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第一道士  >  第44章 正邪难辨

第44章 正邪难辨

3097 2018-06-02 11:24:06
那人不屑于僵尸,不屑于方重九,方重九虽然受方圆摆布,也生出一种生气的感觉来,浑浊的眼睛盯着那人,猛然爆发出杀意来。“晚死不好,偏要找死。”喉咙处喉结上下滚动,发出干涩的声音,如同铁器摩擦那般刺耳。那人不敢置信,怎么可能,僵尸居然还可以说话,如果是方圆来操控着僵尸,让他说话倒也不是不可能。只是从始至终方圆都在那里安静站着,没有下达什么命令,也没有过什么动作。方重九看了一眼方圆,方圆会意,就欲将手中的方天画戟扔出去给方重九,可是忽然想到这个方天画戟的功效,还是收了手,从须弥镯之中取出来黑鳞,扔给了方重九。伸手挽了个剑花,看得无论是那人还是其他人尽皆目瞪口呆,这僵尸简直成了精了,居然还会用武器,还能甩出剑花这么高难度的动作来。如果仅此就让人吃惊的话,那方重九接下来的动作就让人惊掉了下巴。三步并两步踏出临至对方跟前,那人急忙后退,手中铁鞭红光熊熊,倒退之际劈手甩出一道红色鞭影来。方重九不必不让,内力元气注入到黑鳞之中,催动幽影剑法,剑光四起,一化二,二化四道剑气向着那人飞疾而去。什么?怎么僵尸还能使用出战技来。方重九元气虽然不如对方雄厚,可是按照质量来说也有了结丹境三重的实力,比对方还要高了一重,一瞬间击溃了对方的鞭影,余势不减地继续向前。而对方也被方重九这一下给怔住了,他忽然发现,自一开始就小瞧了方圆,更是小瞧了这个僵尸,绝对不一般。你有见过会自己说话的僵尸吗?你有见过剑术精妙的僵尸吗?你有见过会使用战技的僵尸吗?那人觉得自己这么多年来的吃惊,在这儿就用了一半,这一切的一切都超出了他的想象范围。重重剑影袭来,那人铁鞭一横,“当当当当”四声轰击在铁鞭上,那人气血浮动身形不稳,直直倒退了十几步才堪堪站定。方重九继续攻来,那人连忙扔下了铁鞭,看向了方圆这边连连摆手:“停,别让他打了,我认输。”方重九没有接到方圆命令,动作根本不停,而那人那时候也放弃了抵抗,连武器都丢掉了,以为方重九会停手,可是方重九并没有止住身体,反而杀了过来,剑尖所指是对方的咽喉。“住手,放他一马。”直到剑尖抵在了对方咽喉,那人已经感受到了森寒的剑气以及身体上的触感,方圆才让方重九住手,方重九元气随心,亦能在一瞬间收回攻势。那人松了口气,虽然这战败挺丢人的,可是也比丢了命强啊!除了方圆这里,其他人也受到了挑战,也有两名结丹境二重的人被拉了下来,其中一个上位的居然还是之前和方重九战斗的那人。他恢复了伤势之后,就又去挑战其他人,本身实力在同境界也属于上游,轻而易举抢占了一个名额,还冲着方圆友好的笑笑,方圆觉得有意思。“你这九幽宗还真是有崛起的征兆啊,看这杨清风身法,愈发精湛了;还有这个小妮子,不知道她叫什么,是个女子却比寻常男人还要刚猛,走炼体一道,刚才那一圈可真是霸道啊,差点将流风宗的弟子打残了,你看古长老恨不得将小妮子的皮给扒了。”姬拜侯饶有兴致地一一说道,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这么关注起了九幽宗。流风宗古长老微微颔首道:“是老夫太过浮躁了,毕竟是自家弟子。倒是那个小女娃子,看着娇娇弱弱的,动起手来真是没有一点女子的矜持,将人往死里打啊!”“哈哈哈。”姬拜侯大笑,又将目光转移到了方圆身上:“我看槐枯这老头儿是将你九幽宗的全部传承给他了,这控尸之术,让我看到了年轻时候的他啊。”陆全安心中隐隐有些不安,这姬拜侯总是有意无意说着九幽宗,而且对方圆特别感兴趣,方圆实力比其他两人还是差了点,但却会控尸一道,难不成。陆全安心一沉,想到了很多年前的一件旧事。几百年前,九幽宗还有着通玄境修炼者,那时候也还是七大宗门。当时,出现了一个名叫血泣宗的小门派,一开始所有人都没有把他当回事,毕竟宗门之中才有五六十号人,宗主也不过结丹境巅峰境界而已。这个宗门当时能进入各方视线也是因为这个唬头,而大家也全当做看了笑话。这还能称之为宗门,随便从一个入流的宗门之中拉出一名分神境长老来就能灭了对方满门。可是,一个月后,那血泣宗门主突破到了分神境,而门下弟子也大张旗鼓地四处宣扬,诸人不屑冷笑,才分神境罢了有什么好炫耀的。那时候血泣宗还小小的火了一把,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招收了不少人,将宗门扩大到了一百多人。诡异的事情开始出现,那些加入的弟子进入血泣宗之后,修为开始突飞猛进,好像一瞬间变成了天才一般。有些宗门之中的人也被蛊惑进入其中,不久后和宗门内的好友聚会,好友发现,自己这个加入血泣宗的弟子,原本平庸,遭人欺负,修为比自己差了不少,现在却比自己还高出了一截。问其原因,对方神秘一笑,还说到,只要你加入了血泣宗就会知道真相。血泣宗不吝啬向宗门挖墙脚,而且如洗脑一般,被挖走的弟子都死心塌地愿意留在血泣宗不愿意回来。还有一点就是,血泣宗收的所有弟子都是平日遭人不喜,受人欺辱的可怜弟子。而血泣宗也被称之为“废物回收站”。可就是这样一个“废物回收站”的宗门,三年时间,门下三百多弟子全都是结丹境之上的修为,更有二十多位分神境长老,那血泣宗宗主,自分神境炫耀后,又偷偷摸摸的成为了通玄境。这怎么可能,他人用了十几二十多年的时间,才从分神境修炼到了通玄境,可对方用了仅仅不到三年。要是说天赋惊人,自然是无稽之谈,要真是天赋异禀怎么可能进三十岁才结丹境修为。可若不是怎么可能成为通玄境。除非,剑走偏锋,用了邪术,走了魔道。否则怎能如此,还有门下之人,三年时间堪比其他宗门无数年的过渡。后来,不知道什么人就传了出来,血泣宗人人修炼邪恶的禁术,所有宗门弟子都遁入了魔道,而且在偏远地方发生了屠戮,有一个村子的村民都被杀光,且手段极其血腥,都是被吸光精血而死的。顿时,血泣宗成为了千夫所指,人人唾弃的邪魔歪道,而就由大燕皇朝带头,成立了除魔联盟,召集各路大小宗门,一起集合力量去血泣宗杀个片甲不留。血泣宗宗主解释,那些村民不是他们杀得,他们能有现在的实力,都是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换来的,虽然有损天德人文,可也是实实在在的修炼,为什么不能被世人承认。他们从来都是弱势一方,也想要翻身,也想要和别人一样受到平等对待。只是没想到最后不但没能受到改观,反而成为了人人得而诛之的邪魔歪道。可自诩正义的除魔联盟哪里会管,将血泣宗屠杀了个片甲不留,满地尸骸,喷出的血红映透了整片天空。后来才知道,所谓的血泣宗独门修炼功法,是通过透支生命力强行提升修为,他们不想一辈子庸庸碌碌,也想要出人头地光彩一回,于是不惜用这种等于自残的行为来修炼。人啊,被压迫得久了,又有哪一个不是歇斯底里的想要成功呢!他们毁了自己,可还未获得成功,还未获取喜悦,就被别人毁了。那群站在制高点的人,那群指点江山的人,那群表面风光背地肮脏的人。自己受制于他们,便是正确的、应该的,而一旦成功的脱离,哪怕只有一点点的不正当,就会被对方扼杀。因为自己有了威胁,会对他们造成影响,哪怕自己从来没有想过。再过几年,风声传出,那个村子的村民是被人刻意谋杀陷害血泣宗的,而凶手隐隐被挖掘了出来,可是没有一个宗门愿意去说,因为他们当初的想法也都一样。而那些小宗门,也战战兢兢唯恐殃及池鱼。到底谁才是魔,魔的定义又是什么,又有谁知道呢?人,永远都是善变的,利益至上的;而人性,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你永远不知道这个善良的人背后,有着多大的阴暗;而那个被避而远之的蛇蝎之人,心底又是怎样的玲珑细腻。九幽宗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被各方放在眼里了,毕竟之前的前车之鉴,让下一任宗主心有所忌,且自身也认为那是小道。遂以改革九幽宗上下,修炼武学,只余下一个暗骨殿,还勉勉强强能充当一下,无愧于各位老祖宗罢了。乾淦的想法和前前任宗主一样,可前任宗主和赤鵌都是另一派。谁对谁错,两派一直纠缠不休,这也是矛盾之一。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