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慕少的秘宠甜妻  >  027 家法伺候

027 家法伺候

3170 2018-06-11 10:02:34
许沁兰被沈微大力的拉起来,一个踉跄,却还十分错愕的看向沈微,随即不可置信,伸出巍颤颤的手,只是才刚刚要碰到沈微的脸的时候,许沁兰却顿住了。  她看着自己这肮脏的手,长年累月的劳动,她此时的手哪里还有当年千金小姐的纤纤素手?不满了皱纹,看起来十分的恐怖。  沈微没能忽略掉许沁兰脸上的自卑,她心口泛着疼,一把握住许沁兰的手,“妈妈!”  许沁兰哽咽,“瓷瓷,你怎么回来了?你……”许沁兰看向沈微身后的姜启瑞,下意识将沈微护在身后,那模样看起来虽然很害怕,但是即使这样还保护着沈微。  沈微的眼不禁再一次红了,她从小就知道自己是一个孤儿,即使在沈家过得是小公主的日子,但是沈微一刻也没有忘记自己的身份。  沈夫人虽然对她好,但是到底不是她的亲生母亲。沈微又比较好强,所以每次有了委屈或者什么的时候,沈微都不会告诉沈夫人,而是自己一个人默默承受。  从来没有一个人会拉着她,那弱小的背影挡在自己的面前承担这一切。哪怕沈微知道,许沁兰那样的弱小,可沈微还是感动了。  这一刻她其实是有些羡慕姜瓷的,有一个这么爱护自己的母亲。  沈微深吸一口气,一只手覆在许沁兰的身上,“妈妈,我没事,他不敢拿我怎么样的!”  许沁兰摇头,“瓷瓷,你不用宽慰妈妈,妈妈都知道的,你受苦了!”许沁兰说着眼泪又要掉下来了,不过她还是很强硬的挡在沈微的面前,“姜启瑞,不许你伤害瓷瓷!”  “我伤害她?许沁兰,你养的好女儿啊,现在连我都敢动手了。”姜启瑞现在一条胳膊还是麻木的,脊椎也是疼的。  所以姜启瑞说话的时候都是咬牙切齿,恨不得掐死沈微这个孽女。  “胡说,瓷瓷连蚂蚁都不敢踩死,要不是你们欺负瓷瓷,瓷瓷怎么可能回来?你,你们又要瓷瓷做什么?”许沁兰想到每次自己的女儿回来,姜启瑞还有姜家老太太都会对女儿用刑,要么就是强迫她回去跟慕南深闹,让慕南深给姜家的公司投钱,这一次肯定也不例外。  沈微站在许沁兰的背后,眯了眯眼。  原来姜家这一家人都是吸血鬼啊,就是利用了姜瓷对许沁兰的感情,所以一次次的压榨姜瓷?姜瓷没有办法,只能回去找慕南深要钱?所以慕南深才会对姜瓷那么厌恶?  难怪自己问慕南深要那三千万的时候,慕南深会是那样的表情。  莫怪慕南深了,就连沈微自己恐怕都会对这样的姜瓷感觉到厌恶吧!可现在沈微知道了,姜瓷居然是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下。  她之前能想象姜瓷生活艰难,举步维艰,但是现在当她真正的见到了许沁兰的遭遇之后,沈微几乎可以肯定,姜瓷再没有嫁给慕南深之前,过的也是这样的生活。  可恶!  这姜家一家人,就没有一个好东西。  “哼,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姜瓷是我女儿,她如今嫁了好人家了,难道不应该帮衬我这个做父亲的?再说了,她当初能嫁给慕南深,那可都是因为我,要是没有我,她如今就是个捡破烂的。”姜启瑞大言不惭,“我是她父亲,她孝顺我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不赡养父母,是会天打雷劈的!”  “我呸!”沈微实在是受不了姜启瑞这副恶心的嘴脸了,“你还以为我是以前的那个姜瓷?任凭你们欺负的姜瓷?呵呵,不管我跟慕南深是什么关系,我告诉你了,从今往后你别想从我身上拿走一毛钱,更别想我会帮你问慕南深要!”  姜家人就是吸血鬼,有一就有二,他根本就不会考虑到别人的死活。  亏得以前姜瓷为了姜家跟慕南深要了那么多次钱,结果呢?  许沁兰住的是狗窝,过的是比下人还不如的生活,甚至连这些下人都能欺负她。  看到许沁兰明明才四十多岁的人,却苍老的像是六十几岁的模样沈微就一阵心疼。  她发誓,一定要脱离姜家,一定要把许沁兰给带出去,然后替姜瓷好好照顾许沁兰,孝顺许沁兰。  “你这死丫头,你说什么?”姜启瑞听到姜瓷这个说,气急败坏的又要打她。  许沁兰急忙挡住,而姜启瑞那拳脚就落在许沁兰的身上。  “妈!”  沈微大叫,见姜启瑞竟然一脚把许沁兰给踢到了,沈微猩红了眼睛。她双手紧握成拳,“姜启瑞,你找死!”  沈微冲过去,一脚也踢在了姜启瑞的胸口。然后沈微又是几个拳头过去。沈微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的,她爆发起来有些吓人。  “瓷瓷!”许沁兰倒在地上捂着肚子,有些惊诧的看着沈微。  而沈微现在也顾不得许多了,她将这长久以来积压的情绪全数爆发出来。每一拳每一脚都用尽了吃奶的劲儿。  就在姜启瑞被沈微打的喘不过来气的时候,姜超和张兰一行人带着一群保镖进来。  “把她给我抓起来!”张兰一声令下,那种保镖如鱼贯入的过来,随即许沁兰就被保镖抓起来了。  “姜瓷,我劝你最好还是不要乱来,不然许沁兰这条小命可就没了!”  就在沈微跟保镖纠缠的时候,张兰一巴掌狠狠的扇在许沁兰的脸上。许沁兰被保镖架着,根本就没有还手的余地,只能狠狠的瞪着张兰。  张兰见状,啪啪的又是两巴掌,狠狠的甩在许沁兰的身上。  “妈!”沈微忍不住叫了一声,分神的片刻就被两名保镖一前一后踹了两脚。  “嗯……”沈微闷哼一声,踉跄的倒在地上。  她不甘心的爬起来,又被保镖踹了两脚。  沈微虽然学了散打,也的确是挺厉害的。但是寡不敌众,对方是十多个保镖,而且各个身手了得,沈微能跟他们坚持这么长的时间已经很了不起了。  “张兰,你放开我妈妈,不许打她!”沈微见张兰一巴掌接着一巴掌的打许沁兰,她哭了,那种无力感让沈微痛恨自己,她竟然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不许打她,张兰你住手!”  “呵呵,姜瓷,你嚣张啊,我倒是要看看你究竟有多厉害!”张兰一脚狠狠的踢在许沁兰的胸口,“许沁兰,你养了一个好女儿啊!”  “瓷瓷,别管妈妈,妈妈没事!”  “妈。”  “好一出母女情深!”张兰鼓了鼓掌,笑得得意,“老公,你看怎么办?”  “把人给我带到前院里去!”姜启瑞被沈微打的鼻青脸肿的,疼的厉害,就连说几句话都扯着疼。  沈微和许沁兰被带到了姜家前院,姜老太太也过来了,见到姜启瑞被打的碧青脸红的,姜老太太恨的牙痒痒,拿着拐杖狠狠的就往沈微身上招呼。“你这个孽女,扫把星,没用的东西,我让你打人,让你目中无人。我打死我!”  别看姜老太太上了年纪,但是手上的劲儿可大了。  她咬牙切齿,恨不得杀了沈微一样。  沈微被保镖左右反手按在地上,根本就动弹不得。姜老太太的拐杖一下一下的往沈微的后背上打。  沈微疼的脸色发白,脑袋嗡嗡作响,却是紧咬着牙关,愣是不肯喊出声来。  “不,别打了,我求你们别打了!”许沁兰惊恐的大叫,企图推开保镖,但是许沁兰哪里有那么大的力气挣脱保镖?她只能一边哭着一边求他们。“我求求你们了,姜启瑞,瓷瓷是你的女儿,我求你了。”  “哼,这个不孝女,竟然敢打我,给我好好的教训她!”姜启瑞闻言却更嚣张了,“母亲,您休息一会儿,教训这个孽女这种事情,不用您亲自动手!”  “也好!”姜老太太打累了,便伸手让姜雨晴扶着她坐下休息。  姜雨晴狗腿子似得扶着姜老太太坐下,又是端茶又是拿糕点,“奶奶,您就看着吧,权当是看戏!”  “启瑞,家法伺候,我看看这小贱蹄子还敢不敢为虎作伥!”  家法?  张兰眼里不禁闪着光,“妈,我去拿!”  很快张兰便拿来了一条鞭子,那条鞭子可是姜家祖上留下来的,居然当年姜家有祖辈是当官的,那刑法刑具用的是相当的溜。只有想不了的办法,没有他们撬不开的嘴。而这条鞭子就是姜家的祖先留下来的。  皮鞭上有一些小刺,而且皮鞭喂过了盐水和辣椒水,只要往人的身上那么来上一鞭子,保准皮开肉绽。  姜家用这家法一般都是对姜家大逆不道的人,这么多年来已经没有用过了。  张兰让人拿了盐水和辣椒水过来,将鞭子递给姜启瑞,“老公。”  姜启瑞阴狠的扫过沈微的那张脸,握着鞭子的手紧了紧,“看我今天不打死你这个孽女!”  “不,姜启瑞,你不能对瓷瓷这样。瓷瓷是你的女儿,你这一鞭子下去,她会没命的!”许沁兰竭力嘶吼,她挣扎着,但是却被保镖给按在了地上。  张兰走过去,一脚踩在许沁兰的脸上,“贱人,什么时候轮得到你说话了?不过就是个老表子剩下的赔钱货。老爷留你在姜家不过就是看你还有用,你真以为你是姜家夫人了?”  “张兰,你不得好死!”许沁兰怒吼,“你们敢,你们敢这样对瓷瓷,瓷瓷是慕南深的妻子,慕家未来的主母,你们这样伤害瓷瓷,就不怕慕南深报复你们吗?”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