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第一道士  >  第46章 角斗场,朱雀元精

第46章 角斗场,朱雀元精

3017 2018-06-03 11:25:01
半晌,几位才缓过神来,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心中的震撼却是难以抑制。“此子,是否真的能看到我们?”苏阳天最大大咧咧无所畏惧,可也被游渊的这一眼给吓到了。冼千魄道:“能不能看到我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他绝对能察觉出来有人在窥视着他们,所以从始至终他都没有动过手,一直是那两个相当于他的手下在处理一切。”“我也觉得如此,这圣玄宗绝对隐藏着大秘密,只是现在看来,我们几位连参与的资格都不够。”巫书将那名弟子杀死后,游渊又站回了原来的位置,巫书向着他原来位置一撇,那本来还以为占了大便宜的人,立刻从上面跑了下来,让给了巫书,巫书暗道一声识相,这才施施然迈步走了上去。当八个广场六十四个位置都占满人且很久都没有变动之后,诸人忽然听见了“轰隆隆”的落石声响。一道巨大的屏障自墓顶落了下来,将这六十四人笼罩,随后,这片古墓就开始坍塌起来,大块的砖石从上方、四周崩塌了下来,欲要将所有人埋葬。要是普普通通的古墓塌陷事件,哪里能将这些修炼者砸出片点伤痕,可是,整个古墓都笼罩这阵法,这片地方的塌陷,也是刻意的,目的就是将除晋级者外的所有人都活埋在这里。有着无边庞大的阵法之力,任你本事通天也别想活命。各种惨叫声响起,这些青砖石瓦砸在身上,却格外的疼痛,而且此时身体在阵法压制下,变得比普通人还要孱弱,一般的结丹境一重修炼者,根本坚持不了片刻就会被砸死,而更厉害一点的,也不过是多坚持那么一会儿罢了。各个广场之上哀鸿遍地,许多人临死之前死死地望着身处屏障中的人。为什么,就不能把位置让给我,要让我去死;为什么,实力就不能再高一点,那样就能活下去了。原本津津有味地观看着弟子较量的那些长老宗主,身体也豁然站了起来。那些都是门中精英,要是都死在了这儿,中部实力出现断层,那宗门可怎么办?他们看得瞠目欲裂,一个附属宗门的宗主站了起来,就想要寻找出去的地方,此次他的宗门争取到了三个名额,本来是件值得庆祝的事情,可是这可怎么办,他的弟子运气不好 分配到了都是高手的地方,但是就这么死掉,让他如何甘心。“这该死的秘境,发什么神经。这一次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是要将所有修炼者都弄死不成吗?”那宗主愤声道。而身在光幕屏障之中的那些人也看得心惊胆战,同时感到庆幸。果然,实力强在什么地方都有益处,倘若他们实力不足没有争取到这其中一个名额,那么外面惨叫声中定然有自己的声音。待古墓倾塌,屏障消失,阵法之力已经将这六十四人传送到了其他地方。轰咔咔!囚困着诸位宗门高层的地方突然开了一道宽大的石洞,足以让人走出去。许多人都迫不及待地飞驰出去,想要看看外面现状,而那四大宗门的宗主也随后走了出去。出去之后,是一片巨大的圆形角斗场,像是一口锅正放在那儿,中央位置是比武台,环形绕着层层向上递的座位。六十四位修炼者,此时正一脸茫然地坐在观看席上。诸位高层去找各自的宗门弟子,在其附近纷纷落座,打量这个角斗场。显然,接下来就要开始弟子直接的对抗了,也不知道胜利者会得到什么,失败者是否和之前一样,被这不可抗拒的力量给灭杀。比武台中央忽然裂开了一个空洞,一座石台缓缓升了上来,将那空洞完美地填补起来。而在石台上还有着一人,宽大黑袍挡不住他修长挺拔的身影,更映衬着他那苍白的脸庞。此人正是赤鵌。陆全安大惊之下站立起来。这时的赤鵌,好像成了一个任人摆布的傀儡,没有了魂魄与独立思考的能力。只见他双臂张展,尖唳一声,背后出现一只燃烧火焰的朱雀,高傲的赤色眸子睥睨四周,不含任何感情,自带威严。赤鵌开口:“商戊秘境,终于再次迎来了又一个十万年,此次大赛由我朱雀举行。”方圆在下方看得真切,那个朱雀火影,和山谷之中的朱雀一模一样。但是,朱雀身为四神兽之一,难道宇宙间还有第二只吗?怜儿?怜儿当然不是。她只是朱雀后裔罢了,并不是纯种朱雀,她也有母亲,只是不知道母亲是哪种圣兽罢了。“六十四人开启排位战,每胜一场,都会得到一滴朱雀元精。”赤鵌,应该说是朱雀开口道,也不废话,也不解释这朱雀元精是个什么东西。随着赤鵌退出比武台,腾飞在空中时,两道光从观众席上升起。只见两个修炼者出现在了比武台,而不是他们原来的位置。“好高级的手段。”诸人无一不是暗自赞叹一声,他们广汉原连一座传送阵法都没有,此处却随地可见,遍处都是。这二人,一人只是一名普通的附属宗门弟子,另一人,是之前在灵泉里大出风头的罗然。两者根本不是一个级别,那人连战斗的勇气都没有,抬头看了一眼飘在空中的赤鵌,只是他和朱雀一般表情。如果失败了,会不会和之前一样身死道消。可这根本没有悬念啊,与其都是死,也不想在挨一顿揍后还得死。他选择认输。天空降下光芒,他又被传送回了之前的地方,让他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有生命危险。赤鵌也不多言,说了一声:“罗然胜”后,背后朱雀翅膀上飘下来一片火焰凝聚而成的羽毛。翎羽慢慢飘下,落在了罗然的头顶,却没有烧掉他一分 反而融合到了他身体之中。罗然只觉得浑身突然火热,一股无法形容的热流涌入到了他身体之中,当下盘膝坐地,修炼起来。似有人相助,不过盏茶时间,就听到罗然身上传来一声气爆声响,居然就这么突破到了结丹境三重,比那灵泉还要功效惊人。就连那些长老们,都羡慕为什么自己不能上去比斗,要是赢得一场比赛,就可省去自己无数苦功啊!罗然睁眼,露着欣喜之意,光芒将他传送回了雪刀玄宗处,冼千魄点点头,是对他的认同。天空中再次落下两道光芒将两人送了上去。一看,都是附属宗门的弟子,实力差距也不是那么巨大,顿时红了眼。罗然的突破就在眨眼前,只要将对面这人打倒,自己也能得到一片羽毛,可以突破。而接下来要是运气好的话,不停得到朱雀元精,最后同那些巨擘交手也不是不可能。一人赤手空拳迈步而上,一只硕大的元气拳头轰了出去。达到结丹境之后,不但能元气外放,也开始修炼超过凡品的灵品武学,都是以自身元气调动天地灵气作为攻击手段,大多隔空释放战技。对于武器的使用,已经没有那些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的说法了。关键在于自身的功法实力以及对战技的掌握,强的一方才能取得胜利。另一人用着的是一根玄铁棍,挥舞起来也是虎虎生风,棍影漫天,一棍打出亦是带着一股厚重之意。两者相击碰撞的余波都有形有质,一圈圈涟漪状的余波向着四周扩散。如果在外界,足以将周围的物体全部摧毁,连人也不得不退避三舍。可是在这儿,人隔了不知多远观望,劲气根本不可能涤荡过去,而这古老的角斗场也由特殊材质构成,莫说他们,连通玄境都无法在这儿留下一个印子。“棍斗乾坤。”“霸拳。”你来我往,你退我进之下,仍是分不出胜负,于是两人不约而同地都使用出了杀招。两人的杀招都是属于那种硬碰硬的战技,强强相遇必有一重伤。只见那持棍青年率先支撑不下去,他的棍法不如对方拳法霸道,元气也不如对方浑厚,倒飞出去的同时喷出一口鲜血。另一个弟子得势不饶人,欺身而上,就要补上攻击。“唰”的一道光,将那青年传走,这名弟子铁拳轰在了空处。“角斗场内静止杀戮。”赤鵌淡漠地说道,不过并没有阻止人下死手,毕竟为了争夺朱雀元精,人人都是拼力为之,要是因为害怕杀了对方一个失手,被其反败为胜也不是不可能。再次落下一根翎羽,那弟子吸收后同样提升了一个境界。第三场,方圆居然被传送了上去,他的对手是附属宗门桃叶宗的弟子宋鑫。宋鑫是结丹境三重,无论是修为还是功法战技,方圆都不如对方,只能将方重九给唤了出来。“僵尸?”宋鑫不屑一笑:“旁门左道而已,也敢在我面前献丑。”方圆嘴角带着淡淡笑意:“来试试,这旁门左道如何?”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