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第一道士  >  第49章 强者交锋

第49章 强者交锋

3080 2018-06-05 11:59:00
“发生了什么?”诸人心有疑问。能让赤鵌,不,应该说是朱雀,这样不顾一切放下比赛,肯定是有不得了的事情发生。四位通玄境宗主相互之间对视一眼,虽然不能肯定,但也有了些许猜测。角斗场外传来了战斗的声音,定然是赤鵌和其他人战斗上了,只是不知道谁这么大胆,还有这么大的能耐,可以强闯秘境,要知道,几位巨头还在这儿老老实实地坐着呢!战斗持续了大约半刻钟,就见赤鵌飘身回来,神色阴沉得仿佛能滴出水来,而他手里,还提着一个人,此人模样狼狈,已经是昏厥过去。一些不认识的人还好,那些看到此人的,无不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赤鵌手中提着的,是当今六大宗门之一万剑玄宗的宗主——剑风丘。剑风丘虽也已经四十出头,可在五人之中却是年纪最小,心气最甚,抱负最大,野心也最强,成天想着的,除了修炼之外就是蓄谋如何吞掉其他宗门。想当年,何等意气风发,现如今被赤鵌提在手中,宛如一条死狗。赤鵌能将剑风丘打成这样,完全是因为朱雀的原因,可正因如此,也让他接受不了,毕竟赤鵌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分神境修炼者而已。如果剑风丘逃出一劫,今后的武道之心也定会蒙上污垢,这辈子都磨灭不了。“吧嗒”一声,随手将剑风丘扔在了比武台上,所有人噤若寒蝉不敢出声。而这四大巨头亦是不敢,心中想着:还以为是幽蓝衣被赤鵌发现了,没想到是剑风丘。这家伙不是要在外面守着吗?怎么忽然跑进来了。赤鵌俯瞰众生,像是望着一群蝼蚁,又看着剑风丘,对着众人说道:“如你等这般卑微贱人,也想要染指我南荒圣物,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蝼蚁莫不成想撼天吗?不自量力。”诸人敢怒不敢言,这也太嚣张了,将自己比为天,而他们贬做了蝼蚁,生死不过他一念之间。不过,这剑风丘应该是在角斗场开启后进来的,所以没有出现在这儿,只是他到底做了什么,能让对方说出这般羞辱的话来。南荒圣物,南荒是个什么地方?圣物又是什么?剑风丘进入就是为了这个圣物不成?这个时候,剑风丘悠悠转醒,随后就看到了天上那个打败他的人,心中感到一阵羞愧,同时泛起一阵无力,没想到自己堂堂通玄境竟然会惨败在一个分神境修炼者之手。他不知道赤鵌已经被朱雀控制,还以为是赤鵌乃天纵之资可以越阶而战,只是不费吹灰之力就将他打成这个样子,实在汗颜。“你之罪,万死难恕。”赤鵌指着剑风丘说道:“今,赐你一死,自裁吧。”剑风丘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竟然被人如此践踏自尊:“欺人太甚,我和你拼了。”说着就想要腾空和赤鵌一战,只是发现,他的实力已经被赤鵌所封印,莫说飞起来了,连元气都难以释放。“既然如此,我只好亲自动手了。”赤鵌脚踏虚空,一步步向下走来,抬手一挥,一道火焰长刀在手中凝聚。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正要向着剑风丘斩来,就见外界一道紫光冲天而起,赤鵌怔住。“紫瞳?这是?”随后仰天大吼:“竖子,安敢在此放肆!”说罢也不再理会剑风丘,就向着紫光所在之地飞去。剑风丘冷汗涔涔,差一点就要死在这儿了。游渊望向那紫光,眼中有着化不开的血色,这才是他们来此的目的,本来是需要自己的,只是没有想到这次商戊秘境会有这样的变化,让自己也没了用处,只能陪这些蝼蚁玩耍一番。压制实力的滋味,可真不好受。只是想到之前在白玉宫殿的那个什么潜力榜,自己居然只能排到第三。那第一名星雨薇,神秘的连他都看不透,其昙花一现展示的种种怪异,给他一种望尘莫及的感觉。还有第二的朱怜儿,从始至终她都没有见过对方出现,亦不知道她有何神奇之处。第一第二都是女子,也是有趣得很。“师父,圣物已经拿到了吧!这场闹剧,也就该结束了,而我们在广汉原的使命,也可以完成五分之一了。”游渊心想着。远处紫光越来越浓郁,众人也越发感受到了他带来的压力。直到后来,紫光竟然向着这边扑了过来,再其身后不远处,紧跟着一道火焰。“轰”的一声,紫光落在了比武台上,将剑风丘都给震飞出去,但是因为比武台周围有结界,他只是被震到了边缘之处,并未下去。那道火光紧接着赶到,驻足与虚空,火光缓缓收敛,露出了赤鵌的面容。此刻他背后的朱雀已经不在,而是融合到了他的体内,浑身上下缭绕火焰,一双眼中都火气翻涌着,在赤鵌背后,多出来一对赤焰羽翼缓缓拍打,散发着极大的怒意。而比武台上的紫光也露出了他的真容,是一个中年男子,岁月只是稍稍给他添了一些斑驳,使得他的这份威严当中增添一点沧桑,但更让人不敢小觑。他穿戴着包裹着全身的紫色铠甲,眼中异瞳透露着紫光。“幽蓝衣。”四人大惊,还真是他。“怎么会是他?”剑风丘不敢相信,之前就是他,一个身着紫色铠甲的男人,怂恿自己到了那个地方,却引来了赤鵌。现在露出真容后,居然是圣玄宗的宗主幽蓝衣。他不是只是一个通玄境修炼者吗?剑风丘一直在外界,根本不知道几人在里面发生了什么。幽蓝衣一挥手,解开了剑风丘的封印同时将比武台的禁制打破,示意剑风丘去与其他人汇合。剑风丘忙不迭地走了下去,而所有人这个时候也不顾什么比赛了,都在几位通玄境的召集下集合到了一起,静观事态发展。此时的情况已经超出了他们的预料,也超出了他们能接触的范畴。几大通玄境心中清楚,这二人的实力,通通在通玄境之上那遥不可及的境界,他们的梦想就是有朝一日能达到那个地步,现在如果有幸能够观摩一场那个级别的战斗,对他们今后要走的道路也是有裨益的。“将圣物交出来,我饶你不死。”赤鵌冷冷说道。幽蓝衣怎么肯:“你现在不过是他的一条走狗罢了,连本体都被他击散灰飞烟灭,还关心你那莫须有的种族啊。”“我不允许你多说一句他们的话,将圣物交出来。”赤鵌再次吼道。“倘若你还是那威震宇宙的神兽,我二话不说拱手奉上,哦,或许我连偷抢的胆量都没有。只是你看看现在,连神魂都被压制得不成模样,还对我有威胁吗?”幽蓝衣说道,轻轻抚摸着他那冰冷的铠甲。血殇出现在手,长剑已经被火焰包裹,赤鵌剑指幽蓝衣:“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投。”身后烈焰拍打,掀起狂风,赤鵌整个人俯冲而下,双手持剑,剑上火焰瞬息间变盛,速度越快,火焰越盛,剑威越强,心中的愤怒,都化作了火焰,从眼眶之中喷了出来。当赤鵌来到幽蓝衣身前时,高举血殇,火剑此时已经有了十几丈的大小,伴随着赤鵌的厉叫猛然挥下。幽蓝衣眸中映着的紫光望着火焰巨剑袭来,紧紧盯着,看破一切虚妄,看破一切弱点。幽蓝衣飞身冲进了火焰,此刻铠甲变化,已经将他仅暴露在外的脸部也包裹了进去。火光将幽蓝衣吞噬掉。所有人看得惊心动魄却又如痴如醉,尤其是通玄境的五人,心中震撼可想而知。狂暴的火焰之中,一点紫光乍现,随后无数道紫色光线,一道道刺透火焰出来,与火焰分庭抗礼,又渐渐将之压制。最终,紫光将火焰穿刺的一点不剩,幽蓝衣浑身沐浴在紫光中,望着赤鵌:“如何,你实力再高,也穿透不了我的铠甲。”“我若有本体百分之一的实力,怎能让你再此这等猖獗。”“既如此,就将圣物让之于我,你还是在此,接着为他主持这场比赛。”“痴心妄想。若不将圣物还回来,我就是拼的神魂湮灭,也要将你拉入地狱。”方圆心念一颤,这句话他好像在哪儿听过。这道神魂,真的是朱雀,只是,他好像不认识自己。而且,之前与规则的战斗,好像他已经被轰得魂飞魄散了,怎么如今神魂还能存在。紧接着幽蓝衣给出了答案:“就算你彻底消失在了世间,只要你存在过,他就能将你复活,永生永世掌控着你,而你,永远也不会有出头之日。”赤鵌沉默,他说的对,无论怎样,自己都得按照他的意思来。就像现在,即使下方有一人需要自己解惑,他都不能多言,否则,一尸两命。而怜儿,也必须他自己去寻找,自己如果有丝毫异动都会被其发现。只是,那圣物是他朱雀一脉的信仰。谁说朱雀只有一个,只是,都在那信仰之中。大不了再让他复活一次,多接受一次鞭挞罢了!心念至此,再无顾忌。“圣焰缭魂”。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