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神仙大农民  >  第二章 枯树逢春

第二章 枯树逢春

2690 2018-05-11 11:16:25
“草,让你小子跑,有本事你在跑啊?被雷劈了吧,真是给脸不要脸!林汉生,你TM别装死,赶紧起来,小心老子抽你!”一声咒骂传进了林汉生的耳朵。林汉生睡得正香甜,这咒骂声传进耳朵,他有点被吵到了,林汉生下意识的睁开眼皮,便见到自己的周围围了一大圈人正对着他指指点点。林汉生甩了甩昏昏沉沉的脑袋,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如同被针扎了一样,一屁股跳了起来。他的意识还停留在被雷击的前一刻。“见鬼咯,我竟然没死?坏了,那老头儿...”林汉生下意识的伸出手掌,一脸的不可思议。随后,他脑子一愣,响起了土地庙里的那个老头儿来。林汉生左右看了一眼,却发现那个凶巴巴的小老头儿早就不见了踪影,他张嘴问道,想从乡亲们嘴里边问问情况。“老头儿?什么老头儿?”围观的乡亲们登时愣了一下,有点摸不到头脑。林汉生也没管,他一股脑的爬了起来在土地庙边上扒拉着泥块子飞快的翻找起来,方才的雷击,土地庙有一半儿的墙体都塌了。林汉生撅着屁股在焦黑的土墙里一阵翻找。尽管那个凶巴巴的老头儿没给林汉生留下什么好印象,但他却是看着老头儿在自己边上,一道雷下来,他是没事,但那老头儿保不齐还在土坑里埋着,他林汉生可不是那种幸灾乐祸的人,人嘛,总不能见死不救是不?可奇怪的是,林汉生在土墙里巴拉了半天,那个老头儿不但没找着,他却见到自己的土三轮和半车苹果直接被雷打了个千疮百孔。人呢?真是活见鬼了。林汉生眼珠子瞪得老大,他琢磨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只当是雷劈之后老头儿看自己走掉了。“你在这装什么装?林汉生,别在这扯那些没用的,雷刚辟下来我们就到了,哪里有什么老头儿?这就你一个。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没事会遭雷劈不成?”“你TM要是真想死,老子现在就成全了你!”先前咒骂的声音再次响起。林汉生抬头一看,便见到他身前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光头青年正一脸不善的盯着自己,而这光头身旁,几个大半的花里胡哨的男女正阴沉沉的盯着自己。杨二狗?林汉生下意识的觉得有些发苦。刚才他跑的飞快,没想到被杨二狗抓了个正着。作为小林村儿人,林汉生可是真真儿的知道杨二狗这帮人的尿性。看来今天又要破财免灾了。林汉生苦着脸刚想说点什么,可他的目光落在杨二狗的脸上,眼睛登时瞪的溜圆。一行清晰的小字在杨二狗的脑门儿上显现出来。‘杨二狗,年龄二十七岁,小林村人,无业游民。因品行不端,平日里欺善怕恶,鱼肉乡里,因果累计,今日必有有血光之灾。’这是什么玩意?林汉生嘀咕了一声,下意识的念了出来。他话音刚一说出来,林汉生就知道坏了。果不其然。林汉生话音刚落,衣领子就被光头给拎了起来。“呦呵,林汉生,你他娘的真想死不成?敢咒老子,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吧?刚才你跑的挺快啊,怎么着?要跟爷几个单练练?”杨二狗恶狠狠的盯着林汉生,口水如天女散花一般喷了林汉生一脸。“杨哥,我真没别的意思。你看,我保护费都准备好了。”林汉生讪笑道。好汉不吃眼前亏。他伸手从兜里掏了一下,但可惜今天生意少哦,林汉生在兜里掏了半天却只掏出来二十块钱的毛票子。“现在给钱?晚了,跟你收保护费是给你脸子,二十块钱,你打发要饭的呢?今天杨爷就给你长长脸!”杨二狗一见,登时怒了,他手掌扬起,朝着林汉生狠狠的扇了过来。真当我是好欺负的不成?眼瞅着杨二狗的巴掌扇过来,林汉生咬了咬牙,他一脚就朝着杨二狗肚子上踹了出去。不知道怎么的,林汉生身体一向不好,可这一脚踢出去的力量却大的出奇,杨二狗巴掌还没落下来,便被直接踹出去了三四米。偏偏这时。土地庙房檐子上松垮的泥土簌簌落下,一大块泥砖块不知怎么的落了下来,一下子砸在了杨二狗光秃秃的脑门子上。“哎呦,我草!”杨二狗惨叫一声,直接被砸了个头破血流。围着的乡亲们不少,一见到杨二狗的头被砸烂,登时心里拍手称快。我去。感情还真有血光之灾啊。林汉生明显愣了一下,不过他也细想,眼瞅着几个花里胡哨的地赖子朝他围了上来,林汉生猛地推开几个混子,土三轮也不要了直接朝着小林村跑去。几个混子想追,乡亲们却拦在了一旁,林汉生一眨眼就跑了个不见踪影。要不说杨二狗平日里太过跋扈了一点,乡亲们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没见过啥世面,自然犯不着跟杨二狗这样的混不吝较真儿。一边跑,林汉生还一边啧啧称奇。他的身体并不好。若是平日里他这么疯狂的跑恐怕早就气喘吁吁的上气不接下气了,可今日不知道怎么的,他的身体好的出奇,连续跑了两三里路,连气都不喘一下。约么十来分钟。林汉生的脚步在家门口停了下来。不过林汉生却没直接进屋,而是绕了一圈,直接到了院子后头的一处苹果树园子。园子不大,约么也就三四亩地的样子。此刻正是苹果下来的季节,雨后的果园更是显得生机勃勃,整座园子里弥漫着苹果的香气。林汉生卷起裤脚子,如同是巡视领地的将军一般,查看着果园的情况。走到中间的时候,林汉生的脸色登时苦了下来。果园中间几颗长得最茂盛的果树焦黑一片,原本结满果实的苹果树似乎在放在的暴雨中同样遭到了雷击,粗略望去足足死了十几棵。“哎,这倒霉催的。真是屋漏偏逢连阴雨啊,我还想着这几棵树上的苹果卖相最好,到时候能到城里卖个好价钱呢。”林汉生叹了一口气。这些果树都是林汉生的心肝宝贝,平日里悉心照料,那一棵树病了他都心疼的跟什么是的,这一下子足足死了十几棵,着实让他肉疼的不行。林汉生是小林村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他父母去世的早,他几乎是靠着吃小林村的百家饭长大的。林汉生大学毕业之后求职处处碰壁。他之所以一狠心从城里回到贫穷落后的小小山村里,心里头未免没有帮助乡亲们发家致富的想法。但此刻,看着眼前的一片狼藉,林汉生没来由的感到一阵泄气。如果,这些树能活过来就好了。林汉生哀叹一声,有些异想天开的想到。不过他也知道,这些被雷击的果树被伤了根,想要救活根本没可能。他再次叹了口气,准备抬脚收拾一下眼前的狼藉。可林汉生刚刚站起身来,便感觉到脑子里登时一沉,只感觉身体里有一些个灰不拉几的气体渗透出来,直直的朝着死掉的苹果树上飘了过去。林汉生只感觉到头晕目眩,一个踉跄差点没摔倒在地。可他抬眼一望,登时呆住了。那些气体落在死掉的苹果树上,原本焦黑的树干竟然缓缓的愈合起来,被雷击打掉的枝条从果树上抽出来,懒洋洋的闪着腰,就连那些已经成为了焦炭的苹果树也都在逐渐的恢复生机。不过眨眼的时间。十几棵死掉的果树竟然全部活了过来,显得生机勃勃。一片片花骨朵在树上逐渐开花。也就一两秒的时间,骨朵盛开再凋零。随后,一颗颗硕大的苹果如同婴儿的脸盘大小,沉甸甸的挂在了枝头。那果实红彤彤,每一个苹果都饱满无比,好看的吓人。沁人心脾的果实响起涌入了他的鼻腔里。林汉生一屁股跳了起来,他贪婪的呼吸着苹果的香气,一脸的匪夷所思。枯木逢春?娘类!这是什么情况。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