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第一道士  >  第8章 授业

第8章 授业

2068 2018-05-11 11:19:58
方圆随着槐枯进入暗骨殿,才发现里面和寻常大殿并无区别,至于那弥漫出去的浓郁尸气,源于守在门口的两具僵尸。这两具僵尸名为暗夜和骨月,乃是槐枯的得意之作,按照方圆的评判来说,都是地阶的僵尸,习五行之术,可御风而行,相当于分神境的高手高手高高手。“方重九!”槐枯端坐于檀木打造的太师椅上,双眼如鹰隼般直勾勾望着方圆眼睛,欲要将之看透。方圆单膝跪地向前拱手:“弟子在。”“控尸之术道路艰险,需意志坚毅,对于神念的要求极高。控尸,自然是控强者身体,驱其灵魄,分神占据,一不小心就会被其反噬。小则神念受损自毁前途,弄不好还会一辈子痴痴傻傻;大则灵魄反客为主占据己身,而自己成了孤魂野鬼游荡世间,如无根浮萍飘无定所,直至陨灭。”槐枯看着方圆,见其虚心受教,顿时点点头,觉得满意。却不想,方圆暗自腹诽,这老头,尽说些基础东西,就不能教些干货么!槐枯接着说道:“控尸之道,亦是另一种修炼法,并非世人所言那般不堪,万事万物,存在即为道理。一般控尸之士,修为至少为分神境大能,分化神念,从而牢牢控制尸身,更有甚者,神念万千,皆有灵智,进而拥有无数化身,游历世间,增加阅历,感悟天道真理。”方圆骇然,恐怕这才是真正的控尸大道,自己所修不过小道尔。不过也怪不了他,那个世界灵气稀薄,大多高深道术都得靠消耗精血精气来施展,甚至有性命之忧,至于修炼神念,也不过寻常打坐蕴养一下,真正大道早已随着历史轮转丢失不见。“至于分神之下,只能靠撰写的符咒符印来控制一些神念消失的尸体。所以说,控尸一道,长路漫漫,修为,符道,神念大道,都有涉及,繁复而枯燥,若无有大毅力,还是趁早转身回去吧。”“你,可愿意?”槐枯盯着方圆说道。没有想到,来到这个世界,才知自己不过坐井观天,控尸之术亦是修行大道,修至巅峰,亦能回首俯瞰,一览众山小。遂以行跪拜之礼,向槐枯连磕三响:“请长老传授道业。”槐枯抚须,九幽宗起家,本就是靠着这控尸摄魂,如今道统全丢,自称要向各方看起,修炼真正的通天大道。大道三千,又有哪道才是正统,真是糊涂!现如今,摄魂之道已经没落,只剩这控尸一道苟延残喘,待自己大限一过,九幽宗怕是名存实亡了。如今宗主?最不屑这道的便是堂堂宗主大人了。担着个大长老名头,身下却没有几名弟子,当可谓凄惨,现有少年壮志雄心,诚意恳恳。也罢,自己就将这九幽宗未来,赌在这小子身上吧。“起来吧。”槐枯双手虚托,一股无形气劲将方圆从地上托起。“控尸大道,乃我九幽宗起家大道,你既要习此道,当不可半途而废,潜心修行,愿你有一天,将此道发扬光大,振我九幽宗之名。”“弟子谨记。”槐枯带着方圆从侧门进入大院,穿过曲折回廊,来到一处偏房前,步入其中,槐枯又走到桌边,一扭桌上烛台,旁边地上裂开一道裂缝,是一处地室。方圆随着槐枯走下,顿觉异常寒冷,除却潮气,凉气,尸气,还因此处是一冷库,四处放着硕大冰块,散发出宛如实质的冷气。几盏幽蓝色烛火摇曳生姿,诡异可怖,而地上,肆意摆放着上百具死尸。槐枯手一招,手中凭空多出一沓黄纸外加一只符笔。将符笔和黄纸都交给了方圆,自己只留一张,对着方圆说道:“给你演示一遍,符纸控尸,对于修为要求不高。”说罢左手握符纸,右手食中二指并做剑指,一道光芒透体而出——元气外放,结丹境才能做到。剑指做笔,灵气为墨,于黄纸之上肆意纵横,自上而下笔走龙蛇一次勾下,控尸符,成。本来平凡的单薄黄纸陡然有了灵性,散着微光,槐枯在右手一掐法诀,左手一股元气喷薄,将符纸燃烧。方圆瞪大了眼睛,符纸燃烧还怎么控尸。可事实打了他的脸,槐枯一抖,火光飞向地上一具尸体,掉在了他的眉心,火光猛然一跃腾起尺许来高,消失无踪。随着槐枯大喝一声起,那尸体蠕动两下,就那么站了起来。“这。”方圆不解:“符纸已燃,为何还能起到控尸之效?”槐枯笑道:“哈哈,这控尸一道可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我落笔时,手指只是媒介,神念才是毫笔。以魂做笔,精气元气为墨。掐印画符,又是一门学问,其中门道,多了去了。来,你试试。”方圆点头,取一张黄纸,右手握笔,他做不到像槐枯一样外放元气,只能将元气导入笔端,再挥毫于纸上。一张画完,又引燃符纸,将火团扔在一具尸体眉心,道一声起,尸体站起。槐枯啧啧称奇,没想到这个少年天赋如此之高,才教一遍就能完美做到。简单的起尸,虽然与师傅教的有所区别,但异曲同工,稍作改变就能做到,但不同的是,这样起尸比之前那种方法,控制力更强,同时消耗的精力元气也更多。“不错,没想到你天赋如此出众。”槐枯赞许道:“接下来,我再向你演示一下御尸战斗。”直至月上柳梢,星缀繁空时,方圆才跌跌撞撞从暗骨殿出来,画符实在消费精力,让他有些吃不消。不过这些劳苦对于收获来说,又显得不值一提了。方圆分外高兴,这一天,槐枯向他演示了各种各样眼花缭乱的控尸之术,让他受益颇多。而这不过才是皮毛罢了,今后一有空,便去暗骨殿向他请教。而且他发现,槐枯对别人总是死气沉沉爱答不理的模样,却对自己极有兴趣,仿佛是见猎心喜,又像是后继有人的宽慰。师傅,没想到这个世界如此的神奇,道法在这儿也能发扬光大,徒儿定不辱四平。师傅,等我。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