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慕少的秘宠甜妻  >  035 敢不敢打赌,你绝对栽了

035 敢不敢打赌,你绝对栽了

3050 2018-06-14 09:36:18
纵然沈微知道自己在慕南深心目中的分量,但是在看到慕南深骤然转冷的眼神的时候,沈微还是忍不住心口一颤。等到沈微意识到这种情况的时候,忍不住懊恼。  沈微摇摇头,却转过身子不再去看慕南深,慕南深眯了眯眼,他是什么样的人,沈微的这些情绪他自然也都看在了眼里,不过慕南深并未放在心上。  他径自走到浴室,打开了淋浴开始洗澡。因为在外面待了那么长时间,而慕南深又有一些洁癖,自然是忍受不了的。  以往他跟沈微在一起的时候,那时候是特别厌恶她,自然是不会在她面前做出这些举动的。但是今天他就鬼使神差的在沈微的面前脱衣服了。  他刚刚转身的时候不是没有看到沈微眼底的尴尬,还有她绯红的脸蛋,正是因为这样,慕南深才会转变了态度。  慕南深在里面洗澡,而沈微经历过刚刚的事情之后也淡定下来了,她刚刚大概是太过得意忘形了,忘记了慕南深本来就是这样的人。  当然了,她也知道自己刚刚动了一些不该动的心思。不过好在她及时清醒过来,这一切都还能挽回。  她的确是一个正常的女人,在遭遇了生死和重生之后,再遭遇了刚刚的大起大落,任何一个女人在这个时候都有可能对自己的恩人产生这样的情绪。  没错,她对慕南深只是感激,并不是那种男女之间的感情。  给自己一番心理建设之后,沈微平静了许多,这种情绪直到慕南深从浴室里出来,沈微也没有改变,她冷漠的看着慕南深,完全就把慕南深当做陌生人。  慕南深腰间围了一条浴巾,他一手擦拭着头发上的水迹,一边看了沈微一眼。发现沈微目光平静的看着他的时候,慕南深那墨黑色的眼底划过一丝流光。  他很快去了衣帽间换了一套比较休闲的家居服,这才走到沙发前坐下,招招手,“过来!”  沈微冷静的走过去,因为她知道慕南深建筑自己肯定是有事情要找自己说的。  果然,沈微才选了一处距离慕南深较远的位置坐下,便听得慕南深道,“姜家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  这是打算帮她了?  可惜,如果是刚刚慕南深说这句话,沈微一定会感激的。但是现在她已经清醒过来了,对于自己也有了深刻的认知,她不会认为慕南深是真心想要无条件帮助她的。  正所谓无功不受禄,沈微摇摇头,“这件事我自己会处理好,慕少您已经帮了我很多了。”  慕南深眯了眯眼,“你要自己来?”  “嗯,这件事我会自己想办法的,不过慕少您之前答应给我的三千万?”沈微看着慕南深,那笔钱对于现在的她来说,真的很重要。  慕南深伸手捏了捏鼻梁,见沈微这一副冷漠的,公事公办的模样,慕南深竟然会觉得头疼。  明明这本来就是他想要的,怎么现在沈微这样做了,他反倒是不满意了?  “答应你的事情,自然不会忘记!”  慕南深给秦楚打了个电话,随即看着沈微,“明天去公司找我。”  “不能现在给吗?”说实话,沈微是不太乐意跟慕南深有什么过多的牵扯的。  卧室里的气压骤然降低,沈微不明所以的看着慕南深。她那双湿漉漉的大眼对上慕南深的,好似生怕慕南深会反悔似得,沈微一瞬不瞬的看着慕南深,“慕少?”  慕南深撇过头起身,双手插在裤袋里,居高临下的看着沈微,“姜瓷,你以为我慕南深还会讹你三千万?”  “不,我没有那个意思,慕少!”她的确是没有那个意思,慕南深知道。  但是他这会儿心情不好,不想看到沈微,尤其是她那张脸,“明天,明天去公司,你自己找秦楚!”  “哦!”沈微也感觉到了慕南深心情不好,至于慕南深心情为什么不好,沈微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谁知道他突然会抽什么风。  慕南深看沈微这副无关紧要的模样,心里的怒火更甚了,他捏了捏拳头咯吱作响。  而沈微见状则是瞪圆了眼睛,下意识看向慕南深,身体也往后瑟缩,这副模样简直就把慕南深当做洪水猛兽一般。  慕南深见沈微这样做,简直要气笑了。  她不会是以为自己要打她吧!所以才会用那样的眼神看着自己。  呵呵!好的很,真的是好得很!亏得他之前还帮她,这女人就是个没心没肺的人。“我还有事,出去一趟,晚上不回来了!”  慕南深跟抽风似的又换了一套衣服,然后就离开了。  等到楼下传来引擎发动的声音,沈微才彻底松了口气,她跌坐在沙发上,目光有些空洞的盯着窗外,许久之后沈微才回过神来,浅浅一笑。  果然,慕南深从来都没有对自己改观,这样很好!她不是姜瓷,不会爱他爱到死去活来,那样太痛苦了。  曾经她一心一意扑在沈靖滕的身上,结果呢?还不是被沈靖滕背叛了?  甚至沈靖滕还联合许茹拿掉了自己的子宫和心脏,她会死的啊,可沈靖滕却毫不犹豫的签了字。  在她和许茹两个人中间,沈靖滕毫不犹豫的就选择了牺牲她来成全许茹。  沈微闭了闭眼,那样的感情伤痛,有了一次就已经够了,她不想再要第二次。  慕南深觉得烦躁,便直接开了车出门,给景晟还有严世铖打了电话,“魅色见!”  慕南深挂断了电话,捏着眉心,他看起来似乎有些疲惫,这种感觉慕南深很少有过。自从接手了慕氏集团之后,慕南深几乎每天都很忙,尤其是在跟姜瓷结婚之后,慕南深借着工作麻痹自己,他很少回家,但是碍于慕老爷子的面子,慕南深一直都没有跟姜瓷离婚。  慕南深之所以不跟姜瓷离婚,其实还有一个原因。  他失眠,自从那件事发生之后,他每天都失眠,一整夜一整夜的睡不着觉。这种情况慕南深看过很多医生了,就连景晟那样的医学天才,在面对慕南深这样的病的时候都没有办法。  慕南深试过吃药,试过催眠,最糟糕的时候他两天两夜都没合过眼,那种将自己的精神状况逼迫到极致的感觉慕南深经历过很多次。  只是一年多以前的一次无意之中的经历,让慕南深发现,他在跟姜瓷躺在一张床上睡觉的时候,他竟然能睡得很安稳。  开初的时候慕南深并不大相信,毕竟他很厌恶姜瓷,但是慕南深试过很多次,每一次都是一样。只要跟姜瓷躺在同一张床上,慕南深就会睡得很好,甚至晚上都不会做噩梦。  这也就是为什么慕南深会将姜瓷留在身边迟迟没有离婚的原因,他甚至都起过跟姜瓷好好过日子的心。但是奈何姜瓷每次都作死,弄出那么多无脑的事情,让慕南深根本就无法忍受。  最后的那一次落水是一个导火索,他忍受不了身边的女人对自己用手段,所以才会想要跟姜瓷离婚。可他没想到“死”过一次的姜瓷居然大变样,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慕南深一开始还觉得是她耍手段,但是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她是下定了决心的要跟自己离婚了。  明明这都是他一直乐见其成的,但是为什么她现在会觉得很不爽?  “喂,我说哥们儿,你知不知道我是刚刚从手术台上下来,累的半死,你到底什么事儿啊!”景晟来的时候就见到慕南深一个人坐在包间儿里喝闷酒,看样子好像心情很不好似得。  景晟是比较了解慕南深近况的人,更什么这慕南深的老婆三番两次的进医院,这次更加不得了,遍体鳞伤的过来,而且看慕南深那模样好像很紧张。  景晟跟一只狡诈的老狐狸似得,倒了一杯酒坐在慕南深的身边,那双好看的丹凤眼里流露出八卦的目光,伸手拍了拍慕南深的肩膀,“莫非是你家那位小嫂子?”  慕南深眯了眯眼,一巴掌拍掉景晟的手,“找死?”  景晟耸耸肩,呵呵的笑了笑,“还真被我猜中了啊,来让我继续猜猜,你跟你们家那位怎么了?”  景晟倒是对慕南深和沈微很有兴趣,毕竟这段时间沈微的表现他可看在眼里啊。“啧啧,你们吵架了?”  慕南深不咸不淡的瞥了景晟一眼,见景晟那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模样,慕南深就有些后悔把景晟叫来,“你想太多了。”  “是吗?”要换做是以前,景晟肯定是相信了慕南深的这套说辞,但是现在嘛,景晟可不大相信了,“那你说说,你们怎么回事?今天不是刚刚出院么?看到你的车停在医院门口,不是你亲自去接的?我还以为你们应该会有点儿意思!”  “嗯?”慕南深挑眉,“我没去!”他坚决不会承认,“你知道的,我跟那个女人离婚势在必行!”  “得了吧!”景晟见慕南深这副模样,景晟就觉得他这个哥们儿可能对自己的感情有些不自知。“哥们儿,敢不敢打赌,你绝对是栽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