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慕少的秘宠甜妻  >  001 慕南深,我是谁

001 慕南深,我是谁

2281 2018-05-25 11:08:38
“踏踏踏踏”的声音在空旷的地面敲打着,只听得吱呀一声,病房的门被打开,一双红色的高跟鞋显露了出来。  来人推开门,目光落在了病床上那个全身都缠满了纱布的女人身上。“啧啧,真惨啊!”女人的眼底不加掩饰的得意和幸灾乐祸那样的明显。  沈微躺在床上一动也不能动,只有那双眼睛看着女人。这女人就是她最好的闺蜜许茹,她出事前她们还在通电话,却不料转身她就被一亮大货车给撞了,“唔唔……”  “你想说话啊!”许茹看着沈微的那双眼睛,突然间哈哈大笑起来,她俯下身子凑在沈微的耳边轻声道,“沈微,没想到你也有今天。”  沈微不可置信的看着昔日在自己面前浅笑晏晏的好闺蜜,如今却用那样的一双怨恨的眼睛看着自己。沈微想要发出声音,可奈何她的声带严重受损,根本没办法发出声音。  她捏着拳头,一双眼里带着不解和激动。  为什么?为什么许茹要对自己说这些话?  许茹看沈微那挣扎的模样,心下别提有多痛快了,“你真以为我把你当成好姐妹?沈微你可真傻啊。”  见沈微企图爬起来,许茹伸手狠狠的按在沈微的伤口上,沈微疼的全身发抖,很快她的脸上便渗出了血。“哈哈,我接近你都是因为沈靖滕啊,你还不知道吧,我跟沈靖滕其实早就在一起了。”  什么?  沈微瞪大了眼睛。  “你出车祸也不是意外呢!”许茹戳了戳沈微缠着纱布的脸,“你被大货车撞飞的那一刻,我跟靖滕就在附近。砰……看着你被车撞的画面,你都不知道多刺激。”  不,这不可能!你说的我一个字都不信。  沈微愤恨的瞪着许茹,她想伸手推开许茹,可许茹那张脸上却尽是得意的笑。  “你真以为靖滕爱你啊,你不过就是沈家收养的可怜虫,是沈家给靖滕专门冲喜用的,却还妄想嫁给靖滕,简直痴人做梦。”  “原本以为你直接撞死也就算了,可没想到你命这么硬。”许茹说着面目狰狞,“不过不要紧,你马上就会下地狱了。”  你想干什么?  “呵,沈微啊,其实你还是有点儿用处的,你看看这是什么?”许茹从包里拿出一张A4纸在沈微面前晃了晃。  子宫捐赠几个字刺痛了沈微的神经,而下面赫然是沈靖滕的亲笔签名。  沈微瞳孔睁大,拼尽了全力一把挥开许茹,许茹踉跄了几步,眼底显露出杀机。一把掐住沈微的脖子,“沈微,你应该庆幸你还有一点利用价值,你的子宫给了我,等到我怀了靖滕的孩子,我以后一定每天三炷香拜你。”  混蛋,恶魔。  沈微剧烈的挣扎着,她那双眼睛染上了恨意。  我是不会把子宫给你的,不会!  “挣扎吧,待会儿我给你注射了脑死,你就不会那么痛苦了。”  “对了,在你临死之前我再告诉你一件事,两年前我流掉的那个孩子是靖滕,哈哈哈!你看,你那一个月在我跟前鞍前马后的伺候着,你不知道我心里当时多得意。”  够了够了!  “怎么够?沈微,要不是你,我跟靖滕早就在一起了,都是因为你,是你害得我流掉了孩子,害得我从此失去一个做母亲的资格。拿你的命来换吧!”  许茹举起事先准备好的针筒,面目狰狞的狠狠的朝着沈微的脖子上扎去。  “滴滴滴……”  “不好,患者的心率不齐,血压也开始下降。”  这里是哪里?  沈微飘在空中,看着手术室里一群医生和护士忙前忙后,而沈微像是有什么感知似得,她飘飘荡荡的过去,在看到手术台上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的时候,沈微忍不住惊愕的叫出声。  “不,不要,不要拿走我的子宫。”  沈微不顾一切的朝着主刀医生扑过去,却直接穿过了主刀医生的身体。  沈微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脸色越来越白。  她是死了吗?可床上的那个人是谁?  她颤抖的抚上自己的脸,再看看手术台上脸色苍白的人,忍不住咽咽口水。  那是一张跟她一模一样的脸,但是却不是她。因为她在那一场车祸中高位瘫痪,脸也被撞的血肉模糊,她甚至被许茹注射了脑死。  就在沈微想不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沈微只感觉一股强大的拉扯力将她猛地拉扯过去,脑海中一道白光闪过,然后沈微便失去了知觉。  两天后  “啊!”躺在床上的女人猛然睁开眼睛,一瞬间许多不属于自己的记忆蹿了进来。沈微拧眉,伸手捂住脑袋。  余光瞥到右手侧的方向时,一道凌厉的视线扫了过来,沈微只感觉到一股子冷冽的气息过去,如锋芒在背。她侧过头,迎面便对上了那双锐利且深沉的眼。  沈微心口一窒,那双漆黑的眼里没有任何的表情,有的只是冷漠。  “姜瓷,你好得很!”  男人起身走过来,一手掐住沈微的下巴。  沈微怔怔的看着男人,他有着一张天怒人怨的脸,好看到甚至连女人站在他身侧都黯然失色。男人菲薄的唇此时抿着,冷冽的眼底有的只是对她的不屑和嘲讽。  沈微心口忍不住颤抖,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很危险,那一种从脚底窜到头顶的冷意更是让沈微无法忽视。  沈微的脑海中恍然闪出几个片段,她眼睛倏然睁大,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男人。  “慕南深?”  沈微低哑破碎的声音出来,引得男人蹙眉,似有些不耐。捏着她下巴的手微微收拢,“这次又是玩的什么把戏?嗯?”  “什么?”  沈微大脑还是懵的,她不知道应该作何反应。  “上次是跳楼,这次是跳湖,既然那么想死,干脆死透了,嗯?”慕南深厌恶的眼眸对上沈微的,似乎对于她这种把戏已经看腻了。  沈微却是不知道应该要说什么。  她跟慕南深分明不认识,但是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里?慕南深又为什么会叫她……姜瓷?  还有她心口一扯一扯的疼痛又是为何?  沈微眼底带着氤氲的雾气,一双迷茫的眼睛看着慕南深。而慕南深在接触到沈微这样的一双眼时,嫌恶的眯了眯眼,随意甩开了手。  沈微脑袋一歪,看到了床头柜上的镜子,拿过来对上自己的脸。那一瞬沈微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盯着镜子里的人。  是自己的脸,是自己。那么慕南深是怎么回事?  “姜瓷,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慕南深见沈微居然忽视自己,直接将镜子抽掉,一把将沈微从床上给拎了起来,“既然没死 ,那就马上出院。”  沈微白了一张脸,右手抓住慕南深的手臂,浑身颤抖,期待的看着慕南深,“慕南深,我是谁?”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