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第一道士  >  第25章 大风起兮云飞扬

第25章 大风起兮云飞扬

3019 2018-05-24 10:04:37
古长生和众多剑修一脸羡慕,这么多的攻击叠加起来,起码有了通玄境中阶修炼者的威力,可是却被对方的高级法宝挡了下来,这件法宝起码是灵宝级别,犹在灵器之上。他们猜的不错,这确实是一件秘宝,名为守元佩,可以由强者注入一丝修为,生死时刻自主激发,护佩戴者周全。“不怕,她这不是灵宝级铠甲,只是防御秘宝而已,多攻击几次就可以耗光秘宝能量,到时候她还不是砧板上的鱼肉任我们宰割。”剑老叟见多识广,一口道破。黑衣女子脸色微变,此次奉命来收回师叔遗落之物,没想到碰到了觊觎之徒,本想一齐将这伙人灭杀此地,可这些人老成精的家伙各个都有底牌,若不是有防御秘宝刚才重伤都有可能。挥手扔出一颗球状物体,扩散出了浓烈烟雾,呛人之余还绞得天空乌烟瘴气,目之所及不过半尺。只可惜,这烟雾连瞬间都没撑住,就被众人的剑气撕成粉碎,黑衣女子再次扔出一枚圆球,天空一声巨响,乃是一枚震爆弹。“都是些小玩意而已,根本奈何不了我们。”古长生大笑着冲了出来,一剑斜斜劈向黑衣女子,女子侧身躲开,可就在此刻,一根拐杖飞了出来,剑老叟杀至。拐杖下部是精钢长剑打造,坚硬无比,造型怪异,虽为圆状细长,可剑尖闪烁寒芒,只需轻轻一刺,就可贯穿一件低级灵器。剑老叟的剑法,走的是刁钻诡异路线,攻击间招招夺命,奔着要害而去,对方攻过来,他的长剑只需轻轻一挑,武器就不自然转折,而剑老叟拐杖一递,轻而易举可剑透身躯。黑衣女子虽强,但是强在了剑道感悟上,单纯的剑招,她可没有活了近百年的剑老叟精湛,几个来回间就被剑老叟刺穿腹部,气息弱了下去。“青山不改,绿水长流。”黑衣女子放句狠话,随后向远处疾驰而去,道:“诸位模样我已经记下,咱们后会有期。” 说罢不知用了什么法子,速度提升一倍。“她受了重伤,跑不了多远,快追。”夜里,方圆正端坐于床榻之上,手握两颗元石,静心修炼,乳白色的元气被方圆吸收入体内,稍稍运转一个周天,便化为了属于自己的力量流入丹田。砰! 房门被推开,惊觉了方圆,睁开眼睛,见一名黑衣笼罩全身的女子步伐飘忽闯了进来,正欲呵斥一番,却看见黑衣女子捂着腹部,汩汩鲜血流了出来。女子虚弱地看了方圆一眼,说道:“帮我把外面清理一下,这是消味散。”给了方圆一包粉末状的消味散,自己掏出一个瓷瓶,从里面倒出一颗豆子大小的丹丸来,一口吞服下去开始盘坐恢复伤势。方圆挑了挑眉头,这丹药显然不凡,方圆只无意间吸了一口,先感到馥郁生香,又变得清淡,从浓厚变为恬淡,连丹田运转都加快了不少,而这单单是吸了一口药香罢了。能拥有这样的灵药,女子身份怎会简单,而追杀她的人也哪里是泛泛之辈。自己如果不帮她,即使她身负重伤,要杀自己弹指也可做到,而自己引来了敌人,觉得他们也不会留下自己这个活口。思来想去,最后还是将药粉洒门外血上,惊奇的是,这药粉一遇血迹就膨胀变大,将血迹吸收后又爆裂开来,散发出了一股淡淡的清香。回到房间,怪异地打量着疗伤的黑衣女子,这人究竟什么身份,所做所行,连唯一说的一句话都透露着不凡。两个时辰后,黑衣女子才睁开眼睛,张口吐出一口浊气,腹部伤口也不再流血,站起来走到桌前,到了一杯凉茶自顾自饮了起来,冷淡对方圆说道:“多谢你救了我。”“全是你自己功劳,我不过做了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罢了。苦劳倒是能欣然接受,这功劳,我可不敢揽上一分。”方圆道。这话使得黑衣女子多看了方圆一眼:“有意思的人。”随后掏出了一张泛黄羊皮卷,上面书写一个“剑”字,正是之前给众剑修看的那张。“送你一场造化,若能参透,或许我们还可以再见面。”说罢,黑衣女子走到窗边,推开窗户四下看了看,确认摆脱诸剑修后,越过窗台,向着月色飞去。分神境。方圆暗道,这女子如此年轻,却有着分神境的高深修为,定是出自大门派或者大世家。方圆坐在桌前,把烛台往身前挪了挪,仔细端详这这幅羊皮卷。不得不说,这个“剑“”字,写得还真是难看至极,方圆随手一写都比这清秀得多。可逐渐,方圆的神情变了。落笔随意,书时无形,肆意洒脱,这不是在写字,而是在写剑,写人。渐渐的,这个“剑”字,在方圆眼中变为了一个人。少年提剑闯江湖,意气风发,求一日鲜衣怒马名震江湖。青年陷入爱河,不惜放弃修剑,终日沉迷与妻相伴的田园生活。中年男子意气中带有颓唐,灭了敌家满门,终是报得大仇,可心爱女子却再难相见。岁暮,终于感悟剑道真理,剑道一生亦是人生。人影又化为中年,静负长剑,一招招衍化开来,提剑运步,剑舞长空,由朴质推演至华丽,又由繁华走向衰败;大道至简,剑却在化繁为简,化简为繁,反反复复,永不停止。方圆闭眼,完全沉浸在了感悟当中。“第一式,大风起兮云飞扬。”人影提剑,剑动,刹那间大风涌动,云彩飞扬。剑鸣长空,惊天动地。纵前方有千军万马,仍一剑纵横,风卷残云般横扫千军。方圆缓缓睁眼,久久无言。剑道真解,果真神技。这悟出的一招“大风起兮云飞扬”,足以让他受用无穷,将来很长一段道路上,也可助自己披荆斩棘,扫平万般险阻。这诗来自那个世界的一名豪杰,这气势豪雄的一句诗包含了多少意气风发,包含了多少辉煌,包含了多少感慨。方圆望着黑衣女子离去的方向,他不知道她的身份,更不知道她的模样,可是这份恩情,他感激在心,也有了一个暗念,想要再次与她相遇。“砰砰砰……”敲门声想起,方圆皱着眉头走了过去,打开门一看,是一个酒楼跑堂的,只听他说道:“这位客官,小人是来给您换蜡烛的。”方圆不解,故作怒道:“这都什么时辰了,我都睡觉了还要什么蜡烛,反而你将我给惊了起来,你们酒楼就这样不懂礼数的吗?”跑堂伙计连连摆手:“不是这样的,我是见一名姑娘进了您的房间,觉得黑灯瞎火颇有不妥,便前来给您换烛。”方圆神经一紧,那黑衣女子进来时居然被这个跑堂伙计看到了,如果这跑堂嘴多到处乱说,黑衣女子已经跑了,可自己还在,她的仇人说不定会寻上自己来。从怀里掏出一块银子来,把它放入了跑堂伙计的手里,拍拍他的手说道:“有劳你了,这么晚还如此费心,这点小钱不算什么,安心收着。我与那姑娘还有要是要谈,不要再来打扰了。”那跑堂伙计战战兢兢地收下后,千恩万谢的下去了,看着跑堂伙计走下了楼梯,方圆才舒了口气转身回了房间。一夜时间悠长,方圆却始终无法入睡,想要修炼,也是静不下心来,遁入不了空明境界。时而想着刚刚领悟的剑招,想要找人实验一番;又想到了那黑衣女子,她始终蒙着面巾,越如此越是想要一窥其真容。那跑堂伙计来到一处柴房,里面站着十多个形态各异的修炼者,相同的是,他们身上都有意无意散发出一股剑意。而在一堆柴草上,还躺着一个被扒的光溜溜的男子,面容和进来的跑堂伙计一模一样。只见那跑堂伙计一抹脸,变成了一个粉面油头的花公子样子,旁人称赞说道:“万变剑侯你的这易容之术当真是一绝,若不是这凡人就在我们这儿,单看你俩,还真分辨不出来。”“好了。”古长生打断了他的话:“别拍马屁了,万变剑侯,怎么样?”万变剑侯点点头:“那黑衣女子确实去过那个房间,只是现在已经离开了。”古长生眼中杀意涌动,今天一个小丫头就让他们这么多剑道枭雄吃了这么大的亏,此仇不报难解心头之狠啊。“我去将房中之人杀死。”一名剑修愤然说道,却被万变剑侯阻止。“不可,那女人既然已经离去,说明与此人并无关系,而我们这样随意杀了他,只会打草惊蛇,惹恼皇城一些高手也说不定,不过蝼蚁之人,又何必多费手脚,让他苟活就够了。”思量一番后,众人离去,至于这个跑堂伙计,万幸之下保住了一条小命,等到天光大白时才幽幽转醒,只觉双腿之间不着寸缕,有种淡淡的冷意。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