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帝魔  >  第1章 逃亡的结束

第1章 逃亡的结束

5489 2018-07-05 16:05:20
 山林青翠,碧水兰庭。  镜湖之水,烟波浩渺,宁静的小村落,祥和无比。  此时,正值仲夏之际,田间劳作的人们,也是忙完了农事,万家灯火,逐渐熄灭。  炊烟尽散,月挂长空,此时,鸟雀惊起,忽然冒起的火光,却是忽然打破了这片宁静。  “一个不留。”  从这一声开始,连绵的脚步声,回响在无尽丛林之中,一道道身影,步伐急促,打扰了这宁静的丛林。  林中栖息的鸟兽,仿佛是受到了莫大的惊扰,四处奔逃。  而随着这些不速之客的到来,一场杀戮,惨绝人寰,不过半夜,便是撕碎了无数祥和之家。  村庄之内,嚎哭声不断,隐隐之间,还有无尽人影在火光之中穿梭……  不错,这镜湖中心的小岛,已经被火光淹没,如同一片火海,蔓延在岛屿之上,其中一些人,因为早就熟睡,根本无暇脱身,直接被淹没在大火之内,尸骨无存。  镜湖之水广阔,也有一些人家,由于靠水,惊起之后,恍然逃向镜湖之中。  “宝物到手,任务便是完成了。”树林之中,两道黑袍身影,低声交谈着。  “这老不死的做什么不好,偏偏偷走我仙氲阁拿下的宝物。害我们大费周章,还要应付这些蝼蚁之人。”黑衣人拉了拉帽檐,恁恁说道。  “云哥,那老头似乎并不在岛上,他手下这些蝼蚁,作何处置?”另一位黑衣人问道。  “杀尽,此事的风头,绝不能传播出去。”  “说的也是,我们还是要小心行事,免得留下祸根。”后来之人说道。  火光之中,一处楼阁映入眼帘,惨白的院墙,在火光中摇曳。  “咦?这里还有一户人家啊。”那个被称作云哥的人忽然说道。  “杀了,今日屠杀,不得留下半个漏网之鱼。”  “嘿嘿,竟然还有漏网之鱼,不过注定,你们今日要命丧黄泉,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们的族长是个懦弱之人吧。”火光之中,一个黑衣人,冷声喝道。  手起,剑落。  一道血光乍现,迸射到火光之中,血腥气息,笼罩在这片小小的土地之上。  “携宝逃脱了么,村中蝼蚁,竟无一人所知。”  黑衣人淡淡说着,手中长剑之上,血渍竟然在被其一下子抖落在火光之中,匹夫蝼蚁的血,似乎让他觉得十分厌恶。  “可儿,先办正事,今日之事,若是传了出去,你我宗门都得遭殃。”  又是一名黑衣人走来,似是在劝解,但更多的却是一种不耐,好像因为事情发展不顺畅,心中憋屈。  “哼,盗宝贼该杀!不仅是他该杀,他的妻儿和族人,也该杀。”黑衣人说道。  “就算杀光他们又能如何?宝物的下落依旧未知。”后来之人说道,脸上挂着几分忧虑。  “这些蝼蚁不知道,不过,他的妻儿,或许知道些什么。”说到这里,黑衣人的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猥笑。  ……  “娘亲,娘亲……”  稚嫩的孩童,跪伏在地上,哭声震天。  一位年纪不大的美妇,被硬生生从门外拉扯到庭院之中,随后,大门紧锁。  “畜生!畜生!!!”  “嘿嘿,小美人儿,你知道的事情,还是老实招供比较好。”  “嘿嘿嘿…”  美妇的脸色依然惊魂未定,  身下的雪白裙袍,已经在刚才的羞辱中变成几条破布,其中的血污,烙印一般,印在她的心头。  目光呆滞、空洞无物。  他没回来…  他没回来……  一把把孩童搂入怀中,两行清泪,从那双红肿的眼角流淌而出。  “哇!”怀中的孩童在哭叫,似乎是为了印证众人接下来的举动。  “哭什么哭!”  一脚,结结实实的一脚,穿过美妇的阻拦,踢在了孩童的腰腹上,自此,孩童的经络,尽断!  美妇抱紧了孩童,双眼之中闪过一道复杂的目光。  仇恨,无奈,决然。  好似做出了什么重大的决定一般——她小心翼翼,从怀中取出一样事物,悬挂在怀中孩童的脖颈之上。  “孩子,你要坚强的活下去。”  女子终于开口说话,不过却是好像诀别一般,而后竟紧抱着怀中的婴儿,硬生生的冲破众人阻隔,最后化作一道流光,飞奔离开洞府。  仅仅是穿过几米的阻隔,她的身上。已然多了数十把锋利的匕首宝剑。  她的速度奇快,快的恍若是一道影子,甚至如同出现幻影,使得其身后,竟隐隐出现,一道冰蓝的龙形残影。  “孩子…向前走,从今往后,再也别回头。”  放下了怀中的孩童,她,已然转身。  “天杀的仙氲阁!”  终于,在路过一片废墟之中的时候,她停留了刹那,呜咽一声,眼中有热泪滚动。  庭院里还有她的老母亲,她不能不顾。  重伤的女子一走,便是再也没有回来。  孩童听从母亲的告诫,借着夜空中稀疏的星光,摸索着前行。  在密林中躲了三天三夜,孩童幸运的躲过了黑衣人的追杀。  三日之后,一群游侠,驾着小艇,来到了这镜湖小岛。  满目疮痍。  存者无消息,死者为尘泥。  破败的庭院中,这些游侠儿,一个接一个门洞寻找,寻找着黑衣人洗劫之后,留下的丰厚宝藏。  “嘿!真是奇怪,这岛上的人都被杀了,财宝竟然一点都没有被洗劫。”  一位黑衣游侠,抚摸着一只银白色的戒指,戒指的是一双张开的翅膀,双翅中、一粒金色宝石散发出淡淡的光芒。  他刹那间还是感觉到了这只戒指的不同凡响。  “啧啧,看这情况啊,应该是仇杀。”  望着同伴手上那颗价值不菲的尊贵戒指,白衣游侠脸上露出一点欣赏的光彩,没有多说什么。  “咦?这里有人。”走进一处楼阁,二人在一个房间的尽头,发现了一个蜷缩起来的孩童。  而孩童根本没发觉游侠儿进来,连绵的细雨,已经让他全身滚烫,此刻却如同正身在寒潭万丈,将身子蜷了又蜷,恨不能连皮肉带骨头全都挤在一起取暖。  白衣游侠在他旁边蹲下,看着他几乎要将自己骨头挤断,眼眸慢慢开始发亮。  “孩子,以后跟着我吧。”  他伸手,使力一把扯住孩童的身子,把他夹在了腋窝下面。  没有反抗,他根本没有能力反抗。  一番搜刮过后,孩童被他们带出了镜湖。……第一章:逃亡的结束  三年的时间,一晃而过。  “妈的,真是晦气,昨日变卖的宝贝,一晚上就输了个精光!”  说话的是一位黑色衣饰的游侠儿,而此时,他正在与身旁的白衣老头儿抱怨着。  “嘿嘿,还不是你小子运气不好?”  白衣老头儿晃了晃腰间鼓鼓的钱袋子,挺起了佝偻的后背,得意的双眼放光,面色潮红。  显然,前者输的钱,大半已经进了这老头儿的腰包里。  然而,就在这个山风徐徐的林间小道上,忽然就有一阵怪风吹了过来,惹得二人眨巴着眼睛。  一个空档的功夫,老头感觉腰间一松,沉甸甸的东西掉了下去,当场色变。  “有小偷!!”  抬起头来,一道小小的身影从林中窜了出去。  身影跌跌撞撞,行动怪异,似是四肢不协调,也像是被抽筋拔骨之后的怪物。  他的速度极快,老者擦了擦眼睛,却还是捕捉不到这怪物的残影。  不过,黑衣游侠儿倒是能够看得清楚,这是一个少年。  “喂!小偷!”老头儿撒开丫子,迈开腿就追了上去,怎奈对方身形瘦小,在荆棘林中倒是没有半分阻碍。  看着对方一溜烟跑了,佝偻的老头儿啐了一口,大呼倒霉。  “嘿!你这人,不是游侠儿吗?也不见帮我!”老头儿脸色如猪肝,恁恁的跺脚道。  还没等他撒气,老头闷哼一声,便是被黑衣游侠儿一把扯出。  老头儿摔在地面上,刚想发作,几匹枣红烈马,便是从他身侧掠过,几道漆黑身形,紧随其上!  “这这这……灵境期的强者啊…”老头瞪大眼睛,望着为首的那匹战马,面色疑惑,这,竟是仙氲阁的人。  人流涌动,霎时间,几道剑光朝着少年的胸口疾刺过来,这些游侠,也都是晋入灵境的一方强者。灵力注入长剑,便是隔着几棵大树,击碎了少年胸前的布料。  “嗤!”长剑刺来,却是丝毫不避要害,几年的追杀寻找,这些黑衣人积攒的怒火,已经全部化作了剑气。  今日,必须要把他带走的宝物拿回来!  “砰!”奔涌的剑光,忽然在少年的胸口静止,随后,少年的衣衫,崩的粉碎,然而,那剑锋,却是再也未能前进一分!  众灵境强者的攻击被挡下,一张张错愕的脸,满是震惊。  不过很快,他们便是寻找到了答案。  少年的胸口,挂着一枚小小的金塔,那金塔散发着温和的金光,但是却要微弱很多,正是这金塔保护着少年,不让他被这些剑气侵害。  “这塔…”黑衣游侠儿口中,响起低语声。  忽然间,众人眼前一花,只见长裙飞舞、黑衣游侠儿身边一位青衣龙女双腿闪电般连环踢出!  众人没有反应过来,那个少女已经连着两脚:第一脚踢在裆下、第二脚正中胸口,把他庞大的身子踢得飞了出去,砸倒了大片黑衣人。  “快逃!”少女静静垂立地面,对着身后发愣的少年娇喝道。  少年不再迟疑,立刻转身飞奔。  “我叫苏九,日后相见,必报姐姐恩情!”苏九咬牙,避开几道剑气,朝着荆棘林逃去。  “哪来的龙女?!该死的。”看到身后跟来的青衣少女,黑衣男女暗骂一声,继续加快了步子。  不错,那个金色小塔,便是他们仙氲阁所寻之物。  “这是那个幸存的小子,不能再失手了。”盯着前方奔跑的苏九,再看他后面两道白影紧随,为首的仙氲阁男子辨认出身后的龙女,脸色也是一沉。  苏九越跑,后面的几人就追的越紧,很快,二者的距离便是拉近到了十几丈的距离。  那一男一女紧贴树梢而行,很快超过苏九,从树梢向苏九围拢奔来,看样子是打算将他在前方截住。  苏九回头,还有二人从他背后追来,身穿黑袍,打扮竟是和记忆中围拢在母亲周围的黑衣人,十分相似。  他们的行动极快,速度,甚至比那一男一女还要快上几分,而且,他们也将很快超过苏九,冲到他前头去。  “他们是坏人,不能让他们截住!”  苏九脸色阴寒,避开树林,斜刺里向集市中冲去。  今日,正是一年之中最为盛大的庙会,集市之中,正是人山人海。  继续沿着树林奔行肯定会被堵住,这黑衣人速度太快,而树林中奔走的两人速度要稍慢一些,因此冲入集市,是逃走的唯一路径。  “小子,放下那金塔,留你性命!”  苏九刚刚冲出树林,突然从树林中截击他的两人其中的男子速度猛然提升,超越了女子,但还是迟了一步,被苏九从身前冲了过去。  “这小子,明明是普通人,速度竟然如此之快!”女子轻咬着下唇,显然,苏九所爆发的速度,超出了她的认知范围。  苏九的速度,比起筑基期的修炼者来,丝毫不差!  甚至,她一位灵境的强者,也是自愧不如!  前方,那两位黑衣人神色淡然,轻笑一声,衣袂翻飞,速度突然加快,在树梢间纵跳如飞,旋即跃下树梢,朝着苏九追去。  同时,林中又是出现了数十道黑衣身影,加入了黑衣人的队列,速度暴涨之后,也是朝着苏九包裹而来。  而一男一女则是脸色振奋,忽然从林中跳出更多的黑衣人,旋即在女子的指挥下,分三个方向进行包抄,向苏九那边赶去。  苏九疯狂奔逃,但是始终无法将这四人甩下,不仅甩不掉这四人,反而被涌来的黑衣人们逐渐包裹进去,眼看着一道包围圈形成。  很快,随着包围圈的逐渐缩小,苏九被逼入密林,周围的荆棘越来越浓密,割花了少年的脸庞,终于,在密林的某处,路也没有了。  “哈哈,看你往哪逃!”  一男一女相视一眼,脸上大喜,旋即命令那些黑衣人,分散挡住少年的去路,一男一女两道身影,则是放慢了脚步。向着一脸茫然无措的少年,逼近!  “三年前,仙氲阁屠我满门,侮辱娘亲。  今日,这些狗贼更是要把我逼到绝境!”  少年突然双目血红,如果眼神有温度,那几个垂立的黑衣人,早就化作了焦炭!  复仇,他没那个能力。  三年来,也只得默默把黑衣身影以及“仙氲阁”这三个字,烙印在脑海中。  “苍天无眼!”脸庞忽然落下两行不甘的泪水,苏九满心的怨恨。  收留他的白衣游侠终日对他打骂,他也未曾抱怨一句,也是没让他心生恨意。但是眼前这些人…  是他的生死仇敌!  少年眼中的憎恨和怨毒,让的这两位黑衣人脸色一震。不过很快,他们脸上的惊惧便是化作了嘲讽。  区区镜皇族余孽,不足为惧,况且这少年非嫡长子,也自然不能继承精纯的镜皇血脉。  因此,他们不怕这少年留有底牌!  脚步攒动,两道黑衣身影,直接从人海中飞跃而起,旋即轻松突破一男一女组织的防御,手中呈现出两只能量兽爪,旋即朝着那孤立无援的少年,抓将而去!  “住手。”  然而,就在黑衣人的兽爪距离苏九面门三尺处之时,一声淡淡的声音,却是让的他们仿佛施了定身法般地呆住了。  “剑圣面前,谁敢造次!”同时,一道娇喝响起,裙摆翻动之间,青色的身影,忽然出现在黑衣人身前,双腿甩动,空气中划过一道能量弧度,两只嫩白的诱人玉腿,霎时间印在了黑衣人胸膛之上。  “噗!”  血撒满地。  同时,一位黑衣游侠,忽然出现在了少年身前,  空间忽然间静止了,所有声音、动作、表情都是空白的。密林里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在那个黑衣游侠脸上。  剑圣。  这个词不陌生。  剑术登峰造极,踏入生死境的修行者,才配得上这个称号!  而当今大陆上被称为剑圣的,也只有一个人。  沐渊。  剑圣沐渊,相传早已突破生死境,踏破轮回,晋入轮回之境,在大陆的修行者中,算是翘楚,而他却在十几年前忽然隐世,随后游荡在异界大地上,以游侠自居。  ——那是所有修炼之人仰望的神话。  ——一个剑客的神话。  面对这大陆上的恐怖强者,仙氲阁、的人在颤抖,在场的人,全部身子一软,直接瘫倒在地上,长跪不起。  全场静默。  黑衣游侠儿似乎是有些不习惯如此关切的目光  ,晃了晃皮袋子,发现里面已经没有了酒,只好作罢。  他看着沐樱把苏九带了过来。  他认得他,他是龙女白洛的儿子,当初在镜湖一别,他还是一个三岁的孩童,蹒跚学步,咿呀学语。  他也记得他,他是当初自己离开镜湖之时,白衣游侠身边的黑衣游侠。  “你母亲,可是叫白洛?”他认得苏九胸前的小塔,那是镜皇和白洛在冰族人的遗迹中获得。  这三年来,他第一次听到母亲的名字,先是怔了怔,随后又点了点头。  沐渊伸出手去,关切的,想要抱抱这个孩子,然而那一刻苏九还是习惯性的后退了一步。  “我去晚了,没能救得了你娘亲。”  看到眼前的少年,他不愿多说下去,沐渊改了话题,关切的,“孩子,这些年辛苦你了,跟大叔走吧。”  苏九茫然,沐樱拉着他转身,指点。  “我家主人,是剑圣第一人,可以护你周全。”沐樱笑了笑:“几百年来,这片土地上还没有比主人更强的剑客呢!”  “我跟大叔走。”苏九听过沐渊的名号,这是个侠肝义胆,赫赫有名的大陆强者,放在任何一个大势力,也都是首屈一指。  说着,三人便是启程,与此同时,一道细不可微的剑气,悄悄闪过,三人离开不久,这片寂静的树林中,忽然喷出无数道血柱,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如同被抽了骨一般倒了下去。  “何人所为…”半个时辰之后,洛城大将终于赶到。  屠杀众多仙氲阁强者,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办到,而在场的痕迹,却让这位身经百战的生死镜大将军满脸茫然。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