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第一道士  >  第65章 柳云飞

第65章 柳云飞

3071 2018-06-13 12:25:02
方圆漠视这一切,他不是人间的判官,不可能去插手所有的事情,兴趣使然或许会参与一脚,可是这种情况想必也不需要了。柳全贵招待了他这么长时间,始终都是倾尽全力地满足自己要求,可他们做的事情却使得人神共愤,非死不可。自己如果上去,是拉架还是帮劝?又是帮劝哪一方?无论怎么做,都不合适,只有坐看事态发展,除非造成了很严重的后果,否则他是不会有任何动作的。柳叔又一次带头,对着柳全贵等人说道:“二十多年前我退缩了一次,当了一回缩头乌龟,可是这次不会了。柳全贵,柳志宏,还有你你……你们这些年暗地里不知道做了有多少龌蹉之事,今日,也该对大家有个交待了吧。”“对,对!我看还是把他们扭送到城里府衙吧,让律法来制裁他们,我相信,我们的朝廷是公正无私的。”“呵呵。”旁边一人冷笑:“什么公正,当初那件事,如果彻查的话,他们怎么会逍遥法外这么长时间。现如今的朝廷,宦官当道,官官相护,剥削民脂民膏,信衙门,还不如信我们自己。我看将他们就地打死好了。”“那你这么说,如果把他们打死,衙门查来怎么办?”那人足智多谋,轻蔑笑着道:“这还不简单,就把他们关在这村长大宅里,一把火把院子烧了,意外事故,衙门能如何!”“这个办法好,就这么办。”此人的话得到了许多人的认同,众人磨刀霍霍,看向柳全贵等人。他们几个此刻已经手足无措,包括平时处事不惊的柳志宏,毕竟这些目无王法的草民,是要他们的命啊!说干就干,一群人推攘着,把几人压入了柳全贵院子里面,又四处去准备油脂柴火了。方圆摇摇头,自古道“穷山恶水出刁民,这些村民的处事办法未免也太过偏激了。只不过,为什么会造成这一切呢,眼下就是最好的答案。”柳二牛不但没有丝毫可怜,反而眼中已经映出了熊熊火光,那是复仇的火焰。大仇经此多年,终要得报。爹,娘,孩儿一定把这些恶人的骨灰,带到您二老的面前,让你们好好瞧瞧,他们得到了什么样的下场。片刻之后,火光耀眼,浓烟冲天,隔着老远都能够看到。里面的几人被呛得不停咳嗽,还试图用衣袖堵住口鼻,可是这样的情况下只是做无用功。“志宏,你那侄子到底能不能回来啊!”年纪颇大的柳全贵眼泪都出来了,捂嘴问道。柳志宏已经认命:“哪有那么快,才不到一天时间。他随老神仙去云游四方,谁知道此时在哪呢!”就在这个时候,柳志宏怀中一块玉佩散发着高温,烫到了柳志宏,让他忍不住拿了出来。玉佩此时变成红色,里面传出一道浑厚的声音:“大伯,你在哪,我马上就到,还没有出事吧!”柳志宏带着哭腔大吼:“云飞你可算回来了,大伯现在,咳咳,马上就要被人烧死了。你可得快点来救大伯啊!”玉佩变回了原色,几人虽然还处在火海之中,心里却稍微安宁了一些。这个方圆这么年轻,而柳云飞足足长了他一辈,肯定要比这家伙厉害。柳二牛和一众村民在欣赏他们的作品,方圆也在一边作壁上观。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声音从天空炸响:“尔等贱辈也敢谋害我大伯。”伴随着的是狂风作乱。风声呼啸,非但没有助长火势,反而将火焰给吹灭了。空中,一个身穿练功服的中年男人不借助任何外力立在那里,俯视众生。方圆眼神一凝,凌空虚度,分神境。这么一个小村子里面会出现这样一个强者,该死。怜儿你到哪儿去了,还不赶紧回来呀!为师,心中有点虚啊!狂风将火势连带着烧成灰烬的房屋草木,一并刮到了天边,露出了里面狼狈的几人。柳志宏热泪盈眶,三步并作两步走了出来,对着天空作了个揖,虽然身为对方大伯,可是身份却是天差地远:“大伯多谢侄儿相救,感激不尽啊!”柳云飞对于这个大伯,其实有些陌生了,毕竟多年未见,可是血脉之情涌上来,一下勾动了他的心弦。修炼多年,到了这种境界,道心居然还会虚浮,到底在外凄苦无依,心中有的只是孤独啊!瞬息之间收起了他原本的高傲,落到了地上,紧紧将这个唯一的亲人拥入怀中,他父亲死得早,从小就是这位大伯将自己拉扯大。当初和师傅走时就发誓,鲜衣怒马时,衣锦还乡日,要让大伯过上不敢想象的奢华生活。只是学有小成,还未归乡就收到了大伯的来信,这一来便是生死攸关的大事,马不停蹄赶了回来。只是这次是背着师傅出来的,回去少不了得被关几个月禁闭。不过和亲人相比,这些算得了什么呢!柳云飞对着柳志宏问道:“大伯,是什么人要害你,侄儿给你将他抓来,任你处置。”说着眼神冰冷地望了村民们一眼。这些村民顿时胆寒,他们从未想过,这人还能飞到天上去,哪怕是少侠方圆,也做不到吧!没想到这个能飞的神仙,是柳志宏的侄子,他们得罪了对方,还会有好下场吗?柳志宏颇为得意,自己侄儿一出场,任何人都得跪服,先是指了一下柳二牛:“就是此人带头,与他发生了一点小小的矛盾,没想到他气量如此狭小,就想置我于死地。”随后又点了下柳叔和之前要火烧他们的那人:“侄儿,这两人比他还要可怕,尤其那人,要烧死我就是他想出来的主意。”“哦?”柳云飞阴翳的眼神盯着对方:“如此不知死活,我大伯是你能招惹的嘛?还用如此残忍的方法。”说话间,抬手对着那人,伸手一张,一股无形的恐怖的吸力诞生,任那人如何反抗都徒劳无功,被吸了过去,柳云飞一把卡住了他的脖颈。“你残忍,我更残忍。做了什么事就需要付出什么代价,记住了,下辈子不要再遇到我。”柳云飞阴沉说道,手中稍微一用力,顿时那人浑身毛孔之中溢出血渍,死得不能再死!“好可怕的手段。”所有人的共识,包括方圆。他没有想到,分神境会有这么强大的实力,能够控制他人血管爆裂而死。死相之惨令人不敢直视。“好了,接下来是你。”柳云飞指着柳叔说道。柳叔急忙求饶,之前还满腔正义的一个人,瞬间就变了模样,翻脸比翻书还要快:“云飞,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你家旁边的柳叔啊,小时候你还在我头上撒过一泡尿呢!那劲道,当时我就说云飞日后肯定是人中天子,没想到真的应验了。”楚云飞笑着:“原来是柳叔啊!可是你我两家这么亲近,你怎么能帮着他们来对付我大伯呢?”柳叔推脱说道:“实在没有办法啊,我这一家老小的命都被对方掌握。”说着还指了指方圆:“就是此人,要帮助那个柳二牛,用我一家性命威胁我,让我帮他们说话。”柳叔都倒戈气煞柳二牛,世上怎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果真是墙头草,哪边风大向着哪边倒。之前多么正义的一人,没想到都是在演戏而已。人性的本质,在此刻暴露无遗。与自己无关之时,都想着插上一脚,浑水摸鱼捞点好处;可是一旦牵扯到了自己,就想方设法脱身,至于别人他才不会理会。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如果一切按照之前的轨迹,柳二牛将柳家村一众地主杀之殆尽,而当先获得大头的,就是这个关键时刻挺身而出的柳叔。有着方圆这层关系,他还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没想到出现一个柳云飞,据他观察要比方圆还更强大,接着与之为敌,不过是拉仇恨而已。避免对方秋后算账,肯定要第一个攀附过去啦!柳云飞之前都没有注意方圆这么一个不起眼的角色,被柳叔这么一提醒,才观察起了方圆。没想到居然是一个修炼者,难怪能够在这小小的地方成为主宰。只可惜,遇到了自己,而对方还恰好惹在了自己身上。不过一个结丹境修炼者而已,也就比蝼蚁强大一点罢了,轻易可以捏死。柳云飞看着柳志宏,让对方决定柳叔的生死。之前他可都是看在眼里,这个老东西,现在看到事情不妙了,想要后悔了?可惜,晚了。睚眦必报的柳志宏毫不犹豫说道:“他是我见过最恶心的一个人,杀了吧,看着都脏我眼睛。”“不要,不要,饶我一命。”柳叔跪在了地上,面对着柳云飞,脸上带着可怜和祈求,为什么自己都要投靠他了还要杀自己。听到了柳志宏的话,原本还想同之前一样玩弄对方的柳云飞,也是收了吸力。这样的人死在自己手里,不是脏了手么。抬手一挥,就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嘭”的一声,柳叔炸成了碎片。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