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踏破天道  >  第四十二章 通天河诅咒

第四十二章 通天河诅咒

2990 2018-06-07 09:54:25
林凡的话音刚落,不再等它有所反应,数十根巨大的锁链同时从天通河下钻了出来,瞬间锁所在了它的身上。“我记住你了!你活不久!”它疯狂的怒吼着,但这一切已经毫无意义了,它只能看着自己的身躯和那只大章鱼一样,被蓝绿色的锁链生生拖下水。那艘破破烂烂的幽灵船就听话许多了,载着不计其数的幽灵兵,一头栽进了水中,再没有了踪影。“看起来,每十年都会发生这种事情吗?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林凡喃喃道,这片大陆上还有太多的秘密,太多的未知,如果自己连这些都应付不来的话,要如何应对曾经是绝对霸主的修罗神殿呢?林凡站在水面的木板上,随木板的飘浮着,他不确定水下是否安全,毕竟,这一切都只是传说中才有的,至于事实是否和传闻的一样,没有人清楚。“钟老弟!快上来!”耳边传来了冯亦韬的声音,只不过听起来有些虚弱,像是被打得很惨。回头望去,正是他的商船正在缓缓向自己靠拢,不过正艘船都已经破烂得很了,许多伙计正在拼命的维修,希望不会耽误事情。“钟老弟没有受伤吧?”冯亦韬趴在围栏上面,低声问道。“还好,只是受了点内伤,卸力的时候没有完全卸掉,如果没有老刘的话,我应该已经死了吧。”林凡如实道“话说回来,老刘怎么样了?伤得重不重?”“不轻,三五天之内是不能动弹了,这样也好,省的他总是操心这个操心那个,也应该好好歇几天了。”冯亦韬干笑了两声,又道“我可能没办法把钟老弟送到淮江了。”“是因为船的原因吧?”“是啊,不得不去修一修了,不过也好,按天通河这儿的老理儿,抵抗诅咒的船只是不需要维修费的,而且,一年之内也不会有任何人劫船,更不用交租,算是因祸得福吧。唯独,就是对不起钟老弟你了。”冯亦韬叹息道。“冯老哥不用自责,船坏了就是要修的,而且,总比他们要好的多,他们很多人可是整艘船都没了,修都没地方修。”林凡笑道。“哈哈,确实。”“冯老哥对天通河的诅咒了解多少?”“你有兴趣?”“开始还没有,但现在有了,十年之后我打算回来杀它。”林凡倚着栏杆道。“你和老刘的想法差不多,那诅咒和我父亲的死有着直接的关系,所以老刘才一直想要杀了它,破除诅咒,上一次差点就成功了呢。”冯亦韬缓缓的说道。在二人的交谈之中,林凡渐渐认识到了诅咒的真正面目,既是一个诅咒,也是一个阵法,是暗属性之中极其恶毒的一种手段。诅咒是每十年开启一次的,每一次都会释放出大量的幽灵兵,还有一个首领,但在传说之中,首领好像不止一个,而这个章鱼头是最弱小的一个,也是近百年来最活跃的一个。这诅咒已经形成了百亿年了,当时的帝国还并不是现在的帝国,那时候炎虎域还是修罗神殿只手遮天,无数的帝国只能够与其签署各种各样的不平等条约。而天通河诅咒就是其中之一,具传说,当时的修罗神殿在炎虎域中一共设下了九个诅咒,分别对应这沧玄大陆的九大属性:金、木、水、火、土、风、雷、暗、光。很多人都认为修罗魔人是释放不出光属性的,但这是人们对于修罗魔人的误区,并不是光明就代表正义,黑暗就代表邪恶,这是错误的理解。修罗魔人的光属性更加恶毒,像是温水煮青蛙一样将一个又一个人杀死,在杀人的时候,他们甚至还能够露出和蔼可亲的笑容,安慰着将死之人。而林凡遇到的,便是这其中的水之诅咒,这种诅咒更像光之诅咒,相对来讲比较绵,更注重逐渐增强自身,这位是有很多人怀疑天通河之中其他的首领已经修成了,这才让它出现的原因。有很多人都疑惑,世界上大能这么多,为什么不将这些恶毒的诅咒抹除掉?这也同样是一个令人辛酸的事情,百亿年前,是炎虎域联合在一起对抗修罗神殿的时候,那时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整个炎虎域充斥着死亡和鲜血。而修罗神殿作为唯一的八品宗门,其手段之强,不是寻常宗门能够比拟的,它们早早就预知到了自己的失败,用九名强大的魔人的生命作为基石才建立起这九个强大无比的史诗诅咒。如此恶毒的诅咒,除非有同样级别的大能者牺牲掉生命,否则,是没有机会破除的,只能等它慢慢消散。而每一个诅咒都存在于一个能够补充自己力量的地方,想要等它虚弱,不等个地老天荒怕是等不到的。但它终究还是有一个漏洞的,每一次诅咒的开启对一些人而言是灾难,而对另一些人来说则是巨大的奇遇。在每一个诅咒之中蕴含的东西能够让同样属性的功力大增,虽然这一切都是有前提的。而且,前提非常苛刻,首先要找到入口,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潜入进去,找到被藏得很深很深的核心部位,慢慢感受它的核心,再悄悄的溜出诅咒的范围。其成功率至今为零,从未增长,虽然每一次都有很多人铤而走险,但最终还是被诅咒永远的留下,有的成了傀儡,有的被诅咒吞噬,还有的变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比如说那只章鱼头。很显然,这样的消息让林凡有一点点的无奈,毕竟,他能够猜的出这些诅咒中蕴含着能够让他一夜登顶的东西,但却没有猜到它像是只铁公鸡一样,至今还没有一个人从它身上拔下过一根羽毛。“也就是说,落水的人,不管多强都是十死无生了?”林凡问道。“没错,就是这样,只不过我父亲更加机智,在临死前把自己炸成了血气,腾空而起,没有一滴血落入诅咒之中,你要不要?哪怕是临死之前给自己一个威胁敌人的筹码也好。”冯亦韬惨笑了一声,像是在嘲讽自己闲着动用这招。“好啊,不过我更希望你我兄弟永远也用不到这个手段,死无全尸可很惨啊。”林凡笑道。“说的也是,这手段其实很简单,将自己所有的元气分成两股,一股攻心,一股攻丹田,将它们同时引爆就可以了,比直接炸丹田的威力更大。”“但听起来更惨。”“哈哈,确实如此。”冯亦韬的神情比刚才要好看一些,但依旧是惨白的,相比伤得不轻。“我们要在哪儿停下啊?”“嗯……临沂,同样是港口,虽然没有通州繁华,但也差不了太多,想要再找通往淮江的船也很容易,而且,你是跟我们船一起的,他们再大胆也不敢犯众怒的。”冯亦韬想了想,回答道。“说起来,这种习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啊?”“很久了,久到已经没有记载的那种,”冯亦韬咂嘴道“而且这种习俗的死因说起来也挺惨的,是为了纪念这一百名落水的船员,他们是整个天通河水域所有人的替死鬼,同样是十年后所有人的敌人,所以,为了这一份复杂的心情,它被一直流传到现在。”“真是个奇迹。”林凡不由得感叹道。“为什么这么说?”冯亦韬看起来有些惊讶,像是不能理解他的想法。“我原来也算是大户人家的,说起来还是个嫡系的少爷哩,但是却什么都没有,比穷苦人家还穷,父母都不在,哥哥把我刚带大,也走了,整个家里面,扫地的都能欺负欺负我。”林凡自嘲道。“那你也是大户人家的少爷,怎么能骗我说是个贫苦人家的孩子?”“你看我还不够贫苦吗?”“哈哈!好吧好吧,不但贫苦,还很贫。”“这话说得可不对,这叫善谈。”林凡开玩笑的说道。两个人就在船头说笑着,却不知道天通河水下正有一个怪物受着非人的折磨,它被带刺的锁链绑得死死的,一根极长的钢针从它的胸口穿过,说着针尖留下蓝色还带着一点浅绿的鲜血。它努力的试图从水中摄入一些让自己冷静下来的东西,但它无疑是失败了,冰冷的河水之中没有任何东西能够给它带来镇定效果,甚至还会让他感受到钻心的疼痛。这疼痛已经蔓延了整个身体,如果鲜血是红色的,那么将会看到它被血雾淹没的样子,可惜,它的血与河水的颜色几乎一样。“我发誓,我绝不会再一次失败的,请再给我一次机会,只需要一次,我将会杀掉他们,杀掉他们所有人,所有人!我已经知道了那两个人的名字,钟立仁,刘博通,请让我出去!”它怒吼着,露出了它丑恶的嘴脸,那是一颗宛如章鱼的头颅。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