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第一道士  >  第33章 朱雀之死

第33章 朱雀之死

3061 2018-05-28 11:03:23
岩浆外面传出了朱雀的呻吟,方圆暗道一声活该。“忤逆吾意,连惩三年,若有再犯,魂飞魄散!”那道虚无缥缈的声音再度传来,带着不容侵犯的口气。朱雀心中冷笑,这么多纪元过来,自己也不知道坑杀了多少人,每次都是这样说,可有哪次做了,是他心有仁慈?还是他想利用自己?呵,不过是他杀不掉自己,才用这囚神索困住了自己,太极玄宝,当真有通天彻地之能。“喂,小子,没死吧。”上方传来了朱雀的声音,浑厚的男声,带着一丝无奈。方圆没有做声,有着朱雀令牌的保护,自己不受任何影响,也能开口说话。可是谁没事去答他的话,要是傻了吧唧回答了,对方再坑杀你一次,可就不一定有这么好的运气了。半晌,熔岩之下也没有半点反应,朱雀无奈说道:“出来吧,有着朱雀令牌的保护,可以无惧任何天地火元素,怎么可能死在这岩浆之下。”原来朱雀早已洞察一切,看他的样子,似乎没有伤害自己的意思了,于是方圆缓缓地游了上来。这感觉,和在水里游泳没什么区别,当然是有朱雀令牌的原因,不然方圆可没有勇气想这种话。自己在这被困了多少个纪元,连自己都快忘记了,倘若是从前,他还没有什么别的想法,可是现在,再让他退缩却是不行了。“小子,你叫什么?”朱雀问道。方圆回答道:“方重九。”“呵呵。”朱雀笑道:“或许骗得了别人,但这是骗不了我的,刚才你说话的时候,你的心灵有了些许的波动,虽然很微小,但我还是察觉到了。”方圆知道,朱雀身为神兽,修为已经达到了一个不可想象的地步,虽然此刻被封印在了此处,也不是自己可以比拟的,一个念头就能将自己看个通透。于是思想再三,还是将真话说了出来,反正朱雀一直被困于此处,每百年秘境开启也不一定能见几个人,谁会闲来无事且记得自己,而朱雀更不会闲得和别人聊自己。现在同自己和颜悦色,定是有什么要紧之事恳求自己,否则早将方圆撕成碎片了。“名为方圆。”方圆此刻如实回答。朱雀觉得有趣:“方圆,方圆,到像是个道家名字,来我查看一番。”说着一双赤瞳盯着方圆看了片刻,露出果真如此的表情:“原来还真的是一名小道士,修炼的还是人人避讳的控尸一道,不过现在又修回了正道手段,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啊。”见朱雀一眼将自己上上下下前前后后都瞧了个明明白白,方圆惊叹对方的实力,但同时对他的话分外不满,不止是他,为何人人都对这控尸之术心有不屑。“朱雀,你贵为神兽,修为达至巅峰,怎能说出如此话来。宇宙有大道千万,虽有主次之分,但没有贵贱之别。倘若我控尸一术修炼的好,即便是同境界,我亦可以打败其他所谓大道正道。此刻我是否可以说自己的道才是大道,才是正道。”“你等人人都看不起这控尸之术,我却想说,倘若有一天你死了,也会有我控尸一脉的前辈大能,可以用通天手段将你炼制为僵尸,到时候又有何话可言。”听着方圆的辩驳,朱雀心神也是一颤:“说的好,没有废物的道,只有废物的修炼者,只要肯用苦功,谁又比谁低贱。”“可是,倘若有一人无比庞大,即使你用尽了全部力量,在他面前也如蝼蚁一般,你当如何?”朱雀问道。不知朱雀何出此言,但方圆还是道:“他可杀你?”“不过蝼蚁罢,何屑杀之。”“那便拼命向前,蝼蚁亦可撼天,终有一日,会有万般后悔。”方圆没有丝毫犹豫地说道。他此刻面对的不正是这样的艰险么,若不是旱魃被师傅拼死封印,哪有自己的活路,而他要做的,就是不顾一切发奋修炼,借助一切手段,站到可以和旱魃比肩的程度,甚至更高,将之斩于脚下。朱雀脸上露出欣赏之意,正要再说,可天空凝聚黑云压顶,昏昏沉沉漂浮在火山口之上,乌云内雷霆耀眼,电光游荡,不时吐出一条紫色雷霆,就欲劈下。还有几个时辰就到山谷的众人看到天空陡然间变色,也是一惊,潘礼大叫道:“看那黑云之下雷霆所指,就是那个朱雀山谷。”唐河道:“是否是那朱雀精魂作祟,惹到了这方天地规则,这才降下灭世雷劫惩戒它。”“不清楚,但可以肯定,只要不是朱雀自愿在此而是被逼迫,以它火烈的性格绝对不会善罢甘休。”“我们是否要继续向前行进?”一人问道。唐河摆手,让众人先在此歇息:“静观其变吧,可不要过去,因一时贪念遭受了无妄之灾,那就得不偿失了。”方圆看着漫天电芒闪耀,也是一惊,莫非是自己的一席话语惹怒了这方天地,要降雷劫来惩罚自己。朱雀低头,张口一吐,一道气流就喷薄而出,将方圆直接按到了岩浆之下,并且出声提醒:“不要出来。”一道虚无缥缈的声音传来,传遍了整个小世界,无论是下方的方圆,还是远处的唐河等人,亦或者是在这世界各地的人,都听到了这个声音。“火灵,你如果像其他三灵那般听话,我还能让你苟活下去,可你却如此不知好歹,也怨不了我。”朱雀听到这些话,冷笑不已,朝着天上无垠大声回话:“你若能杀我,早将我杀了,何必在此白废口舌。我只恨那三个被吓破胆的家伙,倘若当初能同心协力,共同使出四灵阵,又怎么会被你逐一击破,抓到了这个地方。”“他们的选择是明智的,是你太过于天真,你所谓的桀骜,今日也会让你付出生命的代价。我不杀你,并非做不到,而是为了我的筹谋。如今棋子已下,你四人已无用。”“若非我心存善念,早将你等打得魂魄飞散,湮灭于天地之间了。只是你一次次挑衅与我,我也无需再承受这善念换来的恶果。”“当真可笑,虚情假意让整个宇宙都耻笑你的为人,有本事放手与我,我必将你拖下地狱。”“地狱之人,我也认识不少,你能把我拖下去又该如何。”那声音说着,却见原本捆着朱雀的囚神索,道道崩开,最终化作漫天铁屑,落入了熔岩之中,此刻的它们已经废铁不如,瞬间被滚烫的岩浆消成无形。“就这么脱身了。”朱雀暗道。看了一眼岩浆之中的方圆,又向着岩浆极深处望了一眼,传音与方圆:“他有把握放我出来,自然是有了灭我的能力,我只有一件事拜托你,沉入岩浆深处,将怜儿照顾好,她日后自会祝你行程一臂之力。”随后振翅一扇,火风都被散了出来,仰天长啸,尖锐的声音传遍了整个世界,也让其他三灵听到,终有一日,你们同样是如此下场。傲立于空,直面那漫天黑云。“来吧。”“找死,我成全你。”噼啪。有十几丈粗大的紫色雷霆劈下,带着毁天灭地的威能,让万物匍匐不敢直面,可朱雀却浑然不惧其光芒,振翅而上,变作百丈大小,染着熊熊火光,同闪电做着斗争。苍天变色,万物倾倒,这天与神兽之间的斗争,将这片天地秩序都打乱,风雨交加,冰雪齐落。唐河等人怔在那儿,连动都不敢动一分,元气亦不敢使用,任由冰雪覆盖全身,又被风雨融化,整个人湿漉漉。方圆也是同样神情,但随着一道雷霆将朱雀打伤发出厉叫之声,方圆才回过神来。岩浆深处,找怜儿。怜儿是什么,大概是他的女儿吧,为了不让那天道发现,才将之隐藏了起来。随着方圆越向下游,压力越大,他在气泡之中虽然感受不到,但他能看到气泡明显发生变化,被挤压变扁,随时都有可能破裂。而它一旦碎了,自己亦死无葬身之地。所幸,有惊无险,方圆一路向下,这岩浆之色,也从深红变作紫红,最后变为了白色,又变成透明之色,看不见他目前也感受不着,但他知道,这透明之焰威力还在白焰之上,哪怕通玄境的修炼者,也无法再这种情况下存活。下方有处洞府,莹莹放光,洞府门外有一层防护罩,隔绝了透明之焰,方圆靠近,手上朱雀令牌一颤,整个人融入了防护罩之中。一道声音传来,属于朱雀:“待我死后半个时辰,再将怜儿带出去。”方圆握紧了令牌,推开了洞府,此刻他身上的气泡已经消失,但这防护罩之内就如同陆地一般,可以自由呼吸,也有流动空气。洞府不大,恰容一人站立,在洞府内放着一张玄玉床,上面躺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婴儿,呼吸平稳,正处在睡梦之中,嘴上嘟着笑意,不知道小小的脑袋里想到了什么好事情。天真,无虑。可是你的父亲,他却即将离你而去。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