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踏破天道  >  第三十三章 夜晚

第三十三章 夜晚

3021 2018-06-04 10:45:25
就在张风侠胆战心惊的时候,林凡也不好受,这一切并不是在针对他一个人,而是在针对魔兽山脉的所有活物。林凡对魔兽山脉的一些传说有所耳闻,传言中,这里是远古时期的狩猎场,只有绝世强者和妖孽天才才能够在魔兽山脉之中狩猎,至于碌碌无为之人,走进魔兽山脉无异于自寻死路。而如今的魔兽山脉,虽然没有了远古时期的光辉,但依旧不是什么人都能踏入的,白天还好说,凶残的魔兽都进入了睡眠,只要小心一点,活命是没有问题的。但夜晚降临的一刻,整个魔兽山脉便会陷入无限恐惧之中,哪怕是在魔兽山脉之中生活很久的强大魔兽也有丧命的可能性。林凡也是第一次感受魔兽山脉的黑夜,但他终究不是像张风侠一样的少爷秧子,即使能感到一丝恐惧,但也还没有到草木皆兵的状态。毕竟,在林家被围攻的那次之后,几乎没有什么场面能够吓到他了。抬头看了一眼月光,此时已经是二更天了,林凡的处境比刚才要好很多,至少没有了鬼哭狼嚎一般的声响,周围安静得像是宅门里的后花园一样。微风吹动树叶,树上传来一阵阵虫儿的暄鸣,山上偶尔有一阵阵空气的暴动声音,那是有魔兽在猎杀弱小者的动静。林凡在山中找到了一个狭小的洞穴,这看起来像是一种豺狼的洞穴,只不过看里面的样子已经荒废很久了。好歹收拾了一下,用巨石将洞口堵住,只留下了一道微小的细缝,能够让月光从缝隙之中透进来。“啊,是时候好好看看这千幻珏究竟有什么用处了。”林凡伸了个懒腰,将千幻珏从怀中取了出来。此时的千幻珏已经收敛了自己的光芒,就像一块普通的玉制品装饰物,静静的躺在林凡的手上。林凡试着用自己的神识去探索千幻珏,却发现它像一个巨大的迷宫一样,不管怎么探索,自己总是会走回原地,没有一丝一毫的进展。不过十年废材的经历让林凡并没有放弃,依旧在努力的探索。一边探索着,林凡将自己用神识探索到的地方在沙土地上缓缓画出,当自己精神力几乎耗尽的一刻,林凡将眼睛睁开,借月光看向自己刚刚画的图案。林凡不由得苦笑了一声,还真是一副迷宫地图,只不过自己才探索了四分之一而已,但这已经让林凡看出了一个大概其,自己必须将整个迷宫探索一遍才有机会真正得到它。正在林凡绞尽脑汁研究千幻珏的时候,张风华已经跌跌撞撞的走出了魔兽山脉的地界,看到了自己最想看到的元阳城。虽然看似已经不远了,但终究是“望山跑死马”,直到三更天张风侠才走到了元阳城的城门下面。“你们几个快开门!我要进去!”张风侠对着守城门的几个士兵大吼道。夜晚守城的士兵都是元阳城中的精英,哪能答应:“四更天城门就开,急什么?家里死人,你行大,抢孝帽子戴啊?”“你知道我是谁吗?竟然敢这么跟我说话!”张风侠哪听过这种辱骂,大叫道“小爷我是城北张家,张风侠,我哥是张风华!识相的把城门打开,否则我让你活不过中午!”几个守城的士兵对视了一眼,小声嘀咕着。“哥哥,这事儿可不好办,张风侠可是出了名的恶霸凶纨,让他盯上的话,咱们可就没好日子过了。”“兄弟,话是这怎么说,但你就真能确定他是张风侠?到时候就说咱们境界低微,分不清这是不是张风侠,恐怕是图谋不轨之人,便拦将下来,到时候大人一定会为咱们撑腰。”“此言差矣,你我只不过是蜕凡境的守城兵,大人再怎么廉明也不会为了咱们得罪张家,这是元阳城里的大财团,几乎没人敢惹的存在。”“那……”“依我看,哥哥,您就在这儿看着他,我去请将军一观,如果真是张风侠,咱们也不会受到什么惩罚,如果不是,那就是你我二人的功劳了。”“你们俩到底商量什么呢?!到底是想死还是想活?”城门之下的张风侠大吼道,他才不相信两个守城的小兵有胆量将他扣下。“您等一会儿,我们马上就开!”那个老兵终究是留了个心眼,“马上”虽然不一定是多久,但一定能让城下的人安心的等一会儿,不管是不是张风侠,只要被稳下来就都好办。不一会儿,一个面留长须的黑脸大汉走上了城门,道:“下面站的可是张少爷?”“呦!廉将军!”城上那人张风侠还认识,是他的姨父,廉诚诀“今儿个是您老守城啊?”“是啊,快开城门让张少爷进来,这外面风多大啊,吹病了你们担得起啊?”廉诚诀催促道。几个守城兵很麻利的将城门轻轻打开,这一手已经是轻车熟路,不会发出一丁点声响。“我说,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你爹那儿都已经急坏了,已经三次派你哥哥跑我这儿来问了。”廉诚诀把张风侠带到了城门上面的阁楼里,这才把实话问出来。“嗨!别提了,都是林凡那个小兔崽子,再让我看到他,一定要他粉身碎骨,碎尸万段!”张风侠嘴里骂骂咧咧的说着。“怎么回事儿?跟我说说,咱们两家两辈子都是通家之好,现在又是亲戚,张家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你说来听听。”廉诚诀不傻,虽然已经攀上了张家这一颗能乘凉的大树,但自己要想再进一步,就得先从这个受宠的纨绔身上下手。张风侠也有考虑,这事儿跟别人说不行,自己的哥哥张风华虽然宠着自己,但不会因为自己而放弃一些利益,至于父亲那更是如此,唯独跟这几个附庸在张家周围的几个人能说。原因无二,只因为他们不是张家人又得依靠着张家这一靠山,尤其是这位姨父,按理来说连娘家人都算不上了,如果不是自己的母亲帮忙,现在还不一定哪儿开武馆当师父呢。“这事儿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这个叫林凡的小子太不是个东西,在路上顶撞了我,还把我给打了,我哥想替我报仇,但是却没能得手……”廉诚诀知道他这话里有真有假,也不等他说完了,低声道:“你是想要活的还是死的吧,想要活的,我就随便给他的罪名,报上去抓他,到了牢里,任你处置,要死的更好办,只要银子足够,就算是一只成精的猎狮都能杀了,何况一个蜕凡境的小东西。”“这事儿不急,我先等等,把他的消息都凑齐了再来找您,我爹肯定也等急了,先走一步。”张风侠说了一声,转身便走。一路上也琢磨这事情,按理说十二个蜕凡境加四个灵修境的杀手应该已经得手倒回了才对,为什么现在还是音信全无呢?张风侠怎么也想不到,在他面前拍着胸脯保证万无一失的这十六个人,已经被林凡杀得一个都不剩,再想找他们的尸体,就得看看那些魔兽的胃口里还有没有了。等张风侠到家的时候,便已经是四更天,悄悄的走到内宅书房里,简单的跟父亲张德武解释了几句,编了几句瞎话,挨了两句不轻不重的骂,便回自己的屋子里睡觉去了。趴在床上可就睡着了,这一晚上担惊受怕,一时都没得消停,这一觉就睡到了日上三竿。反身下床,有丫鬟伺候着洗漱更衣,随便又吃了点糕点,心想:该回来了吧,一晚上难道说这十六个人就杀不了他一个小小的蜕凡境土包子?正琢磨着,一封信从窗外缓缓的飘在了张风侠的桌子上,信封上四个大字,写的是:命不久矣。张风侠拍案而起,眼睛里直冒金星,看起来是有人要杀自己,把脑袋探出窗外,三望两望不见人影,把窗户“咔”的一声关上,再看桌面,信封竟然自己打开了,一张信纸平铺在桌面上。“张少爷的眼光可是不错,这十六位杀手可都是真真正正的酒囊饭袋,您竟然还会花重金请来送死,当真是财大气粗,不过比较可惜的是,这钱,您没多少日子花了,想吃什么吃什么,想喝什么喝什么,想穿什么赶紧穿,过几天,您就只有一身白了。”张风华刚看完,这信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心说这究竟是闹了鬼还是中了邪?怎么会有这种事情发生?“不行,我得找爹爹去,现在,别人都没用,只有爹能保住我这一条性命!”过了好一阵张风华才缓过神来,嘴里嘀咕着,疯了一样张冲向了内宅书房。而此时的林凡,正在张家对面的客栈里,窗户正对着的就是张家正门,口中微微的冷笑:“只要把千幻珏和无相诀用好了,哪怕你躲在张德武的屋子里,也是在劫难逃!”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