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超神透视高手  >  第16章 不用麻烦了

第16章 不用麻烦了

3062 2018-09-18 17:42:24
汪众再次用透视眼扫描了一遍,整个地下金库的结构便是一目了然。如果他判断得没错的话,蟊贼应该是想要趁着刑警队检查之际,偷偷从天花板离开。可惜,陈总和江谖草突然要跟下去,打乱了蟊贼的计划。汪众张嘴要喊的时候,陈总已经跟蟊贼打了照面,先一步叫喊出声来了。“你!你是谁啊?”陈总一时间被吓得有些发懵,两人对视了几秒钟后,他反应过来,一边把手里的保定铁球扔出去,一边大喊求救,“贼!谭队长,有贼!贼在这呢!”蟊贼给惊怕了,以为那俩铁球真能扔到天花板上来,慌忙沿着墙滑落下来,飞出一脚踢晕了陈总,然后拐进平台,要冲上去。这样一来,江谖草就成了挡路的。“哪里跑?小武,小六!拦住他!”下面,谭煜婷喊了一嗓子,却未能让蟊贼止住,反而变得越发穷凶恶极。面对挡路的江谖草,压根没有怜香惜玉的想法,再次飞出一脚,气势较之先前还要更盛几分。对方身型矮小,速度奇快,犹如一道黑色闪电,径直劈到了跟前,令江谖草猝不及防,连张嘴尖叫都没完成,那脚掌眼看就要踢中她的面门。汪众及时出现,伸手在背后拉了江谖草一把,有惊无险地躲过了蟊贼的飞踹。啊!匆忙之间,也顾不上江谖草的脚下,不小心给她崴了。可是,汪众此时依旧顾不上这些,因为蟊贼见一击不成,便是果断再来一击,要生生杀出一条血路来。汪众对抓贼没兴趣,却奈何狭路相逢,除了硬着头皮上,根本没时间躲避。匆忙间轰出一拳,跟蟊贼的拳头怼上。什么?刚碰到对方的拳头,汪众就感觉有一阵酥麻的感觉从指骨蔓延开来,迅速蔓延至整个拳头,然后是前臂……该死!是暗劲!匆忙应战,吃了个暗亏,又得顾及崴脚的江谖草,汪众只能退到了一边,贴在墙上,给对方让出一条道来。蟊贼被击退半米,眼露异色,却知道此地不宜久留,扭头瞥了汪众一眼,继续往上冲,想着先离开这里再说。这时,守在外面的两个警察赶到了。猛地有一个黑影冲过来,这两个新手警察立马慌了,举枪就打。砰砰!汪众正想帮江谖草查看下情况,耳后传来枪声,随即眼角看到一抹黑影掠过,落在楼梯间的平台。后脑勺着地,结结实实地挨了下,瞬间肝脑涂地。血从脑后蔓延出来,迅速染出了一滩血水。江谖草正好看了个清楚,头脑泛起眩晕,娇躯就倒了下去。“江谖草?”汪众吓了一跳,幸好眼疾手快把人拽了回来。汪众望着晕死过去的江谖草,苦笑道:“竟然晕血。”酒店。烂摊子自有刑警队收拾,汪众带着江谖草第一时间返回。缓缓停在酒店门口,扭头看去,发现江谖草还没醒过来呢。汪众甩了甩自然下垂的右臂,那阵麻木的感觉还没消失,暂时还是发不了力。差点阴沟里翻了船,多少有些大意了,以为江海的龙8国际pt娱乐官网生活不会时刻酝酿着危险。看来,对国内的环境太放心不是什么好事。把钥匙扔给服务员,单手把江谖草背在肩头,徐徐往酒店里面走。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江谖草醒了。汪众开了门,把她放到椅子上坐好,就看到江谖草瞪着大眼睛,直直地看着自己。眸光逐渐清冷,若是寻常男人,恐怕就要不自觉心虚了。汪众却若无其事,拉了把椅子随意坐下,再次检查房间的摆设,不放过任何细节,有人进来过的话,肯定会留下点什么的。确定没有人进来过,他才不急不慢地开口道:“我要想占你便宜,之前有过更好的机会,现在也有更好的办法,不是吗?”江谖草张了张嘴,下意识要反驳,却没有说出话来,只是把柳眉蹙紧。“而且,你别忘了。是你自己没穿齐整的。这个事,也要怪我的头上吗?”汪众又反问了一句。听到这话,江谖草就更没法反驳了。她突然主动转移话题道:“你会医术的吧?”语气之中没有疑问,显得非常笃定。汪众接了话茬,却不置可否:“脚崴了,明天就休息吧。”说话的同时,他已经起身。走了几步,他补充道:“你说的对,资料上,那个字母确实搞错了。”江谖草脸颊微红,翻了个白眼,这不是废话吗?这是自己的身体,到底多大,心里能没有数吗?很明显,汪众是在回避问题。“这么着急走?我没说不给你再占便宜的机会,这次,你可以用手。”江谖草故意暧昧地说道。汪众没有半点停滞地直接走向门口:“还是算了吧,我怕你枕头底下那把枪走光。这是你的房间,你自便吧。谢谢你的背部按摩。”紧接话音的落下,砰的一声,门就关上了,他的人也彻底消失在了房间。江谖草见汪众如此不绅士,就这样把她留在椅子上不管了,心里泛起生气的同时,又安定了不少。小心翼翼地起身,一瘸一拐地转身往床那边走去,心里斟酌着要不要打个电话给陈总。汪众回到房间,嘴角勾起一个弧度,喃喃自语道:“还要继续跟我玩调戏是吧?好啊,看谁先玩不起。”这个女人,警惕性还不低,经历过几件事情,到今天还在试探他。转念一想,他也就释然了。换做是自己,也会怀疑的吧。莫名其妙的,就说要保护她,也没个原因。而且,还不收钱,那图什么啊?汪众顿时也对老头派他来保护江谖草生出了一丝好奇,这里面肯定有什么缘故。江谖草的父母都在央企,而且都是高管,家境算很不错了。但是,光凭这个,还不足以让老头把他喊回国来。老头,这次,你又打算怎么坑我啊?翌日。汪众待在房间,享受难得的休憩。隔壁房间,江谖草经过一番尝试,发现确实没法正常走路后,不再挣扎,乖乖地留在酒店处理事情。金店的陈总伤得并不重,江谖草派人去探望过后,不但确保金店继续使用嘉人的系统,而且初步拟好了续约合同,还有整店的安保设计。江谖草在工作上,显得雷厉风行,跟汪众在欧美见到的很多独立女人有着极为相似的特点。事实上,在生活里,江谖草也算是非常坚毅的人。也就是汪众,才见过江谖草柔弱的一面,但那是遇上了海盗,遇上了战火。在那些绝对力量面前,柔弱些也正常。那个蟊贼已经死了,所以暂时不清楚,蟊贼触动了警报之后又躲起来是怎么想的。这样的情况,上一次应该也是相同的。一次尚且可以解释为偶然,没能及时逃离。两次的话,就透着蹊跷了。不过,汪众也没兴趣深究下来,这些是警方应该琢磨的事情。警方还真在琢磨这个事情,只是汪众没想到,警方琢磨着琢磨着,竟然琢磨到了他的头上。谭煜婷换上了便衣,包裹严实,却不但没有失去女性特有的魅力,那贴身的装束反而让她火爆的身材展露无余,叫人垂涎三尺。敲响汪众房门的,是谭煜婷的下属,她找上了江谖草。“你好,先生。请问,你怎么称呼?”胡剑彪挡在门口,有意不让汪众出来,看到那边的谭煜婷。汪众笑吟吟地看着胡剑彪,不答反问:“你好啊,警官。难道不是应该由我先问你这个问题吗?”胡剑彪见被认出来了,只好承认,勉强地笑着称赞道:“先生真是好记性啊!”“警官,你的礼貌,也是我少见到的。”汪众注意到江谖草把谭煜婷请进去后锁好了门,随即把心思转回来。江谖草想要通过警方了解更多的信息,汪众却没兴趣,所以一直跟胡剑彪对峙着,完全没有请他进房间的意思。“那个,先生。”胡剑彪确定汪众是老油条,随即把话敞开了说,“先生,请你配合警方的调查。”汪众是从小唬到大的,丝毫不做退让:“警官,请问是什么调查啊?”“昨晚金店案的调查。”胡剑彪没想到汪众如此强硬,微微皱起了眉头,“先生,你昨晚也在现场的,不是吗?”汪众故作疑惑状,道:“警官,昨晚的事情,还有什么好调查的吗?不是你们把人杀了的吗?”事情确实是这样的一个事情,但汪众这话说得未免也太难听了点。胡剑彪斟酌了下,纠正道:“先生,那个小偷不但拒捕,而且还要袭警。我们是出于正当理由将其击毙的。”停了几秒钟,胡剑彪道:“先生,昨晚你没有录口供就离开了。所以,我们今天来,是向你补录口供的。”“你们?还有谁啊?”汪众立马抓住了胡剑彪的漏洞,东张西望道。胡剑彪怔了下,不禁有些慌乱:“啊?还有……那个,先生,那个麻烦你配合。”“不用麻烦了,我决定不配合,我怎么好意思让警官你麻烦我啊。”汪众笑着回道。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