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慕少的秘宠甜妻  >  036 谁栽了

036 谁栽了

3197 2018-06-14 09:45:17
“什么栽了?谁栽了?”  不见其人先闻其声。  包间儿的门再次被人推开,这次走进来的是一个高大俊美的男人,男人长着一张比女人还要好看几分的脸。  他一手搭在门上,一手被一个女人挽着。他那张脸就是祸国的存在,那双眼十分的好看,他狭长的眼睛眯了眯,最终落在慕南深的身上,“哟,哥们儿,难得见你买醉啊!”  来人正是慕南深和景晟的好哥们儿严世铖,三人是桐城里数一数二的人物,各自在各自的领域那都是相当厉害的人物。  严世铖这人的名字跟他的脸倒是有些不相符的,他这张脸太好看了,但是他这名字却是十分男性化。  严世铖带着女人进来,那女人靠在严世铖的身上,只是那双眼却是景晟还有慕南深的身上打量着,尤其是在看到慕南深的时候,那双眼睛都闪闪发亮。  严世铖眯着眼,那脸上扬起六畜无害的笑容,伸手轻轻的揉了揉女人的头发,“去吧,瞧瞧我们慕少今儿为什么心情不好!”  女人闻言,眼底闪着光,“是,严少!”她还真就放过了严世铖的手跑到慕南深的面前,眨着那双水灵灵的眼睛,凑近慕南深,尤其是在见到慕南深那张让人神魂颠倒的脸的时候,女人眼睛都看直了,根本就移不开视线,“慕少……”  女人靠过去,只是还没碰到慕南深,便被慕南深一把推开了。女人甚至都没来得及看清楚慕南深到底是如何动手的,便踉跄的跌坐在地上,后脑勺还撞到了酒桌上。“啊……”女人忍不住尖叫,手捂着后脑勺,委屈的看着慕南深,“慕少!”  “滚!”慕南深的脸色很难看,尤其是在这女人刚刚靠近自己的时候,慕南深只觉得一阵反胃。  女人身上的香水味很浓烈,而且很刺鼻,慕南深很不喜欢这种味道。  他喜欢女人身上是淡淡的香味,青柠的或者是橘子的那种味道,不浓烈,但是闻着心情却会很好,就好像沈微身上的那种味道!  那个女人!  意识到自己竟然会想到那个女人,慕南深的脸色就更加难看了。  倒在地上的女人可不知道慕南深这会儿在想着沈微,她以为刚刚是因为她的缘故才会让慕南深发怒,女人现在害怕极了,下意识看向严世铖,“严少!”  她咬着下唇,十分委屈的看着严世铖。  毕竟她可是严世铖带来的人,而且这段时间她把严世铖伺候的很好。所以严世铖才会带着她过来他们兄弟的私人聚会。  以前她听一些姐妹说过,桐城严家的大少爷严世铖虽然流连花丛,但是他这个人对女人很大方,而且对女人很温柔。但凡是跟过严世铖的女人都被严世铖捧在手心里,所以她刚刚还因为严世铖带着她过来而高兴。  但是这女人显然漏听了后半段,严世铖对女人向来大方,但是前提是这女人安分守己,并且是在他还没有厌烦之前。  严世铖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眸落在慕南深的身上,随即移开落在女人的身上,“珞珞,你瞧,你惹得慕少不高兴了,你说应该怎么办?”  严世铖虽然是在笑,而且语气那样的温柔,但是珞珞却觉得浑身颤抖,冷的不得了。  是了,严世铖是这样的人啊,她刚开始就知道的。  她的好姐妹因为跟了严世铖三个月,做了三个月的人上人,但是后来还不是被严世铖厌烦了?她的好姐妹不甘心,大闹了好几次,最后被严世铖封杀了。  要知道,在桐城千万不能得罪的几个人里,这严世铖就是其中一个。  珞珞恐惧的咽咽口水,爬到严世铖的脚边,双手扯着严世铖的裤腿,“严少,是珞珞的错,严少求您饶了珞珞吧!”  严世铖眯着眼,那双狭长的眼眸中闪过一抹兴味。  他附身看着珞珞那模样,尤其是那双眼,让人看了会深陷其中。  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的确是尤物。跟他的时间不算长,但是却十分的善解人意,嘴巴又甜,舌头也巧,每次都弄的他很舒服,所以他才乐意带着她出来。  但是这女人辜负了她这一双好看的眼睛,心灵太肮脏了。  本来他跟慕南深和景晟是好兄弟,如果好兄弟看上了自己的女人,他也不会小气,如果兄弟要了,他自然会送出去。  毕竟这些女人外面大把抓,但是兄弟却只有这么一两个。  只是这女人大约是忘记了规矩了,才刚刚进来就开始打慕南深的主意,而陷入慕南深对着女人很厌恶。  “严少,我真的知道错了,严少我求求您,不要……”  “吵死了!”慕南深不悦的蹙眉,他骨节分明的手指拿捏着太阳穴,抬头的那一瞬间,凛冽的眼神扫过珞珞。  珞珞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她害怕,比起严世铖,珞珞其实更害怕慕南深。  传言严世铖对待女人很温柔,只要讨好严世铖,什么都有了。但是慕南深这人,他却是不近人情的,得罪了慕南深的人,向来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她刚刚不应该觊觎慕南深的,若是再给她一次机会,她绝对不会招惹慕南深。  “滚!”  “没听到慕少说什么吗?还不滚?”严世铖打了个口哨,一脚将珞珞踢开。  相较于慕南深的那一推,严世铖的这一脚可就要重许多了。她胸口泛着疼,脸色都青了。但是听到严世铖的话却像是得到了特赦令一般,连滚带爬的就走了,那模样就好像身后又什么豺狼虎豹似得。  而在珞珞滚出包间儿之后,原本一直隐藏在外面的暗卫很快便过来,直接将珞珞带走了,至于带去哪里了,没有人知道。  耳边终于清静下来了,慕南深兀自倒了一杯酒,对严世铖倒是没什么好脸色。  严世铖挑眉,眼神示意景晟解惑,景晟叹了口气,给严世铖倒了杯酒,“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来的时候就喝上了!”  “哟!”严世铖比景晟还要爱玩儿,又吊儿郎当的,听到景晟这话,严世铖眼里都闪着光。他做到慕南深的另一边,伸手举杯,慕南深跟严世铖的酒杯碰了一下,一口饮尽。  严世铖扬眉,伸手搭在慕南深的肩膀上,“兄弟,到底什么事儿啊,你要知道我可是放下了手里最重要的事情来找你的。你这喝闷酒什么也不说,这算怎么回事?”  “最重要的事?”慕南深冷嗤,“你所谓的最重要的事就是跟刚刚那个女人上床吧!”  “你……”  就算慕南深说的是事实,但是被慕南深这么说出来,严世铖多少还是有些小情绪的,“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慕南深却摇摇头,“没事就不能找你们喝酒了?”  “能!”严世铖跟景晟对视一眼,两人眼神交流。  严世铖:有猫腻!  景晟:肯定是!  “不过话说回来了,听说你前些日子下令全桐城的大大小小的医院和诊所都不能给姜家人治病,就连药房也都不肯放过,到底怎么回事?”  严世铖跟慕南深不太一样,他向来闲散惯了,人也不是那么的正派。  而且他这人吧,无聊的时候就喜欢凑堆,然后八卦。  慕南深他了解,就算再对家里的那位不满意,但是到底还是要顾及慕老爷子的面子。所以就算慕南深有能力有手段,但是这几年却都没有碰过姜家,甚至还给姜家开后门。  所以这次严世铖听到这消息的时候,还以为慕南深接下来会有什么大动作,以为慕南深终于是忍受不了那个粗鄙的女人,所以要离婚了,也不打算给慕老爷子面子了。  但是严世铖等了好几天都没有传来接下来的消息,严世铖以为这也就是慕南深给姜家的警告。  慕南深拧了拧眉,想到沈微的那张脸,以及沈微身上的伤口。  他蓦然抬头,凌厉且带着探究的目光落在景晟的身上。景晟觉察到这道视线,立马挺直了腰背,正襟危坐,“我说三哥,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他好怕怕啊!  慕南深却眯着眼,“她现在能碰水洗澡了吗?”  “额……”景晟呆滞了那么几秒钟才反应过来慕南深这个口中的她到底是谁,顿时那八卦之心熊熊燃烧,顺带那眼神都变得光亮了几分,摩拳擦掌,“洗澡啊,暂时还不能啊!你也是知道的是,她伤的那么重,其实没有个十天半个月是不能出院的,其实我最好的建议是住院一个月,我也好安排人观察复原的情况!”  景晟说着打量着慕南深,却发现他此时正在十分认真的听着自己说话,不禁有几分错愕。  慕南深没有听到答案,蹙眉,“继续!”  “噢噢!”景晟回过神来继续道,“她这只住了一个星期,伤口都还没有完全愈合,至少现在是不能洗澡的,你也知道她的是鞭伤,皮开肉绽的,要愈合起来很麻烦。现在正是长新肉的时候,肯定是很难受,还会奇痒难耐。不过不能洗澡,但是可以擦身子,所以……”  景晟盯着慕南深,发现慕南深听的很认真,末了点点头,“然后呢?她身上的疤真的不能完全去掉?”  “喂,我说你们到底在说什么?什么疤痕,什么鞭伤?还有,这人是谁啊!”严世铖一连好几个问题,狐疑的看着慕南深和景晟。  慕南深没有看严世铖,继续看着景晟,“嗯?”  “喂,我说你们这就不够意思了吧!专门把我叫出来,又什么都不肯说?”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