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踏破天道  >  第四十六章 套话

第四十六章 套话

2999 2018-06-11 10:06:40
随着太阳的升起,林凡又一次来到了那个不愉快的地方,如果不是为了套出情报,他绝不想再和这个满嘴瞎话的家伙说上一句话,根本分不清楚哪句是真,哪句是假。“你总算来了,这儿说话不方便,到狩猎场去说吧。”王洪还是带着一如既往的笑容,只不过这笑容假得连一个孩子都看得出来。“好吧。”林凡答应着,跟紧了他的脚步,一同向狩猎场走去。狩猎场位于淮江城的北面,名叫云隐山,山并不太大,上面满是树林,偶尔能够看到几个洞穴,也就仅此而已了。因为它实在是太小的缘故,所以一直以来都被淮江人称之为北山,而外界也大部分都叫它淮江北山。山上有很多魔兽,但强大的几乎一个没有,都是灵修境便能够对付的那种,它是专门为一些大少爷设下的,所以,它们的攻击性也不太强,性格也相对温和。任思梁想要进入的是北山的中心狩猎场,那里面和外围不同,是各种各样凶猛的魔兽,性情暴躁且嗜血狂怒,而且,经常有大少爷作死尝试中心狩猎场被撕碎这样的新闻传出来,听起来还真是挺吓人的。而林凡和王洪去的,正是中心狩猎场,虽然不大,但终究还是有方圆五里了。中心狩猎场的地形相对复杂,所以不得不进来看一眼,不然的话,很可能就会出现迷路这个现象,到时候,刚杀完人,跑了好久,都以为要出去了,再一看,咦?为什么回到原地了?那就显得非常尴尬了。“他们什么时候出发啊?”林凡一边看着地形,一边问道。“今天晚上,那家伙有一个怪癖,非常喜欢走夜路,而且这个怪癖来源于他的童年,他十岁的时候被迫走了夜路回到自己的房间,结果中途碰到了个姑娘,你懂的,然后就……”王洪又开始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然而林凡却并没有搭理他,这些绝对都是小道消息,毕竟人是有劣根性的,不管是什么事情,只要是别人的坏事,传得都会很快,而且在传达的过程中会加入自己的推理与猜想。用不了十天,“任思梁爱走夜路”的起因经过就能出书了,而且版本各异,时至今日,传得最邪乎的。“除了那两个人以外,另外两个人在哪儿?”林凡又问道。“他们俩啊?不一定在哪儿,找了好多次了,但范围是有的,他们不会在任思梁方圆五米以外的地方出现,而且一直成扇形状态吊在他的身后,一般人找不到他们。”王洪回答道。“淮江的暗杀星分部在哪儿?”“你想干嘛?审犯人啊?”王洪突然觉出了不对劲来,好像自己的上级都没有这么问过自己话来着,突然有一种自己是个犯错的新人,正被外地的领导审问的感觉。“我应该有知道的权利吧?”林凡瞥了他一眼,丝毫没有把他的抗议放在心上,暗杀星的规矩他看过了,如果是双方同级的情况下,因合理理由将对方杀死是无罪的,当然,越级杀人一样无罪,而且不需要任何理由。“江淮酒馆,口令是我要一壶满天星。”王洪感觉出了林凡的杀意,这简直是赤裸裸的讽刺,林凡能威胁自己,而自己却因为那个该死的面具闷骚老处男不敢动他一根汗毛,这感觉真的好不爽啊!林凡的面部抽搐了一下,这口令无疑是让人绝望的,去酒馆要满天星,这也是绝了。很多人不知道满天星是什么,但林凡却明白,那就是茶叶沫,是各种好的花茶剩下的残渣,收集在一起之后就是茶叶沫满天星了,有很多人人特别喜欢这个味道,因为再好的花茶也不如它沙口。但话说回来,为什么要用这个口令呢?去酒馆要茶岂不是一件非常可笑的事情?不被别人盯上才有鬼呢吧。“是不是还需要出示什么东西啊?”林凡一双眼睛如同刀子一样,死死地盯着他,这家伙每次都是犯逻辑错误,如果自己有一点没听清楚的话,就不好判断真假了。“啊,我忘了说了。”王洪有点尴尬,他真没想到林凡居然会认真分析自己说的话,“如果有名牌的话就把自己的名牌拿出来,如果没有,任务资料也是可以的,它上面有暗杀星的标志。”“这就对了,地形我看的差不多了,就这样吧,我要回去了,晚上我会准时过来的,希望能够顺利一些。”林凡不咸不淡的说着,转身便走。在他看来,和这个人对话实在是一件尴尬的事情,还不如不说,而且,他肯定会给自己带来麻烦,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林凡的心里总是感觉一定会这样。林凡看了一眼这两个阵盘,心中有了打算,想要在十分入境强者的保护之下杀掉他,肯定是没有问题的,关键就在于这两个阵盘的使用了。大概其理清了思路,林凡开始在狩猎场的入口布置陷阱。陷阱的分类是多种多样的,阵法陷阱是最多的,因为它们的辅助效果无疑要强过其他陷阱。而林凡的陷阱则更注重于杀伤力,陷阱的主要杀伤力来源于废丹,很多情况下人们都会认为废丹是绝对的垃圾,吃了没用,还不如碰掉。直到一名炼丹师突发奇想的将废丹二次入炉,人类终于知道了废丹并不是绝对的废品,而是一种杀伤力极强的语气。它其中的力量来源于未能完全散去的药液,以及炼丹炉之中的火焰,只要精神力稍稍催动,火焰将会瞬间将未散去的药液引爆,爆炸的力量无疑是要高于同等级阵法的。“哼哼,这样就万无一失了。”林凡说着,将最后一枚废丹安放在了一颗树的树干之中,他相信自己的布置,只要运营得好,这哪怕是化境强者来了,自己也依旧能全身而退。此时的淮江城内,任家正在准备一件大事,或许在别人看来并不怎么重要,但在任家的家丁看来,伺候小少爷狩猎就是头等大事,日后他很可能就是家主,只要伺候好了,说不定就能土鸡变凤凰。“快点快点!天一黑就出发了!”一个老者大喊着,他是保护任思梁的四个入境强者之一,同样也负责每一次的狩猎准备工作,每年都是一样的事情,早就轻车熟路了。不一会儿,十三个蜕凡境武者带着各自的家伙和一辆马车到了他的面前。“四爷,都准备好了。”“嗯。”他答应了一声,回身向屋里的任思梁道“少爷,东西都已经准备好了,出发吧。”“再等等,天还没黑,等什么啊?我亲爱的哥哥是绝对不会让我好过的,不到晚上我不放心。”任思梁的声音非常柔和,没有丝毫的凌厉。这些家丁已经习惯了他这样的性格,平常低声细语的,甚至像个姑娘一样,只有进入狩猎状态的时候,他才会展现出自己的疯狂与嗜血的一面。“我承认,他肯定会找人的,但以他的手段来说,还找不来一个化境强者来杀您吧?如果他有这个手段,老爷绝对会让他继承自己位置的。”他并不觉得这种缩头乌龟的做法能够让任思梁更安全,反而会和他的外号一样,人死凉。“黑夜是我的主场,你们知道这一点的,别太害怕,外界传的假信息是很多的,他们想要在短时间内过滤出真实的信息是不可能的。”任思梁闭着眼睛,一副困倦的模样。“说真的,我不喜欢争斗,但是我这位亲爱的哥哥对权利的渴望实在是有些……”“那还是天黑启程的好,只是怕他们会在中途截下我们。”“你觉得,我的哥哥有这个胆子?城里闹事得到话,十死无生是绝对的,城主大人不会让任何人在自己的地盘放肆,那是她的底线,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任思梁的语速更慢了,如果不是知道他的性格,恐怕会有人认为他已经是病入膏肓。没过多久,天色逐渐黑了下来,月色并不怎么明亮,昏暗的让人能感受到有一点点的压抑。一行十七个人和任思梁一起在黑暗之中前进着,他们没有点上火把,害怕将飞来横祸引来。淮江城的夜晚是有门开着的,不过非常隐秘,一般人都不知道,而任思梁走的这一条便是任家自己的暗道。当然,这条道路也不只是他一个人知道,任家的高层都知道,而这群人里面也包括他的哥哥,任思酒。任思酒已经等了很久了,等的就是今天,他只有杀掉比自己更加优秀的弟弟才有机会继承任家这么大的一份家业。“少爷,他们已经穿过暗道了,我们要不要动手?”黑暗中,一个嘶哑的声音问道。“当然,当然要动手了,”他搓手道“我要他的人头当摆设,没问题吧?”“谨遵主命。”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