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超神透视高手  >  第24章 不速之客

第24章 不速之客

3039 2018-05-25 21:04:20
“啊!”给汪众这样一说,黄静怡顿时也觉得裙子底下怪怪的,尖叫了声,连忙把美腿放下。周围那些男人后知后觉,再想要去看的时候,已经没得看了,被黄静怡恶狠狠地瞪了几眼,之后又被同行的女伴揪了耳朵。黄静怡见状,收回目光,忙不迭坐到汪众的身边,生气地质问道:“你看到什么了?”汪众毫无反应,继续自顾自吃他的。“喂?我问你呢。”黄静怡见汪众装哑巴,当下怒火中烧。江谖草要拉开她,提醒她注意场合,道:“静怡,还有别人呢。”说着话,抬眼观察了下,发现那些个男人被揪了一只耳朵,另一只还竖着呢,多半跟黄静怡一样,也在等汪众的答案。没能看到,听一下也能满足他们的窥探心理。唉,我们家苗条的静怡,果然走到哪里都是男人关注的焦点啊。黄静怡却不理会,继续问道:“什么颜色的?快说啊!”当着这么多人,她也不能检查,就想着透过汪众的话,确定到底露底没露底。“黄静怡!”江谖草厉声喝道,额头冒起了三根黑线,这个死丫头,真是的,你不要脸,我还要呢。她强行把黄静怡推开,拉了把椅子,挡在两人中间,不给黄静怡机会再说话了。“哼!你懂什么啊?这叫裤袜,是袜子,不是裤子好不好?你裤子才开裆了呢!”黄静怡气咻咻地拿面前的甜品撒气。那边,徐艳已经晕了,这么多人看着,不会再有威胁,也跑不掉的,无需再理会。江谖草瞥了徐艳一眼,随口说道:“我也没问过石敬明,不知道事情算完了没有。”黄静怡瞬间会意,制止道:“小草,这事你别管!她活该!照片给人传到网上更好,叫她知道钱是不能随便捡的,还不起就别学人家空手套白狼!”说完,见汪众伸手要去拿别的甜品,心生一计,激动地起身,慌手慌脚地把所有甜品都挪到她的面前。“想吃什么?哪个颜色的?”黄静怡护犊子般拦着让汪众够不着。汪众心里泛起一抹讥笑,决定从了她。黄静怡顺着汪众手指指的方向落下,胡乱指着面前问道:“这个?还是这个?跟我裤子颜色一样的这个?”“嗯,一样的那个。”汪众点点头回道。听到这话,黄静怡当下就抓狂了,豁然站起来,胡乱叫道:“啊啊啊……小草,他看到了。他真的看到了!”汪众也是起身,把那份甜品拿过来,接着吃他的,完全不理会黄静怡如何激动。江谖草正吃着,差点没一口喷出来,慌忙拿纸巾擦了下嘴,拉住黄静怡,压低了声音,一脸尴尬地说道:“你想要全世界都知道是吧?你把他弄烦了,他在逗你呢!”“切!知道就知道,没看见就行,又不羞人!”说是这样说,黄静怡还是扭捏着坐下了,剐了汪众一眼,“不像这个家伙,连非礼勿视都不懂!真是气死我了!”真看见了,黄静怡也没法公然指责汪众,毕竟那不算偷看,而且汪众还好心地提醒了她,只能是生闷气。没一会儿,警察就来了。这里是市中心,警察不是敢怠慢的,出警非常迅速。人赃俱获,还有这么多人证,事情已经非常清楚,录完了口供,留下联系方式,把徐艳带走就算完事,没让黄静怡他们跟着走一趟。出去的时候,黄静怡想要先进车里检查下的,看到汪众跟着坐了进来,便是作罢,拉了下江谖草道:“算了,小草,反正都给看过了,就当便宜了某人。”江谖草觉得好笑,她根本就没想要让汪众回避,也不戳破。汪众先把黄静怡送回家,黄静怡识趣地没有要跟着回酒店。下车的时候,黄静怡却是辩解道:“我是真想回家了,才不是担心会给小草引来灾祸呢,你少得意!”把话搁下,她才拉开车门,跟江谖草挥手道别。车子重新启动,徐徐向着酒店驶回去。江谖草犹豫半响,看似玩笑地问道:“说实话,汪众,你不会真有看到吧?”闻言,汪众嘴角勾了下,不答反问道:“你真正要问的,是想知道我是不是可以隔着外面看到里面去吧?”见被汪众看穿了,江谖草只是抿了下唇,也没有否认。汪众不置可否地说道:“如果我说可以,你会感到好受点吗?还是我说不可以,你会觉得舒服些呢?”略作沉吟,江谖草明白了汪众的意思,不再追要答案。“你只需要知道我是专业的,其他的,你不需要,也没必要知道。”汪众最后还是解释了一句。江谖草点点头,也相信汪众应该不是那种人的。……江家。家里今天加了副碗筷,三个人难得坐到一块吃饭。李靖娴见气氛有些尴尬,主动开口问道:“姐,谖谖最近都不挨家了吗?”江母闻言,难得有人肯听她倾诉,一五一十跟李靖娴说了。“真是个傻丫头!方家那小子不是挺好的吗?长得帅,家里又有钱。”李靖娴同仇敌忾道,“姐,要不我帮你弄走那个保镖吧,没有那个保镖碍事,肯定就会好办多了。”江母顿时喜上眉梢,自己这个几乎差了一辈的妹妹,打小鬼点子就多,让她帮忙是有谱的。江父这时插了一嘴,问道:“先说说条件吧。”李靖娴正愁着不知道怎么往下接呢,当即连忙答道:“还是姐夫了解我,这事要是我办好了,姐夫你得借我一笔钱。”江父似乎早有所料,身体抖动了下,讥笑道:“这次又要借多少啊?”江母拦了下来,把碗一砸,生气道:“李靖娴,你还想要养那个小白脸养到什么时候?”李靖娴跟着脾气也上来了,把筷子狠狠一放,辩解道:“姐,你再叫一声小白脸试试?我还不帮你了呢信不信?”江母张了张嘴,终究没敢再放狠话,却没停止埋汰,气极而笑道:“考了多少年了?连个托福都考不上,还想要出国呢!到时候出国的钱,是不是也要你来供啊?”李靖娴听得烦了,摆摆手打断道:“姐!”顿了下,她缓和语气,又道:“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心里肯定有数的。也不是傻子,反正没吃亏给他!”“身子是没丢,”江母接过话来,揶揄道,“但是你看看你这些年给他投了多少钱,亏死了都,还不亏呢!”“哎呀!姐,你就管我了,我帮你把事情办好,你让姐夫把钱借我就成。爱情又不是投资做买卖!”李靖娴嗔恼道,不叫江母往下说了。江父咳嗽了声,也让江母适可而止,扭头说道:“行,看在你之前几次都还上了,也没短过我利息。你把那保镖弄走,我就借钱给你!”……酒店。江谖草打定主意要留在酒店了,却没有真正的静养,只是尽量不动受伤的脚,继续忙着工作。汪众对此并不过问,他也喜欢工作,并不觉得一直忙碌是什么坏事情。下午的时候,酒店外面突然生出一阵骚动。先是一辆玛莎拉蒂停在酒店门口,而后好几辆车子紧跟着蜂拥而至。从后面那些车子下来的,一个两个不是拿着话筒就是挂着相机。先走进酒店的那个气质美女,不但没有阻止这些记者跟着,而且还让酒店方面给开绿灯,让媒体一路跟着她上来。汪众发现女人来到他们所在楼层,皱起了眉头。什么会员制酒店,在权势面前,简直形如虚设啊。他最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女人走到江谖草的房间门口,正要敲门,给汪众拦了下来。“对不起,小姐,请问你是?”汪众心里生出了警惕,脸上却不动声色。从女人的微光里面,此时并没有看到危险的颜色。否则,他就不会只是动嘴了。女人被吓了一跳,却始终保持着优雅,往后退开了两步,看到那边记者看到了这里,一边摘下墨镜,一边问道:“你住这里?”“我是江小姐的保镖,请问你找她有什么事吗?”汪众表明了身份,没有让江谖草出来。“保镖?”女人愣了下,然后笑了,没有理会汪众,冲着门里喊道:“江谖草,你这是要躲着我吗?这么胆小,还学人开安保公司吗?”不等汪众阻止,江谖草已经拉开了门。江谖草当下认出了女人,冷声回道:“柳妙婉,你如果再没事找事,我会向法院申请限制令的。”柳妙婉?闻言,汪众第一时间在脑子里面搜寻这个名字的相关资料。“限制令?江谖草,你唬谁呢?国外电视剧看多了吧,就知道崇洋媚外!”柳妙婉嗤笑了一声,“你抢了我的客户,还有理了?”江谖草蹙紧柳眉,平静地解释道:“是李女士主动找我的,这是我跟你说的最后一遍。”“主动找的你?你骗谁呢?凭什么?就因为你妈妈跟她一个姓,百年前是一家人?”柳妙婉完全不接受这个说辞。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