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林雾晨光  >  第十九章 知错能改

第十九章 知错能改

2007 2018-06-29 09:30:46
“凶手很残忍。”梁晨下意识答了一句。  说完抬头看去,正好对上林珅的视线。  对方眸色淡淡,隐约对她刚才对话带着一丝评判……你这不是废话么。  梁晨转开眼,全当没看见。继续对徐修鸿说道:“第三起案件我还没有看完。但是目前第感觉是:这个凶手下手利落,心理素质极其强大,甚至在作案之后没有任何负罪感。单单从这方面来看,像是曾经受过专业训练或是从事过特殊职业的人。他思维敏捷,具有一定的反侦察意识,观察能力很强。否则不会四次作案,都不在现场遗留下任何线索,并且巧妙避开了周围所有都摄像头。他受过高等教育的可能性极高。只是……”她话音忽然一顿。  徐修鸿看着她,没有开口催促。  林珅也稍稍集中了注意力。她说的这些,倒是和他这边的基本判断都符合。  “只是……”梁晨眉头微蹙,犹豫了两秒还是说了出来,“只是我觉得这样的人,应该不会为了一点蝇头小利冒这么大风险,连续杀害四个人。只是我看到的前三名被害人,家庭普通,本人收入都不宽裕。而且现在的人,很少带大量的现金在身上。如果换做我的话,如果真的缺钱,同样的风险同样的准备工作,干脆去干一票大的!”  随着梁晨话音落下,林珅的目光趋向灼热。他注视着眼前的姑娘,心头升起一种难以言喻的怪异感觉。  一个毫不相干的陌生人,竟然在一件事情上和你有着几乎一摸一样的想法和判断。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比这更奇妙的吗?  “你说的没错。”林珅点了点头,“我其实也有这种想法。可目前为止,几位领导,还有大部分人,都倾向于连环抢劫案。如果要我推翻他们之前的定论,至少要拿出一点有力的证据,不能全凭臆测来推断凶手的动机。”  “可你内心的天平已经倾斜了不是吗?”梁晨拿起几张材料,冲他晃了晃,“林警官上半年才调来C市分局,接手这件案子不过两个多月。而且你怎么知道,那些下定论的人不是希望你来推翻他们的思维定势。如果他们能破案,为什么还要找你?”  “你觉得我比他们强?所以才会被临危受命。”这貌似可以当作恭维的话,让林珅忍不住笑了出来。  他侦破案子的时候从来不会考虑领导怎么想。但有时候基本的规则和人际关系还是要遵守和顾虑。  梁晨叹口气,没有接他的话。觉得他比别的警察强吗?她没有比较对象。但是她觉得他没走心。至少某些事情上,和她直觉里的他对不上。  “林警官……”梁晨犹豫着,还是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你有些焦躁。我隐约感觉到,你内心似有有一些在排斥这件案子。是因为你初来乍到,又忽然接手了一个烂摊子吗?”  “……”林珅面色一怔,眸中的愕然很快被掩饰过去。  排斥吗?在梁晨说出这句话之前,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或许潜意识里是有的。  但这种焦躁和她说的压力还有环境无关,而是源于他个人的原因。也许更标准的说,因为现在的情况和他当初想要争取的结果是背离的,所以他一直在排斥。看起来认真拼命,不停的在做事,但实际上灵魂却跑了一半儿。  这不是一个合格的警察该有的心理状态。  林珅缓缓呼出口浊气,有些疲惫。明明是来找徐修鸿讨论案情的,怎么倒被他的学生分析起自己来了。   梁晨看着他的反应,忽然又后悔自己刚才说的那些。  她看了资料,基本了解到案子的线索有多少,侦破难度有多大。又知道了前面几起案件的侦办是由其他人负责,而林珅算是个空降兵。于是她又不自觉的将自己带入到了那种压力和困难里,以自己的承受能力还有思维方式去揣度了别人。  这其实是一种十分错误且不专业的行为,也……有些不礼貌。  “林警官……”她轻咬了咬下唇,刚想说声对不起。对方却抢先开了口……  “对不起。”这低沉的三个字语气十分诚恳。只是几秒钟的功夫,林珅已经恢复如常,不见刚才的疲态。  “啊?”梁晨不明所以的愣住,怎么还给她道歉了?  ”呵呵……“林珅低声笑了出来,半是认真半是玩笑的说道:”你说的没错,这件案子我的确不够上心不够拼命,愧对组织的信任,也愧对那些受害人。从现在开始会改正。“说着两只并拢,在太阳穴出一比划,做了敬礼的手势,“还请人民群众监督。”  “抱歉。”梁晨仍旧不太好意思,“我刚刚也太主观武断了。也要和你说声对不起。”  “你们两个的对不起等会儿再说。”一直保持沉默的徐修鸿终于从入定状态中出来。他冲着梁晨招手,“你过来,看看这些照片。”  梁晨顿时面色一变,往沙发靠背上缩了缩:“我不看!”她这几天已经够闹心了,再看那些血腥的东西,非得神经分裂不可。  徐修鸿摘下眼镜揉了揉眼镜,复又戴上。  “梁晨,你觉得那天晚上,草丛里的动静是不是凶手发出的?”  梁晨身体一僵。  她希望不是。但转念又觉得最好是,如果那样的话,警察说不定会在她指认的地方发现什么线索,凶手也能尽快被绳之以法。  徐修鸿目光灼灼地看着她:“如果我们假设那人是凶手的话,你觉得他当时为什么没有对你下手,直接杀人灭口?反正一个两个,对于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  梁晨不受控制的脊背窜起一阵凉气:“老师,你觉得他会来找我灭口?可那天乌漆麻黑的,他未必看清我的长相。就算看清了,可他又不能判断我是否真发现了他。既然当时没动手,又何必再来找我,节外生枝。徒增危险给自己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