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第一道士  >  第64章 涌现的悔意

第64章 涌现的悔意

3094 2018-06-12 12:22:01
在方圆的目光扫视下,柳全贵有些心虚,不敢与之对视,而哪怕心里坦然的柳二牛,也被方圆看得发毛。“好了,柳村长,现在天都快亮了,等天亮之后,还请你麻烦一趟,把全村的人都叫到你家来。”方圆以一种不容置疑的口气说道。“是。”柳全贵心中盘算着,待会儿去那几个人家里的时候,一定要计划一番,在措辞上不能让这个柳二牛抓住把柄。对于方圆,他是没有任何反抗之心的,因为方圆太强大了,就如同高高在上的神祇,连那种几近无敌的怪物都能灭掉。不过他却不知道整个事情的原委,如此一来,只要能将柳二牛打压下去,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好了,天亮了,去吧。”方圆对着柳全贵说道。这家伙,还是想要耍一点小手段,这不过半夜,就给自己换了三五壶茶,这一杯还没喝完紧接着立刻补上,还好修为高深可以化解,不然都不知道要去几趟茅房,那才是真正的尴尬。只是,这讨好的手段对自己根本没有任何作用。他们本就没有交情,素不相识的情况下为了帮方重九找僵尸,才顺道帮了一把,后来发现做事有点欠妥,想要把事完善解决,仅此而已。仓皇逃出的柳全贵先来到了一位老友家,是整个柳家村除他之外最有权有势的一人,当时也是最起劲的一个。那日情景,直当是弄了个天昏地暗,走不动道了方才罢休。那个小娘皮看似娇柔实则坚韧,寻常良家要在这等暴雨摧花下可能早已残败凋零。“志宏啊,出事儿了。”柳全贵一见到柳志宏,就让他把下人遣散,道出了全部事情:“你可还记得二十多年前的那个被火烧死的柳邵忠?”柳志宏点头:“还记得些,你突然这着急忙慌地来找我,还提他的名字,到底出了什么事?”别看柳全贵是村长,可一遇到实际问题就卸去了担当,成了一个担惊受怕的小绵羊,而这些年一些难缠的问题,也都是这位老友帮忙解决的。“没想到,那个柳邵忠还有一个儿子活了下来,这些天死的那些人,也都是他的儿子做的,是来复仇的。”柳全贵的话让柳志宏心中一紧:“那个杀人凶手?你怎么知道他是柳邵忠的遗孤?”“那个前几年来村里的柳二牛,就是柳邵忠的儿子,昨天还潜入我家中,想要刺杀我。若不是少侠救了我,我恐怕已经成了一条亡魂,哪里还能来这儿同你论事。”柳全贵说道。“你可得好好感谢这个少侠啊,他真是我们柳家村的福星,他在这儿待一天,我们就把他像神仙一样供一天。”柳志宏道。“呸!”柳全贵晦气地啐了一口:“就是他让我来你这儿的,还说让我把全村人叫过去,他要还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一个真相。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柳志宏皱着眉头:“他到底是怎么想的,你说能不能贿赂他,让他不要再插手这件事了?”“嘿,我也这么想的,你猜人家怎么说?”柳全贵说道:“我有这个实力,我就可以主宰你等左右,我还真管这个闲事,让它公平公正公开地重新呈现出来。”“这未免有些太狂了吧!”“人家还真就这么嚣张,可是也确实有那份资本。”柳全贵忽然想到了什么:“志宏,你不是有一个侄子,被一个老神仙看上跟去修仙了吗?能不能把他叫回来,那么这个年轻人也就不值一提了。”“好吧,我试试,不过有十几年没有联系了,只是给了我一个通讯工具,也不知道能不能传过去。”柳志宏说道:“可面对此子已经是刻不容缓,我们得先商量出一个对策来。”二人谈议妥,又与其他参与者相互串通好之后,才一家家一户户把那些不明所以的村民集合到了柳全贵家门前。方圆站到了众人前方,他是来坐镇的,不是来参与辩驳的,只要底下那些人别群情激奋下对柳二牛做一些过分事情就好。看到人差不多到齐,虚压一下示意大家安静,又让柳二牛出去发言。柳二牛站到了所有人的前面,在一座高台上,俯视着下方,身体微微颤抖。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方圆给了他这次机会所表现的激动,亦或者是看到这些凶手和无情的旁观者所表现的愤怒。还好,他暂时控制住了。“你们认识我柳二牛吗?”柳二牛说道:“应该都认识,其实我还有另一个名字,叫做柳秀。”望着下方的神情,柳二牛接着说道:“柳秀这个名字可能不太熟悉,但我爹的名字大部分人应该都不陌生,他叫柳邵忠。”此言一出,台下一片哗然,都是不敢置信,柳邵忠当年的事,一些年纪稍大点的,都有参与过,除了最近几年才生养的孩童,连大一点的也都听过这件事情。可是,从来没有人知道,柳邵忠居然还有着一个孩子,直到事发都没有听他向别人炫耀过。“没错,最近的杀人案件,也都是我干的。”刘二牛说道:“我就是为了复仇而来,当年侵犯羞辱我母亲的,一个不落我都要杀掉。”他的面孔突然狰狞,可怕的神色吓得下方一众人心惊胆战,随后又变得平静下来。“可是,一个人阻止了我,那就是方圆少侠。”“他和我说,即使杀了所有人,也难消自己恨意,而往后的日子里,也始终会沉浸在天人交战之中。后悔吗,为什么要杀无辜之人?他们该不该死,我又做没做错?”“方圆少侠说得很对,将始作俑者全部杀掉,也就够了,他们必须为自己所做所行付出相应的代价。可是那些帮凶就不同了,你需要去质问他们,逼问他们的内心,让他们心中感到真正的愧疚、悔恨,平他人之心进而平自己之心。”柳二牛的长篇大论,让台下一些人反思,自己当初为什么没有阻止,之后也确实惋惜许久;让那些犯了恶行的人忐忑,他这意思,是少侠要站在他那边了?让方圆愕然,这家伙真能说,可是自己什么时候说过这些话了?这等高深奥妙的谆谆教诲,是自己能说出来的吗?可是怎么就从这个斗大字不识一个的家伙口中说出来了呢?柳二牛还站在那里演讲,让那些人眼中喷出火焰,若不是方圆在上面守着,早就扑上去将这个诬陷他们的人撕成碎片。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村民开始沉默,他们被柳二牛这直击心灵的话语说打动,心中泛起了无穷无尽的悔意。如果他们当初有一个人站出来去阻止,柳邵忠就不会死。他的妻子已经死了,为什么还要再搭上他的一条命?明明两个人都是无辜的受害者、可怜人啊!还有这个孩子,本来可以同其他人一样,过一个无忧无虑的童年。现如今,童年成了不敢直面的阴影,最后冲动之下做出了这等事情。即使方圆没有出现,等到水落石出之时,等待他的,也只会是没有期限的牢狱之灾;更严重点,说不定会直接被判死刑。而那些始作俑者,却依旧逍遥法外,日夜笙歌,沉醉在纸醉金迷之间。一切的一切,仅仅是因为他们当初的不作为。柳二牛说得对,有时候,旁观者比施虐者更加可恶。明明给了对方一丝曙光,却让对方在黑暗中绝望。一个中年男人站了出来,对着台上的柳二牛深深鞠躬:“二牛,叔在这儿向你致悔,当初你爹的事,我也有参与,只是当初心顾一家老小,明明愤恨却不敢上前。你的话让叔茅塞顿开,这个社会,正是多了和叔一样心理的人,才会造成许多不可挽回的恶果。叔不求你原谅,可也请你接受叔的歉意。”有一就有二,很多人都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可是人都有从众心理,没有人开头的话他们很难迈出这一步;而一旦有了开始,就会产生变化。以柳全贵柳志宏为首的几人,各个脸色难看,他们准备的说辞根本没有用到,在柳二牛一番言辞激昂的讲说下,天平已经一边倒地向着柳二牛靠拢。方圆感叹道:“道歉忏悔的真正意义,在于承认自己的错误,而不在于奢求当事人的原谅。”要想柳二牛心中完全没有芥蒂,那是不可能的,可是他们却能够勇敢的承认自己的错误,就是一种社会进步。而柳二牛,心中多少也可以放下一些执念,现在心中最大的执念,恐怕就是将那些人杀掉泄愤了。自己暗暗刺杀对方,非但有一定困难,心里还会有着负担。可是用群众的力量去将恶人绳之以法,那才是真正的大快人心。柳二牛是一个极度聪明的人,当下对着所有村民说道:“事情已经真相大白,可是凶手还在此处。希望各位叔叔伯伯爷爷奶奶能还二牛一个公道。”群情激昂,义愤填膺,人人叫着喊着要将那些人处置,吓得他们往后退去。众人进,他们退;众人再进,他们再退;直到,退无可退!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