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第一道士  >  第45章 神秘的圣玄宗

第45章 神秘的圣玄宗

3063 2018-06-03 11:25:01
朱雀古墓基本上所有人都已经突破了前面的幽长通道,而没有通过的也九成九陨落在了里面,现在所有人共分在了八个广场争夺那八八六十四个位置,而那些顶尖的人都毫无疑问地站了上去。唐河长刀一挥,风雪倒卷,挑战他的那人根本连丝毫的反抗之力都没有,就被砍飞了出去,生死不知。天冠玄宗秦政头顶则出现一个虚幻的随时都可以消失掉的皇冠虚影,他的《九极天冠诀》功法虽没有炼到顶峰,可也算是小有成就,平平常常的招式在他手上都化腐朽为神奇,连战技都没有使用过就得到了一个名额。其他人也各展手段,有的拿出了宗门的高深战技,有的连战技都不需要就将对手击败,这群处在最前列的一群人获得位置后,其余普通的修炼者再去争夺余剩的位置。而在圣玄宗的弟子动手时,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属于他们的那几道光幕。须桓、巫书、游渊,须桓处在了一处广场,而巫书和游渊却在一处广场。须桓,这名字当真有趣的很,而他的攻击手段也虚幻神秘,不着痕迹。别人的攻击临至他身的时候,他都不多加防御,就可以用特殊的手段将之抹去;而他的攻击别人,看似绵软无力的拳脚却总能击打在人身体上,而且初时不觉有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可急可缓地爆发出来,猝不及防下给人造成内伤,连姬凌风都被他一招打伤,其他人就更难说了。聚集在一起观察的众人评判不一,开始并没有大多人关注,就因为须桓这用奇怪手段打败一人之后,又有一人不服气上去挑战,才崭露头角让所有人将注意力收了过去。天冠玄宗陶成煜若有所思:“这,我外出寻求突破机缘时曾经遇到过一位前辈高人,修炼的功法和他类似,那位高人修炼的功法名为《清罡散气诀》,将元气化为清罡之气,随后散开成丝,而且这门功法可以随时游离在体外。也就是说,这门功法不需要运转丹田之气也可以修炼,而且对方的攻击只要不突破它的极限,就会被分散成质子散到空气之中,不明所以的人有可能会认为是空间神通,实则不是。”烈阳帝国苏阳天问道:“难不成,你说的那个前辈出自圣玄宗,而这人就是他的弟子。对了,圣玄宗竟然没有派长老来接应,难道不怕有人趁火打劫他们弟子的收获?”陶成煜摇摇头,说道:“那位前辈实力高深莫测,我当时已经是分神境巅峰,可却一点看不破,如今已是通玄,回想起来仍然觉得他的修为深不可测,至少在通玄之上。”“通玄之上?陶成煜你没有开玩笑吧?我广汉原何时出现过通玄之上的强者?”冼千魄吃惊地说道。“有何不可?”陶成煜反驳道:“通玄之上要是可以去隐藏气息,又哪里是我们能发现的。”“那么这个圣玄宗弟子就是因缘际会碰到了那前辈,被传授的功法了?”“不一定,圣玄宗一向神秘,他说他是玄宗,幽蓝衣也确实是通玄境,可谁说他的门内就没有其他强者了。”陶成煜说着,竟觉得圣玄宗的出现是一个迷,他们来到广汉原好像另有什么目的。“嗡”的一声,陶成煜好像神念通达了下,紧接着观察四周,大喝一声:“幽蓝衣人在哪?”这道声音如同滚滚雷霆一般,将在场所有人的神都给唤了回来,听到他的话向四周看去,哪里有什么幽蓝衣的身影,可是之前,明明觉得他就在这儿。诸多大佬冷汗涔涔,下意识地擦了下额头。“看到了吧,这圣玄宗自上到下没有一个不透露着神秘,幽蓝衣看似通玄,但能神不知鬼不觉迷魂了我等,若不是我心念思索绕出了这迷魂,都发现不了这可怕情况。”陶成煜道,这幽蓝衣让他感到心悸。“这么说来,他的实力究竟是不是通玄,都未可知。”姬拜侯说道,四人的心中都泛起一丝无力,这样的宗门要是对他们动手,广汉原诸群将不复存在,一想到几百年前还尝试着驱逐过对方,现在想来,定是他们筹谋着什么,才忍耐了下来。想到这儿,他们继续看着光幕,在有些人的指认下,四巨头认识了圣玄宗其他的两位,巫书和游渊。两人在同一个广场内,而这个广场之中居然有着姬凌风,剩余都是些籍籍无名之辈。除了知名度高一点的姬凌风外,他们也都互相不认识,畏于姬凌风的名头,他们不敢去招惹,让姬凌风根本没有任何斗争地被推上一个位置。其他人之间都互相不认识了,自然也不知道巫书和游渊,还当二人也是和他们一样的附属宗门内精选出来的弟子。因为是巫书和游渊率先从通道之中闯出来的,所以他们理所当然的占据了两个位置,而后者出来时位置已经占满,看到其他人都不太好惹,于是挑来挑去选中了游渊,这人看不出境界来,那么肯定比自己低了。“哦?”光幕前看着他们的众人看到一来就有人挑战圣玄宗的弟子,也想要看看,除须桓之外,他二人有什么奇怪的能力。“你,下来,这个位置我要了。”那名弟子用手指了指游渊,颇有自信地说道。结果上面的游渊还真的走下来了,就那么将位置让给了他,让光幕前诸位大吃一惊,不明白是为什么。那名弟子先是惊讶,随后自认为是被自己的王霸之气吓怕了,昂首挺胸地走了上去占了那个位置。随后,众人又看到本来占据一个位置的巫书走了下来,将那位置拱手让了出去,一人眼疾手快跑了上去,让那些没有抢到的人暗暗悔恨。只见巫书走了下来,又转身望向了之前占了游渊位置的那弟子周树,淡淡说道:“你,下来,这个位置我要了。”一模一样的话,仿佛一只无形的巴掌拍在了周树脸上,让他脸面无光。“安心在你位置上待着不好吗,在这逞什么?”周树怒道。“我俩是一起的。”巫书也懒得再和周树废话 抱着他那本古书就朝着周树走去。“你自己找死。”周树恶狠狠说道一句,随后掏出他的九环大刀来劈向巫书,破空声中还夹杂着铁环哗啦啦的声响,威势倒是极为骇人。巫书向后退了几步,一手将书一撑,古书打开,其中的纸张飞快翻动,流光四射。一页页流光翻了过去,书本暂停翻动,好像是巫书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另一手向着书中那页轻捻,那流光就被拽了出来,而流光消失后那也变成了一页普通的泛黄纸张。流光被巫书一挥,向着周树飞了过去,在途中猛然大放异彩,变为了上百只精钢长剑有如长龙飞舞,精钢长剑飞舞极有规律,像是有智慧一般。“道阵师。”光幕前的几人异口同声说道,随后互相对视一眼,目光中有着异样的光芒。“这圣玄宗到底是什么来历,门下弟子每个人都有那种让人艳羡的能力,一个防御攻击都诡异的弟子,又有一个阵道师,也不知那最后一人有什么手段。”苏阳天说道。冼千魄此刻心情也很低落:“看这人样子,是以那为青年为首,有他在,暂时是看不到那人能力了。”“而且那书也不是凡品,像是个阵盘,里面可以收纳许许多多的阵法,在需要之时可以一瞬间布置出滔天杀阵。”陶成煜道。“是啊,布阵费事,可阵法却强大至极,可以轻易灭杀更高等级的修炼者。有了那阵盘哪里还需要刻阵时间。”周树在剑阵之下也失了方寸,他哪里见过什么阵道师,只看见巫书手一挥,就出现了无数长剑向他冲来,攻击间还进退自如,紧密配合,如同有人握着他们摆下阵法一样。实际也确实如此,巫书所站之地就是阵眼,只要阵眼不乱剑阵就不乱,可惜周树眼界太低,在剑阵之中坚持了一刻钟都没能察觉到关键在于巫书。巫书以剑阵对敌显得游刃有余,向后看了一眼游渊,游渊血色瞳孔中透出一丝厉色,神情却淡然平静。巫书会意,转头对着周树,单手不停变换形态,结着印法。随着巫书手印的变换,剑阵也开始变阵,攻势凌厉了起来,之前如果只是玩玩,现在直接就是要他性命,连留手都不愿意了。当碧血染长空之时,剑阵停止,巫书手中也没了动作,周围人神色呆滞,天空中百口长剑“叮叮当当”摔落一地巫书也不作理会,最后是周树的刀先脱手落地,自己又无力地跪倒在了地上,生机断绝。这或许是目前来第一次弟子之中发生杀祸吧!几位巨头正在那儿叽叽喳喳地讨论着巫书,随后因为一不小心看向了光幕,整个人都怔在了那里,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游渊抬头望向半空,一双妖异的血瞳直直盯着虚空,随后嘴上勾起了一抹冷笑。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