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乡野人生  >  第十八章 祭祖

第十八章 祭祖

2072 2018-06-26 17:46:02
姜林眼见着他有喝高的趋势,就收着喝了。总不能俩人都撂这,回不去家。“我跟你说,酱鸭子。哥开始走运了,哥会翠绳书。”王大宝喝的高兴,便把自己会念诀的事说了出来,可奇怪的是,无论他怎么努力的想把这三个字说清楚,都变了味。其他的都能说对,就是涉及到法术的事无论如何也不清楚。姜林猜了半天,也猜不对。“嗝。不说了不说了,烦球死。喝酒!”王大宝又端起了酒杯。姜林陪他又喝了三杯,王大宝终于醉了。结了账,从老板借了跟绳子,把不省人事的王大宝拖到后座上,拿绳子把他和自己绑在一起。发动摩托车就往河南村开去。夜已经非常深了,乡道上没有路灯,只有摩托车昏黄的小灯光。姜林不敢开快,他喝的也不少,加上路况不熟,俩人开了四十分钟才到家。摩托声一熄,院子里灯就亮了,王兵披了件衣服就出来了。“这大宝子,又喝这样,酒量不行还爱喝。”王兵帮姜林把王大宝卸下来,架到西屋。“姜伢子你也在这睡吧。有地方住。”姜林嗯了一声,就帮王大宝把衣服鞋脱了。“叔,你睡去吧。明天还得下地呢。我也躺下了。”王兵嗯了一声,站窗户底下抽了根烟才回东屋。姜林躺在王大宝旁边,王大宝睡得极沉,呼噜都打了起来。姜林左右翻腾了几圈,睡不着。一想到自己的未来就迷茫的不知如何是好。这些年他当兵,除了给家里寄的钱之外,自己也攒了点,刚好一万块钱,可是这点钱够干什么的呢?今天他从村子里走。好多人家都盖了新房子,自己家那院子不知道多久没住人了,看着破旧不堪。心中不免觉得沉闷起来。唉声叹气的吐了几口郁气,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睡着了。一觉到天亮,睡醒的时候王大宝已经不见了。姜林顿时有点不好意思,自己在人家家睡到日山三竿了。王大宝割完猪草回来,正好看到姜林在院子里洗脸。打了声招呼,就去剁猪草给猪拌食去了。姜林不多会儿也走到后院来。“一会儿吃完饭,我去县里找一趟我爹。”“成啊,我陪你去不?”王大宝把猪食倒进了槽子里。姜林看了看三头小猪:“不用,我自己去就行。”“那成,你回来给我打电话啊。我去镇里接你。”王大宝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他今天得去研究包山的事情,确实不太有时间。俩小兄弟回屋吃完饭,姜林背着个小包就走了。宋晓丽在后面唉声叹气的:“你说,多好一孩子,咋摊上这么个家庭。要是他妈还活着就好喽,也不至于一回来连院门都进不去。真是命苦啊。”“哎呀,妈。你也别这么说,我看姜林以后能行。年轻吃点苦怕啥。再说了,还有这王婶对他好呢。”王大宝嘴甜的夸宋晓丽。宋晓丽一抖肩膀,把王大宝粗壮的手臂抖下去:“拿一边去,胳膊死沉死沉的。就知道给你老娘戴高帽。”王大宝嘻嘻笑。“包山的事,你舅老爷咋说?”昨晚王大宝醉的不省人事的,也没问上。这一大早姜林也在,就没研究这个事。“我舅老爷,那是老支持我了。让我和爹去上上坟,回来生意就能成。”王大宝懒洋洋的躺在藤椅上。“我爹上哪去了。”“吃完饭就出门了,消化神去了吧。”宋晓丽抖了抖围裙就进屋收拾去了。王大宝等了一会儿,没出半个小时。王兵真夹着两卷黄纸晃悠着回来了。“爹,你咋买黄纸去了呢。”王大宝明知故问道,这肯定是去过舅老爷家了啊。“臭小子,赶紧拿上瓶白酒,再拎点供果,咱俩上山。”王兵把黄纸放在摩托车上,狠嘬了一口烟,把烟头丢了进屋去了。王大宝一听乐呵了。这是有门了!抓紧拾掇起来,王兵换了件汗衫再出来,王大宝已经整装待发了。王家的祖坟说来也巧,就在那片后山上。爷爷的爷爷请的先生说那位置坐北朝南,背靠青山,前有小河,是位置极佳的一块地。当年祖坟修的也是极尽豪华,能看得出来王家也是有过辉煌的时期。早先还有一本家谱,但是七几年的时候被烧掉了,一些祭祀的习俗就都一起不再讲究了。后期没落了,只剩下了王兵这一支,其他太爷爷辈分的早从这山里迁出去了,老早就断了联系。都说穷不攀亲戚,王兵也不愿意和他们联系。父子俩骑着摩托车到后山底下,王大宝指着那成片的杜鹃花。“爹,你看。这就是我卖给那什么花卉公司的花。三千块一株!”王大宝夸张的在王兵眼前比划着三的手势,生怕他爹看不见似的。虽然这包山的事,已经八九不离十了。但是还是忍不住显摆显摆。“真没想到,这玩意还能卖钱。”王兵夹着黄纸往山上走。王大宝这才注意到,王艳伟他爹包山养鸡的时候,把后山都用网围起来了。不包了之后,网都拆下来卖钱了,但是当时立柱子打的水泥基座都还在。王大宝指着一个基座说道:“这山包的值,直接买网子就行。”王兵闷头往前走,压根不理会王大宝说的话。他还能不知道,老王头包山的时候整这网子,他还来出工了呢。八个人干了七天才把山脚的网子围完。日头渐渐升高了,俩人哼哧哼哧的爬了二十分钟山,走到树林跟前,也就看到了祖坟。王大宝作为男孩子,几乎每年都陪王兵来上坟,程序都清楚。就开始忙活起来。白酒瓶一开,酒香散了出来。王兵绕着祖坟浇了一圈,又把酒盅倒满放在了石碑前面,点燃了一支烟,倒着插在香炉上,和香一起烧着。父子二人跪下,磕了几个头,又念叨了几句保佑王家昌盛之类的话,就开始烧纸了。今天的黄纸烧的比往常快,像是有人急着收钱似的。火焰直往上窜,一副兴旺的样子。王兵多少有些迷信的,看着这火心下已经暗暗决定支持王大宝包山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