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踏破天道  >  第三十五章 跟踪

第三十五章 跟踪

3022 2018-06-04 11:05:54
元阳城张家,内宅书房之中,张风侠正哭诉着自己刚刚的经历,以及自己的一切猜测。这在城北张家的历史之中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事情,张家的公子哥们总会想尽办法扩展自己的人脉,利用各种各样的方法解决麻烦,所以才在元阳城之中站稳了脚。而张风侠无疑是打破了这一定律,成为了张家第一个对父亲哭闹,寻求帮助的公子。即使张德武看他有气,但这终究是自己的亲生骨肉,坐视他被一个外人杀死,张德武自问还做不到这一点。“哎,也罢,把事情从头到尾,给我详细的说一遍,不许有一丝一毫的隐瞒!”张德武的神情十分严肃,让人生不出隐瞒的胆量。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张风侠也不再指望那个只能负责偷运违禁品的姨父了,原原本本的将事情讲了一遍,就连哥哥张风华古铜弓试林凡,还有自己请杀手魔兽山脉围杀的事情都说了一遍。听罢事情的原委,张德武不由得暗自叹息,这事情在寻常人等看来不是什么大事,但对于张家来说却不小。这信看似是林凡的手笔,但张德武却并不这么认为,一个蜕凡境武者就算身怀重宝能做出这一切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就算这都是出自林凡之手,自己依旧会十分为难,一个拥有易容术的人是最不能惹的,除非能够记住他身上的气息,否则他会永远处于黑暗之中,伺机而动。张德武皱了皱眉头,道:“你现在想怎么办?”“我要杀了他!扒他的皮,喝他的血,让他永不超生!”张风侠大喊道。张德武无奈的叹了口气,恐惧到了极致就是愤怒,此时的张风侠已经是吓破了胆子,这样的人日后怎能成得了大气候?“我给你写一封信,你去通州清水河东,找一个叫孟德禄的人,他与我是同门师兄,到那儿把信交给他,他自然会帮你解决。”“别啊!”张风侠听罢,大惊道“我现在绝不能走出张家的大门,我出去就是死路一条!”“我会派人保着你的,保证他不能伤到你,就这样吧,多说无益。”张德武不想再多说什么,将张风侠赶了出去。张风侠带着眼泪从书房走出来,回到自己的房间收拾行李,准备前往京城通州。就在他离开的一瞬间,张德武的身后走出一名黑脸大汉,正是北城门守,廉诚诀廉将军。“他这样真的没事吗?依我看,他很有可能会被那个人杀掉。”“是啊,希望那个威胁他的人就是林凡吧,他或许还会害怕张家的威名,留这个孽子一命,如果不是他,那他恐怕就要有生命危险了。”张德武的语气无比冷静,没有一点担心的意思。“就算他死了,对您来说,也不是什么损失,不过,这样一来对二少爷的牵制可就少了一个,他可是一直都在窥视张家的位置。”廉诚诀担忧的说道。“只要我一天不死,那小东西还不敢把风华杀死的。”“看来您丝毫不关心他的死活啊,不管怎么说,他终究是您的儿子,哪怕仅仅是在理论上是这样。”廉诚诀似笑非笑的说着,他很期待张德武的反应。“大丈夫难免妻不贤子不孝,这事你家也是有过的,你的事情,瞒不住。”“哈哈,我也没想瞒啊,而且,您不就是因为这件事情才会放心大胆的用我吗?我知道,知道的。”廉诚诀的笑容比刚刚更具有嘲讽性,是对于张德武的讽刺,也是对自己的自嘲。已经在收拾行囊的张风侠并不知晓这一段对话,更不知道林凡已经在张家的门外等着他了。林凡虽然不确定张家会有怎样的动向,但他清楚,张家肯定会想办法杀了自己,只是要看他们的决心有多大而已。在张风侠还活着的时候,张家对自己的杀心不会多大,顶多是偶尔派出一两个人查一查自己的底细,再派两个人对对自己稍微动一点手脚,只要不太招摇,张家也不会太过分。但很可惜,张风侠的杀心却重得很,他不死,自己就要死,这是不能够被更改的事实。在林凡看来,张风侠的心理非常好猜,他像是大部分纨绔子弟的缩影,只能自己欺负人,不能让别人欺负,而且还想要所有人都众星拱月的捧着他。想要让自己内心的那一点欲望得到满足,那就一定要从张家走出来,而林凡最不缺少的就是耐心,只要等着,杀他不过是时间问题,只要在这客栈里带着,守株待兔就可以了。因为不知道他究竟什么时候会从张家走出来,林凡在修炼的时候分出了一丝精力去关注窗外,只要他从张家门口走出,自己便能瞬间从修炼状态走出来。这一修炼,林凡便修炼到了半夜三更,天空之中一勾残月几点繁星,风不大,却吹得窗前风铃不住的发出响声。而这时,张家的正门开了,从里面蹑手蹑脚的走出了一个人,穿着一身夜行衣套,满脸慌张,且面露恐色。林凡不由得一惊,如果说是派个下人通风报信还是正常的,但直接让张风侠走夜路出张家就比较难以理解了。但很快林凡便懂了,张风侠并不是一个人出来的,身后还跟了两个人,而且是两个入境强者。林凡暗自佩服张家家主的胆识,居然直接用自己的儿子作为诱饵,引诱自己出来,只要自己敢动手,张家这两个人就会一拥而上,将自己杀死。佩服的同时也有些后怕,倘若自己没有占据这等地利,是很难以发现张风侠身后之人的,只要敢动手,自己必死无疑。不过现在好了,敌在明,林凡在暗,想要悄悄杀死这两个入境高手也不是没有机会,只要等他们二人分开的一刻,便能够逐个击破,毕竟千幻珏和无相诀都不是摆设。见三人渐行渐远,林凡在桌子上随手放了点银子,推开窗户,翻身上房,在房上紧紧追赶。城门四更才开,张风侠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便找了个起冒了的早点铺,吃点东西,只要挨到四更开门,便会飞一样的跑向京城通州。但他可不知道身后还跟着三个人呢,两个是张家的打手,还有一个就是林凡。张风侠找了个背风的地方坐下了,这三个人可没法和他一样,只能各自坐在不易被发现的地方,静静的等待着四更到来。不多时,四更钟响,元阳城大门打开,张风侠早就等不及了,撒开腿便跑,看得身后三个人都有点发愣,这究竟是有多害怕啊?他能跑,林凡和那两个打手却不能,各自伪装着也出了城,只不过林凡一转身,向其他方向走了两米,等他二人看不见自己了,才继续追下去。反正方向不错,怎么样都能追上,再加上张风侠的速度并不怎么快,很容易便又跟了上去。林凡中途换了好几次样貌,让两名跟踪张风侠的打手没有怀疑他的身份。从凌晨四更出发开始,足足走了一天的时间,一行人才来到了清水河流域,只不过还没到通州。京城和元阳城的结构终究是有些不同的,城里的街道都是方方正正,能用东南西北来定义方向,但京城城外却并不相同。京城的城外错综复杂,有三条河流,清水河,天通河以及月沙河。其中天通河以及清水河是一长一短,天通河长,自京城南通州一直到北疆的北通州,因为总有商船停靠,繁华异常。清水河则是在通州的正东,是帝国最短的一条河,也是天通河一条非常重要的分支,主要是为了减缓通州船舶的停靠困难,设立了许许多多的仓库码头,而这些仓库建立的位置,正在通州和马甸的交接之处。眼看着天可就要黑了,张风侠心说,这都已经到马甸了,林凡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一路跟到这儿,天黑了也不好办事,我干脆就在这儿歇会儿,明儿个早上再去也不迟。想在马甸找一个住店的地方是很简单的,毕竟这里有各种各样的商人,每天会有大量的人流保证客店的收入,从来不用愁没钱赚,所以客店很多,也很好找。张风侠随便找了一个看起来比较大气的客店,要了一间最大最好的房子,正在三楼,能好好看看马甸夜晚的繁华,又要了几个菜,一壶酒,还找了个风尘女子弹唱歌舞,像是在庆祝自己逃出生天。紧接着,两名打手和林凡也都陆续走进了这家客店,只不过三个人要了三间不同的房,两名打手在二楼,张风侠房间的正下面,只要上面有一点风吹草动,自己能保证马上救张风侠于危难之中。而林凡则是在他们二人的旁边住下,伺机而动,只要时机成熟,就要了那张风侠的性命,至于那两个打手,如果不碍事的话,就放回去,张德武也不会让他们活着的。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