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第一道士  >  第38章 血剑修罗

第38章 血剑修罗

3062 2018-05-30 11:17:00
待这个没有名字的第一名出现之后,尘埃并未落定,反而掀开了真正的征程。空中降下苍茫道音,如黄钟大吕悠扬庄严,正大高妙,诸人盘坐,接受这方天地的传道。道法晦涩,其意难懂,不少人抓耳挠腮不知所悟,亦有人闭目沉思若有所觉。方圆沉浸在了其中。每个人的领悟都不一样。而他感觉,这大道轰鸣是在指导他的道法,精深他的控尸一道,原来,即使是九幽宗的传承,都有这么多缺失遗漏之处,方圆一一改正,也准备回去后将这些问题说与槐枯长老听。大道轰鸣持续了一刻钟,才缓缓褪去。所有人不无感叹,此次商戊秘境之行,太过值得,尤其是入了这宫殿之内的人,这两天的收获足以顶上几年的修炼,而其中的感悟更是让以后的修炼之路一片坦途,前方荆棘都已经被扫平,很长时间都有益处。也不知道这宫殿之后会有什么变化,现在闲来无事,方圆便抱着怜儿四处乱逛,最后停在了东面石碑的前面。东方,代表着的是青龙镇守,这座石碑,是东方宇宙的天才姓名吗?方圆有一点搞不通,就是这个广汉原,在整个大陆是很渺小孱弱的存在,外域不知有多少巨无霸能轻易将之毁掉,只是他处在偏隅之地才免遭灾祸,只有周边一些同样的小域纠缠罢了。而这些所谓的天才,恐怕对于真正大域之中的天才来说,也就是普通修炼者一般,没有什么出色之处。可为什么这个商戊秘境接壤之处会在这么贫瘠的地方。难不成,这个广汉原有什么深大的秘密?当自己见过这大千世界之后,才能一步步揭开迷雾。东方宇宙石碑上,方圆仔细浏览了一下,只觉得前三不同凡响,各个只听名字都不是一般人。第一名叫做星雨薇,女性?没有想到,东方宇宙石碑上的第一,会是名女子,让方圆很好奇,到底是如何风华巾帼,才能让无数人拜服在其裙下。第二名叫做月流影,第三叫时策。三人的姓氏好像都不属于已知的任何姓氏,方圆听都没有听过,这个世界和前世都有很多姓氏,方圆都有过了解,可这三个姓,方圆感觉很有韵味。整个白玉宫殿一直没有了动静,让其中的人无所事事,时间飞快而逝,眨眼就到了第七天。只是,仍旧和之前一样,未曾有任何改变。宗门长辈说过,必须在第七天找到隐谷,并且躲进去,否则就会被商戊秘境囚困百年之久。而方圆则知道,一旦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出了商戊秘境,就会如同清一道人一般,化作一道机缘罢了。而外界,数十名宗门长辈站在那,约摸着时间。等到第八天时,商戊秘境消失之际,就不会有禁制阻隔。他们就会冲进去,趁着商戊秘境消失之前,掠夺其中的资源,随后和众多弟子逃入隐谷,然后出来。只是,每年隐谷位置都不知道在哪,这也是件风险很大的事,弟子们有七天时间去寻找,而他们只有不到半天时间,即使速度飞快也不一定能找到。所以说,这个任务是有一定风险的,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被困在里面,那么对于宗门可是不小的损失,毕竟长老可是宗门的中坚支柱。这时,所有长老把目光放在了朝旭平原外的天空处,那儿有一个黑点,且急剧扩大。有人这个时候赶来朝旭平原,会是谁?黑点缓缓变大,变成了一道黑影,黑影临近,众人才看清了他的面目。身形颀长,着一袭纯净黑衣纤尘不染,整个面色如同死尸一般苍白惨淡,修长的双手骨骼也清晰可见,左手紧紧握着一把连鞘长剑,握得十分用力,使得骨节发白。九幽宗长老陆全安神色变化,露出欣喜之意,没有想到,他居然真的会来。而其他人也大都知道这个人,九幽宗原本预定的宗主,和现任宗主还是师兄弟,却不知因何反目,成日不在九幽宗,于外面闯下赫赫凶名,被人称作血剑修罗,手中掌剑名曰“血殇”。来者正是对方圆有赠剑之恩的赤鵌。赤鵌落下,陆全安三步并作两步快速来到了他的面前:“赤长老,你怎会来此,是不是宗主他和你说的。”“我自己来的,和槐枯长老说过一声。还有,别在我面前提他,否则休怪我对你不客气。”一听到乾淦的名字,赤鵌心中就压抑着的无名之火就想爆发而出。陆全安长老神色一凛,二人有矛盾他是知道的,只是之前槐枯长老告诉过他,宗主去找过赤鵌,只是又和赤鵌闹翻罢了。现在赤鵌过来,他下意识的就以为是宗主派来的。当然,即使是,赤鵌也不会承认,他也不能明言。令狐氏的一名长老令狐鸿南问道:“赤鵌,你怎么会来这里,难道你向你的那师兄服软,然后你们和好了?”赤鵌看向他:“闭上你的臭嘴,这件事还轮不到你来管。至于来这,整个广汉原谁不知道秘境开启之事,刚着着急急地杀了一个令狐氏的后辈,才知道差点误了时间,这不急急忙忙赶过来了还好,还需等待一晚才能进入。”“你。”令狐鸿南气得直跳脚,大声说道:“我令狐氏弟子又哪里惹招你了,你一前辈去欺杀弱者后辈,不嫌丢人吗?”“你说你那弟子啊,他正在花楼快活呢,我就在隔壁花魁处听她抚琴,可是你那弟子太不知好歹,淫靡之声居然传到了我这边,扰了花魁抚琴,也扰了我听琴兴致,遂以将他杀了。”赤鵌满脸的气色:“你说你那弟子该不该死,好好的地方被他弄得乌烟瘴气。”令狐鸿南气急,青楼不就是快活的地方么。他且不信赤鵌鬼话,那么多寻欢作乐的人不杀,就要杀他令狐氏的弟子。令狐氏此次来了有三名长老,他们这次下了血本,想要寻求巨大的资源。若能成功,再加上后山长辈如果有人能突破至通玄境,另外有如此资源,就可一路高歌,成为这广汉原第七大玄宗。若是失败,不说万劫不复,令狐氏也跌入低谷,将来很多年也会在被人打压和吞并中度过。九幽宗同令狐氏的摩擦,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好像自九幽宗从玄宗掉为附属宗门开始,令狐氏就有了这个意向,欲取而代之。他们认为,一个衰败的宗门,越向后走,就会越发羸弱不堪,而他令狐氏就可乘机吞并壮大自己。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九幽宗也维持在了一个水平,而他令狐氏也没有取得更高的进步,这次商戊秘境,就是一个机会,他们打算拼一把,不成功,便成仁。 “好啊,我什么时候也去花楼听听琴,看看能不能遇到这种好事。”令狐鸿南咬牙切齿道。“哦?”赤鵌怪异一笑,淡淡道:“令狐长老高风亮节,宁愿去花楼亲自捉拿弟子击毙,也不愿其败坏令狐氏的名声,真妙,妙极!”我说的是这个意思吗,是吗?令狐鸿南心中大声嘶吼,这赤鵌不但一生实力让人不敢肆意妄为,而且伶牙俐齿,将自己说的都能理亏喽。“哎,对了。”赤鵌好像想起了什么:“那个弟子好像和你令狐鸿南有关系啊,他临死前还大吼一句威胁我,说什么我爷爷令狐鸿南不会放过你的,这人是不是狐假虎威仰仗你的名气啊,令狐长老你可要查清楚了,不要被小人败了你的名声。”令狐鸿南身体一颤,不可置信。他确实有一个孙子,而且也爱去花楼风流,只是他从来没有出去过令狐氏领地范畴,怎么会惹到赤鵌这个杀神。“你是在哪听的琴。”令狐鸿南涨红了眼。“当然是在你令狐氏名满广汉原的逍遥楼了。不得不说,那花魁容貌琴技皆可属上等,让人听着悦目,亦看着赏心。等此间事了,一定再回去听听看看。”赤鵌笑着道。令狐鸿南癫狂:“你居然这么放肆,跑到我令狐氏地盘撒野,如此罢了,还敢杀我最疼爱的孙子。我不杀你,誓不为人,受死吧!”令狐鸿南悲愤欲绝,锵然拔剑,瞬间飞出掠过空间,来到了赤鵌身前,斩向赤鵌。赤鵌抬手,鞘中之剑自动出鞘,血光映红了一片天空,名剑“血殇”。血殇通透艳红,如同鲜血染就,其实亦不知道杀了多少人,要染红这宝剑,也是足够了。乒乒乓乓。赤鵌只防守,不还击,任由令狐鸿南狂轰乱击漫天剑光,他自剑幕如血密不透风。“令狐长老,够了没有,再打下去,我可要动真格了。”赤鵌脸上笑意收敛,说话也渐冷。“宵小狂徒,纳命来。”令狐鸿南元气传入剑中,抬剑一挥,一青狐虚影扑出,奔向赤鵌。令狐鸿南绝学,青狐斩。赤鵌御空,一剑劈过,青狐从中化作两半在虚空消散。赤鵌飞速来到令狐鸿南身前,随后剑一斩,身形与他侧开。一道丈许血剑飙射而出。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