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踏破天道  >  第三十六章 暗杀

第三十六章 暗杀

2988 2018-06-04 11:06:08
夜晚的马甸足够繁华了,在很多的城池之中都是有宵禁的,尤其是元阳城和京城的里面,因为有太多重要的机关城府,宵禁更是必然现象。而唯独马甸和通州一带,这两个地区是从来没有宵禁的,哪怕到的夜晚也依旧能够感受到这里的灯红酒绿,纸醉金迷。来来往往的商人们保证了这里庞大的经济支柱,以及不可比拟的繁华场面,青楼之中美丽的姑娘,宝局之中千金一掷的挥霍,酒馆中取之不尽的消息,都造就了这里不夜的现状。繁华的不只是地面上,水面上各色的船只也同样如此,因为需要行水路,庞大的船只不可能随意停靠在水边,有码头的地方就是他们赖以生存的补给站。商人也通常都是在这时候给伙计们发工钱和赏钱,任凭他们在周围买一些自己需要的东西,同时也让他们在此地稍微发泄一下许久不能发泄的某种欲望。在这种不夜的环境之下,张风侠的心情渐渐的彻底放松了下来,喝着美酒吃着珍馐,怀中又有美人陪伴,坐在阁楼的太师椅上面,俯视着马甸的清水河,一副指点江山的势头,好不惬意。他楼下的这两个人可就不太好受了,其中一个呲牙道:“宛们不知道是得罪谁了,居然要被派过来保护一个最没用的少爷,家主也是闲的,就让他死了多好?省心又省力,还能给张家少惹出点麻烦。”“得了得了,说这个有什么用呢?该护着还得护着,”另一个要比他机灵一些“再说了,他就是一诱饵,家主又没说一定要活的,就这个玩意儿,多一个怕出事儿,少一个倒清净。”“倒也是,”那人附和了道“怕就怕咱这位爷惹的人能在咱哥俩的眼皮底下杀他。”“这你说的可就邪乎了,咱俩都已经是入境了,除非来的是化境强者,不然,他死不了。”“这事哪儿有准去?就凭这位爷惹事儿的能力来看,惹着个魔兽山脉的隐居强者都正常。”“得了得了,咱晚上看,你盯前半夜,我盯后半夜,你可给我盯死了,这儿终究还没到地方……”“哎呦,马甸了都,通州就在眼前,我又不是不知轻重的人,放心吧,明儿晚上请你在这儿喝花酒,成吧?”“还是你小子了解我,就这么说定了,别想反悔!”林凡就在隔壁听着这两个人的对话,一直听到其中一个人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才重新坐下。这事情也好,两个人只醒着一个,也就意味着自己只要不在三更的时候动手,怎么着都行。因为这两个人听口音都是元阳城人,他们的作息时间非常稳定,一般来讲晚上就睡下了,不会有这么多的事情。而他们楼上的那位张少爷不一样,作为青楼里面的常客,夜生活是十分丰富的,熬夜的能力也很强,再加上此地的气氛,很容易的便和这繁华的一切融合在了一起。“哎呀,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林凡伸了一个懒腰,将戮神剑藏好,抽出了一把匕首,毕竟自己是要刺杀,而不是大刀阔斧的斩杀。毕竟,人家也是叫来人保护的了,自己再怎么嚣张也要给人家一点面子,让他们留着面子回元阳城再死。林凡推开门,见四下无人,暗自运转无相诀,变成了店小二的模样,来到了三楼张风侠的屋子门口。把两只手指头叠在一起,在实木的门上弹了两弹,问道:“客爷您还要点儿什么不要了?”里面传来了张风侠的声音:“再来两壶上好的葡萄酒,拿两个杯子,我得和美人好好聊聊,记好了,葡萄美酒,嗨嗨的迷子!”平常人家是不会这么说话的,最后这一句是江湖黑话,什么意思呢?就是让伙计在酒里下迷药,多放点。林凡歪了歪脑袋,他是林家镇里面长起来的,对于这些东西接触得并不多,索性家中也还有一本江湖春典,看过一些,虽然知道的不全,但也能听懂一两句。“好嘞!您请好吧!”答应了一句之后,林凡便从后面端来了两壶葡萄酒,只不过这两壶酒里面除了酒之外,还有两种毒药,一种是用特殊方法传播的毒药,而另一种则是春药。这两壶酒端上来,再看张风侠,一双眼睛眯成了细缝,看着怀中美人,道:“来,美人儿,这葡萄酒可是特意给你买的,拒绝的话,是不会有好下场的。”“公子,你好坏呦~”那女子不是听不懂黑话,只是明知道这是一个火坑,却也不得不跳而已,却不曾想,这一壶酒喝下去,再见便已是来生。“来,喝吧。”张风侠把酒杯递在了风尘女子的手中,看着她一口一口的喝进了肚子里面,心中淫荡的想法几乎能从眼睛里喷涌出来。只见她喝下之后,脸上竟范起了红润,并感受到小腹处一阵燥热。张风侠心中大大的赞美了一顿店小二林凡,这是一个好人啊,太有眼力见了,知道我张三公子要和姑娘行鱼水之欢,便下了如此妙药,我一会儿一定要赏他!如果林凡知道他是这么想的,一定会忍不住笑出声音来的,同时也会为他高兴,毕竟他真真正正的做到了自己在信中说的那样“想吃什么吃什么,想喝什么喝什么,想干嘛,赶紧办。”这三点他都做到了,这已经算得上是安乐死了啊。林凡这药都是自己配出来的,也是为了以防万一,没想到这么快就能用上,而且机会实在是难得的很,等到明天都杀不了他,还得东躲西藏,靠着无相诀活着。现在好了,自己只需要听着楼上的双人床吱呀呀的作响,然后睡一觉,等着明天早上的尖叫声就可以了。要说起来这个计划自己对不起的人也就只有一个,就是那位特殊行业的女子,原本自己的计划之中没有她的,只需要在张风侠的饭菜里下毒就好,但唯一有机会记下一切的证人不能留,也就只好如此。“哦!宝贝儿!太美了……”林凡隔着一层隔断都能听到上面张三公子的呻吟声,虽然上面那两位都非常的满足,但终究是这辈子最后一次,上去打扰他们,让他们小声一点实在是不合适。就好像洞房花烛夜的时候,来一个人讲“林凡,加个班吧”一样,这事儿可缺德了。没多会儿,三楼安静了,林凡知道这其中的缘由,这毒药是他配的,他最清楚,在两个人行鱼水之欢的时候,会产生一种液体,药物通过液体传播之后,会产生麻醉效果,在这种麻醉的状态之下,死亡是没有痛苦的。“终于结束了,睡觉睡觉!”林凡翻身便躺在了床上,外面再怎么繁华,也终究没有明天的那一场好戏有趣啊。这一觉便睡到了五更天明,然而却并不是自然醒,整个客店之中,除了伙计和掌柜以外都不是自然醒。这是一声惨厉的尖叫,虽然是一个男人喊出来的,但依旧尖锐刺耳。“死……死人了!掌柜的快来看看吧!死人了呀!”那伙计连滚带爬的跑了下去,把掌柜的叫了上来。掌柜的姓钟,是个五十多岁的胖子,面带和善,却也是略显惊慌,毕竟死人的事情在马甸已经很少有了,这儿基本上都是生意人,讲究和气生财,能动嘴,基本上不会动手。“这是怎么一回事啊?”掌柜的走进了三楼的客房,只见地上有两具裸露的尸体,一男一女,女的是位风尘女子,而男的则是张三少爷,张风侠。钟掌柜伸手探了探鼻息,道:“人已经死了,诸位,你们谁认识他啊?”有几个好事儿的,也是元阳城里的商人:“宛们知道啊。”“好啊,那几位说来听听吧。”“如果没看错的话,这是元阳城城北张家的三少爷。”“哪个张家?”钟掌柜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元阳城里,难道还有第二个张家吗?”那人提高了吊门,生怕别人不知道一样。钟掌柜“砰”的一声便坐在地上了,一张圆脸吓得煞白,嘴里喃喃道:“这可怎么办啊?”同样着急的还有两个人,正是睡在二楼,暗中保护张风侠的两个打手。“完了,咱俩这两条命算是要交待在这儿了!”“嘶……也不一定,咱俩要是能把杀人的人抓出来,倒还有一条活路,关键在于,究竟谁能这样无声无息的把他们两个同时杀死呢?”话一出口,两个人便犯难了,这没法找啊,能在两个入境高手的眼皮底下杀人,这还了得?就算找到了,打不过也依旧要死。这两个人怎么猜也猜不到,真正的凶手正在他们的隔壁,一边喝着早酒,一边吃着凉菜,嘴里还轻声自言自语道:“这两个人恐怕也是留不得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