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超神透视高手  >  第12章 近身保镖

第12章 近身保镖

3032 2018-05-04 20:24:00
除了黄静怡,在她的身后,一个男人也正在朝这边走过来。男人的目标,俨然是江谖草。在男人的身后,那圈微光是黄色的,代表着无比强烈的占有欲。另外,还掺杂了别的颜色,只是眼下并不显眼。江谖草一时间不知道汪众问的是谁,没等她回答,男人跟黄静怡就都走到了跟前。“谖谖,你果然在这里啊。”男人没理会被吓到的黄静怡,把目光直接落在了江谖草的脸上。进去的路给男人挡住了,黄静怡有些无奈,瞪了汪众一眼,警告他老实点,然后从他面前穿过,坐到了江谖草的另一边。江谖草没有抬头去看,举着手里的酒杯,目无焦点地看着,声音清冷地回道:“方国器,别说得那么罗曼蒂克。你再次侵犯了我的隐私。”语气并未刻意加重,但是个正常人都能听出来,冰冷之中含着薄怒。方国器的脸色瞬间微变,眼角的余光有意无意地扫了下黄静怡跟汪众,随即调整好心态,尽量让自己的话语听起来真切一些。“对不起,谖谖。我为此在这里给你诚挚地道歉,保证不会再有下一次了。”后面还带有话,却给江谖草掐断了:“你上次虽然没有这样说过,但是好像也是这个意思吧。”顿时,方国器感觉脸颊火辣辣的生疼。换做别的女人,这会儿他早就要翻脸了。可是,江谖草不行。至少,在把江谖草娶回家,彻底控制住之前,只能忍着。方国器强行挤出了一丝苦笑,腆着脸说道:“谖谖,这次事出有因,伯父伯母他们,真的很担心你。刚刚出了那样的事情,大晚上的,一个人在外面,实在不安全。”“方国器,这不是你应该管的事情。你完全可以不接他们的电话。”江谖草冷冰冰地回道,丝毫没有看父母的面子。闻言,方国器换了副口气,皮笑肉不笑地说:“谖谖,下次我会考虑你的建议的。今晚,我们先回家好吗?我现在就送你回去吧。”这时候,汪众听不下去了。没来由的,只听他擅自做主地说道:“她今晚不回家,就住这酒店了。”江谖草怔了下,显然没想到,却也不否认,把酒杯放在唇上,算是默许。见状,方国器才是转向了汪众,第一次拿正眼看他,厉声质问道:“你是谁?”估计是在江谖草面前,有意维系良好的形象,话说得有些拗口。汪众同样没有去看方国器,望向抿嘴品酒的江谖草:“我是谁啊?”江谖草会意,放下酒杯抬起眼帘看了方国器一眼,“他是我的近身保镖。”汪众耸了耸肩,接过话道:“听到了吗?我是保镖甲,可以近身的那种。”快速喝了口酒,他又解释道:“不明白?近身,就是近她的身体。嗯,就是,住同一个房间,有必要的时候,甚至睡在同一张床上。”明明是专业的术语讲解,带上了痞气的语气,很难让人不想岔。不过,方国器心里再恼火,嘴上也还是压着,怒道:“说这么多做什么?还不就是一个保镖,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汪众放下酒杯,貌似被激怒了,霍然起身,却是说道:“说确实不是我的长项,我厉害的是做。江小姐,时间不早了,我们现在一起回房间做做该做的事情吧。”“不行!她必须跟我回家!”方国器被刺激到快要怒不可遏了,大声喝道、反应过来,他忙不迭缓和了语气,转向江谖草,劝道:“谖谖,伯父伯母,真的非常担心你的安全。我还是马上把你送回去吧,要不然他们今晚会睡不着觉的。”听得方国器要继续打亲情牌,江谖草厌恶地站起身,绕了一圈,从汪众的身后穿过,径直走向电梯。红唇轻启,冰冷的话语徐徐响起:“回到房间,我会给他们打电话的。从现在开始,我就长住酒店了,希望你不要再来打扰我的清静。”方国器迈出步子要去追,被汪众转身挡住,犹如撞在一面墙上,身体当下向后栽倒。要不是有后面的椅子给倚靠了下,已经摔地上去了。“江小姐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你如果再要挑衅,那我就要不客气了。”汪众扭头瞥了方国器一眼,随即跟上江谖草二女。方国器目送汪众紧跟着江谖草消失在电梯里面,那双眼睛充斥了怨恨。回到外面的车里,他终于忍不住了,愤怒地一通怒摔。发泄完了怒火,方国器冷静地下令道:“给我查清楚那个小子的所有一切!”“是的,方少,我会去查的。”马仔谄媚地给方国器递上擦手的毛巾,“可是,方少,总这样叫江大小姐这样……任性妄为,也不是办法啊。”本来是要说牵着鼻子走的,仔细斟酌了一番后,改成委婉的说法,相信方国器能够理解的。虽说方国器的目标是把江谖草娶回家,但如此低声下气地伺候着,就算结了婚也不会好受的啊。“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是,她的父母都拜她所赐,顺风顺水的,没有办法下手啊。”方国器也想叫江谖草知道男人才是一家之主,却苦于无计可施,“我正是看中了她这点。”江谖草当然是江海市所有男人都想娶回家的女神之一,可是让方国器费尽心思也要把江谖草娶到手,甚至不惜放弃整座森林的原因,并不是这个。而是因为,江谖草的父母不是父凭女贵就是母凭女贵,无一意外,节节高升。就连江谖草的闺蜜,黄静怡近来也是生意越发红火,大有跟江谖草齐头并进的意思。“方少,不搞那俩老东西,为什么可以试着搞搞别人?”马仔附到方国器的耳边,说了一通不知道什么。方国器听完之后,喜形于色赞道:“非常好,就照你说的去办,顺便找人先试试那小子。”酒店里,黄静怡跟连体婴儿似地缠着江谖草不撒手。看这意思,恐怕黄静怡也要留下来过夜了,这并不是汪众乐于看到的。“小草,这个姓方的,真是越来越讨厌了呢。不过,你知道他喜欢你什么吗?”黄静怡八卦地问道。江谖草完全没兴趣,纯粹不想黄静怡自说自话,随口应道:“什么呀?”黄静怡看出了江谖草的悻然,挽住她的手臂,嘟起了小嘴道:“因为你可以让他官运亨通,平步青云!”“照你这样说,我就是他的一个官梯呗。”江谖草语气里带着调侃,把这话当成了玩笑。可黄静怡却较真地紧了紧江谖草的手臂,嗔恼道:“真的啦,他叫人算过命的,你的命。好像,是一个什么穿青衫的道士,说你命犯地凰,百年一遇呢!”江谖草越听越觉得这是胡扯,命运之类的迷信她向来极为不屑。旁边,紧紧跟着却毫无存在感的汪众微微挑了下眉头,似乎被话语里的什么给勾起了不小的兴趣。回到江谖草早先订好的房间,进门前,汪众已经拿X光眼大致检查过了,并无危险,但为了谨慎起见,还是又来回检查了一遍,没有放过任何一个角落。这就是他说的,要做的,擅长的,应该做的事情。说是住一个房间,近身保护,即便江谖草同意,黄静怡也是不愿意的。江谖草让黄静怡下楼是给汪众多开一个房间,抓紧时间跟他开诚布公地说道:“一个多月?你是一个晚上都不愿意多待的吧?”语气恢复平日里的清冷,听起来,并不比对方国器要热情多少,直接拉开了距离。然而,这恰恰是汪众乐于见到的,没有感觉不适,也是不带任何感情地回道:“你也不喜欢我当你的保镖,不是吗?”先前的熟络,就跟在云梦号上一样,还是试探。“是的,因为我不觉得我现在还会有什么危险。”江谖草条理清晰地阐述了她的两个理由,“还因为,你很神秘,我看不透你,这种感觉并不好。”汪众发现回到江海市的江谖草才是真正的江谖草,比他想象中的要聪明,觉得有意思地打量了好一会儿那张俏脸,随即坐下,徐徐说道:“你只要相信我是专业的是最好的就够了。”江谖草微微颔首,表示这点她可以做到,轻声问道:“所以,你决定留下来了?”“你不是已经答应我的条件了吗?”汪众确实有过故意搅黄这事的念头,给这样近乎完美的女神当保镖,注定会是件麻烦事。所以,在酒廊,才会主动跟方国器起冲突。眼下,冷静下来,便是清楚了他其实没有选择。除了乖乖地听老头的话,想要其他办法得到答案,都不靠谱。江谖草没有否认,稍微解释了下道:“我本来也有意搬到酒店来住,只是那时候还没决定下来而已。”“好了,那些已经不重要。”汪众坐了下来,把一份文件推到江谖草的面前,“看看吧,有什么不对,或者需要补充的。”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