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超神透视高手  >  第27章 出事

第27章 出事

2973 2018-05-28 20:12:00
江谖草对汪众的处理方法也有意见,但此时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小姨恨不得她冲汪众发火呢,现在追究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复杂。冷冷地看了汪众一眼,她就离开了。“谖谖,你怎么能这样说啊?”李靖娴追到外面,想要喊住江谖草,“谖谖,你听我解释,你等等我啊!”突然,敏感地觉察到有目光落在身上,她停下脚步,警惕地转过身来,双手护住胸口。“看什么?滚开!”面对汪众,她就理直气壮得很了。汪众只是还没来得及收回目光而已,根本不是在看李靖娴,顿时便收了回来,对李靖娴的质问充耳不闻。还是专业点吧,反正解释是没用的,毕竟不看也看了。“哼!你别得意!我,我还是试出你了的,只是谖谖太天真,不相信而已,你不要太得意!”李靖娴一边骂道,一边走出房间,“我不会让你白看的!我们走着瞧!”“等等,不白看,我给你钱。”汪众给李靖娴骂出了些火气,忍不住回了句。所有难听的词汇全给这女人用了一遍,即便是泥菩萨,此时都要生起三分火气来了。诬陷人诬陷得如此理直气壮的,汪众还是头一回见。这女人是光长四两肉忘了长良心了吗?听到汪众这话,李靖娴趔趄了下,差点摔地上去。“你!”李靖娴转身恶狠狠瞪着汪众,却见汪众面无惧色地望过来,到嘴边的话,愣是没敢再骂出来。“怎么?开个价?”汪众嘴角勾起一个弧度,冷嘲热讽道。李靖娴气得直跺脚,骂道:“开你个头!不要脸!”说完,她忙不迭跑开,回了江谖草的房间。汪众长舒了一口气,走回去把门关上,这女人除了脑子不行,脸蛋跟身材都是没得说的,刚看过那样刺激的画面,再盯着她那张粉脸看,实在很难不遐想连篇。“应该是太大的缘故,后面那背带都支撑不住了,嗯,自己的力度掌握一直很好的。”他摇晃着脑袋走回房间,喃喃自语,打算完全把责任推卸掉。那边,江谖草并没有强硬地赶人。不得不说,李靖娴对付江谖草真的很有一套,苦情戏码加上眼泪攻势,再次让江谖草招架不住,败下阵来。汪众没兴趣知道李靖娴是因为什么才答应帮江父江母这忙的,平复了心情后,他随即立刻投入到工作中,展开了对柳妙婉的调查。先是在网上查看各种新闻报道,随便搜就全是,却真假难辨,各种说法都有。不过,他要的不是真相,只要足以让他了解完全柳妙婉的背景即可。正想试着通过国安的渠道再深挖一下,孔武的人发来了回音,记者的事情已经调查清楚。确确实实是针对柳妙婉的阴谋,跟江谖草无关,是柳妙婉的前夫在搞事情。肯定了这个消息,汪众随即放弃深挖,打算暂且放到一边不做理会,让孔武的人都撤了。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柳妙婉再次进入了酒店。这一回,柳妙婉没有引来任何记者,酒店经理忌惮她的身份,也不敢拒绝给她登记,却警惕地陪同她上楼,防止下午的事情再发生。柳妙婉走出电梯,来到楼下,缓缓走到了房间门口站定。汪众看到这里,舒展开来的眉头再次皱了起来。因为,这个房间,就在江谖草的下面,虽说稍微错开了点,但绝对要算进入了危险区。纵使在柳妙婉的身上以及包包里面都没有发现任何武器,汪众也还是不敢大意。形势突然变得有些复杂,先是李靖娴,现在又来了个柳妙婉,让汪众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酒店经理当然不可能跟进房间,接下来就全靠汪众自己了。隔壁房间,江谖草跟李靖娴正在吃宵夜。汪众隐隐觉得有什么不对,却忽然间又被下面的柳妙婉牵扯了注意力,这女人躺床上做了个手势,砰砰地朝上面射击。再次查看柳妙婉的微光,没有看见危险的颜色,才让汪众暂时放心下来。电视机旁边,被他从保安那里顺来的对讲机,这个时候传出了声音。“三楼205出事了,有人食物中毒,赶紧派人去看,该死的沙拉!”沙拉?不好!汪众一个猛子,闪电般冲出房间,终于知道了哪里不对劲。他们之前从来没有叫过宵夜,这个沙拉是李靖娴叫的,他并没有检查。该死的沙拉!一脚踢开房门,江谖草已经吃了一口,正在往嘴里送第二口。被踹门的声响吓到,停在了嘴边。汪众根本没有时间解释,窜过去直接把调羹打掉,然后拉起江谖草,双手勒在那条小腰上,猛地向上提,试图催吐,叫江谖草把吃进去的沙拉吐出来。“啊!你要做什么?”李靖娴也是吓坏了,完全看不懂汪众在做什么,就要冲过去阻止他,“快放开谖谖!”连续提了几下都没反应,汪众已经很急躁了,见这女人还要碍事,顾不上怜香惜玉,直接把她推飞。“啊!痛死我了!”汪众一边继续努力,一边提醒江谖草配合,急道:“快吐出来!刚才的沙拉有毒,全吐出来!快!”江谖草反应过来,试了一会儿,却毫无进展。汪众发现江谖草好像没反应了,脸色大变地将她的娇躯板过来一看,那张俏脸已经惨白一片,连嘴唇都白得吓人。糟糕!汪众一边懊悔应该直接抠喉咙的,一边忙不迭点了几个穴道,护住江谖草的心脉。“没事的,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汪众扛起江谖草,直接往外跑,冲向距离最近的医院。他没想过对方会下毒,手上没有解药,算是一大疏忽。该死的混蛋!“我的女人也敢动,我会查出来你们来的,一个也别想跑!”一道魅影穿梭在车水马龙当中,无数人被撞翻在地,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有些车子的前盖则被踩出了一个脚印状的凹坑,成了一宗宗悬案,从而导致多宗车主状告车企的诉讼纠纷。医院。汪众很久没有感到如此挫败了,幸好毒剂摄入量不多,并没有出大事。烟圈一个接一个地从窗户飘出,嘴里叼着的,已经是第二包的最后一根了。兜里的手机震动了下,他拿出来直接放到耳边,轻声问道:“有消息了吗?”“厨师已经跑了,暂时没找到人。”孔武也是压着怒火说道。汪众把烟掐掉,建议道:“你派人过来守着,我去查。”“汪众,我明白你的心情,但是……”孔武没把话说完,就把汪众打断了。只听他冷笑一声,说道:“不!孔叔,你不明白!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明白。”后面还有半句,汪众没有说出口来。明白的人,都已经死了。孔武却不难从汪众的话语里嗅到危险的气息,顿时急道:“汪众!你别忘了你现在是在哪里。还有,你曾经也是一名军人!有些规则,是要誓死维护的!”顿了下,他缓和语气,又道:“你应该能够猜到的,就算找着,也没有用了。”汪众深呼吸了一口气,想要找烟,却发现烟盒空空,烦闷地狠狠地地上踩了脚,道:“孔叔,你想说什么?冲我来的?”“这种毒剂,你觉得是普通人能够弄到的吗?”孔武不答反问道。听到这话,汪众渐渐冷静了下来,脑子恢复正常运转。下毒这种方式,他并不是完全没有考虑过。酒店的食物运输清单,汪众每天都会检查,包括人员的变动情况。而且,同样的沙拉一度放在过他的面前。这样缜密的防御下,还是让江谖草中了招,毒剂的特殊性,无疑起了非常关键的作用。“不可能是冲我来的。”汪众摇了摇头,否定了这种可能,“沙拉不是我点的,而且要是给我准备的话,这种程度恐怕还是骗不过我的。”“那就是他们知道了你的存在,否则,应该会采取更直接的方式。”孔武相信汪众的判断,提出了第二个猜想。毒剂带有试验性质,还不是非常稳定,这也是江谖草能够没事的重要原因。如此前卫的方式,是不稳妥的,带有赌博的意味。所以,孔武推断对方在顾忌汪众,并不是没有道理的。“有我资料的里面,就那么几家。”汪众不置可否,却是疑惑难解,“可是,为什么啊?”孔武知道汪众问的是什么,同样也带着不解道:“我掌握到的,全部给你了。”“孔叔,你是说老头子有事情瞒着你?”汪众挑了下眉头。“少给我耍滑头!”孔武一听就识破了,“你有本事,就自己问去吧!”汪众皮笑肉不笑地摸了摸鼻子,回道:“那就应该不是这里面的事了,孔叔,还是再查查吧。”江谖草,看来你很不简单呐。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