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第一道士  >  第63章 尘封多年的真相

第63章 尘封多年的真相

3051 2018-06-12 12:22:02
柳二牛的情绪很是激动,他当然不是方圆的对手,方圆只需要动动手指头就可以把他给弄死,只是他并没有这么做。毕竟这柳二牛杀害了这么多人,可如果是事出有因的话,自己这两天在干什么?帮助寻找到了杀人凶手,最后发现那些看似无辜的人才是真正的杀人凶手?方圆端坐到了之前两人坐过的太师椅上,瞅了一眼茶杯,将茶水倒掉,涮了涮后重新满上一杯,轻轻呷了一口。柳二牛满怀期待地望着方圆,毕竟再怎么涮,里面还是会残留着毒药的,而且这毒药异常凶猛,片刻就能要人命,只要能将这个青年给杀死,就没有人能阻止自己的复仇大计。只是,当方圆喝完第一杯,又倒上第二杯,最后又满上一杯,柳二牛终于沉不住气了,对着方圆说道:“你怎么没有事情?”方圆觉得有意思,反问道:“为什么我会有事?我会有什么事?”“这杯子里面有毒药,乃是最最猛烈的神仙难救散,你喝了这茶水,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命丧九泉了。”柳二牛对这毒药的威力很放心,毕竟用它杀了这么多人。只是他没想过,每次都是将人杀死以后,才又灌下的毒药,到底有多大的威力,还尚未可知,而且此时面对的,又哪里是一般人。“神仙难救散?”方圆笑出了声,这个柳二牛是不是被哪个摆地摊的无耻之人给欺骗了,就一种简单的凡间毒药,就成为了神仙难救散,那还修炼什么,看哪个人不顺眼就赐他一瓶毒药好了。这种毒药,莫说只有一点残留,就算将其生吃进去一把,也同样能用元气给逼出来。哪怕是不管他,最多闹了两天肚子,也就没事了,根本没有任何威胁。“行了,说说吧。”方圆放下了手中的茶杯:“这柳家村究竟和你有什么仇,能让你下如此狠手。而且刚才听你数落,要将全村人置于死地,就算有人得罪了你,也只是其中一部分吧,将柳家村都杀死,你死也会不得好死的。”柳二牛咬牙切齿:“纵然不得好死,纵然陷入十八层地狱,纵然万劫不复,纵然有千般万般磨难,我也要将他们全部杀死。”“打住打住。”方圆对此人有些无语:“你和我在这儿咬文嚼字干什么,我让你说事,再不说我可就直接将你杀了,你连申冤的地方都没有。”柳二牛考虑了一会儿,才决定说出实话,此时他的性命已经掌握在了这个年轻人的手里,而且看他的样子也不是那种不分善恶,反而是嫉恶如仇的人,索性和他说了,他会被自己的遭遇打动也说不定。“我不叫柳二牛,原名柳秀,也是柳家村人。二十多年前,我爹从外面的大城市里打工回家,还带回来一个娇俏贤淑的小娘子,就是我娘。我娘是城里落魄了的大户人家,知书达理,对村中人都很好,平时还会做很多东西去给各家各户散发,让他们都感激不已。”“可是,正因为我娘亲的善良以及柔弱,让村里的几个流浪汉打上了我娘的主意,只是碍于我爹,才忍着没有动手。”“我刚出生,体弱多病,没两天就发高烧不退,甚至连向四邻讨恭喜的时间都没有,就被连夜送到了城中医馆。”“我爹说让娘随他一起进城去守着我,被娘拒绝了,理由是刚生养我,身娇体虚,不宜多走动,还是在家静养的好,让爹回来的时候带点大补的食材就行。谁知,这一走,就是永别。”方圆沉默,接下来的事情,也大致能够猜出一些来了。柳二牛接着道:“一个夜晚,几个流浪汉来到了我家中,将我娘强行掳走,我娘哪里能够反抗。没想到,这些流浪汉是收了人家的钱,这黑锅由流浪汉去背负,而真正的恶人,就是如今以柳全贵为首的几人。”“他们十几人,禽兽不如,竟然轮流……”说着,柳二牛竟然流下了泪水,本来美好的一个家庭,就是因为这些人的一时欲望,就把一个好好的家推向了万劫不复之地。“我娘不堪受辱,留下一页遗言后,便悬梁自尽在了家中。当我爹回来之时,如遭雷击,看过我娘遗信之后方知原委。”“又返回到城中,跪在了那救助我的医师面前,苦苦哀求,医师才肯收留与我,而我父亲,当然是要回去报仇。”“只是以他微薄的力量,怎么可能会是那些一手遮天的家伙的对手,当晚不过才刺伤一人,就被其家丁抓住,打了个半死。”“全村召开批斗大会,骂我爹是白眼狼,村里给了他一个栖息之地,他却想要杀这些所谓的德高望重之辈。我爹大声哭诉着他们的恶行,可是这些村民,分明心中知道得清清楚楚,却没有一人敢挺身而出,都冷眼旁观。”柳二牛歇斯底里吼道,浑然不惧惊动外人,大声拷问着方圆的内心:“你说他们无辜,可我娘有做错什么,我爹为妻报仇,又哪里做错了?他们一个个惧怕那几个地头蛇,可是如果能够齐心合力,他们还敢惹众怒不成?”“这些旁观者,又有哪一个是无辜了,他们何尝不是害死我爹娘的帮凶?”“我长大后,老医师告诉了我真相,我不可置信,可也不得不信,最后深居到了这柳家村,就是寻找机会复仇。终于,机会来了,一头怪物跑下了山,大肆屠杀村民,我夜里大笑,善恶终有报,这是上天惩罚他们呢!可是却凭空冒出一个你来,把怪物杀死,我心中爽快感也因为你的出现消散一空。”“本来只想按着原来的方法,用柔软之物挡在身前,又以钝物重击,将内脏震碎而又不伤外观。可是思来想去,如果一个人完整的死去,终会被人查出死因。于是我回到了城中,让医师帮助我调制出这种神仙难救散来,将他们杀死后,再灌下毒药,造成一种毒杀的假象,这样只会让人恐慌,人人自危下甚至不敢去联想凶手。”“只是,又是你,又一次破坏了我的好事。这个柳全贵,才是罪魁祸首,其他帮凶我都只是简单杀了,可是他,我要狠狠地折磨他,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又是你,坏了我的好事。”柳二牛说得声泪俱下,好像方圆真的成了千古罪人一般。“那你想过没有,当初那些村民如果帮助了你的爹娘,他们就会受到这些地头蛇的打压,今后的生活又该怎么过?”方圆问道柳二牛:“事不关己则高高挂起,本来就没有自己任何事情,难道要犯贱去多管闲事吗?”柳二牛止住哭泣:“那你这个时候在干嘛,难道不是多管闲事?大道理说着一套一套,也不过是虚假的小人而已。” “我管闲事是因为有实力,我的评判是公正与否,也不存在偏帮,你要这么说了,好!这事,我便给你一个交代,还你一个解释。”方圆说着,直接将茶壶盖揭开,剩下的已经冰凉了的茶水全部泼在了柳全贵的脸上,让对方一个激灵就醒了过来。柳全贵迷迷糊糊半天,才完全的清醒,先是一眼看到了正前面的柳二牛,怒目相向:“来人,有刺客。柳二牛,没想到你平时看着人模狗样,凶手却是你。我们也待你不薄吧,自你来到柳家村就好生招待,还将一处院子分给了你,真是恩将仇报。”随即又看到了方圆,立刻变换脸色笑语吟吟:“多谢少侠救命之恩,替我柳家村逮住了这个丧尽天良的东西。”方圆玩味地指了指柳二牛:“事情别着急下定论,他还有话和你说呢!”柳全贵不解地看着柳二牛,还想问这猪狗不如的东西还有何话可说,柳二牛却怒道:“好一个好生相待,还分了处院子给我,真是不要脸至极。那处院子,本来就是属于我的。”柳全贵脸色一变:“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意思?二十三年前的柳邵忠,你还认识?”柳二牛冷笑。“柳邵忠!”柳全贵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点着头喘着气:“怪不得,怪不得,原来你这小杂种是那畜生养的。”“你骂谁畜生?”柳二牛顿时发了疯扑向柳全贵:“敢骂我爹,老子杀了你。”可惜被方圆阻止:“让所有参与者都想起这件事,不是更好一点吗?”柳全贵被柳二牛吓得不轻,又听到了方圆的话,有些不可思议:“少侠,这?”“别这的那的,我本来就是出于好心才帮助你们杀了那头僵尸,只是没有想到,救下的会是一些什么人。”柳全贵一听方圆这话,这是要帮那个小杂种的意思吗?赶忙解释道:“少侠莫听信他片面之词,当年事情不是那么简单,还另有隐情,他的那个杂种爹……”还未说完,就被方圆打断:“好,你既然这么说,那就将尘封的事重新揭开,看看你俩究竟谁对谁错!”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