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第一道士  >  第67章 乌月马匪团

第67章 乌月马匪团

3126 2018-06-14 12:27:02
柳云飞用阴狠的目光望着怜儿:“敢对我下这么重的手,我一定会让你后悔。”“呵。”怜儿不屑道:“我会不会后悔,你怕是没机会看到了,先想想你今天还能不能离开这儿吧。”“你想杀我?”柳云飞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你可知道我的师傅是谁,我要是死了,你就算跑到天涯海角也会被他找到,替我报仇。”怜儿直接一道火焰甩了过去,柳云飞忙不迭地躲开,脸色难看至极。这个小女娃子,真的想要杀了自己?“我的十个师兄,最差也是分神境强者,甚至三大师兄修为都有通玄之境,你要是敢杀我,今后面对你们的,只会是无穷无尽的追杀。”柳云飞威胁着怜儿。怜儿沉声道:“我最恨的就是别人威胁我,更何况是我的师父。你今天,非死不可。”“师父。”怜儿看向方圆:“由你来决定,是杀还是不杀。”方圆其实是又顾虑的,毕竟柳云飞说了他的一众师兄修为通天,那么他的师傅修为至少也在通玄之上,要是得罪了他,以后一定麻烦不少。怜儿看出了方圆的顾忌,对着他说道:“师父你不用担心什么,只要我的封印全部解除,他的那个什么师傅又有何惧,现在他的生死在你一念之间。”柳云飞算是知道了,这个女娃子以方圆为首,早知道的话刚才绝对不会放了方圆,也不至于连个把柄都没有。现在倒好,大伯也死了,方圆也放手了,自己唯一依仗的师傅的身份,也没有对其起到任何作用。天要绝我。他怒视方圆,可是眼神深处却藏有一丝渴求和期望,希望方圆可以网开一面,但内心的高傲却让他低不下头颅。既然怜儿这样说了,方圆也没有什么担忧,对于要自己命的人,他气度再大也做不到放过自己的仇人,于是冷声道:“那怜儿你将他杀了吧。”怜儿点点头,绚烂的火焰扑向柳云飞,柳云飞向着远处遁逃。“敢杀我,你们一定会后悔的。”柳云飞在最后不甘心地说出一句威胁的话语后,就被淹没到了火海之中,紧接着是凄厉的惨叫,而这叫声也在一会儿彻底消失不见。当火焰散尽,空中什么也没有留下,怜儿的火焰将柳云飞烧成了一片虚无,彻底消失在了世间。此间事了,方圆同怜儿回到了柳家村,而方重九就在这儿等候着。柳二牛也是幸运,他是那些人最想要杀的对象,可是连柳叔和威胁柳全贵等人的人都死不瞑目,他却活着好好的。柳云飞只顾着追杀自己,却将他给落下了。此时柳二牛正盯着柳全贵等人,心中也是忐忑万分,可是当他看到方圆回归之后,心中的石头也放了下来。方圆回来了,也就代表着柳云飞死了,柳志宏最大的靠山也倒了。自己还有什么好惧怕的。他大吼一声,为自己鼓气,从一旁拿出来一把劈柴刀,就冲向对面几人。那些人鬼哭狼嚎,没有规律地四处逃窜,同时回头望着柳二牛,生怕对方找上自己第一个开刀。柳二牛谁也没找,当先劈向了柳全贵,他最痛恨的就是对方,如今终于可以大开杀戒了。而此时的村民却没有一个人敢再去帮任何一方,之前的跌宕起伏,让他们失了心神,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倘若帮了这个,那个再蹦出一个靠山来,难道要接着去求饶?可如果求饶之后那个靠山再次倒台了呢?还是谁也不要管好了。柳全贵被柳二牛这势如猛虎的阵势给吓懵了,立在了原地没有动弹,柳二牛眼色赤红,挥着砍柴刀一刀削在了柳全贵的肩膀上。噗嗤一声,整个砍柴刀都嵌入了柳全贵的骨头之中,拔都拔不出来。柳全贵被痛苦惊醒,“嗷”一声地惨叫,随后直接被疼晕了过去。其他人作鸟兽散,柳二牛就算会分身之术,也不可能全部追到,只是追上两个人将其砍到在地,就呼哧呼哧喘着大气,已经是精疲力尽了。柳二牛走到了方圆身边:“多谢方圆少侠,我才能报此大仇,希望少侠能让我跟在你的身边,为你做牛做马,上刀山下火海,万死不辞。”方圆苦笑不得,他一个普通人,跟在自己身边能够干什么,哪怕是跟着自己行上一日路,整个腿脚都能累散架了。“我的手段你也看到了,我们本身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只是恰好碰到了,才帮上一把。你如果跟着我,非但帮不上忙,还会是我的累赘。”柳二牛点点头,这件事他也知道,只是自己真的想要报答对方而已。方圆又道:“你要真想开了的话,就去衙门自首吧。你杀害了那么多人,其中也有无辜者,欠债还钱杀人偿命乃是天经地义。你既然做了,也该去承担相应的后果了。”柳二牛点点头:“嗯,我再去爹娘坟前祭拜一番,为他们烧点纸钱,就去衙门自首。”方圆表示理解,叹息一声:“好了,事情已经解决了,我也要走了,你好自为之吧。”“少侠教诲柳秀铭记在心,一辈子都不敢忘却。”一众村民此时也都走了出来,对着方圆道:“少侠,我等愚昧,此时方才醒悟过来。你放心,柳二牛的事情,我们整个柳家村的人都会去求青天大老爷,让他法外开恩,从轻发落柳二牛的。”方圆也无法去评判,趋福避祸本来就是人之常情,不可能让人人都当圣人。也没有说什么,招呼方重九和怜儿一声,就接着向九幽宗方向走去。“师父,你说那个柳二牛到底会不会去衙门自首啊,他如果去了,很有可能会被判死刑,午时斩首的。”怜儿好奇地问道。“不会。”方圆说道:“那么一个有着自尊的人,怎么会在大庭广众之下接受别人对自己的审判呢!”怜儿惊疑一声:“难道他还会跑到其他地方去,换个身份接着生活吗?”方圆摇头:“我想他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犯的错误,也甘愿会去承受。”怜儿再问:“那他会怎么做?”“我们临走之前,他说了什么?”“他说,他要最后再去祭拜一下爹娘。”“嗯。”方圆望着怜儿:“答案已经出来了。”怜儿不可置信,世上真的有这样的人?宁愿不孝地死在爹娘的坟前,也不愿意去光明正大地被众人点评。“病入膏肓者,无药可医。”几人融入了夕阳余晖之中。一个月后,三人出现在了流星草原上,这让方圆感叹一声,终于要到家了。流星草原紧靠大燕皇朝,作为与其他国家的交界,处于几不管地带,其中流窜无数从各大小国逃跑出来的流寇盗匪。这处流星草原,可以说是最不平静的一处地段了。要知道,之前方圆重生的那片古战场,除却两国交战,连商人都不愿意去走那里,人迹罕至。而这处,与多个国家接壤,商队想要花最短的时间赶路,就非走这草原不可。为了防止在草原上被马匪抢劫,商队出行时都会雇佣大量的修炼者充当护卫和打手,一路为他们保驾护航,平安到达后就会给予他们丰富的报酬。佣兵团也就应运而生。而此时,铁狼佣兵团就遇到了大麻烦,他们遭到蓝菲商队的雇佣,护卫商队前往一个小国,本以为一路上最多遇到点不开眼的小毛贼而已,没想到竟然遇到了流星草原中臭名昭著的乌月马匪团。乌月马匪团在整个流星草原的马匪团中,可以排得上前三,他们的首领乌鹏,是一个结丹境四重的修炼者,因为犯下重罪逃入了流星草原。这么多年过来自己拉扯出了一只马匪团,又经过多年的经营将乌月马匪团变成了整个草原上让人闻风丧胆的存在。“乌鹏,给我吴刚一个面子,蓝菲商队的商货分你一成,你将道路让开怎么样?”铁狼佣兵团的团长吴刚和乌鹏商议说道。蓝菲商队的老会长对着吴刚怒目而视,商队虽然利润不少,可是将盈余分给佣兵团一部分,在给所有下属分拨之后,自己的剩余也没多少了,而且还得需要下一次商会出行的流水,自己能得到的,也不过是一成左右。吴刚也不是成心这样说,在他看来,和乌月马匪团较劲,是吃力不讨好还有可能全军覆没的事情,能够用一部分财产将其劝退,那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总比让在场这么多人丢了性命强。他不过结丹境二重,怎么可能是乌鹏的对手。坐在马上的乌鹏是一个中年大汉,脸上有一个烙印,那是当初在大牢之中留下的,他一直没有忘记。只是,和朝廷作对,是自寻死路,他也只好认命。他笑一声:“怎么,打法叫花子呢?其他那些不入流的马匪来了,也得抢个三五成吧,说不定还会把商队的女人劫回去玩弄,你才给老子一成?看不起我乌鹏吗?”“大哥。”旁边二当家的提意见:“不如将所有男的杀了,东西拿走吧。不过也没几个女的,听说蓝菲商队的老会长有一个孙女,貌若天仙,不如将她弄回去,嘿嘿!”恰在此时,从一辆马车中探出一个头来。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