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林雾晨光  >  第二十章 一字之差

第二十章 一字之差

2031 2018-07-02 11:17:57
  “谁说他会来找你报复了?”徐修鸿看着自己的学生,脸上的表情有几分无语,有又几分恨铁不成钢。  “徐教授!”林珅这时开了口,语速缓慢却坚定,“你的意思是,凶手的目标是特定的。”  “唉……”徐修鸿冲着梁晨叹了口气:“梁晨啊,这就是胆小限制了你的思维和想象。”  梁晨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儿。她胆小碍着谁了吗?!她又不是刑警,要那么大胆子干什么!  “林珅。”徐修鸿转眸看向他,“其实你脑袋里应该有这种想法。你既然认为抢劫这个动机不符合逻辑,应该也想过这四名被害人是否对于凶手来说,是特定目标。“  ”没错。“林珅露出一丝苦笑,“但是这四名受害人之间没有什么联系,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年轻。唔……或许长相也还行。哦对了!”说着,他忽然想起什么,“第二名受害者和第三名受害者在小学期间,曾经住的很近。但是因为隔了一条马路,两人上了不同学校,上下学的活动路线不相同。我接手案子之后,曾经再次询问过两个人的家属,他们都表示和对方不熟悉。记忆中,自己的孩子也没有这样一个玩伴。再后来不久,那里拆迁。两家人搬去了相距很远的地方。”  徐修鸿点点头,目光别有深意的在梁晨身上扫了一眼,开始威逼利诱:“晨晨,你过来看眼现场照片,期末论文我给你放水。”  “噗…… ”林珅闻言笑了出来。他瞥了眼缩在沙发里的年轻姑娘,见她一张俏脸涨得通红,急忙忍住。  梁晨没想到徐修鸿会抛出这么个条件,错愕之余听见林珅的笑声,又一阵尴尬窘迫。当着人民警察的面公然徇私作弊,她大概是有一个假的导师吧!  “这样……”见她没立刻答应,徐修鸿又加重了筹码,“这次之后,你不想改专业方向,老师再不勉强你。”  “行吧。”梁晨点头,虽然觉得他这话可信度不大,依然磨蹭着起身到了书桌近前。  林珅看着她战战兢兢,像是去拔老虎须的架势不由好笑。但想了想,也跟着起身走了过去。  他就并肩挨着她站定,想说实在不行就别勉强,却被徐修鸿用严厉的眼神制止。于是话到嘴边换了另外一句:“梁晨,就是几张照片而已。它们不能对你造成任何影响。”  谁说不能啊!  梁晨听着他的话简直想哭。至少能让她噩梦失眠一整个星期。  徐修鸿已经将照片依次排开,推到她近前。其中一张映入眼帘那一刻,梁晨只觉得一股浓重的血腥气铺面而来,仿佛自己看的不是照片而是亲临了犯罪现场。她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闭上眼缓了一会儿才重新睁开。  现场照片拍的很仔细。梁晨头皮发麻,强撑着一张张看下去的同时,脑袋里自动匹配出了刚刚那叠材料中的尸检报告以及现场勘验报告。  照片是按照时间顺序,从左往右再从上倒下排列的。第四起案件的材料梁晨没来得及看。但或许是曾经“亲身经历”的缘故,某些感觉反倒更加立体清晰。  “你有什么想法吗?”徐修鸿突然出声,打断了她。  梁晨抬头,双唇翕动刚要发声,却见他做了个等一等的动作。  徐修鸿笑呵呵地从便签本子上扯下两张纸,又在笔筒里拿了两支笔分别递给桌边的两人:“先别说,把你们两个的想法写下来。”说着看了林珅一眼,“写你的真实想法。我这里你不用估计太多。”  林珅笑着说了声“好”,拿过纸笔快速写了两个字。  梁晨没想到徐修鸿还玩这套,有些无语。她拿起笔来,习惯性地用一端敲了下额角,思忖几秒后才落笔。同样简明扼要地两个字。  两人同时把手上的便签纸推到书桌中央。  其中一张上面龙飞凤舞地两个大字:泄愤。这是林珅的答案。  而另一张上,梁晨写的则是:泄恨。  一字之差。或许就是差之千里。  “说说你的。”徐修鸿先看向林珅。  他皱眉沉吟了一下:“徐教授,我记得当你听你讲课的时候,你曾经说过:如果一个的犯罪动机和他身上大部分的特质出现逻辑悖论的时候,就要考虑换个方向深入。这四起案件的凶手很残忍,不管其目的是否真的为了劫财。每一个受害人在收到第一次击打的时候,都足以丧命,但是他还要补上第二下第三下,甚至更多。这种坚决不留活口的做法,除了想要置对方于死地外,还更像是一种内心情感的宣泄。”林珅话音一顿,眼神里出现思索的光芒,“或许除去之前对他的分析,凶手还具有一定的反社会型人格。”  “不一定吧。”梁晨忍不住低声反驳。  “嗯?”林珅外头看向她,一副恭候指教的表情。  梁晨顿了顿,下意识看了徐修鸿一眼,见老师微微点头后才继续说道:“林警官,他那晚不就没有对路过的我下手吗?所以我觉得他的目标不是有选择性,而是有特定的针对性。”说话间,她忍不住又瞟了眼桌上的现场照片,“这么残忍的手段,让我感觉到一种憎恨。人们不是常说:恨不得把某个人千刀万剐。当然你说泄愤,也是对的。但我感觉更确切的,应该是泄恨。”  “呵……”林珅在她话音落下的时候,低声笑了出来。他忽然有些明白,徐修鸿为何对梁晨十分偏爱了。这姑娘,明明胆小的要死,可认真起来的样子却像是整个人都在发光。  他忽然有些不忍心打击她。  “梁晨……”林珅叹了口气,“你似乎忘记了,你说的这些都一个成立的前提:那就是那晚你听见的动静,真的是躲在暗处的凶手发出的。如果不是的话,那么所谓的他没有对你动手,就不成立。就算是的话,也有可能是因为他刚刚作案,情绪得到了宣泄,出现了一定精神懈怠,才没有对你动手。”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