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超神透视高手  >  第26章 防不胜防

第26章 防不胜防

3035 2018-05-27 20:09:00
汪众不想跟黄静怡有任何交集,这个态度必须要跟江谖草表明,甚至跟江谖草,除开工作以外的交集,他也不想有。直截了当地赶江谖草出去,不带感情,也不留情面。江谖草眸光定定地看着汪众,脸色重新变得清冷。“对不起,是我想多了,我以为我们可以成为朋友的。”江谖草没有掩饰失望,转身施施然拉开门走到了走廊外面。往房间走了几步,却发现汪众如影随形地跟了上来。觉得把话说重了,现在又要找补吗?江谖草寒着脸,决定不搭理汪众,要给他一个教训。可是,汪众并未理会江谖草,快到房间门口的时候,超过了她,来到靠近电梯的一侧站着,好像在等候着谁。“她是你的小姨?”汪众通过唇语的读取,简单的分析以及推断后,已经提前知晓了来人的底细。柳妙婉的意外,让汪众变得更加警惕。他见江谖草要走到前面来,伸手绕了半圈将人拦在后面,引导着她稍微探出来看就行,尽量减少躯体的暴露。江谖草心里莫名地掠过一抹失望,却很快就被疑惑取而代之。只是看了一眼,她就认出了来人,微微蹙眉道:“是的,但我不知道她会来。”“她是自己找上门来的,脸上没有人工痕迹,应该是真的,确定要见吗?”汪众迅速分辨出这是一张天然素颜,没有经过后天加工。以这个作为标准,无疑比虹膜检测还要精准。唯一的缺陷,难以分辨出双胞胎。“还是见吧。”江谖草也怀疑小姨这次前来,后面是父母在主使的。但是,中学那会儿,她可没少向小姨倾诉各种问题。闭门不见,说不过去的。汪众检查完毕,淡淡地问道:“没有携带危险的物品,对你也没有敌意,需要我陪同吗?”客户的私事,他向来恪守着不参与的原则,像现在这样的询问,都已经超出了他以前的准则。“不用了,谢谢你。”江谖草轻轻摇头,见汪众放下了手,就走出去,迎向李靖娴。汪众没有立即转身,就站在原地看着。只见李靖娴瞬间变了脸色,哇地一下子就哭了出来。戏精啊!李靖娴嚎啕大哭着扑向江谖草,大声道:“谖谖,我失恋,我失恋了……”听到这个台词,汪众看不下去了,这也太假了,生怕别人不知道一样。转身走回了房间,任由李靖娴跟江谖草那演戏,前者在电梯里的喃喃自语,已经让汪众尽数读取,知道这个女人真正的目标其实是自己。不过,这女人的戏还挺足,愣是哭了半个多小时不带停歇的,叫江谖草都信了。而且,非常沉得住气,从下午到晚上,就没有一次把话题扯到他身上的。直到夜深人静,李靖娴说她晚饭没吃饱,掐着点叫了宵夜,等江谖草快要洗澡出来了,捧着宵夜往他房间走过来。咚咚…汪众百无聊赖,不介意跟这女人好好玩玩,配合地把门打开。“你就是谖谖的保镖吧,叫汪众对不对?”李靖娴上来的第一句话就暴露了自己。汪众挡在门口,有意刁难她一下,面无表情地明知故问道:“对,你是?”“我是谖谖的小姨,喏,这是给你带的宵夜,那个让让,借你洗手间用下,谖谖洗澡老半天不出来,实在不行了呢。”李靖娴说着话,直接把托盘往汪众的怀里一塞。强行把门推开,人就向着厕所里钻。汪众嘴角勾起一抹邪笑,这女人倒是计划周详,脑子够清楚的嘛。可是,她就没想过,万一自己是柳下惠,或者弯弯呢?他笑着摇摇头,把门关上,故意发出声响让里面可以听到,随即回到房间,把托盘随手放下,等待女人的“召唤”。透视眼打开,只见女人先是把装备戴好,然后拿出手机,等了一会儿,收到江谖草的消息以后,才不紧不慢地打下早就编排好的台词。汪众在外面憋着笑,心里乐道,连身子都豁不出来,还想学人家玩这个啊。啊!下一刻,尖叫声响起,却不知道这是喊给谁听的。汪众苦笑着起身,不忘了先把外头的门开了,随即才假装不知情地冲进洗手间。“啊!你,你不要过来!”李靖娴坐在洗漱台上,上身的小衫半敞开,露出了里面的内衣,一脸惶恐地指着汪众。“救命啊!不要过来!”李靖娴继续扯开嗓子大喊,演得非常投入,“你要干什么?你个坏人!快来人啊!有人要非礼我……救命啊!”汪众就离得远远的站着,脸色镇定,等待外面的门被江谖草推开。亏这女人想得出来,都什么年代了,还用这么俗套的桥段。一听到外面传来动静,李靖娴比汪众还要反应迅速,第一时间提高了声量,喊道:“谖谖!救命啊!你的保镖要非礼我,我在这里,快进来!快来啊!”刚嚷嚷完,江谖草就冲进了浴室,却被汪众拦了下来。“你的小姨脑子不怎么灵光,我觉得你可以带她去看看脑科。”汪众扭头笑道,饶有兴致地等着江谖草作何反应。江谖草本能地想要推开汪众,听到这话,稍微冷静下来,再一看两人这个站位,觉察到了不对劲。谎言,是经不起推敲的。醒起进来的时候,门是打开着的,她就生出了怀疑。可是,李靖娴还当自己计划奏效了,低头哭道:“呜呜~谖谖,你要是再来晚一步,我就,我就……”“你就怎么样?”汪众好笑地问道。“你还有脸问?”李靖娴抬起俏脸,发现江谖草异常地镇定,心头泛起了不好的预感,“谖谖,你,你不会不相信我吧?”汪众接过话,替江谖草问道:“相信你什么?”“相信你打算非礼我!你个畜生!我好心给你送宵夜,你竟然要对我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李靖娴使劲地往外飙眼泪,声泪俱下地控诉道。汪众继续质问道:“是吗?你有证据吗?”“证……证据?”李靖娴怔了下,迅速反应过来,“你还要什么证据?这,这就是证据啊。你把我的衣服都撕开了,要是谖谖再晚来一步的话,我的内衣都要被你扯掉了……呜呜~你个禽兽!”“哦,所以,按照你的计划,我下一步就是要把你的内衣扯掉是吧?”汪众一边说着话,一边朝李靖娴走过去,“好啊,那我就扯给你看看。”李靖娴完全没听明白,更想不到汪众这时候不但没有把自己往外摘,反而主动钻进她的圈套里面来。还没反应过来呢,胸口突然一凉。后背被勒了下,痛得她当即蹙起了眉头,此时却顾不上,目瞪口呆地低头望去。对此,江谖草也是始料未及。“啊!”一道高分贝的尖叫,瞬间在浴室里面响起。汪众拿着内衣就要转身的,感觉好像不大对,回头往那胸口上看了一眼,顿时也是懵逼了。我靠啊!一不小心,用力过猛了呢……李靖娴叫了好一会儿,才完全晃过神来,慌忙拿手护住胸口,同时也挡下了汪众的视线。“汪众!”当着自己的面前,肆无忌惮地对李靖娴耍流氓,江谖草纵使心存疑虑,此时也是怒不可遏,娇喝出口。汪众赶紧不敢再回味,迅速转身走向江谖草,把手里那两件内衣扔给江谖草,然后落荒而逃地跑到了外面。“用力过大而已,你自己看吧,我在外面等你。”坐在床边,他使劲地摇晃了脑袋,要将那些又白又大、蹦跳晃动的画面彻底驱赶出去。弄巧成拙了啊,这下玩大了!“还是没有看到后天人为加工的痕迹,大得是夸张了点,但完全是自然生长的,嗯,检测完毕!”喃喃地说完这话,汪众才是强行恢复了平静。洗手间里面,江谖草跟李靖娴展开了会谈。谁会同时穿两件内衣的啊?这个,足以说明一切了,加上门是开着的等等迹象,江谖草很快就问得李靖娴没有办法解释清楚了。最后,李靖娴见没有办法了,只好承认。可是,重新穿戴完毕后,她又找到了另一个理由。“就算是我故意试他的,那也说明他是个坏人啊,你刚才亲眼看到的的,他当着你的面,就敢对我动手呢!简直就是一头禽兽,猪狗不如……”李靖娴愤愤不平地说道。她准备了两件内衣,就是为了以防万一的。没想到,终究还是失守了,要知道就是自己男朋友,也没见过自己胸部的啊。可想而知,她现在连杀了汪众的心都有了。江谖草却知道,那是一个意外,汪众当时是为了证明李靖娴在说谎,只是不小心连里面那件也一起扯了下来,冷声打断道:“够了!小姨!”“谖谖,你……”李靖娴看着江谖草,既委屈又心虚。“小姨,这场闹剧就到此为止吧!”江谖草感觉自己这样披着浴袍待在汪众房间里也不是个事,转身先回了房间。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