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慕少的秘宠甜妻  >  029 我有自知之明

029 我有自知之明

3080 2018-06-11 10:04:13
慕南深眼神扫向另一边同样奄奄一息的女人,那女人看起来十分的苍老,但是她那双眼睛却担忧的看着沈微。饶是慕南深这样冷漠无情的人,在见到沈微和许沁兰如此模样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震惊。  “好!”慕南深点头,扫了一眼秦楚,秦楚立马明白的点头,“慕总,我会送姜太太去医院的!”  慕南深脱下衣服覆在沈微的身上,纵然那样小心翼翼,沈微还是疼的脸色泛白。只是沈微却紧咬牙关,愣是一声不哼,慕南深眸色渐沉,“痛的话就喊出来吧!”  沈微摇头,“不痛!”实际上她都快痛的晕厥过去了,“我妈妈收了很重的伤,麻烦你送她去医院!”  “好!”慕南深点头,“秦楚,马上送她去医院!”  秦楚扔掉鞭子抱着许沁兰上了车,而沈微因为受伤太重,慕南深就算是想抱她起来都不行。  她后背上纵横交错的伤口让慕南深一个男人看了都心悸。他一直都知道沈微在姜家过的不好,但是却没想到竟然不好到了这种地步。  她好歹也是姜启瑞的亲生女儿,但是姜启瑞却这样对待她?  “看来你们根本就不把姜瓷放在眼里,不把我慕南深放在眼里,嗯?”慕南深扶着沈微起身,他那双如鹰一般的眼神扫过姜家所有人,浑身充满了戾气,“很好,如果之前我没有教会你们什么叫尊重的话,从这一刻开始,我告诉你们,姜瓷是我慕南深的妻子,未来慕家的主母,谁敢对慕家的主母不敬,我便让他们生不如死!”  慕南深说完这话便再也没有看姜家任何人一眼,扶着沈微就离开了姜家。  饶是姜启瑞那样见过一些大场面的人,在面对慕南深这样气场强大的人的时候,都骇然,不得不卑躬屈膝,尤其是刚刚听到慕南深所说的那些话,姜启瑞整个人犹如泄了气的皮球,颓然倒地。  “老公!”张兰惊呼出声,因为扶着姜启瑞,也跟着姜启瑞倒了下去,一下子便压在了姜启瑞的身上。  “啊,你这个死女人,走开!”  姜启瑞方才被慕南深抽了一鞭子,又被秦楚抽了一鞭子,现在身上火辣辣的疼,被张兰这么压过来,疼的姜启瑞差点儿就晕过去了。  “快,快来人啊,把老爷扶起来!”姜老太太也着急了,方才她居然被慕南深这么一个后辈给差点儿吓破了胆,一直没敢说话,就怕慕南深那一鞭子抽在她身上。  现在回过神来,见到自家儿子受伤,心疼的急忙让人将姜启瑞送到医院去。  不过他们压根儿就不知道,就在慕南深离开姜家的时候就直接打了电话,整个桐城的大大小小的医院,就连小小的诊所,那也不能给姜家任何人看病,否则就是跟慕家作对。  慕南深这话一放出来,谁还敢给姜家人治病啊。毕竟一个姜家在慕家面前根本就不够看。有脑子的人都知道慕家不能得罪。  此时的慕南深将沈微扶上车,第一时间就给景晟打了电话,“马上准备急救室!”  “不是,我说三哥,你那儿又怎么着了啊?不会有事小嫂子吧!啧啧,我说你们真的不考虑办张卡吗?打八折哟!”  “不想死就闭嘴!”慕南深这会儿哪里还有心思跟景晟调侃,“马上准备手术用的东西!”  慕南深说着看了一眼奄奄一息的沈微还有许沁兰,他生平第一次感觉到了强烈的愤怒,愤怒到想杀人。  “开快点!”慕南深不耐烦的看了秦楚一眼,秦楚已经将油门踩到了最大,车子都快要飞起来了,“是慕总!”  沈微很疼,因为伤的是背部,牵动一下都会觉得疼痛。她不能靠在靠背上,只能趴在慕南深的腿上,就算是这样,车子行驶的时候,沈微感觉到摇摇晃晃的还是扯着疼。  她细微的轻哼尽数落入慕南深的耳朵里,听到沈微那细若蚊呐的声音,慕南深的心里很烦躁。他扯了扯领带,眼底闪过一抹阴翳的神色,“为什么要让他们打你?”  沈微疼的实在是没力气了,听到慕南深这有些白痴的问题,沈微居然觉得有几分好笑,“你没看到你他们那么多人?”有谁会傻到让人打?她是打不过人家,没办法罢了!  慕南深眼色一沉,“他让你找我谈项目合同,你为什么不答应?”在慕南深看来,她完全没有必要受到这些皮肉之苦,明明只要答应了姜启瑞的条件,她很可能就不会遭受这些。  “我答应了,你会把这个项目给他妈?”沈微微微抬起头来,那眼神里有太多的东西了,痛苦,隐忍,还有自嘲。慕南深还没有回答,沈微就给出了答案,“你不会答应。”  “五个亿,不是五万,五十万,五百万,甚至五千万!若是五千万,我都可能答应。但是五个亿,我自认为我还没有重要到你会用五个亿来牺牲!”这是她在这段时间跟慕南深接触之后得到的最深的感触。  慕南深不爱她,所以不会容忍这些事情。她是个很有自知之明的人。  “既然是不可能的事情,我为什么要答应?”  “笨蛋,你就不知道缓兵之计吗?”慕南深听到沈微这样识时务的话,不知道为什么,他非但没有开心起来,反倒是觉得不舒服。尤其是看到沈微这样跟自己划清界限。  “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这个道理我想慕少你应该明白,就算这次躲过去了,还有下一次,这一点你不是很清楚吗?”沈微那双眼睛太清明了,没有一丝浑浊。  她说的太过直白,直白到让慕南深觉得难堪。  沈微侧头看向闭着眼睛的许沁兰,她眼底划过一抹不忍。  她没跟慕南深说,就算这次她暂时答应了,可只要慕南深不松口同意项目合同,只要许沁兰还在姜家一天,她就无法跳脱出这个圈,这样反反复复,倒不如一次性解决。  沈微疼的喘不上气来,她双手撑在座椅上企图起身,慕南深却制止了她,“你伤口很严重,可能会化脓,别乱动!”  “放心吧,死不了!死我都经历过无数次了,这点儿伤痛跟死亡算起来,又有什么了不起的!”沈微说的倒是云淡风轻的,可慕南深脑海中却一次次回忆起以前跟她在一起的种种。  每次慕南深在姜瓷提出哪些要求的时候都会刻意的忽略掉姜瓷身上的伤,而对她言辞讽刺。每一次见到她受伤或者自杀,他也是不顾她的死活,出言中伤她,而她好像已经麻木了一样。  慕南深狠狠一怔,微微收拢了手指头,“其实,你可以不必这么倔强!”  沈微却微微闭上了眼睛,“我累了!”  “姜瓷,别睡!”慕南深一直跟沈微说话,就是防止沈微睡着,陷入昏迷。  沈微却觉得异常疲惫,她想起了那时候车祸爆炸,她被炸得面目全非,高位截瘫的时候,那时候她比现在疼痛百倍。就算是那时候,她都没有想过要放弃生命。  可她没想到有人竟然要她死,后来……  “姜瓷,姜瓷!”慕南深见沈微陷入了昏迷,猩红了眼睛,“姜瓷,不要睡,你给我马上醒过来!”  “秦楚,开快一点!”慕南深怒吼一声,将原本昏迷的许沁兰给吓醒了。  她惨白着一张脸,咳嗽了两声,见到慕南深叫着沈微,而且那眼底伤心和关心不像是作假的。“慕少爷。”  许沁兰虚弱的开口,慕南深转头,紧蹙眉头,“很疼?马上就到医院了、”  “咳咳!”许沁兰摇头,“我不疼,就是委屈了瓷瓷。是我连累了瓷瓷,我早就叫她走的,她不肯,这个傻孩子啊。要是当初她不顾念我,她肯听话的走,或许她现在已经结婚生子,美满幸福的生活了,都是我害了她!”  慕南深拧眉,“您这话是什么意思?当初?她不肯走?”  慕南深语气冰冷,似寒冬的利雪,懂得许沁兰都忍不住颤抖。她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急忙摇头,“没,没什么,我什么都没说!”  而慕南深则是一直盯着许沁兰,“既然知道害了她,为什么还要让她一而再再而三的陷入陷阱?”  “我……”许沁兰沉默,随即哭道,“这都是报应,我的报应。可这报应不应该报在瓷瓷的身上啊,她是无辜的。”  “慕少爷,你既然来姜家救了瓷瓷,你是不是爱瓷瓷的?如果你爱瓷瓷的话,你能不能对她好一点?只要你的态度好了,姜启瑞和姜家的其他人就不敢伤害她。只要瓷瓷没事,就算是要我折寿我也甘愿!”  慕南深却不知该如何回应许沁兰的话了。  他同情沈微和许沁兰的遭遇,也了解了她的苦衷,但是并不代表他要接受她。  他对她没有感情,更何况两人已经协议离婚了。  “我只能跟你保证,只要她一天还是我慕南深的妻子,她今后就不会再遭受这种事情!”如果两人没有关系了,他就没办法保证了。  “好,好,只要瓷瓷没事就好!”许沁兰得到了慕南深的保证,微微松了口气,便彻底陷入了昏迷。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