似乎真的疑惑。  “呵……”林珅斜睨着她,轻笑出来,“这位同学,如实向警方提供自己知道的情况是公民的义务。至于是不是线索,有没有用,该由我们来判断。”说着,他结束了录音,站起身低头看着她道:“下午有课吗?”  梁晨摇头。  “那麻烦你和我去一趟健身公园,把听见动静的地方指给我看。然后还得去警局补一份笔录。”    花坛附近的现场没有接触,黄白相间的警戒线围了一大圈,还有名年轻警官在看守。  林珅来的路上给技术室的同事打了电话。市局离这边更近一些,他和梁晨到的时候,法医老王已经带着助手等在了原地。  时隔两天,健身公园的人流渐渐恢复,只是这一带范围没有人再愿意靠近。  梁晨刚一走近,就感觉浑身的汗毛都战栗起来。那种每晚在噩梦中才有的恐惧感,一点点侵袭上来,如果不是青天白日,身旁又有一身正气的人民警察镇场,她估计自己能尖叫出来。  似乎感觉到身后人的恐惧,林珅停下脚步转头看向她:“你害怕?”  “没有。”梁晨不知为何,不愿意在他面前示弱。  林珅看着她惨白的脸色,浓眉微皱了皱,嗓音柔和地安慰道:“别怕。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可怕的东西了。”说着冲自己的同事们努努嘴,“你看,这么多人呢。”  “我真的不怕。”梁晨咬牙挤出这五个字,像是逞强,又像是自我安慰。  “呵……”林珅忍不住低笑出来,“你胆子这么小,为什么会学犯罪心理学?”  “我没有学犯罪心理学啊。”梁晨迷惑,“谁告诉你我学犯罪心理的,我是社会心理学专业。”  这次轮到林珅怔愣:“我昨天下午看见你去警局,开着徐修鸿教授的车。我以为你是他的学生兼助手。”  “你认识徐老师?!”梁晨很是意外。  林珅笑着“嗯”了声,眼神里似有追忆:“他以前主攻犯罪心理学,还给我们讲过课。”  其实徐修鸿现在也是省厅犯罪心理研究所的专家,另外还兼着本省警官学院的客座教授。至于其它的……完全属于他来钱的进项。他带的研究生,都是主攻犯罪心理学的。只有她和夏津是另类。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