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超神透视高手  >  第28章 危险的男人

第28章 危险的男人

3061 2018-05-29 20:20:00
汪众不觉得老头子会拿这种事情来开玩笑,既然到现在都选择不说,那就说明眼下发生的事情,跟他知道的秘密并无关联。换言之,江谖草此次遭到暗杀,是因为江谖草的公司。这个并不难推断出来,也是他在电话里让孔武帮忙查的事情。因为,私事方面,江谖草几乎无可指摘。生活里,江谖草是个非常简单的人,简单到不需要汪众这种专业人士剖析,普通人跟着走一天下来都能知道个大概了。没有男人,没有朋友,不参与任何社交跟群体活动,想要结仇都找不到人。所以,结仇只能是公事。咳咳~江谖草似乎不习惯烟味,给呛醒了。徐徐睁开眼眸,闻到身边有熟悉的味道,心里安定下来,皱眉说道:“你不是一直都不抽烟的吗?”“忍着吧,一天也没几次。换了别人,你只会死得更快。”汪众淡淡地回道,言辞之中没有丝毫安慰的话语。江谖草微微嘟了下小嘴,无奈道:“谁能炒了你?我都没给过你钱,只是我真的很讨厌烟味,还有酒味。”汪众见这女人还反过来安慰自己,语气也是不禁转为柔和,道:“你不一定可以挨到我喝酒那天的。”江谖草是何等的冰雪聪明,一听这话,就捕捉到了其中隐含的信息,叹气道:“查不到吗?可是我真的没有头绪啊,生意上的竞争对手,不至于这样的吧?”“给我拿一份员工名单。”汪众决定不等孔武那边了,亲自动手查,离得近更有优势,兴许有些事情没有公开的,“还有公司的所有资料。”不用问,江谖草也能知道汪众在怀疑什么。她轻轻摇了下头,否定道:“那些,在网上都能查到的。没公布的只是机密以及专利的部分而已。”跟聪明的女人说话,就是畅快、省事。汪众渐渐发现了江谖草这种客户的一大好处,让他的工作变得更简单。“嗯,我会给你的,麻烦把我手机递给我,我让秘书现在送过来?”江谖草也想尽快解决了这事,自己才好恢复正常工作。汪众拿起手机,正要递给江谖草,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哭丧般的哀嚎声。还没走到病房门口,那声音已经开始在房间回响。两人几乎同时分辨出来的谁,江谖草拉了下汪众的袖口,示意汪众帮她一下,扶她坐起身来。可是,汪众刚刚弯下腰去,一个女人就扑到了他的身后,要把他推开。“你干什么?你还要做什么?你还嫌害我女儿害得不够吗?”江母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要把汪众往外撵。江父则是走到床的另一边,声色俱厉地喝道:“你给我马上出去!否则,我就让警察出面解决了!”李靖娴没有跟进来,站在门口,有些无措。她知道江谖草出事,跟汪众的关系不大。或者说,恰恰是因为汪众的关系,江谖草才没有出更大的事。可是,她不敢说是因为自己,好不容易鼓足了勇气,却又被江母胁迫着不让她坦白。江母的打算,她是可以猜到的,无非就是想要借题发挥,赶走汪众。眼前发生的事情,印证了她的猜测。江谖草比李靖娴更了解自己的爸爸妈妈,一看这架势就明白了,顿时抢过话茬,高声喊道:“汪众哪里也不会去!”把嗓子直接喊尖了,一下子就把江父江母镇住。“要是没有汪众,我现在已经死了。除非你们想我死,否则,汪众哪里都不会去!”江谖草趁热打铁,沉声强调道。汪众摸了摸鼻子,面色平静地说道:“别聊太久,我到外面透口气。”俩人虽然奇葩,但也不至于虎毒食子,涉及家事,他还是回避一下比较好。江母给江谖草吼了一嗓子,本来就觉得丢脸,此时再听到汪众这话,火气就又涌上来了。转身冲着汪众的背影嚷道:“透气?赶紧哪凉快哪里呆着去!”“妈!你越来越像个泼妇了。”江谖草皱起柳眉,对江母的态度颇有微词。人家汪众好歹也是你女儿的救命恩人,你不知道感恩戴德就算了,这个态度算什么?要恩将仇报吗?“谖谖,我是你妈。”江母回过身来,对江谖草说她像泼妇大为不悦。江谖草却并无愧疚之色,淡淡地回道:“你要不是我妈,我已经让汪众把你轰走了。这里是医院,这里是我的病房!你真的是来看我吗?还是来给我添堵的?”连珠炮般的质问,顿时让江母无以反驳,哑口无言了。走廊外面,汪众做了个夹烟的姿势,放到嘴巴面前。烟不是解决问题的良药,再抽两包也没用,还得冷静下来,用脑子来解决,才是王道。李靖娴还是不敢进去,扭头看到汪众这个模样,顿时把火撒向了他,怒道:“还当保镖呢,吓傻逼了吧你!”汪众没有生气,半响才缓缓开口道:“脸蛋、身材,甚至声音,都是上上之选,算得上天生丽质难自弃了。为何会选择自残,把自己弄得如此面目可憎啊?”“你!”李靖娴涨红了俏脸,却找不到话来反驳,绝望地发现汪众说的是对的。现在的自己,真的十分面目可憎。李靖娴转身跑进了隔壁房间,扑倒在床上,趴着枕头,呜呜地哭了起来。回想起诬陷汪众的事情,她越发觉得连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她怎么可以那样做啊?自己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了?正在深刻反省的时候,突然从外面探进来一张纸巾。李靖娴疑惑地抬起俏脸,下意识地接过纸巾,看着汪众,脸上闪过惊讶。“这是我的枕头,要还不够,都送你吧。”汪众苦着脸,把整包纸巾递过去,只求李靖娴别再往枕头上抹鼻水了。为了防止对方还有后着,汪众也一口气把上下左右以及对面的病房都包了下来。账单,当然由江谖草来付。李靖娴本来还有些感动的,没想到她那样对待汪众,汪众还这样关心她,一听这话,才知道完全不是一回事。汪众关心的,是他的枕头。“谁要你关心?谁要你的纸巾啊?”李靖娴莫名地更加委屈了,把纸巾扔还给汪众,又趴枕头上嚎啕大哭。汪众想要拿走都没来得及,心头泛起一阵苦笑,你不要纸巾,那也别要我的枕头啊。汪众摇摇头,无奈地准备起身离开,换个房间好了。这个时候,突然冲进来一男人。“谖谖!嗯?娴娴!”男人听到有女人的声音传出,还以为是江谖草呢,谁知道冲进来一看,并不是江谖草,而是李靖娴。听到男人的声音,李靖娴当下就止住了哭声,激动地直起身子。“李靖娴!你们……”男人却更加激动,不等李靖娴说些什么,一口就咬定了李靖娴跟汪众有什么。李靖娴显然是了解男人,慌忙解释道:“铭铭,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跟他……你听我解释……”“停!你给坐回去!”吴翰铭厉声喝道,不让李靖娴走过来。李靖娴听话得很,居然真的乖乖坐了回去。然后,就看到吴翰铭拿出手机,对着他们拍了张照片。奇葩啊!汪众感觉自己的三观都被刷新了,紧接着又听到吴翰铭说道:“好了,这是证据!我要先冷静下,你不要追出来!”说完,吴翰铭就转身走了。李靖娴哪里会真听这话,起身就要追出去,却被汪众一把拉住。谁知道,又大力了……翘臀落在大腿上,验证了汪众的眼光丝毫不差,那般的弹软,差点让他忘了要说的话。“他是个危险的男人!如果我是你,会立刻离开他。你好自为之吧,我们两清了。”汪众甚至不敢多感受一会儿,把话说完,赶紧就把李靖娴放床上,起身走了。那般的亲密,即便在吴翰铭那里,李靖娴也是没给过的。好半响,李靖娴才缓过神来,脸红地嗔道:“什么两清啊?你又没欠过我什么,你什么都没看到过……”汪众回到房间,江谖草已经跟江父江母表明了态度。江母正拿着手机,让江谖草跟那边的方国器进行视频通话。“谖谖,对不起,我已经在坐私人飞机赶回来了的。”方国器焦急地说道,“是不是那个石敬明?我回去就让人收拾他,你为什么不跟我说他要找你的麻烦啊?”这货,到时候还想着撇清他跟石敬明的关系呢。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能分析出方国器这是不打自招,心虚所为,完全把江谖草当成傻白甜了啊。“我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我跟你没有什么好聊的了,你那边挂了吧。”江谖草把手机推到一边,不想再看到方国器的脸。刚好这时,手机响了两声,是有消息进来的提示。她见江母还要不依不饶地让自己跟方国器多说两句,只好把公事来搪塞道:“妈,我真的没空了,你这样影响到我的工作,只会逼着我现在就申请出院。”一边说着话,一边把眸光落在手机屏幕,随即俏脸大变。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