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第一道士  >  第55章 人兽争辩,弱肉强食

第55章 人兽争辩,弱肉强食

3089 2018-06-08 12:05:04
冰亦寒的后爪已经脱困一只,虽然其他部位还被锁着,但也能已经有了一部分攻击手段,哪怕对方离着自己很远。不同于之前,冷通洲能被自己所伤,是因为他就站在他的面前,被自己的霜寒之气击中,成了那个样子。可释放出了右爪之后,他的实力得到一部分解封,哪怕大不如前也足以远程攻击对方。攻击力虽然不高,但是,只要被自己的霜气扫中,就凭方圆那微弱的修为,瞬间就能被冻成冰块。方圆道:“当怜儿将你的第一只爪子解封的时候,你的眼中就流露出了兴奋异常的神色,这我理解,可是随后又露出了一丝杀意,虽然一闪而逝,可惜被我收入眼中。”冰亦寒反驳:“被人关在这个破地方,好不容易有了一丝希望能够重见天日,当然开心;至于你说的那杀意,本尊也承认,只是那并不是针对你们,而是对那个道士,本尊受了这么长时间的磨难,当然要找他报仇。”“说的真好。”方圆拍拍手:“多年之前你就不是对方对手,所以才会被关在此地,如今历经千年,你未有寸进,哪怕对方也没有丝毫进步,仍然可以轻而易举再度将你击败。请问,你拿来的勇气去找对方?”“我龙族尊严被其亵渎,哪怕没有胜算,哪怕会再度经历,哪怕有可能死在他手中,我也必须去。”冰亦寒带着慷慨赴死的决绝。可是,一旦被方圆有所怀疑,他就会刨根问底,要证明出自己的对错来。“好一个龙族尊严,我且算你蒙混过关。”冰亦寒不满地说道:“什么叫做算本尊蒙混过关,本尊之言句句发自肺腑。”方圆不予理会,接着问道:“同样身处诅咒宫殿,你又被封印压制实力丧失,这诅咒宫殿可对你有限制。”“这是自然,否则我怎么会让那个家伙存活到现在。”“你也会有饥饿感吗?”“当然,本尊现在就已经感到前胸贴着后背,腹内已经有千年未曾有过进食了。”方圆二话不说转身走出内殿,来到了冷通洲面前,双眼盯着对方道:“给你一个痛快的死法,你回答我一个问题。”“好。”“那内殿门前的封条可是你所撕毁?”“不是,我来之前就已经毁掉了。”冷通洲回答道。方圆接着问:“你说你初来这里的时候还有许多弟子被困,他们可曾进过内殿?”“进过,是人都有好奇心,会以为里面有着宝藏。”“之前见你那么惊讶,难道说那寒冰蛟龙这么多年就没有对你说过话?”“没有,如果有的话我怎么可能会去招惹他,五星和四星,实力可是天差地别。”方圆点头,又走回了内殿之中。抬头看向寒冰蛟龙,这灵兽还真是大:“你当真和冷通洲一样,都是些残暴不仁的家伙,视人命如草芥也就罢了,所行所作令人作呕。” “这是什么意思,本尊做事还需要你来指教不成,只是本尊被束缚在此,否则定让你生不如死。”冰亦寒也算是看出来了,这方圆对自己是敌意满满,而朱雀的后代只听方圆的,那么他脱困无望,还有必要再好言好语么。“本性暴露了?”方圆冷笑:“饿到极致便食人肉吗?当真是丧尽天良。”一旁怜儿眼神闪烁。“哈哈哈哈!”冰亦寒仰天大笑:“愚蠢的人类,可笑至极。我说殿下,你就跟了这样一个人吗?”怜儿蹙眉:“我选择什么人,管你什么事!”“可悲可叹,没想到朱雀的后人居然跟了一个人类。”冰亦寒道,眼神对视方圆:“怎么,小子,在你眼中,吃人就是丧尽天良了吗?”“连吃人在你眼里都这么正常,难到不是吗?”方圆反唇相讥道。“立场不同,看法不同,你若说我残忍,我认,可你说我吃人肉就罪无可恕,那你凭什么?我且问你,是你饿极,以什么裹腹?”方圆回道:“甘冽之泉,新艳之果。”“身处灵兽山脉,而二者具无?”“猎兽食之。”“好一个猎兽食之。”冰亦寒冷声说道:“你杀我同胞而食就是正常填裹,我食你人族莫不成就犯了不可恕之罪?请问是何道理?”方圆被说的哑口无言,他一直认为,人杀畜生食用乃是天经地义,而畜生咬死人,无论在什么地方,那畜生都会被惨打致死,反而过往之人都拍手叫好,他亦是如此。可是他从来没有想过,为什么人可以杀兽,而兽不可以杀人,二者都是世间生灵,又有谁能高出谁一等。前世每逢人兽相处相欢,却总有人嘲笑反驳,待你的父母都未有这么好过。想想,竟觉可笑至极。可是,即便如此,即便想通,即便豁然开朗,他却也不想承认。因为:“我是人族。”“好,好,好。”冰亦寒连说三个好字:“弱肉强食本来就是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所谓的规则规范,不过是用来制衡弱者,可怜给他们的一点所谓尊严。宇宙,从来都是围着强者转圈。”“你是人族,说这些无可厚非。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就真的下贱至极,天生就是你们的奴役对象,天生就由你们对我们生杀予夺,我们也只能认栽。”冰亦寒讥笑,对着怜儿说道:“殿下,看你找的好托付。”方圆看向怜儿,却发现怜儿不敢与自己对视,眼神闪躲,飘忽不定,仿佛也陷入了迷茫两难之中。“本就不是一族,从来都是征乱不断的两族,怎么可能诚心诚意地相处。殿下,他也不过是想要利用你罢了,你是朱雀之女,天生娇子,将来是站在宇宙顶尖的尊神,他也只是想沾你光罢。”冰亦寒继续说道。怜儿抬起头,满脸茫然地望着方圆,她已经有几千岁。可是,她的年纪,真的很小;她的见识,真的很浅;她的心思,也真的很单纯。三言两语,冰亦寒用这蛊惑人心的手法,不止将方圆说得哑口无言,也是将怜儿说得进退两难。方圆本来还有一个问题要提,那就是,寒冰蛟龙面对朱雀仍然会受到威压压制。可是,蛟龙已经属于顶尖灵兽,受到的压制肯定要小很多,而冰亦寒的修为也至少与全盛时期的怜儿相等,又在世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怎么会那么没有一丝反抗之力的被怜儿征服。不只是不合常理,简直就是另有所图。他想要的,就是怜儿帮助他解开阵法,助他脱困。方圆觉得那时候,无论是他还是冷通洲,亦或者是怜儿,都会被他毫不犹豫地伤害。人心难测,而冰亦寒兽老成精,他的心思,要比人还要高出一等,若不是方圆从来没有相信过他,早就被啃得骨头都不剩。他或许在这世上显得稚嫩,但是他有他自己的坚持,有他自己的选择,有他的猜疑,所以才能活到现在。只是,现在的问题根本不在于冰亦寒,而是听到他的话后,被蛊惑了的怜儿。怜儿心思简单,但也有着自己的想法。她对方圆,已经有了一丝隔阂。“怜儿。”方圆双手抱住了她的肩膀,可是怜儿却浑身一颤,方圆瞠目,以前她从来没有过这样。方圆扳着怜儿,不让她动弹,而怜儿虽然有稍微的抵触心理,却没有强硬地躲开。“怜儿,你相信我吗?”怜儿抬起了头,眼眶之中竟然有泪水打转,她也真的好难抉择,师父对她尽心尽力,她也切身体会着,可是,这真的是师父内心想着的嘛?他是不是还有什么别的想法。“怜儿,你父亲将你给了我,我也真心诚意待你,若不是有愧你父亲,有愧你,我真的想让你当做我的女儿。”方圆心疼地说道。“之前和你说,想要让你替师父去杀旱魃,也确实不是假话。师父有一个重要的人,被旱魃所困,师父必须去救,只是时间不多,如果不是万分也不愿让你去受那份危险。”“之前他说的话,师父也想通了,只是有些难以接受,这违背了师父的观念。师父只是希望怜儿,无论任何时候都不能吃人;师父也答应你,哪怕饿死,也不会去吃一只灵兽,好吗?”方圆真诚地望着怜儿,希望她能够理解自己,如果不能,也不怪他,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怜儿沉默,眼眶泪水愈发汹涌,最后汇成两道清泪顺着柔滑的脸颊滴落在地,也滴落到了方圆的心头。方圆抬手,轻轻拭去了她的泪水,心中怅然:“师父尊重你的选择。”说罢转身望着冰亦寒:“你很厉害,但任你如何,也改变不了你残暴的事实。将出去的方法说出来吧,我说到做到,会将冷通洲杀掉。就由我,守在这里吧!”“怜儿,你出去吧。只是师傅恳求你,若能有机会,还是希望你能替师父将师父的师父从旱魃手中救出来。”方圆不敢回头,怕忍不住。一个柔软的身体贴在了方圆背后,一双玉手环抱在了方圆的腰间,一道清脆的声音响在了方圆心上。“师父,怜儿不要离开你!”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