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超神透视高手  >  第41章 介入调查

第41章 介入调查

3032 2018-06-12 20:58:01
门被打开,谭煜婷便是不再嚷嚷。汪众扭头看了眼,随即挡在她的身前,看着谭煜婷,一字一句道:“我会带她过去的,坐你们的车,你们最好不要动手动脚的。”这时,黄静怡才幽幽地醒过来。跑出来又叫又喊,惹得谭煜婷当下不高兴了。“汪众!你不要太过分了!惹急了我,信不信我连你一起拷了!”谭煜婷咬牙切齿地说道,把对黄静怡的不满也撒到了汪众的身上。汪众不为所动,冷冷地回道:“谭警官,我想你要搞清楚一点,我不是在提建议!”“你!你这个混蛋!”谭煜婷摸了下枪套,反应过来枪没了,就要直接冲向汪众。好在胡剑彪提前觉察,当下拦住了谭煜婷,压着声音说道:“队长,先把人带回去最重要,这些细枝末节管不了那么多的。”等胡剑彪劝好了谭煜婷,身后,江谖草也安抚好了黄静怡。黄静怡还是不放心,发火地拽了下汪众的胳膊,好像这是汪众的失职一样,气呼呼地说道:“姓汪的!要是小草出了什么事,我第一个不放过你!”“只要你不跟着来,什么事情都出不了。”汪众没好气地回道,“还有,一大早的,你穿成这个样子,我才第一个不放过你!”顺着汪众的目光,落在自己的睡衣上,黄静怡顿时啊的一声,羞红了脸慌忙跑出房间里面去了。江谖草苦笑地摇摇头,来到汪众的身边,柔声道:“你就不能大人不记小人过啊?她就是一孩子。”“你知道我的眼睛有多厉害的,光是这样,已经算是宰相肚里能撑船了。”汪众无奈地回道,除了两个点,其他什么也没看到啊。听见汪众这话,江谖草想起汪众的体贴,恐怕是因为看见她在洗澡才拖延一个小时的吧。意识到了这点,她的脸颊瞬间浮起了两抹红晕。原来,真正走光的,不是黄静怡,是她自己啊。“磨叽什么呢?汪众,我警告你最后一遍,你不要太过分了!”谭煜婷极力地压着火气,看不得汪众跟谭煜婷一副不把这案子当一回事的模样。胡剑彪见状,也是上前催促道:“汪众,一个小时都过了,真的不能再拖了。”江谖草接过话,笑着回道:“警官,我准备好了的,现在就可以跟你们走,不会为难你们的。”嘴上说得轻松,可是走到楼下大厅,尤其上了警车,她就感觉自己心里其实一点都不笃定,即便非常肯定自己是清白的。扭头看了眼,始终陪在自己身边的男人那张侧脸,躁动不安的情绪才得到安抚。她很清楚这是一种致命的依赖,但是此时此刻,自己需要这种依赖,甚至想要一直依赖下去。通过汪众频繁地嘴上找谭煜婷的麻烦,江谖草知道了事情的起因,心里越发笃定。她杀了李子扑?这真的是天大的玩笑,从昨晚回来到今天早上去健身房前,她就没有离开过房间一步。奈何,摄像头昨天给猴子弄坏掉以后,还没来得及修好。所以,酒店的监控录像是不完整的。虽然酒店的所有出入口都没能拍到江谖草,但是她房间情况的监控缺失,就成了一个似是而非的疑点。光凭这个,江谖草的不在场证据便不能算成立。遑论,除了黄静怡这个跟江谖草利益相关的人以外,本来便没有其他人证。通过监视对江谖草的审问,汪众知道了更多的信息。之所以批准拘捕令的申请,原因有两个。第一,在案发现场,也就是李子扑的房间里,发现了江谖草的指纹。第二,李子扑的日记本里,出现了江谖草的名字。笔迹经过鉴定,是李子扑的,不会有错,上面是这样的两句话——江谖草?要害我?换做绝大多数人,看到这两句没头没尾的话,第一反应都会下意识把那中间的问号去掉,把两句话,变成一句话。那就是,江谖草要害我?有了这句话,再加上发现的指纹,理所应当,江谖草成了首要嫌疑人。随着第一阶段审问的结束,以及律师的到场干涉,律师陪同下,汪众在审讯室里见到了江谖草。“事情,我都知道了。”汪众一上来就直截了当地说道。不知道怎么的,听到这个话,江谖草的紧张情绪瞬间荡然无存。剩下的时间,交给律师。到了规定时间,汪众才离开审讯室。因为“证据确凿”,无论律师如何努力,警方都不予保释。这是汪众最为头疼的,他没法一直在这陪着。一来,谭煜婷不会允许,再者,他必须去查清楚真相。案子到了这种程度,律师再厉害,也作用有限。最好的结果,也就是能够争取上到最高审,但结果还是不会好的。在这个漫长的过程当中,江谖草将会被羁押,事情将会变得非常复杂。羁押期间,对杀手来说,无疑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上次投毒背后的人,现在依旧没有半点头绪,让汪众想不担心都不可能。好在,孔武还是可以帮上一些忙的。“什么?顾问?他?”谭煜婷见胡剑彪带着汪众走进办公室,正要发火,看到胡剑彪递过来的文件,猛地要跳起来。谭煜婷怒火攻心,就要把文件给撕了,大声骂道:“混蛋!王局他疯了吗?”胡剑彪及时拦住,苦着脸道:“队长,王局刚走,我们还是小声点骂吧。”“滚!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开玩笑?”被这样一搅和,谭煜婷的情绪稍微好了些。骂完胡剑彪,她立马转向汪众,正想说些什么,却叫汪众抢了先。汪众平静地说道:“谭警官,拼颜值比身材,我甘拜下风。但是论脑子,你还真的没法跟我站一块。”“你……”谭煜婷张嘴刚要骂人,又被汪众的话生生堵住了。“现在已经过去了几个小时,你为什么还没有派人搜查江谖草的酒店房间?”汪众不带任何感情地问道。顿了下,他又说道:“我们来做个假设,如果,万一,江谖草是冤枉的,那么,现在出现在酒店房间里面的证据,还有用吗?监控失效,没人能够确定有没有第三个人进入过房间的,不是吗?”谭煜婷正想让胡剑彪带人去一趟酒店房间,听到这话,当下把话咽了回去。一来二去,她感觉自己好像被汪众戏弄了似的。她愤怒地吼道:“混蛋!你到底是想让我搜查,还是不想我搜查房间?”一时之间,谭煜婷没了主意。汪众淡定地拉了把椅子坐下,不紧不慢地说道:“当然要搜查,万一,嗯,我说的是如果,江谖草是无辜的,那么这个新出现的证据,就是栽赃。要栽赃江谖草的人,会是谁?又还能是谁呢?通过这个栽赃的证据,是不是可以顺藤摸瓜啊?”谭煜婷再没脑子,听到这个分析,也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了。而且,汪众话里话外都没有试图阻碍搜查的意思,这里面便是说明了很多。“还愣着做什么?赶紧带人去搜查酒店房间啊!”谭煜婷扭头喝道。胡剑彪得令,忙不迭冲出了谭煜婷的办公室。汪众已经发短信告知黄静怡,拍完照片以后,第一时间离开。没错,他就是在引对方上钩。虽然离开酒店的时候,他还不知道更多的信息,但是不难想明白整个事情。不是江谖草做的,却有确凿的证据,不是陷害,还能是什么?“现在,我可以胜任顾问一职了吗?”汪众先兵后礼地问道。谭煜婷张嘴想说不可以,但实在说不出口,最后冷哼一声,冷冷说道:“少给我得瑟!别以为你有点小聪明,就可以当刑警了,就可以办案子了!我查过的案子,比你吃过的饭还多!”“是吗?我一顿要吃三大碗饭,每天三顿的话,就是六碗。所以,你平均一天能查六件案子?真是神探!华夏第一神探啊!”汪众讥笑地说道,还不忘鼓起了小掌。“你……”谭煜婷一下子就给呛住了。汪众并没有见好就收,继续冷嘲热讽道:“说话不过脑子,当刑警如此不严谨,你如果真的查过很多案子,那我们这些普通老百姓才是要遭大难呢!”谭煜婷这下长了嘴,却愣是什么都不敢往外说了。缓了好一会儿,她稍微平复了情绪,才强自镇定地说道:“即便是这样,你也不能就说江谖草是冤枉的。”“嘴巴长在我身上,我为什么不能说?”汪众无赖地回了一句,随即道,“我只是还证明不了而已。”“废话!”谭煜婷气咻咻地回怼了一句。汪众眯起眼睛,打量着那张俏脸,说道:“我已经跟你解释过了,希望你不要再针对我,更不要把这种情绪放进这个案子里面。”谭煜婷听不得汪众这种教训人的语气,当下驳斥道:“你解释什么了?你说的那些,只是你的片面之词,你解释过我就要相信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