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超神透视高手  >  第19章 同样的微光

第19章 同样的微光

3050 2018-05-11 20:44:00
包厢里,江谖草攥紧粉拳。她似乎并不赞成汪众在这个时候出手,应该先躲开点把命保住了再说啊。可是,汪众听不到她的心声,纵使听到了,也不会顺从她的,义无反顾地伸出了手,摸在了阿飞的脑袋上。同时,他嘴里再次吐露出荷兰语。随着双管齐下,阿飞不再有脾气,听话地重新趴地上。而且,这一次,趴得更彻底。也不知道是汪众的命令,还是阿飞的调皮,干脆四肢舒展,贴也似地趴在了地上,摆出一个醒目的大字。“这,这……”场边的主持人,嘴巴哆嗦着,好半天才捋顺了舌头,“这个,这个厉害了,太厉害了啊。”他的声音强行把大家拉回到现实中来,不管心里多么惊讶,无论怎样难以接受,铁铮铮的事实摆在眼前,不信也得信。主持人清了清嗓子,还是没法好好说话:“那啥,阿飞它,看起来,好像很享受这个姿势啊,哈哈……”这哪里还是一场人狗大战啊,简直就是大爷遛狗给孙子看呢!如此大跌眼镜的意外状况,肯定是不能接受的,斗狗场不能接受,那些赌徒们也是不能接受的。似乎深谙众人的心理,汪众这时候又说了一句什么,然后就见阿飞慌忙从地上起来了,不敢再调皮,改为伏地,嘴里呜咽着,像是在求饶。汪众随即步步紧逼,一边吼叫着,一边手舞足蹈,把阿飞往冲出来的通道里撵。阿飞极为不情愿,最后还是被赶回了通道里面,看起来就像是怕极了汪众,不得不往后退,最后直接退出了比赛。“这……”石敬明看到这一幕,已经是无力辩解了,“它,它可能是假的阿飞……”方国器扭头瞪了石敬明一眼,不相信这种荒谬而自欺欺人的说法:“哼!你差我的人情!给我老实地慢慢还吧。”他气得想要抬脚踹人,终究忍住了,撞了下石敬明的肩膀,没心情再看下去了,径直走向包厢门口。直到包厢门被打开,石敬明才反应过来,急急地喊道:“方少,我已经叫人送果儿过去了,你消消火啊!”呼!对面包厢,江谖草松了一大口气,这个男人,真是来来事情啊。根本一开始就没打算真的跟这狗狗大战三百回合,也不知道提醒她一下,实在太可气了有没有!汪众给斗狗场这么大一个面子,主持人当然要赶紧领情,随即宣布胜方为汪众,犬王阿飞受不了汪众的霸气侧露,不战而逃。任由现场嘘声四起,斗狗场总算是可以体面地收场。至于造假的质疑,想要消解,容易得很,再临时多安排一场阿飞的比赛就行。汪众不理会现场的声音,径直回到了包厢。抬头向对面看去,发现方国器的人已经不在。他一直有密切关注着石敬明的动向,确定他除了跟方国器接触以外,幕后并没有别的谁。这就让他很是不解了,因为在方国器的身后,并没有发现类似的光团,也没有看到趋于更加危险的微光出现。换句话说,给江谖草带来危险的人,起码暂时还不是方国器。可是,石敬明身上的微光却没有消失。那会是谁呢?“先坐着等一下吧,他不敢跑的。”江谖草施施然坐下,示意汪众稍作休息,相信石敬明很快就会过来的。汪众恍若未闻,来到窗前,密切关注石敬明的一举一动。由于斗狗场是会员制的,所以,汪众确信,除了石敬明以外,没有人会对江谖草造成危险。然而,石敬明没有去接触什么幕后玩家,接到了金毛以后,就往这边走来。看来,在这里是找不到答案了。回去让人找出今晚到场所有人的资料,再慢慢分析吧。“吱呀!”包厢门被推开,一抹金黄色先映入眼帘。“豆豆。”江谖草微微蹲下,欣喜地呼唤了声。金毛扑腾着冲进了江谖草的怀里,使劲地往前拱。汪众没有去看他们的亲昵,转身看向石敬明,徐徐走过去,颇具挑衅地问道:“没输很多吧?”一句话就被戳到了痛处,石敬明的脸色青红不定,只能选择无视汪众,扭头看着江谖草说道:“江小姐,愿赌服输,帐清了,我的司机会送你们回去的。”说完,石敬明转身走了,实在不敢留下来再受欺侮。汪众本来还想激怒石敬明的,没有成功,随即发现后者直接就离开了斗狗场,便是知道此行不会再有收获了。前脚刚跟江谖草回到酒店,黄静怡就找了过来。“黄豆!快开门,妈妈来了!”汪众百无聊赖地躺在隔壁床上,无意地抬头瞥了眼,当下坐起身来。“这是,”先前发现来人是黄静怡后便没有再多做细看,此时再看,汪众顿时惊道,“同样的微光?”语气里带着不确定,不是因为看不清楚,而是因为感到惊讶。黄静怡的那团微光,竟然跟他在石敬明那里看到的,是一样的,都为红黑色。汪众做过多种猜想,却完全没料到,石敬明背后的人,会是黄静怡。这是说得通的,正是因为黄静怡弟弟的女朋友,才会让石敬明有登场亮相的机会,而这次的麻烦,说到底,也算黄静怡带来的。会为江谖草带来巨大危险的人,看似远在天边,却是近在咫尺,就是她的好闺蜜黄静怡。短暂的惊讶过后,汪众迅速恢复了平静。类似的事情,他又不是没遇到过,一个人最危险的“敌人”,往往就是身边最亲近的人。汪众皱起了眉头,顿时觉得这次会有些棘手。根据先前孔武对黄静怡的调查,她对江谖草是绝对没有害人之心的。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跟了解,汪众同意这个判断。所以,想要说服江谖草远离黄静怡就变成了一个难办的问题。正犹豫着要不要对黄静怡再次进行调查,或者干脆直接捏造一些事情按在黄静怡的身上的时候,黄静怡找了过来。咚咚——黄静怡俏生生站在门前,心里对汪众是有感激的,她已经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豆豆能够平安归来,可以说是汪众一己之力做到的。虽然对汪众接近江谖草的目的一直心存疑虑,但是一码归一码。看到门被拉开,她张嘴正要道谢,却叫汪众抢了先,“要谢我是吧?那就来点实际的吧,两个月内,别跟江谖草有任何形式的接触,这就是我要的酬谢。”黄静怡一下子怔住了,要不是金毛冲汪众吠了两声,还回不过神来,缓了下后,蹙起了狭长的眉毛:“莫名其妙!为什么啊?凭什么啊?”汪众平静地回道:“因为你会给她带来危险,巨大的危险。”除了直说,他也找不到其他更好的理由了。“你!”黄静怡心底的好感荡然无存,双手叉着小蛮腰,恼怒道,“你有病吧?你怎么不说是你?自从你来了以后,我们家小草就三番两次地遭遇各种危险事情!”“唉!果然不能跟大小姐讲道理。”汪众闻言,叹了一声,决定放弃劝说黄静怡。软的不行,那就只能给黄静怡弄点硬的。见汪众话还没说清楚就想要关门回房,黄静怡当即不依了,拿手推着门:“你给我说清楚!我什么时候不讲道理了?那现在讲啊!”汪众佯装服软,苦笑道:“是我不讲道理,好吧?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吹了个口哨,把金毛引开,黄静怡立马就要转身去追,汪众趁机把门关上。“喂!谁让你关门了?”黄静怡看到江谖草出来把金毛拦了下来,回过头来把门拍得彭彭作响,“汪众!你给我出来!给我把话说清楚!”江谖草把话都听到了,走过来把她劝走。随即,她敲响了汪众的门。隔着门,汪众就能从江谖草的微光里面看到浓浓的不满。汪众嘴角噙着苦笑,无奈地把门打开,还是心急了啊。他应该不难想明白的,换做任何一个人,听到那番话,也不会像个傻子一样听他的照着去做。门刚打开,江谖草就忍不住质问道:“汪众,我没有求你给我当保镖。你如果觉得自己不够格,那就请你离开,不要妨碍我的生活!”汪众将门完全敞开,没有接话,就这样静静地看着江谖草。如果他可以自己选择,那肯定是绝对不会选择江谖草作为客户的。别人当保镖,是客户挑他们,而汪众当保镖,却是他来挑客户。“是,没错,这次多亏了你。”江谖草没有否认汪众的功劳,话锋一转,说道,“但是,你也应该清楚,方国器要不是受了你的刺激,可能不会做得这样过分的。”听到这话,汪众还真没法反驳,这种假设是成立的。停顿了下,江谖草接着说道:“你算什么保镖?先是让我从家里搬出来,然后故意不给我治脚伤,现在更是过分地要把我的闺蜜赶走!这样,跟把我关进小黑屋有什么区别?你要是只有这点本事的话,那我还不如另请高明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