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超级看门人  >  第10章 抽取毒素

第10章 抽取毒素

2134 2018-06-10 10:33:29
  上午八点三十分,中心医院。    特护病房里,浓重的消毒水味令人窒息,虽然只有一个躺着老人的病床,可各种医疗仪器却占据了病房里绝大部分的位置,让本来还算宽敞的独立病房变得相当窄小拥挤。    张逸站在旁边,看着林婉芸眼含泪水的坐在床边,紧紧拉着老人的手,默默的叹了口气。    本来今天是要去跟骆辉交易的,但是林婉芸还在他那的时候,突然接到了医院打来的电话,通知林父病危。    林婉芸当时就面色惨白如雪,站都站不住了,张逸不得不陪着她一同赶到医院。    不过比较庆幸的是,等他们到医院,林父已经被抢救了回来,虽然现在还没脱离生命危险,但至少已经稳定了下来。    林父此刻双目紧闭,消瘦的面容皮肤蜡黄,各种大大小小的管子从被褥下钻进去,低分贝运行的医疗仪器冰冷瘆人,感觉此刻老夫虽然活着,可却完全是靠着机械在支撑,看起来无比的心酸心痛。    林婉芸泪流满面,却一声不出,甚至默默的转过脸去,不想让站在旁边的张逸看到自己如此脆弱的一面。    张逸想劝劝她,可一时又找不到什么说辞,毕竟他们除了“同学”这一层关系,本身并没有太过相熟,许多话只有真正亲密的人才能说。    他只能站在一旁,尽量不发出声音,给予林婉芸足够多的整理情绪的时间。    咦,对了,“生死路”应该能帮忙吧?    张逸陡然想起来从白斯那里刮来的“生死路”,这可是一大神器啊!    现在变换了样式的“生死路”正在他脖子上围着呢,只要稍微一动一下,侧过身子挨在床边,张逸用身体遮挡住林婉芸的目光,在脑子里控制着围巾缓缓变长,悄悄的将围巾的下摆塞进老人的被窝。    围巾一碰到老人的身体,张逸的脑子里忽然浮现出一个字。    “毒?”他下意识的脱口读了出来。    林婉芸转头,“你说什么?”    “啊,没什么。”张逸连忙住嘴,干笑掩饰道:“不好意思,我一时想到点别的事情。”    林婉芸不疑有他,继续沉浸在悲伤的氛围里。    张逸忙观察着脑子里突兀出现的“毒”字,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在告诉他,林父的病,其实是中毒?    疑问刚刚形成,他便从围巾上感到一丝清晰的情绪,仿佛是在确认他的想法,并且还在询问着是否同意治疗,清除毒素。    当然同意治疗,清除毒素!    张逸没有半点犹豫的同意,他只觉得脖子上的围巾一紧,末端忽然伸长,紧紧的缠绕住老人的身体,然后一股眩晕的感觉袭来,他能清晰的感受到毒素正在被围巾抽离出来,格子条的围巾上,竟然有一个条的颜色变深了。    在张逸的脑中,“生死路”对此进行了明确的标识,此为一种罕见的神经性毒素,抽取之后需要三个小时的净化时间,在此过程中,生死路对毒素的抵抗下降20%。    果然是有得必有失,看来从过路人身上得来的东西,都是有各自的限制的。    抽取毒素之后,生死路的抗毒性也损失了20%,幸好三个小时之后就可以恢复了。    毒素剥离,床上的老人虽然仍旧昏迷不醒,但是仪器上显示的生命指标却有了大幅的上升。    这些仪器都连接着监控器,有专门的医生关注,这边有了变化,很快便有几个医生赶了过来。    林婉芸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以为父亲的病情加重,吓得够呛,急切的追问医生。    “林小姐,你不用担心,你父亲的病情突然出现大幅度的好转,现在已经完全脱离生命危险了,只要再观察一段时间,做最后的确认,剩下的便是休养就能慢慢恢复过来了。”主治医生在检查了之后,开心的向林婉芸宣布了喜讯。    “真的吗?真的吗?”林婉芸喜极而泣,拉着父亲的手贴在脸上,泪流满面,“太好了,真是太好了。爸,你快点好起来吧。”    待她的情绪平缓下来,张逸问道:“婉芸,伯父的病是中毒引起的吗?”    “中毒?”林婉芸疑惑的摇头,“不是啊,你怎么会这么说?我爸是突发性心脏病,摔倒在路边导致脑出血才进医院的,那时候,还是……还是辉少路过看到,把我爸送进医院的。”    说到当初的事情,林婉芸眼中不由闪过一丝晦涩,曾几何时,她对救助了自己父亲的骆辉感激异常,甚至还曾心存幻想,觉得骆辉年少多金,年轻有为,是个可以依靠的人。    可惜……事实无情的打了她的脸,彻底颠覆了她的认知,嘲笑她的天真和自不量力。    也是从那时候起,她改变了穿衣风格,打扮得性感妩媚,为了多赚些提成还债,不得不周旋于几个客户之间,公司里甚至开始有了交际之花的谣言。    “骆辉把你爸送去医院的?”    “是啊,我爸病发的时候,他刚好从那里路过。”    突发心脏病,脑出血,骆辉送去医院……看似巧合的事情一连串的发生,可真正导致林父重病的却是那没有检查出来的罕见的神经性毒素……    张逸深深皱眉,以骆辉的性格,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救助陌生人?怎么看他都不是那种助人为乐的人。    张逸嗅到了阴谋的味道。    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不过是骆辉为了谋夺林家古物所设下的陷阱。    林父生病住院,巨额的医疗费用足以压垮刚刚步入社会的林婉芸,最终逼得她不得不把古物低价出售。    “你真的相信骆辉会有那样的好心吗?”看着林婉芸脸上的错愕神情,张逸叹息一声,“你就从来没想过,也许这就是个圈套,你爸爸的病,很可能是骆辉动的手脚?”    林婉芸神情逐渐僵硬,如果张逸不提,她真是没往这方面想过,甚至都没想过以骆辉的性格,送她父亲进医院的合理性。    “你是说,我爸的病……其实是被他害的?”林婉芸气息不稳的开口。    “嗯,虽然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但这事肯定跑不了他。”仅凭猜测就这样判断确实有些草率,但是张逸比林婉芸知道的更多,仅仅是那罕见的精神性毒素,就足以说明问题。就算不是骆辉亲自动手给林父下毒,也是他派人去干的。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