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踏破天道  >  第三十八章 暗杀星

第三十八章 暗杀星

3014 2018-06-05 10:03:46
“这话什么意思?”林凡眯起了眼睛,他不觉得这是一个友好的开端,面前这个人也并不是什么友好的人。“很简单,我查过你的资料,真是不幸,只是因为身世原因便成为了修罗神殿的眼中钉肉中刺……”他的声音非常缓慢,像是在读故事书一样。“这和他们有什么关系?张家联系到修罗神殿了?”林凡感到有些不可置信,张家虽然在元阳城里是一个很强大的家族,但要放在沧玄大陆上比,不过是块小石头而已。林凡不相信这样一个弱小的家族,敢把自己和修罗神殿这种庞然大物绑在一起,这简直就是自寻死路。“不是张家,而是张风华个人找到的他们,他们可是准备了大量天材地宝用来买你的脑袋,有了这些资源,张风华再没脑子也能压他那个同父异母的兄弟一头了。”那人给出了答案。不过林凡对这答案半信半疑,因为他根本不了解张家剩下的两位少爷是怎样的人,尤其是二少爷。“那又怎么样?他们难道有机会找到我?”林凡十分自信,毕竟修罗神殿再怎么样也不会派出化境强者来围杀自己的。“如果我们出手了呢?他们准备付给我们的价钱更高。”那人说着,从阴影之中走了出来,同样站在房梁上。他没有回答,但答案已经出现在他的心里了,如果他们想要自己的命,两天前就已经要了,根本不需要等到站在。“还是那个问题,加入还是拒绝呢?”那人面具下的一双眼睛如同刀子一般犀利,黑色的长袍都掩盖不住他惊人的气势。“难道我还有别的选择吗?你想要我做什么?”林凡清楚自己的处境,自己只有选择加入他们,才能够拥有活下来的机会,日后也才能够向修罗神殿寻仇。“很好,识时务者为俊杰,你会为你的选择感到荣幸的,你将会得到《隐气诀》和《暗杀术》的地级版本,他们能让你在入境武者身边化为无物,杀他们会更加简单,但前提是你能够成功。”话音刚落,那人再次消失,地面上出现了两个玉牌和一封信,玉牌分别记载的是《隐气诀》和《暗杀术》,而那封信则是对于组织的介绍,还有他的第一个任务。他所加入的组织名为暗杀星,还有一段神迹一般的来源。创建暗杀星的是一个普通人,一个没有任何修行的普通人,他在没有元力的支持下杀掉了各种各样的强者,让整个沧玄大陆都为之震撼。但他只是个普通人,终于,他老了,累了,走不动了,他最后一次带着他血色的面具,穿上黑色的长袍,在一颗陨星的见证下,创造了暗杀星,也将自己的暗杀术分成各个等级,传了下来。而那血色的面具却再也没有被摘下来,像是和面部融为一体了一般,直到死还带着,没有人能摘下来。最终,按照他的遗嘱,他的尸体被搭在了陨星的上面,和陨星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成就了真真正正的暗杀星,它的星体上融合了他的完美暗杀术,每一个看过它的暗杀者都受到了或多或少的启发,暗杀星也因此而得名。暗杀星组织的排序很怪异,并没有明确的等级排名制度,完全看一个人在圈子里的威望如何。威望取决于暗杀者的成功率和耗时情况,而成功率并不只是看成功和失败,还要通过一些零七杂八的东西,比如说是否提前暴露,还有对于附加要求的完成情况。相比之下,这样的制度或许更容易被接受一些,毕竟等级制度有时候会惹出麻烦来,而威望都是通过各种各样的客观数据评定的,没谁能提出异议。但不管评分如何,获得的钱还是有的,而且还拥有一套自己的货币体系,杀戮点和元石以及银子的比利为一比一百比一万,也就是说在不做任务的情况下,一万两银子才能得一个杀戮点,这在林凡看来都有些丧心病狂了。有趣的是,暗杀星的物品兑换还需要解锁,最普通的元石兑换,还有一些药物,灵药的购买都是属于一级物品,不怎么上档次,如果想要比这些高一个档次的物品,就需要用杀戮点来解锁。林凡看到这一规定的时候已经有些崩溃了,杀手的故事他也不是没有听过,一般都是分什么牌子的,然后按身份和特权去购买就好,但今天他才第一次知道,原来暗杀者的世界有这么复杂且坑爹。这一切看过之后,剩下的便是他的任务,看似非常简单,但时间确实不等人,自己要在十天之内杀死一个商人,并且到当地的暗杀星分部交任务。商人的自身修为是灵修境,身边还有四个入境保镖,以及十多个蜕凡境的伙计。这对于林凡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事,找个机会就能把他悄无声息的杀掉,用幻术做成自杀也没有问题,但问题在于他并不在元阳城,也不在京城,而是在淮江。淮江位于帝国西域和北疆中间,从天通河走水路需要四五天的路途才能到淮江的外围,而林凡的目标却生活在淮江城城里。也就是说,林凡需要再走半天的时间才算得上真正的接近目标。这样算起来就只有四天半的时间用来踩点,侦查,创造机会,下手杀人。时间实在是有些紧迫了,不过有一点好,想出发的话,随时都可以,毕竟这里就是清水河,随便搭一条船基本上都路过淮江。林凡不由得叹息了一声,本来还想带着小老虎一起去的,但现在看来是没有这个时间呢,等任务结束之后再回魔兽山脉接它好了。稍微收拾了一下,林凡走向了码头,这时候也还不到傍晚,但应该也没有船会走了,船行夜路的话是很危险的。“喂,小子!走路不长眼睛吗?”林凡一路上都在计划着如何杀掉那个商人,却忘记了看眼前的路,不小心又碰到了刺头。“对不起,刚才想事情了,实在是抱歉啊。”林凡微微的鞠躬道,他可不想再把事情闹大,实在是耽误行程。“切,看你那么识相,饶过你了。”那人满脸不屑的说着,也走向了码头。他应该很庆幸自己不会读心术,不然林凡内心的想法是能够气死他的“现在的船员都已经这么拽了吗?貌似我穿得也没怎么不值得尊重吧。”林凡走到一艘大船的边上,一群伙计正往船上搭货,看起来是要买往北疆那面的土产,近几年这种生意也是越来越不错的。“伙计,你们老板在吗?”林凡终究算得上是帝国的南方人,更习惯于叫老板,而不是掌柜的。“你问我们……老板啊?”这伙计是北疆人,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老板是什么“他在船上歇着呢,您找他有事儿?”“是啊,这船明早就要走吧?”“没错儿,明天早上就走,您是想搭船吗?”这伙计很机灵“您跟我来,我带您上去。”“那好极了,头前带路。”林凡说着,从怀里摸出一锭银子塞给了他,全是小费了。那伙计笑着,像是带大爷一样把林凡带到了船上一间大房子的门口,喊道:“回事!”听到里面喊了一声“进来!”,这才推门,把林凡让进来:“这位爷搭咱的船,您二位聊,小的我就先退下了。”说罢,那伙计便关上门,继续下去干活儿了。林凡上下大量了他一眼,道:“老板,好富态啊,哪里发财?”“哈哈,还行,做的是草药买卖,”那老板笑道“北疆那面一直是小摩擦不断,所以啊,近几年生意一直不错,过了这会儿可就不成了,您哪里发财啊?”“哈哈,小可不才,是个穷教书的,这不,前两天有人给我送信,我淮江的哥哥找我过去,连带着教我那个小侄子习文练武。”林凡故作惭愧样,低着头说道。“没想到,我这商船上面还来了教书先生了,幸会幸会,还不知先生贵姓。”“免贵姓钟,双字立仁,我叫钟立仁,敢问您贵姓高名?”林凡没敢把自己的真名实姓报出,毕竟修罗神殿的报酬可不是一般的丰厚。“我是个粗鲁人,你就叫我冯亦韬就行。”“冯老板!”“别别别,别这么称呼我,听着不爽快,我是北人,仗着痴长几岁,您就按我们那儿的习俗,叫我冯老哥就好。”冯亦韬有着北人特有的豪爽。“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冯老哥。”“好好好,老刘,来!给钟老弟安排一下,让钟老弟休息好了,明天咱们就得上路了,水面上从不平静,不休息好可就完了!”冯亦韬喊道。“是,老爷。”旁边一直站着的管家答应了一声,转过脸来看向林凡,道“钟先生,请随我来,看得出您是第一次坐船,有什么事您喊我就可以了,我会尽我所能。”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