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第一道士  >  第62章 凶手出现

第62章 凶手出现

3050 2018-06-11 12:22:00
这柳家大宅,对于一般百姓来说,确实很壮观,可是对于见惯了“大场面”的方圆来说,这房院和修炼者所栖息之地来比,就如同小巫见大巫,不值一提了。穿过几道回廊,方圆来到了一处房前,看样子应该是下人居住的地方。走上前去,方圆侧耳聆听。“啊……昂……再快点……啊!”方圆满头黑线,这光天化日之下就行这点事,不怕丢了自己的饭碗吗?不过这些人都是长工,和主家应该也是十分熟悉了,否则不过平头百姓,给他们再大的胆子也不敢这样。方圆正准备离开,就听到了这对夫妻完事之后的对话。“我们不管外面那些叫嚷的村民吗?”“不用理会,老爷他们都不去管,咱们蹭什么热闹,别到时候惹上一身骚。不过说来也奇怪,以老爷夫人那暴躁的脾气,应该早就出来骂街来,今天却是没有反应。”说着这男的嘿嘿笑了起来:“是不是老爷夫人也在干着什么呀?”“死鬼,你真讨厌。”女人娇嗔一声,弄得男人心神荡漾。“受不了了,趁着换班还有些时间,再来一次吧!”“啊……”得,又来了。方圆掩面而逃,他对这方面的事可是一窍不通,听着极为害臊,要不是为了听一下有用的消息。方圆寻着寻着便来到了柳孙权夫妇居住的地方,门窗紧闭,看来人不在家,怪不得外面那么大的声音都打扰不了他们。正好,潜入进去看看这家有没有搞古怪。轻轻一推房门,没有推开,居然还反锁着,于是方圆又走到窗户边上,可是发现连窗户里面都抵着东西不让打开。这样就没有办法了吗?方圆笑笑,直接跃到了房顶上,踩在瓦片上没有发出丁点的声音。揭起一块瓦片,方圆抬眼向里面望去,却看到了让他感到意外的一幕。里面一男一女,应该就是柳孙权夫妇,躺在床上,没有半点呼吸,口吐白沫,同柳大柱一家的死法一模一样。呼出一口气,看来是一场蓄意谋杀,也不知道凶手到底和他们有什么仇,还是说只是单纯的以杀人为乐的变态。人都死了,方圆还有什么好顾虑,直接进入到了房间之中。随后发现了一丝不同寻常。柳孙权夫妇,这个时候还保持着睡觉的姿势,身上穿着的也是简单的睡衣,可他们却是中毒而亡。床上还有些许水渍。方圆恍然明白了些什么。一男一女,方圆当然是摸男人了。在柳孙权身上摸索一阵,随后把他身体扳正过来,撩起了他的衣服,露出了胸膛。胸口那儿有着稍微的凹陷,看起来好像先天就是那样。将一缕灵气进入对方体内,却发现整个心口都被震碎了,只是外表看不出来。闻了闻,空气之中还残留着一丝异味。事情大概有了一个方向:这些人的真正死因不是被毒死的,而是被人先使用迷魂香迷倒,随后又被凶手用特殊的方法敲击胸口致死,最后又将毒药送入受害者体内,因为刚刚死亡,身体机能一时还在运转,所以就会出现反应。在第一眼看去,就是和中毒而死一般。嘴里喊着“非礼勿怪”,方圆将柳孙权夫人的衣服也撩开,死法相同,都是被震碎心口而死。接下来,肯定还会有人被杀,只是不知道会是谁。如果将此事告诉了村民,就会弄得人心惶惶;可如果不说,他们就算有警惕之心,也不会有灾难随时都会降临到自己头上的忧患意识。柳全贵看着方圆从柳家大院出来,围了上去,问道:“少侠,可有查出了什么,凶手是否就是柳孙权家人?”方圆正心中思考这个问题,随意敷衍他:“凶手与柳孙权无关。”“原来是这样。”柳全贵人心不错,是个好村长:“我们大伙儿诬陷了人家,我去给人道个歉。”“不必了。”“为什么?”“柳孙权夫妇已经死了,被人杀的,和柳大柱一样。”柳全贵不敢置信,居然死了。方圆没有再理会他,向着柳大柱家走去,他想要确认一下,看看柳大柱的真正死因。“少侠这是要去柳大柱家吗?”柳二牛从那边走了过来,问道。方圆点点头,目送着对方远去,有着怀疑,第一个发现柳大柱尸体的就是他,可是也不排除凶手不是他,很多凶手都喜欢杀人之后回到案发现场,并且成为第一发现者,这样既可以摆脱嫌疑,也可以在暗处欣赏自己的成果。这些人,大多心理阴暗扭曲,可是却有着缜密的心思和完整的作案方法,很多悬案,其实心里有答案,可是没有证据,又能如何。当然,修炼界就没有这么多的问题了,这里将弱肉强食这条生存法则推行到了极致,不需要任何理由,只要你看对方不爽,实力比他强,就可以肆意凌辱对方,而且也不会有任何人去多管闲事。这并不是法制的缺失,而是因为一种文明的昌盛导致的一种扭曲了的世界观,说不上对错,也没人能够评判。毕竟每个人都生存在这条链上,而且为了一些东西,也会去违背自己的心,去行自己看不起的事。柳大柱一家的死法,也都是胸口遭到重击而导致的死亡,这让方圆感到头大。柳家村的村民不多,只有一千人左右,如果一个个排查,利用方圆的威势压迫摧毁他们的心里防备让其说实话,也是可以找出来的。只是那样一来不知道要花费多长的时间和多大的精力,方圆实在不想那么做。回到柳全贵家已经天色不早,方圆拒绝了对方要请自己吃饭,一个人回了房中。怜儿难得的没有打扰自己,而是把方重九给叫了出去,不知道谈些什么,大抵就是威胁他不要对自己起什么坏心思。是夜,睡不着,方圆在柳全贵的花园中散步。柳全贵也是家财万贯,比不得柳孙权也不差多少,还建造了一个不小的游玩之地,凉亭纳暑、湖水垂钓,倒是别有一番滋味。望着湖面波光粼粼,偶尔跳起一条小鱼出来,溅得湖水荡起一圈圈涟漪,让方圆的神经也放松了不少。“哎,你说这柳二牛这么晚了来咱家干什么啊?”“不清楚,好像是有了什么新的发现,想要迫不及待地告诉村长,应该是为了得个头功吧。”两个巡夜的丫鬟从花园之中走过,二人洽谈被耳力极好都方圆给听了个真真切切。白天看到这个柳二牛,就觉得他不对劲,眼神阴翳,不像是个好人,这么晚来柳全贵家。不好。方圆元气运于脚下,向着柳全贵住处狂奔而去。柳全贵自顾自泡了一壶茶,给自己倒了一杯,可没有给柳二牛倒的意思,自己坐到了太师椅上:“这么晚来找我,有什么急事?”柳二牛也没有在意,对着柳全贵道:“村长,经过我白天的搜查,顺着蛛丝马迹,找到了有关凶手的一些线索。”“哦?”柳全贵很感兴趣:“连少侠都没有发现出什么来,你能有什么线索,说来听听。”“村长,我发现一物,可能与凶手有关。”“什么东西?”柳二牛走到了柳全贵手边的桌子那儿,从身后掏出一柱香来,随即插入了那蜡烛燃起的火焰之中,袅袅青烟升起,让人昏昏欲睡。柳全贵顿时明悟,伸手指着柳二牛,却是说不出什么话来,几次呼吸之后就昏了过去。柳二牛笑着,端起柳全贵泡下的茶,轻轻茗了一口,又从怀里掏出了一包毒药,倒入茶杯之中。“我要这柳家村的人,都死个干净。”柳二牛喃喃自语:“可惜那个怪物,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青年给收了,否则哪里还用得着我出手,可惜可惜。”“我的好村长,该送你上路了。”柳二牛将柳全贵的胸膛露出来,手中握着一把铁锤,又将一个荞麦皮枕头垫了上去,面露狰狞:“现在柳家村最大的善人是你,可当年,最狠的,让我最记在心里的,同样是你。”说着就扬起铁锤向柳全贵砸去。“呼”的一声,闭着的大门被狂风吹开,一团气劲刮在了柳二牛的身上,将他打飞了出去,方圆从门外闯了进来。方圆这一下没有伤了柳二牛,他呲牙咧嘴地站了起来,眼神凶恶,像是与方圆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又是你,怎么每次坏我好事的都是你?”方圆不解:“每次?按理来说这是我第一次阻止你作恶吧!”“哼,你可还记得那个怪物。”柳二牛说道。“那个僵尸是你弄出来的?”“当然不是。”柳二牛说道:“可是,你将他杀了,他不能再接着杀光柳家村的所有人,就是坏了我的好事。”“这些村民和你有仇?”方圆问道,如果是,那一切都合情合理起来。“何止是有仇,老天让我活下来,就是为了让我将柳家村的人全部杀光,如此方能报我父母之仇,解我心头之恨。”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