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超神透视高手  >  第11章 几年

第11章 几年

3037 2018-05-03 20:24:00
眼见无力阻止,阮金永愤怒地想要转回到汪众的身上。两颗手雷而已,还不至于将炮艇整个炸掉,杀死汪众,便是可以免得他再捣乱。可是,当阮金永想要再找汪众的时候,却只能看到一朵溅起的水花了。汪众趁着前冲的去势,一头扎进了水里。“嘭~”这个时候,手雷落在炮艇上,准确无误地落在炮台附近,伴着凄惨的叫声,发炮功能暂时瘫痪了,一片火光远远地传了出去。这艘炮艇,正是属于阮金永的。“啊!给我打!追!”阮金永给气得要发疯,举起手里的枪,猛地朝汪众落水的地方持续发射。他带着兵团的人想远处追了过去,自以为摸清了汪众逃跑的思路。“阮!给我回来!”马斯克在炮艇上看到阮金永愚蠢地带着人追了出去,大喊了一声,当下想要骂娘。随着阮金永他们的离开,岸上看肉票的人少了一半,分分钟要出事的。仿佛为了验证他的担心,一个受伤了的家伙刚爬到岸上,突然拔枪相向。砰砰!原来,这人不是阮金永他们的人,却正是阮金永他们要追的汪众。“砰…”短促又密集的枪声响起,无一不是点射,要么一枪正中眉心,要么打得手上失去了战斗力。“不要动!海军来了!你们马上得救!”汪众一边躲避着子弹,一边不忘提醒那些人质,千万不要心生逃跑之意。万一激怒了海盗,保不齐会将他们全都击杀在此的。毕竟,他们没有汪众的躲避能力,分分钟要中弹身亡。饶是汪众,也被两颗子弹擦伤,才幸运地遁入树林当中,成功逃脱。回到江谖草她们的藏身之处,通知她们准备离开,话没出口,海面上巨响骤然传来,那是炮轰的声音。显然,海军收到了他发的“信号”。轰中了那艘被手雷炸过的炮艇,紧接着又给另一艘炮艇示警了两下。江谖草给汪众把新老伤口都包扎好后,才慢慢地朝着岸边走去。海军成功登陆,一举拿下了所有海盗,解救了人质,正在清点人数。看到汪众四人,崔国华等人松了一大口气。崔国华迎上前去,笑着问道:“你是笑脸先生吧?”汪众嘴角轻轻扯动了下,故作疲倦地回道:“嗯,我需要休息,麻烦给安排一下。”说完,汪众就闭上了眼睛。崔国华看到汪众身上的挂彩,不敢怠慢,马上去喊了军医,然后安排房间给他跟江谖草休息。躺在军舰上,也就没有什么危险可言了。洗了个澡,让军医处理好伤口,汪众直接躺下,以需要充足休息为借口,谢绝了任何人的来访。江谖草领会了他的意图,很好地充当了挡人的角色。坐在对面床铺,望着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庞,江谖草觉得自己庆幸无比,要不是因为汪众,她说不定会出事的。过去几日的点滴一一浮现心头,让这张脸庞深深地刻进了脑海里面。甲板,崔国华等人聚集在一起。“老大,查到了没有啊?”雷安心急地撞了下故作深沉的崔国华。崔国华先是点了点头,随即又摇头开口道:“查到是查到了,但……S级啊。”“S级?高级机密吗?”一旁的少女轻松地应了声,似乎早有所料,“这么说,笑脸先生是好人呢。”崔国华苦笑地摸了摸鼻子,“少说也曾在神秘部队待过一年以上。”“离开了,属性就可能变质!”雷安发表了不同意见。雷琳扭头瞪了眼雷安,叫他把后面的话生生咽回了肚子里面,“哼!你变质了,人家都不会变!要不是他,我们都得玩完!还有陈老……”“雷琳说得对,这事就到此为止吧。”崔国华嘴上这样说着,心里默默记下了那个名字。雷安坚持己见道:“他要不是有猫腻,为什么躲着不见人?那点伤,以他的能耐,不至于那样的。”崔国华转向雷安,示意后者不要再往下说了,“他没有躲着,他就是不想见人,意思表达得很明显。他不归你我管,我们有我们的任务。”江海市。军舰停靠在港口,获救的人质有序离开。下了军舰,汪众迅速离开港口,直奔一个老旧小区。如果无人揭晓,恐怕谁也不会想到,当年那位威名赫赫的老人会住在这样一个普通的小区里面吧。对面楼,有一个隐蔽的暗哨,相当专业,要不是汪众眼力异于常人,还真难发现得了。来到三楼,看了眼对门,下面的门缝经过了特殊处理,显示着里面也有一组保卫。这就有些欲盖弥彰了,应该是蓄意为之的,作为一个警示。“进来吧。”手举到半空,声音就从屋里传出来。汪众苦笑了声,推门走进去,只见老人正坐在客厅看电视,没有放声音,像看默片一样。“跟他们说过了,不肯走,是你孔叔安排的。”老人没有转头,慢悠悠地吐字道。汪众坐到旁边沙发,拿起遥控器打开声音,话语同时响起,“是你先为难孔叔的,由不得孔叔不这样。”“我为难他?我那是为他好!”华老依旧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机荧幕,面前的拐杖抬起又落下,“跟着我有什么好的,没几年了。”汪众不觉得孔武也是这样想的,心道他应该更想陪老人道最后一刻吧。至于前途什么的,孔武从来都不在乎。似乎猜到了汪众的想法,华老叹了口气,“你们这些小年轻,现在不知道抓住机会,等别人上去了,又要骂人家干不好!”汪众不接这茬,转回先前的话题,“这么多年了,也是为了我好吗?”“臭小子!去了几年国外,良心叫狗吃了不成?”华老貌似激动地转过了身子,“你是我养大的!我还能害了你?”汪众不吃这套,先前已经吃过两次亏了,翻了个白眼,“能好好说话吗?我不是你的下属。给我答案吧。”华老收敛脾气,难得放松地靠着沙发,闭上了眼睛,“你要是我下属,事情就好办多了。时间没到呢,好的不学点回来,想要诓老头我吗?”唉!沉默半响,汪众徐徐起身,留下来只会徒增尴尬。“任务还没完成,你不要再擅离职守了。”华老的话语在身后柔声传来。汪众停在门口,欲言又止,终究问出了口,“几年?不准的吧,毕竟我……”“放心吧,到时候会叫你尽孝的。就算有意外,你也能得到你想要的答案。”华老身体微微颤抖了下,“孩子,那是你的命。而这,也算是我的命。”市区,江海国际大酒店的酒廊。回家见过父母报了平安,江谖草转头就偷溜出来见黄静怡。黄静怡拉着江谖草的双手,不禁埋汰道:“那个男人多事吧,要不然你也跟我一样,早就回来了呢。”“他是孔叔请来的,应该是不会错的。是我们错了,听他的话就很好,不回头就不会出事。”江谖草螓首轻摇,不同意黄静怡的说法。听到这话,黄静怡顿时嗔道:“好你个小草!你这是在怪我咯,可那是我的传家宝啊!”江谖草托着下巴,笑而不语,就这样看着黄静怡。她不后悔陪黄静怡回头去找传家宝,却也不会责怪汪众。对汪众,她心里只有感激。“喂!小草,你这样看着人家做什么?看你这个失魂落魄的样子,不会是被他把心偷走了吧?”黄静怡不满地碰了下江谖草的酒杯。江谖草还是不说话,只要张嘴就会给黄静怡借题发挥的。黄静怡得不到安慰,只好放弃,泄气地承认道:“好啦,小草,是我错了行吧。都是我不好,差点让你出事了呢。”“本来就是你的错,能不能有诚意点?”话语在身后乍然响起,把黄静怡惊得从高脚凳栽了下去。腰后被什么猛地撞击了下,力度正好,帮助她重新维持好平衡,稳稳地坐好了身子。缓过了劲,黄静怡第一时间转过娇躯,“你是鬼吗?走路不知道发出声音的。”汪众找调酒师要了杯马丁尼,转身走向那边的卡座,“发出声音好叫你再踢我一脚吗?不好意思,现在的我伤不起,下次再品尝你的丝袜美腿吧。”江谖草不顾优雅地跳下高脚凳,拿着酒杯追上汪众,“你怎么了?要不,喝我的吧?”“没事,美人当前,不喝已经醉了,不会喝多的。”汪众谢过江谖草的关心,抬头就喝了一口。酒过喉头,微辣的感觉,方才让汪众好受了些,恢复到职业的状态。江谖草施施然坐到汪众的旁边,“我还会有危险吗?”汪众去而复返,不用说也是冲着自己的。“也许吧。”汪众点点头,感觉跟聪明的女人说话就是省力,挑眼看向徐徐走来的那双黑丝长腿,“接下来的一个多月,我会经常看到她吗?”一个多月么…江谖草心头闪过复杂的情愫,顺着汪众的视线望过去,却是看到了一个男人。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