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第一道士  >  第34章 众矢之的

第34章 众矢之的

3102 2018-05-28 11:03:23
洞府的隔绝性很好,显然被布置了阵法,不知是多么高明的阵法,竟然可以瞒过天道,将怜儿隐藏起来。方圆想着一开始天道只是将朱雀简单地囚禁在此处,只是因为朱雀太过放肆,一心想要脱困而出,他才不得已用囚神索将朱雀封印了起来。外面的震天声响方圆一点也听不到,可是他也不敢随意出去,只能在里面静候着,心里着急却没办法。倘若天道知道这里的位置,自己是不是助纣为虐,被天道顺便收拾了。等了不知多久,忽然,方圆见小怜儿眉头紧蹙,神情变换,就在这睡梦之中哭了起来。方圆第一时间就下意识地回头看去,生怕被天道听到。恰似怜儿心有所感,正是方圆这回头的瞬间,他看到了一道紫电,劈穿了重重熔岩,照在了方圆面前。而他,也好像看到了那巨大的赤色身体无力像下空坠落,最后望着这边,是在看他的女儿,带着浓浓的不舍和依恋;随即又望着自己,充满了恳求。“拜托了,方圆,一定要,照顾好……”“噗通”一声,朱雀掉入了岩浆之中,身体慢慢化开,融在了其中。一道与众不同的岩浆,穿透防护罩,一路流到了洞府之内,玄玉床前,方才停止。直到最后身魂俱灭,他也想最后望她一眼。怜儿哭声愈大,方圆沉默不语。渐渐的,小怜儿恢复了正常,安静地沉睡在了玄玉床之上。一切,结束了吗?方圆苦笑,没想到这一次秘境之行,发生了这么多波折,尤其是自己做出了承诺,就要背负下去。从今往后,自己也是多了一个负担,只是这负担如此可爱,在自我慰藉下,方圆也心宽了不少。走到了玄玉床边,将朱雀令牌交与左手,右手轻轻触碰了一下怜儿的小脸蛋儿,白嫩,细腻,如牛奶般丝滑。她没什么反应。轻轻搂着她赤裸的身体,动作极其的轻柔,没有半分别的想法,伸手一招从须弥镯之中取出一件自己的衣服,裹在了怜儿身上,暂时当做了襁褓。这个玄玉床可是好东西,方圆想了下,还是将其收到了须弥镯之中。走出洞府时,伸手刮起一道掌风,将洞府石门再度封合起来,就当做是留下最后一点完整吧。踏出保护罩的一刻,朱雀令牌再次释放出气泡将二人包裹,方圆向上游去。冲出了岩浆,周围破败不堪,到处是大战之后的残垣断壁,整个山谷也被打塌,将整个岩浆也暴露了出来。不过,从今往后,也鲜有人会走这儿。毕竟,朱雀已经没了。正应了一句话,人走茶凉,不是吗?朱雀在这儿的使命,就是有人寻找他时,将朱雀令牌交出打开中央宫殿的大门,现在朱雀不见,而朱雀令牌,也在方圆身上。已经四天过去了,马上商戊秘境就会关闭,还是先前往中央宫殿吧。战后天地规则还没恢复过来,天气微凉,偶尔还会降下丝丝冰冷的细雨,虽然怜儿是朱雀的女儿,身份不凡,但方圆还是将她看做了平常的婴儿,替她遮风挡雨。从始至终,直到方圆来到了中央宫殿,怜儿也没有醒来过,方圆认为,是时机不到,毕竟朱雀是神兽,而他也没有遇到过神兽后裔,甚至都不知道,神兽也会生育后代。宫殿大门上,有着四个凹槽,分别代表了青龙、白虎、朱雀与玄武。方圆也大致了解,这个宇宙分为了四大宇宙,而这商戊秘境就游离于四大宇宙之中,打开宫殿的钥匙,就是镇守那方宇宙神兽的令牌。方圆生怕朱雀令牌放上去之后会被商戊秘境收回,不过想想,自他抱怜儿出来这么久也没有遇到什么问题,看来天道已经将重心转移到他处了。正犹豫之间,唐河一伙人浩浩荡荡又奔了回来。他们一行人,才是做了无用功,千辛万苦从各地来到了中央宫殿,又因为钥匙辗转到了朱雀封印之地,但遇到天道与朱雀厮杀结束后,再过去却是什么也没了,只能再折转回到这里找寻其他方法。苏惜云一眼就看到了方圆,高兴地跑了过来,却看到了怀里的怜儿,惊呼一声:“呀!你怎么现在才来到这儿,这个女孩是哪儿来的,好可爱啊!”方圆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也算我的一处机缘吧,只是这过程,就有点曲折复杂了,还是不说了。”苏惜云倒也没有刨根问底的想法,只是看这女娃分外讨喜,忍不住想抱在怀中,一亲芳泽。“那个,这个女孩可以给我抱抱吗?”苏惜云小心翼翼地征求方圆的意见。方圆觉得没有什么,就准备将怜儿交给苏惜云,却被怜儿的两只小手紧紧抓着臂上衣袖不放手,心中升起一抹柔情。“对不起了,苏师姐,你看她不愿意离开我的怀中。”“没事。”苏惜云表示没有关系,倒是有些嫉妒地开玩笑说道:“你看这小家伙,倒是很依赖你呢!”方圆没有搭话。杨清风和姬凌风也走了过来,看到怜儿后同样心生疑惑,被方圆七分真三分假地敷衍过去,让诸位也心疼这女孩儿的遭遇,从小就失去了父亲,将来一定会很难过吧。“哎,只可惜,这次商戊秘境之行都要无功而返了。目前这宫殿钥匙的线索只有一个关于朱雀,几个时辰之前也断掉了。”姬凌风不无可惜地说道。方圆心念一动,朱雀钥匙就在他这儿,可是他并不想交出去,宁可这此无功而返,也不想让怜儿失去有关她父亲的最后一件物品。“是啊。”杨清风亦是感叹说道:“如果仅仅是可惜那潜力灵泉也就罢了,关键是这隐谷还在宫殿之中。”方圆不禁问道:“为何这隐谷会在宫殿之中?”“这我哪里知道,只是听长辈说,中央宫殿内涵乾坤,另成世界,弟子们从商戊秘境带出去的功法战技,都是来自宫殿之中。宫殿才是商戊秘境最大的机缘,亦是仅存的活路。这次方圆彻底犹豫了,如果可以选择,他是真的不愿意,可是这不光关系到整个广汉原数百弟子的性命,还包括他自身的性命,还有怜儿。如何抉择,其实他已经有了决定。至于之前有一点点对不起自己的内心,现在仔细想想,也荡然无存。如果不使用朱雀令牌打开大门,便到不了隐谷,回不去大陆,百年里留在这儿,这片荒芜的世界,连生存温饱都是个问题,何谈将怜儿照顾好。他还没到高深的修为,作不到成日辟谷。“我这有钥匙。”方圆说道。三人惊愕,他们跑来跑去一无所获,而钥匙竟然在方圆身上。方圆掏出了朱雀令牌,三人看到之后相互对视一眼,又望了望方圆怀中的怜儿,心里已经有了想法,即便不对也猜个八九不离十了。他们都不是庸人,心思缜密,睿智无比,稍作联想就理清了前后,方圆微微一躬身,说道:“还请三位帮我保密。”三人点点头,他们如今也算是一起共患难过的朋友了,这个秘密还是可以守住的。方圆将朱雀令牌给姬凌风,让他前往殿门口放置钥匙。一是不想抛头露面,让怜儿暴露在大众视野之下;二是为了让所有人认识姬凌风,这样对他与其兄的争斗,也占据一丝优势。姬凌风在各位惊讶的目光下,走到了宫殿门口,将朱雀令牌放置在了上边的凹槽之中,严丝合缝,完美契合。左青龙、右白虎、上朱雀、下玄武。并不是需要集齐四块钥匙,只需一块即可,况且时候不到,其他三神兽也不会出现。大门缓缓向上朱雀令牌率先消失,等至大门完全打开,朱雀令牌也没有掉落下来。这是因果,改不了,方圆叹息一声。“你一直与我们在一起,哪来的钥匙。”姬凌风大皇兄姬悦风说道,众人也看向了姬凌风,心有疑惑,自始至终所有人都没有分开过,为什么钥匙会出现在姬凌风的手里。 “我便是从南边来的,钥匙早有了,本以为是什么机缘,没想到是开启宫殿的钥匙。”对于质问,姬凌风早有对策。“那你之前为何不早早拿出来。”“我没有走上前来过殿门,并不知道这令牌就是钥匙,你们又要走,我便随你们走一遭。再者,我若不把钥匙拿出来,你进得了这大殿吗?”姬凌风冷笑。“你放肆,同本太子如此讲话。”姬凌风转头,所幸不理会他了。咻!一道破空声传来,姬凌风豁然转身,一只飞剑已经来到眼前。当!方圆黑鳞出鞘,将飞剑挡下,可还是将他与姬凌风逼退两步,方圆小心看了怜儿一眼,还好,仍在沉睡。姬凌风怒视飞剑主人:“宁玉景,你什么意思,当我好欺负不成。”宁玉景收回飞剑,淡淡说道:“正是。”姬凌风咬牙切齿,这万剑玄宗弟子,看起来名门正派一般,干得尽是些欺软怕硬之事,也不知道剑道之心是什么样的。方圆道声不妙,原以为把朱雀令牌给姬凌风,让他出风头,没想到他们却变为了众矢之的。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