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踏破天道  >  第四十四章 赶尸船

第四十四章 赶尸船

3027 2018-06-08 09:36:38
在他死掉的一瞬间,林凡转到了一个阴暗的角落里,换回了原来的模样,等待着暗中人将后款结了。同时,他也再想那人死前说的那句话,按理说无相诀是不可能被这么简单就识破的,如果能的话,在自己没有接近他的时候就已经被发现了才对。“风老,无相诀有什么不需要境界压制的破解之法没有?”林凡突然问道。“有啊,将死之人就能够看到你的真面目,或者是拥有死人眼也行,曾经有一阵无相诀被各种各样的人使用,为了打破这一情况,便有人将将死之人的眼睛用药泡了,让它永远保持在临死之前的状态,用它换掉自己的眼睛,专门破解无相诀。”风老回忆道,不过很显然是没有什么美好的回忆。“居然还有这样的事情。”林凡不由得哆嗦了一下,用将死之人的眼睛换自己的眼睛,光是想一想就能起一身鸡皮疙瘩。“看起来你被吓得不轻啊,我不能久留,给你了!”话音刚落,一本地级武技被放在了林凡的身边,林凡知道是那个家伙,也没多想,便拿了起来。“那家伙被控制得很严重啊。”风飘渺的声音传了出来。“是啊,看得出来,而且控制他的人很谨慎,他能找出一个漏洞来实在是不容易。”林凡如实道。他能感觉得出来,在那人和自己交易的时候有一股莫名的气息压制,这是元力波动的震动原因。在沧玄大陆之中,如果说想要控制一个人,除了天道誓言以外,还有精神植入,而这一手玩得最好的就是被称为魔门的修罗神殿了。他们把这一招数的残忍展现得淋漓尽致,开发出的亚种几乎多如牛毛。其中,用得最多的就是爆体而亡,因为它的使用条件极其简单。然而它却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需要探测精神波动来判断是否需要爆炸,于是乎,很多人便利用精神波动去欺骗它。暗中人使用的手段是最为普遍的,利用反向元力的波动带动精神波动,使其一直处于平静的状态。“看起来这儿也不能呆啊,没想到会在这儿遇到修罗神殿的爪牙,而且,他们好像已经给修罗魔人们发信号了。”林凡叹息道,这对于他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灵修境之前,人还是需要休息的啊。“这事我就不管了,你不死,我是不会管你的,自己拿主意,反正不管怎么样,你们都要打,结果也都差不多。”风飘渺看得很开,就算是不走,林凡也依旧能够活下去。林凡不由得苦笑了一声,自己的脑袋里简直是住了一位爷啊,不到必死无疑的时候是不会出来救场的。随着风声,林凡又来到了天通河流域,水面上一如既往的平静,停靠在码头上的船只正随着水浪上下浮动着。黑夜里,没有几只船愿意行进的,一是没有必要,二是过于危险。但一切总有意外,林凡便看到了意外中的意外,这是一艘十分诡异的船,上面只有一个老人在掌舵,没有伙计,也没有其他的帮手,只有他一个孤零零的在船上。很多人看着它都敬而远之,仿佛那是一艘不吉利的船只。“劳驾,那是什么船啊?”林凡低声向旁边的一个人问道。“这个啊,是艘赶尸船。”“赶尸船?干什么用的?”“一看你就不是住天通河周围的,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诅咒开启的日子,我还赶上了呢。”林凡回答道。“呵,运气不错。”那人嘴很碎,说正事之前还要加一句“每一次诅咒开启之后,都会有一艘赶尸船,把一些尸体从水里捞上来,以免他们成为傀儡,但每次能上来的超不过十个。”“坐这艘船的话,会怎么样?”“不知道,只是有老人说坐这船不吉利而已。”“多谢。”林凡谢过路人,转身便走,哪怕面前这船真的不吉利,自己也一定要上了,再不吉利也没有遇到修罗神殿的魔人不吉利。这一晚算得上月黑风高,俗话说月黑风高杀人夜,但今晚却平静得很,或许是因为刚刚度过诅咒的原因吧。赶尸船上的老者正坐在自己特制的太师椅上,用两只脚掌舵,在他看来这样已经够了,根本不需要动手。他对着天空忽隐忽现的弯月,乌云正在聚集着,他很清楚,雨会在明天的中午降下,现在还不是时候。“我一个老头子有什么好看的吗?”他突然问道,“你想搭船的话就说嘛,没什么不好的,虽然很多人都认为这船是不详的,但你应该清楚,这船上不可能有诅咒。”“你心中的顾虑很大嘛,”他嘶了一声,像是在寻找什么一样“修罗神殿?确实值得一个人有如此之大的顾虑了,最近他们的活动挺频繁的,逃上来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至少他们不敢对我动手。”“您,能读心?”林凡依旧在阴暗之中,此时的船正在岸边不远处,只要看起来不对头,林凡将会迅速冲回岸边。“读心吗?算是吧,”老者的声音很低,语速也很慢“我总能在平静之中听到一些不属于自己的声音,开使我还以为那是幻听,后来才发现的。”“你听到过羔羊的尖叫吗?”他突然问道,语速异常的快。“没有,它是什么?”“是一种恐惧,听起来非常可怕,因为它的声音是无助的,无助的惊恐才是世界上最令人胆寒的,你能听懂我的意思吗?”林凡摇了摇头,他不太确定这个老者为什么要这样说,或许自己应该让风老来和他交流才对。“居然没有,看起来你还是没有感受过真正的无助啊,这样也好,虽然不能让老头子我完成心愿,但至少你还是完整的。”他越说越让人听不懂了,好像再说其他种族的语言,云山雾罩的。“您到底是什么意思?”“你想去哪儿?淮江?”老者没有回答他的意思,反而继续问了下去。“是的。”“想去杀一个人?没想到,居然拉了一个刺客,如果按帝国的律法,我应该算是帮凶啊。”老者虽然这样说着但是脸上却没有一丁点其他的表情,依旧是一如既往的平静。“你不需要这样看着我,我看过的生死比你看过的人都多,早就没有了当年的心情了,我只要仔细的听,便能够听到人的心声,这个世界对我来说已经没有太大的意义了,谁怎么样,对我来说不重要。”林凡看着老者的眼睛,心中不由得大惊,这简直是一双死人才有的眼睛,在这里他看不到一丁点生命的气息,眼神宛如死水一般的平静,波澜不惊。“也是因为再不需要猜人心,您才会觉得这个世界无聊吧?”林凡问道。“算是吧,”老者微微的又睁了睁眼睛,道“不然的话,我也不会每年都和这个世界的各种诅咒打交道,它们每十年开启一次,每年开启的都不一样,十年里只有一年太平。”这语气就像是在茶馆里聊天一样,丝毫不去理会周围阴森恐怖的气氛。确实,这艘船已经有些吓人了,船板上铺着各种各样的尸体,有的尸体上面甚至还长了青苔,更多的是千疮百孔,水带着一丁点黑红色从这些孔里流出。每一张面孔上都带着恐惧和痛苦的神情,这对于在一旁看着的林凡来说是一种惊吓,再加上一个能读心的神秘老者,无疑有一种闹鬼的感觉。“很吓人吧?这并不是最吓人的一种,你的心理承受能力算好的了,上一个上船的直接被吓死过去了。”老者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或者说,他一直是这副样子。“你去屋里吧,在这里继续下去只会有一种压抑感,当它达到一定强度的时候,再强大的人也会被压垮,轻则暴怒,重则死亡。”林凡很自觉的走了进去,没再说一句话,甚至背朝老者的时候心中还会暗道:什么都不能想,什么都不能想。老者一直目送着他走进屋子里去,才再次回过头来,水面依旧平静,哪怕这船在上面移动,也范不起浪头来,像是鬼船一样。此时的临沂依旧热闹,但在赶尸船上却没有一丁点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的安静,只是偶尔能够听到水滴落在船板上的声音,也不知道究竟是哪儿来的水滴。风不住的刮着,但却不大,只能让船上的旗子微微飘动而已。突然,水面呼噜噜的响起了声音,老者将船上的阵法停了,像是在等待着什么。过了一会儿,只听“噗”的一声,一具尸体从水中跃了出来,直接爬在了船板上,发出“砰”的一声闷响。它没挣扎两下便彻底成了一具尸体,它和船板上其他尸体一样,腐烂的身躯,千疮百孔的衣服,还有一件绣着“冯氏”的头巾,不同的是,它的手臂上印着一把黑色的镰刀,刀刃下面有一只血瞳。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