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超神透视高手  >  第34章 大傻子有大杀机

第34章 大傻子有大杀机

3012 2018-06-04 21:34:00
兴盛集团。“两位警官,慢走不送啊。”阿南礼貌一直挥着手,目送对方走进电梯,这才转身回到办公室,把门带上,来到晋鹏翔的身后。晋鹏翔站在落地窗,望着底下的车水马龙,有种高处不胜寒的感觉,叹了口气,道:“阿南,我已经被钉死在耻辱柱上,是吗?”阿南脸颊抽搐了下,强行安慰道:“老爷,至少现在江小姐相信你了,算是好的开始。”“好的开始?”晋鹏翔轻轻摇头,否认道,“她从来都不相信我,这或许就是我相信她的原因吧。她现在,只是快要走投无路,又或者想通了,不较真了而已。”阿南赶紧又说道:“老爷,还有董事会。”“阿南,你还是不明白吗?”晋鹏翔说出这话的时候,脸上并无不悦,反而是嘴角勾起了一抹微笑,“他们关心的,只是商业利益跟法律风险而已,无关相信的。”阿南低着头,就知道自己不该拿自己完全搞不懂的东西来说事的,犹豫了下,硬着头皮说道:“少爷那边,要不要派人盯一下。”晋鹏翔摆摆手,轻喝了一声,道:“阿南,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以前那套,赶紧扔干净了。以后这浑小子再敢来,直接轰走,敢强闯就报警!靠他收买那两个人掀不起风浪来!”“是,老爷。”阿南点头遵命,停顿了下,又道:“老爷,遗嘱的事情,是不是要跟少爷说一下。”“不用!那是我的钱,不需要经过他的同意。”晋鹏翔决然道,“我没有这个儿子!”楼下,谭煜婷很是不甘地走出大门。胡剑彪看了眼谭煜婷的脸色,想起来的时候,转移话题道:“队长,这事太奇怪了。都这么大了,老子教训儿子,还用打的?”“一点不奇怪!”谭煜婷螓首微摆,“不过是在演戏给我们看,知道我们快要抓住晋志宏的马脚了,要把他往外摘!”胡剑彪想了下,觉得这种可能性也是存在的,但好像有些牵强啊。起了话头,谭煜婷自顾自往下说,道:“汪众是他们的外援,搞不好,会让他接手,当个傀儡什么的。”“啊?”胡剑彪发现自己完全跟不上了。谭煜婷却觉得逻辑严谨,没有毛病,继续分析道:“河西区那家金店的作案手法,跟上个月那两宗是一模一样的,我们都上了这混蛋的当,要不然说不定能提醒河西分局的。”“额…”胡剑彪不知道说什么了,心说把这事也往汪众身上推,真的没有问题吗?他思索了下,提出不同的看法,道:“队长,难道没可能是江小姐来找兴盛谈生意的吗?”谭煜婷扭头看了胡剑彪一眼,嗤笑道:“以后有话就直说,你觉得我想岔了是吧?我不是没想过你说的可能,但你想过江谖草的家世背景吗?江家是做什么的?”胡剑彪挠了挠头,没敢承认。“江家是不可能允许江谖草做兴盛集团的生意的,那会给他们的政治前途抹黑!除非,是那个臭流氓撺掇的!”谭煜婷肯定地说道。胡剑彪试探着问道:“可是,队长,你想过汪众的身份吗?那,不是造假吧?”“当然想过!”谭煜婷急急地回道,“国安怎么了?你以为兴盛集团这些年无数次起死回生,每回都能化险为夷,是为什么?”胡剑彪顿时脸色大变,却是压着声音说道:“队长,你不会是怀疑,就连国安内部也被腐蚀了吧?这,这怎么可能?”“怎么不可能?只要它的保护伞往上窜得足够高!”谭煜婷非常肯定地说道。胡剑彪没法往下接了,这越说越离谱。唉,希望队长是对的吧,而不是因为受到莫局那件事情的影响才胡思乱想的。三环外,半山别墅。晋志宏趴在舒服的大床上,退下裤子,后面有俩护士装扮的女人在帮他擦药。床头,一刀疤男捂着肿胀的脸颊,含糊不清地问道:“少当家,这事怎么弄啊?”“什么怎么弄?绝对不能让那女人插一脚进来!”晋志宏大声骂道,却冷不丁被戳了下,发出一阵怪叫,“你们想死是吧?只有我能弄你们后头,你们敢弄老子?”两个女人连声道歉,表示待会就去洗干净给晋志宏弄回来才算完事。刀疤男扭头看了眼那俩小妞的身材,一阵心热,咽了口唾沫,转回晋志宏的脸上,为难道:“少当家,可是那小妞有个这么厉害的保镖,不大弄啊?”“你能不能用点脑子?”晋志宏厉声骂道:“打不过不会想办法先把人弄走吗?”“少当家,你的意思是,要动他们了吗?”刀疤男眼睛微亮,明白过来。晋志宏眯起眼睛,沉声说道:“事情都过了那么久,可以肯定那个老不死的应该没发现。这时候不动,还等什么时候?当我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吗?让他们给我办事!”“是,少当家,我这就去。”刀疤男得令退出房间,关上门前又不禁看了眼那两个大屁股,只希望等晋志宏扔给自己的时候,别给他玩坏了都。餐厅。张闻看着黄静怡,用一种奇葩的方式表明了自己是个有钱人的身份。那边,一家三口都是外国人,听不懂张闻先前的话,找服务员激烈地理论着。“开酒啊,楞什么?”张闻嚷嚷着让服务员赶紧把红酒打开。服务员有些发愣,不知所措地问道:“那个,先生,你是都要这个酒吗?要几瓶啊?”什么?张闻一听这话,顿时又激动地站了起来,怒道:“你什么意思?是不是查了我的卡的余额?发现我钱多,现在想要讹我当冤大头是吧?还要几瓶?你当这拉菲是果汁呢?”汪众看不下去了,再这样闹,这饭就没法吃了,不带任何感情地说道:“这个酒,十万块,能买好多…箱呢。他是问你,真要唰十万块的这酒吗?”“好多箱?”张闻先是一怔,然后转向汪众,讥笑道:“小子,你不懂就别装懂好吗?你以为这是普通红酒呢?这是拉菲好不好?拉菲!法国那个,懂不懂?”江谖草这时也是坐不住了,看着服务员,笑着说道:“这瓶酒,还给他们吧。他们的单,算在我账上。然后,我们来瓶什么?”见江谖草转向自己,汪众轻声说道:“他们主厨应该是来自波伊雅克,估计偏好拉图酒庄的。”江谖草会意,重新看向服务员,礼貌地笑道:“拉图尔,正牌酒就行,应该有吧。”“有的,小姐。”服务员长出了一口气,他最讨厌张嘴闭嘴就是拉菲的客人了,把拉菲当矿泉水啊,是个餐厅就会有。“那行,你先去吧,我们先看菜单,把酒醒着。”江谖草优雅地让服务员先退下。那边,张闻要张嘴,被黄静怡喊停了,道:“你给我闭嘴!还嫌不够丢人吗?粗鲁至极!”黄静怡这时已经能够分辨出来,外调的事情,不是汪众所为,对张闻刚才的行径非常看不上。张闻愣了下,随即尴尬地起身,强忍住怒火道:“不好意思,我去个洗手间。”等张闻走了,汪众扭头说道:“现在,看出来了吗?还跟我有关系吗?”黄静怡翻了个白眼,把脸转向一边,郁闷地嘀咕道:“那就奇了怪了,不是这个混蛋,难道是公司总部真看上我了吗?要把我重点培养?”听到这话,汪众彻底服了。江谖草看到汪众的表情,也是不禁觉得好笑,却也不好跟黄静怡说白了,毕竟没有证据,要搞错了,以黄静怡的性子会闹出大乱的。如果她跟汪众没有猜错的话,黄静怡调动的事情,背后肯定是张闻在搞鬼。是与不是,等张闻回来就差不多能知道。张闻设了这么大一个局,总不能真让黄静怡这只傻鸭子飞到港岛去,那他也是吃不着的。所以,等会儿,肯定是要发起总攻的。汪众跟江谖草想的出入不大,但他并不关心事情的进展。虽然不关他的事情,但是黄静怡远去港岛,对他的工作,绝对是百益而无一害的,他乐见其成。等他们都点好了,张闻也从洗手间出来了。脸色转缓,一边笑着走回来,一边拿纸巾擦着手。汪众下意识地觉得有些奇怪,却也没太留意,只见张闻擦完了那张纸巾,似乎还没擦干净,伸手向下探去,那里,纸巾的一角从裤兜露出来。一切,都显得很自然。直到张闻把手伸进裤兜,气势瞬间变换。这时,张闻正好回到了座位的旁边,汪众的身侧。一道寒光泛起,划破了餐厅的安详。汪众反应不慢,却还是错过了阻止的机会,只能下意识地躲避。那张从裤兜里掏出的纸巾之中,包裹了一把凶器。匕首短小,却是锐利十分,而且速度奇快。刺杀的目标,不是在座的别人,赫然却是汪众!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