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踏破天道  >  第九章 风起云涌

第九章 风起云涌

4198 2018-05-21 14:03:20
      林凡的目光透过木窗,看着那遥远的天际。  父亲!母亲!哥哥!你们看到了吗?你们的凡儿再也不是从前那个废物了!  林凡下了床,整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便出了门去。  林凡迫不及待想要知道现在究竟力量几何,他想去找东西试试,他想起来演武场有几个巨大的石墩,而且都是标明重量的。  那简直太适合了,简直就像是是困了有人给你送枕头般,林凡可以对自己的力量有个印象了。  思量至此,林凡不再犹豫,快步出了庭院,径直就往演武场去。  到了演武场,林凡就看到好多人跟自己打招呼,更有人对自己溜须拍马。  “哎呦,凡哥,你终于来了!”  “凡哥,您可真的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  “凡哥,您这是来训练啊?我说的吧,我们凡哥就是我们这一代的楷模,要向凡哥学习!”  林凡没有理会那些“墙头草”,甚至有几个还是曾经欺辱过他的人,他也一并无视了,毕竟都是林家子弟!  林凡几乎是不带停顿地走到放那几个石墩的地方,而那些被林凡忽视的人,此刻脸色都不好看,略带尴尬。  不少人已经在腹诽,装什么装,我跟你打招呼,是看得起你,你以为你野鸡变凤凰,就了不起了?  说到底,他们根本就林凡当作一回事,在潜意识里还是把他当作以前那个废物,不过是运气好点而已。  林凡自然知道这些是什么人,所以对他们的举动也是嗤之以鼻,也没有当回事。  林凡看着眼前这几个自己再熟悉不过的石墩,心下一片感慨,曾经多少个寒冬腊月,都是这几个冰冷的石墩默默陪着自己。  林凡看了看这几个石墩,思量再三,还是决定先拿平时用的一百斤石墩来试试。  林凡不费吹灰之力就将那一百斤石墩提了起来,他大概是太轻了,还当众舞了几下。  还别说,舞那几下石墩,还挺虎虎生风的,把旁人唬得一愣一愣的。  林凡放下一百斤的石墩,直接跳过二百斤的,将三百斤的石墩提在手里。  嗯,有感觉,不过还是太轻。  林凡放下,直接将六百斤的石墩提了起来,并舞起来。  相隔几米远,林家那些弟子还是能够听到耳边传来的赫赫风声。  林凡还是觉得不过瘾,将石墩随手丢在地上,走到那标着一千五百斤的石墩面前。  石墩上落满了灰尘,已经有很多年没有人来尝试过这个石墩的重量了。  在林家,这个石墩是一个记录,是林家祖师在武劲期创造的,近百年无人能破。  身为林家人的林凡,自然是知道这个记录的。  林凡看着这个石墩,嘴角一勾,看看我今天能不能破这个记录,真是有些期待啊!  林凡运行心法,灵气在体内流转,浑身充满了力量。  林凡将手放在石墩上面,然后用力一提,灰尘簌簌而下,然后就这么被林凡提了起来。  在场的林家弟子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尼玛啊,不带这么打击人的吧。  在场的人也犹如醍醐灌顶,突然意识到林凡可能真的崛起了,看向林凡的眼神也不再带着轻蔑,更多的是敬畏,敬畏强者。  对于旁人的想法,林凡自然是不知道的,他现在只是满腹的不满。  为什么还是这么轻?为什么?!!  若是旁人知晓他心里在想啥,一定会大骂,尼玛啊,还轻,你还能再打击我们吗?  林凡放下手中的石墩,有些意兴阑珊,不过好歹也让他对自己的力量有个模糊的印象了。  “呦,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我们林家大天才,久仰久仰!”  当林凡正准备离开的时候,一道有些令人不快的声音恰逢是会地传进林凡耳朵。  “嗯?”  林凡本不想理睬此人,本想一走了之,结果却被他拦在身前。  林凡抬起头看着这个眼睛里充满不屑与嫉妒的混蛋,这个混蛋便是林天了,以前经常欺负林凡。  林天还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他在内心里依然把林凡当成废物,认为他林凡不过是走了狗屎运而已,虽然他刚才也在人群里看见林凡举墩,也跟旁人一样眼皮直跳,嘴里却还是不屑地说着“蛮子”。  “哦,林天师兄,有何贵干?”林凡看着林天,不咸不淡地问道。  “嘿嘿,其实也没什么,听说你修为见长,一时技痒,想与师弟切磋切磋!”林天脸带笑意,心里却在腹诽,哼哼,我倒要来试试你,到底有几把刷子。  “哦?”  “那就上生死台吧!”林凡撂下一句,便迈步向演武场中央的擂台走去。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在人群就像引爆了一枚深水炸弹,顿时掀起千层海浪,连林天都愣了一会儿,不过很快林天嘴角勾起一抹阴险的笑容。  生死台?呵呵,正合我意,不要以为你走了点狗屎运,就可以嚣张了,这次我看你怎么死!  生死台,顾名思义,就是决一生死的擂台,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一般没有深仇大恨的,是不会上生死台的。  林家这个生死台,是林家镇唯一的,而且已经很多没有人用过了。  此言一出,顿时吸引了很多看热闹的吃瓜群众围观,连做镇演武场的几个沉默寡言林家执事都开口劝阻道:  “林凡少年,你确定要上生死台?可清楚后果?”  “我自然清楚,但就不知道林天师兄清不清楚了?”林凡看向林天,意味很明显,就问你敢不敢了?  “咳咳,这个,林凡师弟要玩,我这个当师兄自然要奉陪了”见众人目光向自己看过来,林天连忙收好那几乎快要夺眶而出的喜意,一本正经地说道。  唉  几个执事你看看我看看你,皆有些无奈,执事的本职工作是防止家族子弟内斗,不过这件事已经远远超过他们管辖范围了。  林家之内,严禁弟子内斗,但是生死台却是一个例外。  几个执事倒也尽责,再次询问了一遍他们的意见,见二人皆无异议,就打开了生死台的禁制。  生死台是一个巨大的灵石,具体什么品阶就无人知道了,其上刻着玄奥无比的阵纹。  林凡林天两人也不废话,直接上了生死台,在生死台的两端分别竖着两个石台,带着盎然古意。  两人轻车熟路地将手指划破,分别向石台滴入两滴精血,骤然间在生死圆台边缘腾起薄薄轻雾。  这是生死台启动了阵法,林凡只是在书中听过这个阵法,第一次看还是很新奇的。  据说,这个阵法连林家家主都无法破除,唯一的破阵之法就是两名阵中之人再各滴一滴精血于石台,方能破除。  渐渐地薄雾变浓雾,雾外景色皆不可见,然而生死台之外的人,只能见其影不得其声,虽是这样,围观之人并未散去,反而越聚越多。  在林凡与林天进入生死台的同时,在林家大殿的议事厅里,几个在林家权势滔天的人物却发生了争执。  “胡闹,我不同意!”林家大长老林武拍案而起,怒视着位于首座的林震天。  “这样不妥啊,请家主三思!”连平时不爱说话的二长老林逸,皆是满脸惊愕地对着林震天拱手道。  林震天看了看下面长老们那一个个拉得老长的马脸,叹了一口气,伸出手往下压了压,示意不要说话。  “我知道你们对凡儿接任家主,心有不满,但是这个决定不是我说的,而龙祖下达的命令!”  “更何况凡儿已经具备接任下任家主的条件了,林家族规上写的明明白白,谁能使祖碑认主,谁就是林家家主!”林震天淡淡的说道。  “可是……”二长老看了看大长老,再看了看林震天,原本还想说什么的,终究没有说出口。  “好了,就这样了,林凡于半个月后接任林家家主之位”林震天从位子上站起,朗声宣布道。  低沉浑厚的声音很快就传遍了整个林家,林震天用了秘法将声音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如同惊雷炸响。  林家众人惊的不是这个声音,而是这个消息,真的是太震撼了,曾经的废物转眼之间就要变成家主了,林家有一大半的人都不能接受,尤其是曾经欺负过林凡的人更是惶恐。  听说林凡和林天上了生死台,前来看戏的林泽涛听到这个消息后,更是气愤和嫉妒,眼中的阴郁之色更是化都化不掉。  看着生死台中的林凡,林泽涛喃喃自语“小凡堂弟,你说你干嘛好好做你的废物呢?如今就怪不得我了!”  看到林震天将消息宣布完,几个长老原本还想说什么的,如今也只好拱手离去。  “父亲……”林武看着那个一意孤行的父亲林震天,心里一阵莫名的火气一下腾了起来。  林震天对他摆摆手,林武只好作罢,气的夺门而出。  林震天望着远处那高耸入云的山峰,叹了一口气,精神一下子萎靡不振。  “凡儿啊,你命里应有此劫,度过了便龙翔天际,如若度不过,唉……”  ……  对于外界的纷纷扰扰,林凡和林天自然不知。  两人对峙着,然后林凡果断出手,一记直拳直袭林天下三路。  林天轻松躲过,一掌向林凡打去,顿时拳掌相接,巨大的力量将两人各逼退三步。  “呦,力量不小嘛,不过只是蛮子而已,力量再大有什么用?”  林天看到林凡,有些吃惊他的力量,但很快又不屑地说道。  “我哥到底是怎么死的?你知道对不对?”林凡没有接林天的话,反而目露冷光地问道。  当初,林凡在哥哥死后,就意识到哥哥的死,没有那么简单,可是任他怎么调查也没有任何线索,直到那天林天提起哥哥的死来刺激自己,林凡就有预感林天一定知道些什么。  “呵,你哥怎么死的?你不是最清楚吗?他可是死在你身旁的,哈哈哈”林天故意刺激着林凡,林天觉得林凡生气,歇斯底里,自己就很爽。  “告诉我,我哥怎么死的?”  “告诉我!”  林凡眼睛变得通红,全身上下的灵气也开始暴动起来,丹田处的火苗也开始不停地摇曳。  林凡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出现在林天的身旁,一脚将其踢上高空,又从原地跳起,将其踢了下来。  “说”  “快说”  又用拳头一拳一拳地向林天身上招呼,顿时皮开肉绽,林天不住的哀嚎。  这种情况,是林天万万没想到的,这个废物以前自己可以一只手虐他都没问题,而现在的情况居然反过来了。  随着林凡的力度不断地加强,林天恐惧了,他怕死,他开始求饶。  面对林天的求饶,林凡充耳不闻,只是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刚开始的问题,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  “林泽涛……”  林天忍不住了,艰难地从嘴里吐出三个字。  林凡停下动作,从林天身上取了一滴精血,便起身向两个石台走去。  将自己的精血和林天的精血,分别滴入两个石台中。  浓雾消散,林凡看了看外面围观的人,就准备离去,突然脚步一顿。  他看到一个身影——林泽涛,他漠然地看着,眼底尽是冷冽的寒芒。  林泽涛不由得愣了一下,随后又释然,报以微笑相对,只是那微笑充满了森然的冷意。  林凡盯着林泽涛看了一会,便漠然地离去,全然不顾围观之人那些噤若寒蝉的表情。  尼玛哦,太残暴了,林天好歹也是我们林家数一数二的天才啊,嘶,太惨了!  “小畜生,你还想走,看我要了你的命!”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声,在众人的耳边响起。  一名仙风道骨的老者从远处飞掠而来,落到林天的身旁,看到林天的惨状,顿时目眦尽裂。  他是林天的爷爷林松,为林家三长老,是属于大长老派系的。  林家因为某些原因,分成了几大派系,支持林震天一个派系,支持大长老派系,还有中立的派系,犹如老树盘根错综复杂。  因为林天的天赋不凡,平时林松也是极其宠溺自己这个争气的孙儿。  现在看到林天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林松恨不得将林凡千刀万剐。  “如果是我躺在地上,你恐怕还会拍手叫好吧?怎么?事情发生在你们自己身上就接受不了了?”面对林松的威势,林凡没有选择回避,而是直接怼了回去。  “孽障,你想死?”林松听到林凡,更是跳脚,一掌对着林凡拍去,一个巨大的掌形虚影带着恐怖的威势向林凡压了过去。  “你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