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踏破天道  >  第一 章 废物十年如一日

第一 章 废物十年如一日

3710 2018-05-21 14:02:46
灵鸟翔空,灵兽追逐嬉戏,鹰击长空,鱼翔浅底,在千山万壑间灵气更是淼淼升烟,空气中始终笼罩着一层薄薄的雾气,宛若一派仙家景象。炎虎大陆,其广不知几万里也,其人不知数千万哉,崇尚武力、崇拜强者,强者无数,宗门林立,群雄并争。强者为尊,欲求长生,这是炎虎大陆所有修士皆奉行的一句格言。炎虎陆最南端是兽类的天堂,有一条被各种灵兽魔兽占据的山脉,因此被人称之为魔兽山脉,灵气浓郁,其状形似一条巨龙横亘在这片大陆上,巍峨高耸,一声声高亢而凶恶的兽吼声从山间传出,震耳发聩。魔兽山脉尾端,有一个小镇,名唤林家镇。林家演武场,一名少年正顶着烈日,打着马步,豆大的汗滴顺着他那稍显稚嫩却不乏坚毅的脸庞滴落于地,薄薄的衣衫早已被汗水打湿贴在身上,本应是狼狈之相,但在这位少年身上找不到一星半点,有的只是十年如一日的坚持与不懈,瘦弱的背脊如山般雄壮巍峨,双腿似植根于地,坚定不移。这名少年郞就是林家大少爷,名叫林凡,修行十载,却还是武劲期的低阶武者。“呦,这是谁啊?哦,原来是我们林家的大名鼎鼎的大少爷啊,我当是谁呢”一名穿着锦服华裳的少年,看着林凡,眼中尽是不屑与嫉妒,“大少爷啊,您老可是够勤奋的啊,不过啊,修行十年还是武劲期,你的心不会痛啊。!?”锦衣少年一语既出,就引起随从少年们的哄笑,他们都是武体期的武师,他们本来要去演武堂锤炼自己的肉身,但是经过这里就看到了如此勤奋的林凡,然后看到是要嘲笑一番的,因为什么?因为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强者为尊的,因为林凡是林家的子孙,因为林凡是林凡是长孙,因为林凡修行十载,修为不见半分提高!“天哥,别人的心怎么会痛呢,人家好歹也是我们林家的长孙,混吃等死都没有问题,可是我们就不一样了,实力不行,又没靠山,只能被分配出去管理家族的产业了,一辈子不能回到本家!”一个灰衣少年带着对林凡的蔑视与羡慕,对着林天阿谀奉承,“不过,我们天哥您就不一样了,仅仅十六岁之龄就是武体期巅峰武师,在林家,在整个林家镇都是数一数二的天才,将来肯定能成为林家镇伟大的修士,到时候我们也可以跟着天哥沾沾光不是?”话音刚落,随行少年皆附议,赶紧溜须拍马。“就是啊,以后我们出去了,说认识天哥您,那都是祖上积德啊!”“天哥啊,你以后可不能忘了我们啊!”“哈哈,好说好说……”……林天听着耳边的奉承话,不禁有些飘飘然,看向林凡的眼神更加不屑了,这个废物除了身份比自己高以外,就没有什么比得过自己了。不过就是那重身份林天着实羡慕得紧啊,如果那个长孙身份在我林天身上的话,加上我的天资,林家的修炼资源就会向我倾斜,说不定我现在就是那个境界了,说不定就不比那个人差,也不会受那个屈辱了,林天想到这里,看向林凡的眼神多了一丝怨恨,那丝怨恨让林天不禁产生了不好的念头。林凡仍井然有序地进行着日常修炼,仿佛什么都没有听见,完全把林天他们当做空气,并没有理会他们。“林凡,我跟你说话呢,别以为你是林家长孙就很了不起!在林家,除却你林家长孙的身份,你只是一个令林家上下蒙羞的废物而已,一个十年如一日的废物!”林天对于林凡的置若罔闻,怒不可遏,仿佛受了天大的屈辱,“人家都说,天才百年难一现,你这个十年如一日的废物也是很难得啊,连自己哥哥都保护不了,果然是废物!”“哈哈哈,就是就是啊,废物永远是废物!”少年们发着尖锐刻薄的笑声,浑然不知那句话已经唤醒了沉睡的雄狮。林凡那坚毅的身躯轻轻颤抖着,终是转过头看了一眼正得意洋洋的林天,顿时林天感觉芒刺在背,像是被太古凶兽盯上一般。“滚”林凡淡淡地看着林天,本来他是不想理睬这种聒噪之辈,可是他却揭开了林凡心里的伤疤,揭开了那段他不愿提起的往事。七年前,林凡因为实力三年不见增长,就算以他林家长孙的身份,在这个实力为尊的世界里,所有的一切是强大实力为前提的。一时之间,林家上上下下议论纷纷,对林凡的态度也是各有所异,有同情的,有冷眼旁观的,有不屑的,有幸灾乐祸的,但林家有这么一个一直默默地支持着林凡,无论别人怎么说,他都无怨无悔地站在林凡身后。这个人就是林凡的哥哥,林墨,他的天资与林凡相比,那简直就是云泥之别!林家的人都说,林墨肯定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这一世才和林凡做兄弟!林墨是林家近一百年以来最耀眼的天才,三岁开始修行,四岁凝练一千三百斤劲力,力能扛鼎,五岁锤炼武体,八岁铸就不朽武体,九岁凝练武魂,十岁蜕去凡胎,进身真正的修士行列。林墨的修行速度令林家众人都觉得高山仰止,而林凡的修行速度也同样令人不可思议,几年过去,仍在原地踏步,修为几乎没有动过,依然是那一百多斤的劲力,连普通人都不如。废物十年如一日,天才百年难一现,这是好事之人为林凡林墨两兄弟下的定义。当林凡废物之名在整个林家镇流传开来的时候,林墨找到林凡,对他说自己有办法让林凡拜脱废物之名,林墨说他打听到了洗髓草的消息,就在魔兽山脉。听到这个消息,林凡很高兴,因为自己再也不用每天受别人异样的眼光了,不过林凡想到洗髓草是三阶上品草药,恐有危险,因为高阶草药都是有高阶魔兽守护的,林墨拍着胸膛保证绝不会有事的。没办法,林凡拗不过自己大哥的固执,林凡不敢让林墨一个人冒险去寻找草药,就陪着林墨一起去。最后草药是找到了,可是有一只三阶巅峰的魔兽守在旁边,三阶巅峰相当于人类修士灵修巅峰的实力,而林墨当时只有灵修中阶的实力,不过凭借林墨高超的武技水平,还是将魔兽打败,林墨也受了很重的伤。就在最后两兄弟准备去摘取属于他们的胜利果实,却再次异变徒生,突然出现的陌生人让林凡林墨两兄弟有些无所适从。一个黑衣人,看不清修为,手持一柄长剑,不由分说地向林墨刺去,受了重伤的林墨躲闪不及,被利剑刺中,当场气绝身亡。黑衣人在杀死林墨之后,只是轻蔑地看了一眼林凡,便悠然离去,只剩林凡和死去的林墨以及满地的鲜血。林凡顿时觉得自己的世界天翻地覆,一个实力那么强又那么照顾自己的哥哥,居然就那么死在自己的面前,自己却无能为力。林凡痛恨自己的无能,因为自己的缘故,使自己最亲的人遭受无妄之灾。林凡想,如果不是我这么没用,哥哥也不会冒险来这危险重重的魔兽山脉替我寻找机缘,也许就不会遭受这种灾祸。直到后来,被林家之人寻到,带回林家,林凡一直都感觉发生自己身上的事太不真实,哥哥往日的音容笑貌依旧在林凡眼边浮现……林墨的死令林家上下感到震惊的同时,又感到无比的愤怒,林家的苗子就这样被人生生的掐灭了,让林家怎能不怒火滔天!?林家上下本来是将林墨当成下一任家主培养的,现在死了,总要有人出来为这件事负责的,林家林震天下令彻查他孙子林墨的死因,林震天第四子林玄带着林震天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的命令负责彻查此事。身为林家镇第一大家族的林家真的怒了,但凡和林墨有过交集的人,都被抓起来严厉审讯,稍有异常者,就被废去全身修为,甚至处死。那些平日里跟林家有过恩怨的势力,也统统被林玄带人进去光顾了一遍,一时之间整个林家镇都人心惶惶。林家镇风起云涌、人人自危,除了一个人,那就是林凡,当然林凡这个与林墨最亲近之人,也被他四叔例行公事般问了一通话,自然林玄也没能从精神处于崩溃状态的林凡问出什么。后来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闹得如此轰动的那件事竟如烟火般烟消云散,留下一个大大的疑问。林凡花了整整七年时光,才从那件事的阴影里真正走出来,但在林凡心里也留下了一道永远无法愈合的伤口。如今,林天就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堂而皇之地讲了出来,林天是为了让林凡出丑,而林天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触及了林凡的逆鳞。啪啪两声刺耳的声音就在空气中突兀地出现了,两道鲜红的掌印在林天脸上浮现。“废物,你竟然敢……”林天摸了摸自己的脸,觉得无比的痛,其实以林天的修为被弱不禁风的林凡打了简直跟挠痒痒一样 可是林天就是感觉非常的痛,因为自己被一个林家公认的废物打了,而且身边还有这么多人,林天感觉自己受到了奇耻大辱,眼睛死死盯着林凡,脸色像吃了苍蝇一样,身体气的直哆嗦,但是就是不能动手。没办法,在林家是禁止私斗的,若有违者,轻则逐出林家,重则废去修为。不过,林凡是林家长孙,对他是没用的,还有林凡境界低,所有这两巴掌林天只能受着。“林天师兄,你的脸还好吧?我刚才看到你脸上有只蚊子,可惜那只蚊子飞的太快了,所以……”林凡一脸无辜加茫然地看着林天,那模样要多无辜有多无辜,要多茫然有多茫然“林天师兄,你全身抽搐,面无血色,是我刚才力道没控制好把你打出内伤了吗?唉,真是罪过~师兄,出门右拐,一百二十步左右,有家医馆,赶紧去找医师看一下,到时结账的时候报我的名字就行了,就算是师弟一点小小的补偿!”林天听到那句“打出内伤”,顿时体内一阵气血翻腾,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丫的,你还能把我打出内伤?我就是站在这里让你打,再让你一只手,你都伤不到我,那是被你气的,气的!“哼”林天满脸阴沉地看了一眼林凡,就带着一众少年怒气冲冲的离开,离开之前,林天留下一句话“哼,别高兴的太早了,三天之后的族会有你好看的!”“师兄好走,放心,我有空会看你的!”随着林天他们的离开,林凡也恢复了平日里冰冷神色,林凡抬头看了看广阔高远的苍穹,“这一天,终于是来了吗?”林凡停下了一天的修炼,木然地走出了演武场,也不去理会其他人的异样眼光。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