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帝魔  >  第七十九章 何家议事

第七十九章 何家议事

3016 2018-05-28 10:44:54
何家议事堂,何家当代四大长老分对而坐,家主何雷沉着脸扫了几人一眼,开口道:“事情的经过,我已经告诉诸位长老了,诸位长老认为,接下来我何家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杀了我何家人,自然要偿命,否则我何家颜面何在,如何在宗内立足,难道等着那些家伙看笑话不成。”三长老何豹,三十多岁,身材魁梧相貌粗狂,其向来脾气火爆分外护短,特别是其对于何云这个家族中的天才,更是异常看重,此番何云被斩,最恼火的自然是何豹。相比素来莽撞做事不计后果的三长老何豹,四长老何秋向来行事稳重,再加上其相貌儒雅,颇有君子之风,在整个九剑宗世家中,名声却是不小。“三哥此言差矣,如果只是为了将杀了何云的人斩首,替何云报仇找回我何家的脸面,家主也不会找我们了。”看着一脸智珠在握的何秋,何豹瞪着铜铃大的眼睛道:“你这说的什么废话,说了等于没说。”“好了,稍安勿躁,此事还是等家主拿出个章程来我们再议。”说话的是一名年约五十的老者,在几人中年纪最大,不是别人,正是何家的大长老,何厌。“不错,都是自家人,可别伤了和气,到时让其他家族看笑话。”迎合何厌的是一个一脸富态的中年男子,其是何家的二长老,何财。人如其名,何家的所有生意都由其主持,心机莫测城府极深,名副其实的笑面虎一个。何雷端坐在上首位置,看着下面的四个人将皮球又踢了回来,面色不由微变,暗道这几个老狐狸,什么事都想让自己出头。不过这次的事风险不小,几个老家伙的实力还是不错的,何雷自然不能惹恼了几人,当即直言道:“行了,我就不饶弯子了,直接和你们说吧。”见几人的注意力都聚集在了自己身上,何雷沉吟片刻开口道:“如果我猜得没错,这次何云被那苏九斩杀,恐怕是掌门的意思。”“什么?家主你开什么玩笑,我何家自从在九剑宗扎根以来,几百年来对九剑宗可是忠心耿耿,便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苏泊为什么这么做。”何雷话音刚落,何豹便一脸不服气地大声吼道。“家主这么说,难道是此事另有隐情?”相比反应巨大的何豹,另外三人倒是平静,何秋喝了一口身旁桌上的茶水,抬眼看着何雷道。扫了眼依然保持沉默的何厌,和一脸笑眯眯的何财,何雷开口道:“不错,我确实有些事没告诉你们。前些日子何云在妖兽废墟中对苏诗雅下了迷药,差点得手,最后被一个剑阁弟子坏了好事,那名弟子如果我没记错,便是这杀了何云的苏九。”何雷抛出的这个消息当即让在场的何家四位长老神情一惊,便是一直保持沉默的大长老何厌,此时也是忍不住铁青着脸道:“好胆,苏诗雅是什么身份,何云这小子居然敢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让掌门知道这件事,我何家如何交代。”“是啊,何云这小子虽然跳脱,但想来做事也算有些分寸,这次居然干出这种糊涂事,当着是色迷心窍了。”何财的脸上此时也没了笑容,皱着眉头叹声道。相比其他三人关注的问题,何秋倒是更关心,这件事背后的推手,如果何秋没有猜错,何雷定然和此事有关,甚至便是其中的主谋。只不过对于何雷为何这么做,何秋有些摸不清头绪,毕竟不管怎么看得罪掌门苏泊,何家都得不到半点好处。仿佛猜到了何秋的想法,何雷别有深意地瞥了他一眼轻声道:“不瞒几位,何云对苏诗雅下手这件事我确实知道,而且也在后面推波助澜了一番,至于为何如此做,却是因为我答应了陆冉的原因。”“执法堂堂主陆冉?”听到此事居然牵扯上了陆家,在场的几人神色都有些凝重起来。同样是九剑宗内的世家,何家和陆家比起来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整个陆家除了身为家主的陆冉,身居执法堂长老之职外,陆家更有四人同样身居九剑宗长老的尊位。虽然只是普通长老,不如陆冉那样的实权长老,但地位却绝对不低,在整个九剑宗也是颇有话语权。而除此之外,陆家弟子更是遍布九剑宗各处,足有上千人。是整个九剑宗当之无愧的第一世家。如果单是如此,何家几位长老也不会如此神情,之所以听了何雷的话变色,完全是因为现在整个九剑宗世家高层都知道,九剑宗现在完全可以分为两系人马。一系以掌门苏泊外加九大剑阁阁主为首,一系是由陆冉牵头,联合各大世家和长老组成的人马。两系人马虽然表面和气,但暗中早已争斗多年,未曾大打出手撕破脸皮,但暗中下的黑手绝对不少。何家这些年来之所以发展不起来,便是因为何家一直保持着中立,两边都不得罪,同样也绝对不和另外一方走的太近。但现在,一听何雷这么说,几人哪里还不知道,何雷居然不声不响投靠了陆家,卷入了九剑宗的两个派系之间的争斗。“何雷,虽然你是家主,但这么大的事你居然不和我等商议,可曾将我们放在眼里。”沉默一番,大长老何厌率先向何雷发难,沉着脸一拍桌子,面带怒色地沉声说道。见何厌发飙,其他几人并未开口,毕竟家主何雷和大长老何厌的事在场的几人都知道,当年争夺家主之位,何厌棋差一着输给了何雷,这根刺一直留在何厌心中,此时抓住了何雷的痛脚,自然不会轻易放手。面对何厌的质问,何雷显得颇为平静,看了其一眼后轻声道:“你我都已步入中年,当年的事怎么大长老还不能释怀么。便是放不下也要看看时间,事情已经发生,便应该想着解决问题,而不是窝里斗,否则没了何家,你我又算什么呢?”“哼!此事暂且记下,等这次事了,我定会召集族人,对你弹劾,罢免你这家主之位。”虽然恨极了何雷,但何厌早已不是当初那个行事冲动的青年,自然知道何雷的话没错,如果没了何家在,自己确实什么都不是,或许凭着自身造化境的修为,可以到一些小门派中做个长老什么的,但哪有背靠九剑宗这棵大树稳妥。“好,到时想要如何随你。”将内部矛盾压下,何雷继续开口道:“我本以为靠上了陆家,掌门便知道了这件事,也不会拿我何家如何,毕竟何云并未得手,但现在根据眼前的事来看,掌门是打算对我何家下手了,何云恐怕只是其牛刀小试罢了。”“家主的意思是,那苏九只不过是掌门手中的一颗棋子,为的便是让我何家露出破绽,好将我何家从九剑宗除名?”何秋神色肃然沉思一番,开口问道。何雷闻言,点点头沉声道:“不错,开始我也没想到这里,只是以为那苏九杀何云,乃是私人恩怨。但诸位想一想,自从掌门上位以来,何曾关注过外围大比?而这次不仅派遣了座下的九位阁主前来参加比赛,更是亲临现场,此时如果我们因为何云的事急冲冲地跑去九剑宗找那苏九麻烦,那正中了苏泊的圈套。”何雷的一番话让议事堂的气氛有些凝重,毕竟事关何家存亡,由不得几人不小心谨慎。“家主你就别绕弯子了,你就直接说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吧。”揉了揉脸,何豹有些不耐烦地直接追问道。何雷见此,扫了几人一眼道:“等,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什么都不做,完全将这件事交给九剑宗处理。苏九杀了何云,自有门规处理,到时苏九定会被交给执法堂。等到了那时碍于门规,便是苏泊是掌门也不好直接插手此事,到了那个时候我们从陆冉长老手中要出苏九,想如何炮制他还不是随我等心意。”“我同意家主的计划,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我们是不是要派人去通知陆冉长老一声?”陆秋沉吟片刻,抬眼看着何雷开口道。“不用,这个微妙的时刻,我何家还是不要动为好,更何况凭借陆家在九剑宗的势力,肯定更早一步知道这个消息。”何雷摆了摆手拒绝了何秋的提议,沉声解释道。“既然如此,那我等便安心等待消息吧。”-----------------------------------九剑宗西侧,有一高峰。此地是九剑宗的九峰之一,整座山峰高约千丈,其上郁郁葱葱山高林密。在高峰山角处,立着一块十多丈高的石碑,石碑上铁钩银画刻着六个大字,九剑宗执法堂。执法堂分内外两堂,外堂负责日常巡逻和解决宗内弟子之间的冲突,内堂则是专门处理一些犯了门规的弟子,和九剑宗高层的事件。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