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超神透视高手  >  第14章 替狗下场

第14章 替狗下场

3022 2018-05-06 20:26:00
汪众上前一步,跟江谖草并肩站着。他望着石敬明,眼神呆滞,就好像在看一根木头。在孔武给他的资料里面,并没有这个男人的资料,但却并不妨碍汪众从只言片语解析出石敬明的真正目的。“我替那条狗下斗狗场。”汪众语气平静地说道,宛若是唠家常。什么?然而,这话落入石敬明的耳中,回响在房间里面,无异于一石激起千层浪。替狗,替狗下场?捕捉到最关键的四个字,石敬明瞳孔猛地放大,不可思议的神色似漩涡在其中不断回转。江谖草红润的唇瓣微微张着,俏脸转向了汪众,那双如水眸子里同样泛起了讶然之色。“你……你说什么?”石敬明给惊呆了,好半天才回过了神来汪众早有所料,紧接着就重复道:“我替那条狗下斗狗场。”停了几秒钟,他随即补充道:“一场定胜负,我要是赢了,把那条狗还回来。一分钱不能要,怎么样?”把赌注补充完整,对方便不会以为自己是在开玩笑,再啰里巴嗦地反复确认。他感受到了江谖草的情绪变化,微微抬手,示意后者相信自己,并不是在胡闹。把条件抛了出去,却没能叫石敬明迅速反应过来,嘴巴光张着,也不知道发出点声音。“怎么样?给个准话啊!不行的话,那就算了吧。”汪众假意要反悔。汪众慌不迭赶紧说话:“谁……谁说不行了?不过,你,你说的是真的?”“真假还不容易判断吗?明天晚上有活动吗?有的话,我们就约明天晚上吧,叫车来酒店接我们。”汪众说到后面,缓缓转向江谖草,拿眼神询问,“满意了吗?可以回去了吗?”一听汪众要往后缩,石敬明忙是不敢犹豫,答应道:“好,行的很!只要你能赢了一场,那条狗我就还给黄静怡。”汪众点点头退到了江谖草的身后,语气傲然地说道:“说到,就要做到。我这个人,最讨厌言而无信的人。我如果是你,不会想要成为下一个令我生厌的人的。”然后他转过了身,一边示意石敬明的马仔让路,一边等待江谖草转身。事情已经谈妥,此地便不好逗留。“哼!臭小子,你真是不知死活,我不会输的!绝对不会!”石敬明的脸色变得狰狞起来,讥笑道:“小子,撂狠话谁都可以,你最好不是那种光知道动嘴皮子,这会儿倒说得好听,别等明天就临阵脱逃了。”汪众对此不置可否道:“记得发时间地点过来。”说话的时候,脚下完全没有丝毫停顿,径直离开了包厢。江谖草追上了汪众,毫无进展跟他来到外面。上了车,江谖草终究还是忍不住了,问道:“汪众,你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汪众顾着眼观六路,只回了急死人的两个字:“知道。”“你会狗语?”江谖草想到了一种可能,眼眸微微泛光。可是,下一刻,这种可能就立马被否认掉。“会啊,”汪众不带任何感情地回道,“旺旺旺,新年快乐!”还狗语呢,这女人真可爱!江谖草光洁的额头上冒起几条黑线,这个家伙明显是在玩她啊,旺旺旺算什么狗语。见回去的路还长着呢,前面又堵车,汪众随口解释道:“绕了这么大一圈,其实还是姓方的在搞事情吧?”又是黄静怡的弟弟的女朋友,又是狗狗什么的,乍一听,确实不容易联想到是冲着江谖草来的。但是谁也不是没脑子的,只要舍得转动下,这内在的逻辑就再清楚不过了。方国器给了石敬明第一桶金,这么大的恩情还没还呢,现在石敬明有意刁难黄静怡的宠物狗,只要江谖草给方国器说句好话,事情轻而易举就可以解决。江谖草欠下了人情就得还,吃个饭什么的,真的不能算过分。只要开了头,接下来相信方国器就有办法让江谖草越欠越多,越还越还不清。石敬明吃准了江谖草不得不妥协,搞不好要俩人弄个订婚仪式才肯罢休的,所以,汪众就反其道而行之,最简单不过的道理了。反正,方国器也想整他的。这些天下来,汪众已经发现不止一次可疑人员的踪影了,估计都是方国器找来教训他的。可惜的是,汪众一直跟江谖草形影不离,对方不好下手。正好,趁这个机会,给方国器一个表现的平台,也好叫方国器知道他的实力。那些小瘪三,没有什么危险可言,但毕竟也会牵扯不必要的精力,能够少些麻烦总归是好的。真正的危险来临之际,他才能够更迅速更从容地应付。“你知道那是个陷阱,你还要往里面跳?”江谖草微蹙柳眉,眉宇之间,疑惑愈深。汪众否定道:“那里没有事先挖好的坑,要不然那个家伙是不会那样惊讶的。”江谖草翻了个白眼,不满道:“可你给了他时间准备,事前事后有分别吗?”要是立刻开始,而且随机选择的,倒不用太担心。一条狗而已,以汪众的身手还是能够应付得了的。但现在,恐怕迎接汪众的,会是最为凶残暴戾的猛犬!“我无所谓的,一条宠物狗而已,你需要我转回去跟那家伙说不斗了吗?”汪众质问江谖草是否还有更好的主意。江谖草被这话呛得无比反驳了,最后冷哼了一声,道:“你要找死,我不拦你。”汪众闻言,嘴角勾起一个弧度,回道:“不用感动,我只是在做我应该做的,根本不在乎一条宠物狗的死活。”“汪众,你太自作多情了。”江谖草撇了撇嘴,恢复清冷的神色,扭头转向窗外,不再打算说话。汪众丝毫不介意江谖草的态度,只要不用自己再浪费口水解释就是好的。他没有说出口的是,先前在石敬明的身后,有一团红黑色的微光。红黑,是极为特殊的一种微光颜色。在保镖行业,汪众最引以为傲的,不是安保出错率始终为零。而是他强大的事前干预能力,通过微光读懂心声或者窥探情绪,只是最为基础的。更高级的,就是这种红黑色微光。因为它跟其他的颜色不同,它反映的,不是一个人当下的心里想法,以及情绪。它是一种预知,类似于未卜先知。在这之前,这种红黑色的微光只出现过寥寥数次,但每一次,无不灵验。简单说来,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表示石敬明会带来巨大的危险。这种危险,不是指现在,而是指将来。这种危险,未必是直接的,更大可能是间接的。换句话就是,并不是石敬明想要杀江谖草,极有可能因为石敬明做了什么,从而导致江谖草陷入到巨大的危险当中。这个,才是汪众提议替狗下场的真正原因。逆反对方预期,然后顺藤摸瓜,是找到危险源头的不二法门。对此,汪众已经屡试不爽。还有一个多月呢,直到现在,汪众也没能搞清楚,真正的危险来自哪里。云梦号的事情,只是一个意外,一段插曲。孔武他们也是苦无头绪,老头这才让他回来的。水来土掩,兵来将挡,有时候跟坐以待毙没有分别,那不是汪众的行事风格。单说江谖草在工作上接触到的各种新人物,已经不少,再加上各种各样的路人,简直数不胜数。汪众没法一一去查家底,无时无刻保持警惕,更是非常费神劳力的事情。所以,溯本清源才是王道。那样的话,且不说可以提前结束任务,起码当危险来临的时候,能够有些准备。这些,没必要说给江谖草听。回到酒店,黄静怡不在,汪众就想跟着进房间。江谖草转身挡在门口,拿手按在门后,不让门再打开大些,意思表达得非常清楚。“你不是有枪吗?”汪众摸了摸鼻子,给江谖草冰冷的脸色弄得有些尴尬。江谖草缓缓说道:“我不喜欢房间里面有男人的味道。”“真有意思啊!”汪众不无讽刺地笑道,“闻香识女人我见过,闻味知男人倒是头一次。”一边说着,汪众一边往外退,完全没兴趣强闯。进去检查只是想着省些力气,不进去也没问题,打开金眼就可以。回房间前,汪众特地叮嘱了一句:“我没收你钱的,所以发现危险,你最好主动点找我。”就在隔壁房间,大事出不了,但小伤小痛什么的,没有办法百分百避免。汪众返回房间,洗洗就睡了。他弄了几个微型报警器,一般人很难看到,全部躲过,更是笃定没有人可以做到。等报了警,再看情况,没有声响,只管睡到天明。可是,十二点刚过,江谖草的房间就有一阵异动。几分钟后,江谖草连衣服都没换,直接出了房间,来到酒店门口。外面正在下雨,而她却全然不顾,眼看就要一头扎进雨水当中,突然有只大手拦在了她的前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